钉钉招小学生,图什么?

职问 2020-03-26 15:10

data1.jpeg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职问(ID: zhiwen_15),作者 Henrik,创业邦经授权转载。

3月23日,阿里巴巴集团的招聘官网上,默默放上了一个“钉钉(Ding Talk)-产品体验师”的岗位:

这个岗位很有意思,没有学历要求,没有专业要求,却有一些相对奇葩的条件:

“优先小学1-6年级学生”。

“国籍不限”。

emm……向来只听说招人要高学历的,没听说过学历低还“优先”。

严肃分析一下:法律禁止雇用16岁以下的童工,小学生想入职钉钉显然不太现实;雇外国小学生的可操作性就更低了。

对于这些招聘条件,大概只能理解为,钉钉醉翁之意根本不在小学生,真实目的可能是想强调:1、小学生也是我们的用户了;2、海外也有很多人在用钉钉。

想起过去一段时间广大深受钉钉“荼毒”的大中小学生们对钉钉的吐槽,以及刷“1星好评”的大型行为艺术,不得不说句:

官方吐槽,更为致命。

1 钉钉出圈始末

虽然有点不爽钉钉借小学生的名义炫耀自己,但不可否认,钉钉炫耀的以上两点,都是事实。

2个月来的全国疫情影响下,国内数千万的大中小学生度过了史上最漫长的寒假。

但大中小学校并没有就此放过他们的学生。从2月底开始,一些学校纷纷开启在线课程,学生必须在家上课。

钉钉作为国内运用最广泛的智能移动办公软件之一,被大量学校启用,作为教授在线课程的载体和远程管理学生的工具。

同时,因为全球疫情的恶化,许多国家相继爆发疫情,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呼吁全球学生在线上课,其中推荐的软件就有钉钉。

本来只是定位中小企业用的一款办公软件,没想到火到教育行业去了,更没想到还火出国了,对钉钉来说,是天大的好事。

但好事多磨。

被迫营业的全球大中小学生们,光是被告知要上课就很不爽了,哪里还管上的是网课还是现场课,情急之下,自然把火撒到“帮凶”钉钉身上。

何况钉钉还有大量不可能得到学生好评的功能:

比如,钉钉可以自动记录学生的在线时长,那些打卡上课,然后切出去逛王者峡谷的同学,会被抓个现行;再比如,钉钉可以在线布置作业、提交作业、批改作业,在家上课也要做作业,要是作业不过关还有退回功能。

你说学生气不气?

国际上的形势也没好到哪里去。日本一些学校开始使用钉钉作为在线授课的软件,和国内一样,日本也出现了大量学生打一星的现象。

然而,有意思的是,这些争议并没有把钉钉怎么样,相反,钉钉知名度变得更高,甚至火出了圈。

B站许多Up主制作了鬼畜视频,其中《你钉起来真好听》,播放量上千万;微博上,#钉钉一星#的话题也屡屡攀上热搜。

同时,钉钉也并没有因为“一星好评”而在业务发展上受到多大影响。

2月26日,钉钉还抽空发布了5.0版。据说新版本还加入了更多方便学生在线上课的功能。

在被无数学生疯狂diss之余,钉钉甚至玩起了梗,在B站上开通官方账号,用鬼畜的方式回应鬼畜,《钉钉本钉,在线求饶》的鬼畜视频播放量高达2268万,视频中钉三多甚至喊出了“大家都是我爸爸”的口号……

2月26日,钉钉创始人兼CEO陈航在钉钉5.0的发布会上也痛快自黑,表示可以理解学生们的心情,换自己估计也会打一星。

我看到很多孩子给我们打了一星,我是可以理解的。实际上小孩子天性喜欢玩,要是我小时候天天上网课,说不定我也很讨厌这件事情,也会打一星。

面对这种自黑式营销,一时之间,广大学生纷纷选择了原谅。

2 讨好小学生,图什么

钉钉一系列针对大中小学生的回应和动作,可能会引起一些人的困惑:为什么钉钉最近都在讨好学生,企图跟学生打成一片?

众所周知,钉钉是一款B端产品,主要是面向企业用户,企业用户付费使用,所以从经营角度,只需要讨好企业用户就行了。而C端的个人用户相对弱势,面对企业的要求只能配合,何况他们没有掏一分钱,在钉钉的营收上没有什么发言权。

疫情以来,钉钉在在线教育领域打开局面,但仍然是to B的模式,教育局、学校付费,学生免费。

一般而言,B端产品针对B端营销就够了,但钉钉的策略却与众不同:他们是B端产品,但是针对C端做营销。不得不说,钉钉的策略很高明,也非常有必要。

原因有两方面。

一方面,B端市场需要C端的口碑。

钉钉在B端的口碑已经足够好。根据一些机构的数据统计,在移动办公软件领域,钉钉的活跃用户数高居第一,甚至超过了第二至第十名活跃用户数的总和。

但即便如此,因为各种原因,仍然有许多企业不愿意使用钉钉。钉钉一直被人诟病部分功能“反人类”就是原因之一。

一些以“员工幸福感”闻名的企业,更不想因为使用一款口碑并不好的办公软件,而导致自己企业形象受损。

所以,钉钉需要做的是,通过建立在C端的口碑,洗掉或者冲淡自己不好的名声。

毕竟钉钉的几乎所有功能都是站在B端的需求上产生的,必然会招致C端的不满和恶评。如果坐视C端的不满和恶评蔓延,也一定会反噬到B端的口碑。

而且谁也说不好,某位C端用户会不会是潜在的B端。

让一个没有什么人情味的App,显得充满人情味和合群,这是钉钉必须做的。

另一方面,钉钉有做社交的野心。

我们可以回想一下,腾讯是如何变成互联网行业的巨无霸的。这一切都源于那款至今仍然不可取代的社交软件:QQ。

10多年前,QQ的最广大受众是谁?是当时已经走上人生巅峰的60后、70后企业家们吗?不是,是80后、90后尚在读书的年轻人。他们在QQ上冲浪,互相称呼GG、MM,写下无数火星文,传递非主流价值观。而如今,不少已经是各行各业的成功人士了。

用过钉钉的都知道,钉钉的通讯录功能、圈子功能等,从本质上看都是为社交而不是工作、学习服务的。

所以,试想:当现在的大中小学生都开始使用钉钉学习甚至社交,10年以后,主宰互联网行业的又会是谁?

事实上,钉钉从2016年问世之初,就是以微信挑战者的姿态出现。钉钉早期的广告文案,甚至直接向微信叫板:

2016年初,腾讯内部的一次大会上,马化腾曾发狠话,“像干掉来往一样,干掉钉钉”。不过马化腾并没能如愿,毕竟对手是阿里。四年来,钉钉用户数量快速增长:2017年年底,钉钉用户数量超过1亿;2019年,这一数据超过2亿。如今,钉钉已经成为微信最大的威胁。

在疫情的影响下,大量公司、机关和学校开始使用钉钉。2月初,钉钉破天荒地在苹果实现了下载量超过微信的壮举。

2月26日,陈航在钉钉5.0的发布会上介绍:

“钉钉最开始是为中小企业在线工作研发出来的,但是在发展过程中有非常多教育行业客户选择我们”,在疫情的推动下,钉钉升级了在线课堂直播功能,免费开放给国内所有大中小学使用,并且覆盖了广大农村地区。

对于钉钉来说,B站爆红不是出圈,微博热搜也不是出圈,真正的出圈,是把钉钉做成一款社交软件。

疫情推动、免费、覆盖……从这些词语中我们看到,疫情之下,百废待兴的市场上,钉钉已经找到了弯道超车的机会。

3 真正的战场在哪里

从QQ到钉钉,国内互联网行业20年来飞速发展,诞生了BAT这样的顶级企业。不过国内互联网的发展方式明显有别于世界:过于依赖C端流量,在B端市场几乎没有太好表现。

钉钉问世之前,国内企业服务市场一片惨淡。

有统计数据显示,美国目前超百亿美金市值的SaaS(软件服务)企业有100多家,仅甲骨文、SAP、Salesforce 三大公司总市值就达3500亿美元,外加微软、IBM这样的B端市场大户,市值总和超万亿美元。

而国内SaaS企业的市场规模目前还不足200亿元,没有一家企业市值超过百亿美元。

钉钉的出现只是一个契机,它激活的是国内B端市场,将这片荒漠变成了蓝海。而且随着钉钉用户的激增,未来的影响可能还不只企业服务领域,而是整个社交领域。

实际上,随着C端流量红利的消尽,国内互联网行业的已然进入下半场。

单纯依靠C端市场快速发展的公司,整体营收都出现或多或少的放缓。一些全靠C端创造营收的互联网公司,也不得不进行调整,在B端寻找方向。

比如百度的AI、阿里的钉钉、腾讯的“产业互联网”……

从人才需求上看,互联网行业虽然IT人员也在缩招,却并没有缩减云服务、AI等B端业务的人才储备。更不用说,行业对B端顶级商科人才的需求了。

人才才是真正的战场。

拿钉钉来举例,最近阿里官方发布的岗位中,不乏金融产品专家、数据分析专家等。

原因很简单:以往野蛮生长的C端市场,打几波广告、送几张优惠券就能拉来一堆新用户。而流量红利消失后,商科人才的作用开始凸显:如何提升效率、节约成本,这才是互联网企业的重中之重。

经济周期带来的就业寒冬中,无论是互联网行业,还是金融、咨询、法律,缩招都不可避免。可变化未必一定是坏事,每一次市场的变化,都会带来新的机遇。

20年前的QQ,20年后的钉钉,可能都是这一回事吧。

本文(含图片)为合作媒体授权创业邦转载,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