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正义:投资教父前世今生

艾问 2020-03-17 18:40

图虫创意-286618784239976456.jpg

编者按:本文来源创业邦专栏艾问。

“好久没发推特了,我很担心新冠病毒的状况。”

“我将会采取行动。”

截至2020年3月16日(北京时间上午6:00),国外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累计确诊数量已高达80793,其中,日本累计确诊818例,新增确诊的攀升速度也是不容小觑。

3月11日下午,前日本首富孙正义时隔3年再度露面社交媒体,表达其对日本境内新冠病毒的担忧之情。随后,孙正义表示将免费提供100万个新冠病毒核酸检测试剂盒,帮助日本民众对抗疫情。

“蓄意造成日本医疗崩溃”

“上升的数字将引起恐慌”

“就是想毁灭日本”

“还不如送口罩”

……

万万没想到,难得在推特发言的孙正义却迎来日本网友铺天盖地的谩骂声席卷,反对者中甚至包括很多医疗行业专业人士。

哪怕迅速将厚生劳动省搬出来,日本网友还是不领着为日本前首富的情。没超过短短2小时,孙正义被骂到只能“要不算了吧……”孙正义并没死心,3月12日,他再发推特:

“就这么办了,捐赠100万个口罩给护理机构和医生,订单采购已经完成了”

“我们已经从海外工场直接采购了”

然而骂声再次袭来:

“我在孙先生的集团里工作,正式员工已经居家办公,非正式员工和平时一样上班,我连口罩都没有”

“如果您想要投资,我认为最好把钱花在口罩‘制造’上”

“你应该在日本盖厂啊”、“需要的不是口罩,是口罩的生产力”

……

豪赌成性孙正义

日本网友的骂声不断,大多与“投资”相关。孙正义最广为人知的身份,正是他“投资教父”的名号,而这与他热衷豪赌的天性密切相关。

刚上高中的时候,孙正义有机会去美国加利福尼亚参加一个英语短训班。那里自由、乐观、开放,孙正义开始了他人生中的第一次豪赌:游说生性传统的父母同意他赴美留学。1974年,不到17岁的孙正义再次呼吸到了加州的空气。

1975年,18岁的孙正义就读于美国加州伯克利大学,像许多同学一样难以支付高昂的学费和生活费需要勤工俭学,但他丝毫不想去餐厅刷碗端盘子挣打工费。孙正义倒腾了一批日本电子游戏拿到学校里卖赚取差价,还不忘搞发明企图卖专利豪赚一场。

孙正义的发明充满赌徒意味。他每天花5分钟从字典里随意找三个名词,然后想办法把这三样东西组合成一个新东西,时间一到立刻停止,做不来就拉倒。一年下来,竟然有250多项“发明”,直到诞生了“可以发声的多国语言翻译机”。

经过百般游说,孙正义赢得了“半导体声音合成芯片”的发明人和参予阿波罗登月计划技术人员的青睐,并依靠他们使“翻译机”一步步完善。1976年,这位19岁的“半吊子发明家”,把美国的袖珍发声翻译器专利以1亿日元的价格卖给了日本夏普。

毕业后回到日本的孙正义花了将近一年的时间来思考下一步他该如何在他考虑的40种人创业模式中选择最适合自己的模式:“对这40种项目,我全部都做了详细的市场调查,并根据调查结果,做出了10年的预想损益表、资金周转表和组织结构图。每一个项目的资料有三四十厘米厚,40个项目全部合起来,文件足有10多米高。”

1981年,孙正义以1000万日元注册了“softbank”(软件库)。公司成立那天,身高一米六左右的他踩在一个苹果箱上,雄心勃勃地向仅有的两名雇员发表演讲:5年内销售规模达到100亿日元,10年达到500亿日元,若干年后,要发展成为几兆亿日元、几万人规模的公司。

两名雇员目瞪口呆,他们认定这个其貌不扬的矮子是个夸夸其谈的疯子。很快,他们就辞职了。

接下来的4年时间里,孙正义主推操作的一系列业务纷纷以失败告终。1982年,创办两本杂志《Oh!PC》和《Oh!MZ》,退货率高达85%,堆积如山的杂志被裁成了纸片;1984年,创办购物指南杂志——《TAG》 ,但百试无方,半年共亏损6亿日元,处理善后事务花费4亿日元,共计10亿日元的债务。

不放弃的事情跌至冰点终究会开始回温。1992年,孙正义得到思科系统的日本代理权,建议思科公司以路由器为试水测试日本分公司的可行性,并邀集了日本14家会社共同出资4千万美元启动项目。同年,日本软件销售通路70%由软件银行控制。1994年,37岁的孙正义进军10亿美元富豪俱乐部,软银成为上市公司,并持有朝日电视的少数股份。

1995年,互联网世纪犹正萌芽,软银如火如荼迎来新纪元。同年,孙正义以21亿美元买下Ziff-Davis部分股权,并投200万美元给雅虎;1996年,又注资1亿美元拥有雅虎33%的股份,日本雅虎成功进军东瀛,第一年就获利,用户增长速度惊人,85%的日本网友曾造访此站。

1999年,投入阿里巴巴2000万美元,之后帮助阿里巴巴收购雅虎中国。至2000年,软件银行拥有遍及美国、欧洲重要的合资或独资企业:美国企业300多家,日本企业300多家,辖下关系事业、创投资金和策略联盟等一切资产,总共400亿美金。跻身日本前十大会社,孙正义终于成为了真正的“全球投手”。

为什么而投?

短短33年成立软银信息技术帝国;被美国《商业周刊》杂志称为“电子时代帝(Cyber Mogul)”;所拥财富一度逼近比尔·盖茨成为世界第二大富豪;获《时代周刊》年度全球最具影响力人物荣誉。

这位时代的投资王者取得的丰功伟绩有如琳琅满目般熠熠闪烁。

2020年的初春,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肆虐全球,商业大佬纷纷慷慨解囊。

3月10日,比尔·盖茨夫妇成立的基金会及另外两个大型慈善机构承诺捐赠1.25亿美元,用于帮助加快开发新冠病毒肺炎治疗药物;扎克·伯格夫妇购买两台临床诊断设备,使旧金山湾区检测新冠病毒的能力翻2番。

孙正义的100万口罩不过是大浪之中一粒砂。

而作为孙正义的好搭档,乡村教师代言人马云却在疫情面前表现出了完全不一样的担当。

早在1月25日中国疫情爆发的时候,马云就宣布成立了10亿元医疗物资供给专项基金,从海内外直接采购医疗物资进行国内捐赠,无偿送往武汉、湖北及其他疫情严重地区的亿元;1月29日,马云公益基金会也成立了1亿元专项基金用于支持新型冠状病毒的疫苗研发。

截至2月底,阿里巴巴和马云公益基金会已投入6.88亿元用于海内外医疗物资采购,累计送达“抗疫”物资5670万件。

而在对外捐赠方面,自3月2日以来,阿里巴巴已累计为日本、韩国、伊朗、欧洲、美国等地筹措到580万只口罩,60万只试剂盒。

3月13日,马云微博称:“多方努力筹到的50万份检测试剂盒和100万只口罩也都准备就绪,马上出发美国,捐赠给美国人民。”消息一出,“Jack Ma”迅速登上知名社交媒体热搜,评论区一片都是感恩爱心之言。

这些好评与孙正义的推特形成鲜明反差。

其实日本人民对孙正义的作为积怨已久。作为马云曾经的伯乐,用烧钱换估值是孙正义在互联网时代投资”称帝”的秘笈。近几年的孙正义频频打脸,投资教父的人设甚至险些断送,但却在这条“漫天淘金”的路上越走越远,几近偏执。

2014年9月16日,随着阿里巴巴登陆美股市场,孙正义的财富净值涨至166亿美元,一跃登顶成为日本首富。此后,品尝到丰收之喜悦的孙正义在全世界寻找下一个马云。然而,疯狂的亚当·诺依曼显然不是,孙正义却在他身上烧了百亿美金。

WeWork 、Uber、Airbnb 曾经被誉为美国共享经济三大巨头,孙正义真金白银投了前两家,累计金额接近180亿美金。然而, Uber上市后股价“跌跌不休”,市值严重缩水,WeWork 更上市失败止步二级市场,这家公司的估值从470亿美元骤降到200亿美元以下。

丝毫没有服输意向的孙正义似乎仍然十分心水“共享经济”,WeWork 、Uber的大坑还没填上,孙正义再次准备就绪:“最近的市场大跌带来了投资低估值公司的好机会”。2020年第一炮,孙正义瞄准了中国的“共享住房”平台,斥资20亿美元投资长租公寓品牌自如和在线房地产门户网站贝壳找房。虽然是中国的房地产行业,但套路和此前的科技“毒角兽”们大同小异。

不同于马云的“见好就收”、“钱都是浮云”、“多为世界办事”,孙正义对成功的渴望到了偏执的地步;代表财富的那一串冷冰冰的数字成了他前行的动力;慈善做个大概就行,反倒是斥巨资接盘了一大堆濒临破产的企业。

毕竟,在吉利、格力、比亚迪、五菱等一众企业纷纷投资建厂造口罩的紧急时刻,这位日本前首富宁可花超过100亿美元满足亚当·诺依曼这个疯子不切实际的幻想,宁可花20亿美元注水中国房地产,也不愿意回到疫情日益泛滥的家乡投资创建口罩厂。

怪不得日本网友骂了好几天:“如果您想要投资,我认为最好把钱花在口罩‘制造’上。”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创业邦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热文榜 TOP

查看更多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