创业邦公众号二维码
创业邦
帮助创业者成功
快鲤鱼公众号二维码
快鲤鱼
发现最前沿的创新公司
毒舌科技公众号二维码
毒舌科技
「毒」立思考的科技媒体

混乱不是坑,是崛起的契机

混沌大学 2020-02-10 19:25

编者按:本文来源微信公众号混沌大学,作者刘正,新加坡国立大学生物学博士,创业邦经授权转载。

从钟南山院士敲响警钟算起,新冠病毒疫情已经爆发了二十天了。这二十天里,千行百业停,万店人踪灭。

而今天,很多企业终于盼来了开工日。但我们看到,有些人已经撑不到这一天了。

教育培训机构兄弟连没能撑过这个冬天

这次疫情并非从天而降的黑天鹅,而是逐渐发酵的灰犀牛事件:经常被提示,却未能充分重视的大概率危机。

从当下回看,我们会发现太多危险的征兆:08年开始,高铁网络促进了人流的移动,也成就了病毒传播的最佳网络;18年初,《流感下的北京中年》爆火,揭示了冬季医疗资源的紧缺;1月初,SARS重现的“谣言”在微信群里流传,却在接下来十天里销声匿迹。

很多人都意识到了开场,但没有一个人预料到终局,我们眼睁睁地看着新冠病毒这只巨大的灰犀牛,从远在天边,迅速冲到了面前。许多商家措手不及,坐地为牢。

究竟是什么遮蔽了我们的视界?在灰犀牛来袭时,我们又该如何闪避?

效率思维 vs 概率思维

人们有两种行事逻辑,我把它们概括成效率思维和概率思维。

什么是效率思维?就是把任何决策和行动,都看作对一个线性规划函数求最优解的比赛。在这个竞赛里,得分最高者赢。

大多数时候,无论是个人工作还是企业运营,都遵循着效率思维:扩大业务,降低成本,把弓弦绷紧,压榨出最大的边际收益率。有时,我们还会用财务和精益运营的杠杆,去最大化这种收益。

但是效率思维依赖于两个前提:明确的优化目标,和固定的环境参数。而这背后暗含的心理,是对预期的绝对自信,和绝对控制。

但这种自信和控制是不是虚幻的呢?

效率思维可以帮助你赚到最后一块铜板,但这块铜板,同样会遮蔽你的眼睛,让你看不到优化目标是否正确,环境参数是否有变。

在岁月安好的时候,效率思维是驱动成长的动能,但这种动能自己无法判断方向。当危机来临之时,优化目标不复存在,环境参数剧烈改变,同样的动能会让你更快地冲进坑里。

诺尔曼·奥古斯丁(Norman R. Augustine)曾执掌洛克希德·马丁的CEO十余年。这位工程管理大师曾自嘲,没有人比自己更懂危机管理了:第一次上项目,火箭飞了2秒钟就炸了;成为陆军助理部长一个月,中东战争突然爆发;刚当选美国军工龙头的CEO,苏联就解体了,国防开支腰斩……

在活过一个又一个危机后,奥古斯丁总结出一个判断:

“帕累托效率最优化的架构,通常都不是(危机中)最稳健的架构…真正需要的是多重场景下都能起效的架构。”

《奥古斯丁法则》,一本吐槽超复杂企业管理的奇书,可惜中文版没能保留幽默的浓度。

奥古斯丁推崇的是一种概率思维: 概率思维会把决策和行动看做是一个生存游戏,拼的不是游戏得分的高低,而是游戏时间延续的长短。

游戏延续靠的不是某一时刻的大比分领先,而是每一分钟的生存概率都必须大于零。而生存概率的高低,取决于无穷多场景下的生存率,乘以场景出现率的求积。

从长期来看,我们都会死,但对生存概率的把控,决定了生死顺序的先后:谁只是过客,谁终成王者。

有限的游戏看竞争,生产效率最高者胜出。而无限的游戏看的是生存,生存概率最大者,拿走其他人的遗产,包括死者曾经为傲的效率经验。

曾有许多企业优化出美妙的产品能力,但最后,是他们的对手继承了这些智慧。

那么,我们该如何调整自己的生存概率呢?

买保险:

你有一份“末日方案”吗?

普林斯顿化学系有个调侃:“如果什么味道都没闻到,你大约是一氧化碳中毒了。”那些可闻可见的危险是容易应对的,但浑然不觉的危险,才最为致命。

但我们就要天天忧心忡忡吗?并非如此:既然你闻不出一氧化碳,那就该买个一氧化碳报警器和防毒面具,并确保它们一直充上电。

这些措施就相当于“保险费”,每时每刻都在扣你的钱,但你期望永远都不会用上它们。

成熟企业总会有各种“末日方案”:

考虑到硅谷的地震,Google安排了应急办公室,每年都会进行演习,确保员工能流畅切换到备用线路;

和思科打过官司后,华为常年给海思输血,备胎锁保险柜一放就是十年,直到作为王牌打出;

在这次疫情中,阿里显得尤为淡定,无限期延长在家办公时间,凭什么?凭的是钉钉早已融入平时每一天的工作,而在钉钉背后,还有更多二线工具在准备着……

但很多线下教育企业,半年前已经见过了学而思和猿辅导死掐的“网校大战”。结果在这个“全校直播”的寒假,依旧没有线上化的plan B,束手待擒。其他行业只是被一只灰犀牛撞倒,而对他们,是被疫情和线上化两只灰犀牛来回碾压。

明明看到了未来,却被加速赶来的未来砸死,这可能是最死不瞑目的失败。

你并不需要自己发明钉钉作为“末日方案”,你需要的是“买保险”的意识。

每年都应该做极限推演,并根据这个推演去投入针对性的“保险费”:杠杆红线,备份冗余,纵深配置,还有组织建设来打底。

保留“安全边际”看起来降低了效率,但只要“末日方案”起到一次作用,你就能活下来继承对手的遗产。

但究竟该把保额设到多高呢?又该如何识别什么是最具杀伤力的灰犀牛,什么是影响不大的蚊子苍蝇呢?

这个世界上并没有一种“精算师”,能告诉你最佳的保费比例是多少,但你可以自己去摸清楚。

打疫苗:

你能承受“混沌猴子”吗?

奈飞(Netflix)是美国最大的流媒体提供商,但流量这么大的在线服务,也给他们的运维带来了极大的压力。你很难确保消除每一种风险,一旦超预期的意外出现,就可能造成系统的崩溃,而这将会是用户体验的噩梦。

奈飞有着独特的企业文化,他们的风险管控哲学也同样特立独行,那就是“混沌工程”:在系统中注入一个随机杀死服务节点的“混沌猴子”,观察这种真实扰动产生的后果,然后进行改进和提升配置。

对于系统而言,“混沌猴子”就像是疫苗,它被放进房间,制造一些后果可控的混乱,从而完成对系统的压力测试。当真实的故障发起攻击时,系统就能唤起针对性的备份方案。

但这并非“混沌工程”的唯一功效,更重要的是,无预警地释放“混沌猴子”会让团队保持敏捷备战的状态,对灰犀牛更加警觉,更不容易浑浑噩噩地忽视风险的增长,而是自信地保障安全边际。

让系统在每一次失败中获益,不断进化,这是混沌工程的核心思想。

你看,这同样是一种概率思维:让系统在随机变异的攻击下一次次面对失败,但这种小失败会成为进化的燃料,向着更高的稳健性优化。而非沿着事先预设的方向,追求想象中最高的效率。

这也是生物学思维的精髓所在。

混乱不是坑,而是阶梯

丘吉尔有一句名言:“人生中,沒有什么比被射了一枪,却毫发无伤更令人爽快了”,对于危机中的所有人,这句话同样令人兴奋。

在平路上,大家的步伐都差不多,咬的很紧,很苦很累,却可能陷入囚徒悖论的苦战。真正能超车的机会,往往发生灰犀牛横扫赛道的时候。你预先留了个心眼,你躲了过去,接下来的路就将由你自由地领跑。

比如老乡鸡的董事长,在收到员工联名请求降薪的信后,不但没有领情,反而录了一段手撕联名信的视频。这一招收获了千万级的流量曝光和路转粉,挽回了疫情停业的损失,迅速和同行拉开了几条街的距离。

Chaos isn’t a pit, Chaos is a ladder。

混乱对大多数人是泥潭,但对部分人却是阶梯。我相信灰犀牛是一种有智慧的生物,它撞翻了蒙眼狂奔的蛮汉,但对那些死死盯住它的人,它会敬畏地绕过。

很少有企业能够活过多次危机的冲击,但那些活下来的,他们会活的很长很久:比如福特,扛过了从油价到金融危机的一次次冲击;比如波音,在一次次事故中不断进化,最终成为霸主……

一代代的竞争对手来了又去,懂得生存概率的老兵千淘百炼,活的久,才是真正伟大的“好企业”。

相信在这次疫情过后,我们会见到这些伟大企业,在中国的崛起!(完)

本文(含图片)为合作媒体授权创业邦转载,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热文榜 TOP

查看更多

客服微信: cyzone2019

上传项目 文章投递 寻求报道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