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位黄兴丽:创业是N次破茧成蝶的修炼

2020-03-26 19:06

WechatIMG1282.jpeg

编者按:本文为创业邦原创报道,作者尹茗,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其实对于公司里所有的错误决定,CEO都逃脱不了责任;公司里所有的问题,浓缩的所有的东西,都应该能从我身上找到原因。”作为带领公司一年营收增长32倍的创始人兼CEO,这是黄兴丽在采访开始就抛出来的一句话。

2019年上半年,在激烈的争论后,不顾另外两位技术创始伙伴的反对,黄兴丽一意孤行的做出决策,招兵买马开启了一条新的业务线——基于线下大数据帮助零售商智慧决策营销和运营。即便在今天在未来来看,这个方向都没有问题,更不要说数位本身就是智能位置服务商,通过人工智能技术创新和大数据赋能,为移动互联网、移动智能终端、新零售等提供智能位置服务,“有大数据的优势”。

但在投入人力财力之后,这条业务线最终以失败告终。黄兴丽说,因为这条业务线的事情,她和两位技术创始人吵得很凶。

事实上,数位的发展过程,一定程度上是市场运营与技术人员持续摩擦与碰撞中迭代的过程。前者代表是黄兴丽,有十几年的市场运营和管理经验,后者则是两个技术大拿,他们一个来自华为,一个来自航空航天领域。

数位2015年3月成立,3年内拿了7轮融资,投资方包括蚂蚁金服、赛富、东方富海、复星锐正等机构。是一家致力于现实世界物理空间数字化重构的的智能位置服务商。基于自主研发的核心专利技术,融合空间杂波信号,可实现店铺级精准室内定位。目前,这一能力已覆盖全国209座城市超5000万高价值室内场景。

而公司的发展,在2015年确定了以差异化的技术优势和轻资产的运营模式为主后,“这五年来,我们各种不停地碰撞、对立,在市场和技术的碰撞磨合中,数位的商业逻辑从最初的赋能B端,成就C端生活之美,转变为构建全域感知的智能世界,成为一家大数据公司。”黄兴丽说。

市场销售与技术的5年“摩擦”

“有的人创业可能Ta天生就是一个创业者,但我是责任感推着走上创业路。”黄兴丽说。事实上,当初另外两位创始人出来创业,正是她鼓励的。

但结果并不好,两个人做了很长一段时间之后发现,仍然没逃出技术员创业难“接地气儿”的怪圈,开始对前路感到迷茫。黄兴丽也是在这时候作出了选择——“跟大家一块儿创业,我带你们来做。”

2014年12月,离开百度,黄兴丽开始创建数位,那个时候还不叫数位,开始了命运安排下的创业。“作为职业经理人,我有十几年的大团队管理经验和商务经验,刚好补上了另外两个创始人的短板。”

短板是补上了,但市场销售和技术大能之间的“摩擦”自此开始。“我们三个人的碰撞,就是商务人员与技术人员之间的碰撞。”黄兴丽说,这五年中,争论激烈的时候,三个人两方阵营,以至于要拍桌子来增加己方“声势”。

总结这么多年的摩擦与融合,她坦言,技术人员更注重的是技术的领先性,是不是行业未来趋势和方向,但从市场或者创造价值的角度来看,我会更加关注技术到底解决的是现在的什么问题,或者能在未来解决什么问题。

反过来,她很珍惜这种不断的碰撞和摩擦,“它们弥足珍贵,使我们彼此互相影响,借鉴和学习,进而推动数位不断向前”。但有一点,她特别强调,我们每一次吵都是因为某些具体的事情,在大方向、战略上倒不会出现什么分歧。“否则这个公司是没办法继续下去的。”

吵最凶一次就是那条失败的业务线。“我就是觉得当时我们有线下大数据优势,应该帮线下商家去做精准营销,而这个市场很大,我们就应该去做这个事,而且要快。”职业习惯养成的狼性,让她觉得这件事如果目标明确,就要立即行动,因为创业公司是在和时间赛跑。

回头再看这件事,她接着说,“事实证明是我错了——方向没错,但我们可能没有准备好,或者没有很清晰地知道市场中的客户需要的到底是什么东西,而这个东西又是不是我们能给客户带去的。”

她由此自我复盘,未来决定任何事情,都要做全面的市场和客户分析,哪怕分析出来全是我们的劣势,但可以及时去弥补;最可怕的是从一开始就没看清楚、没有想明白,就去做。

业务线后来完全被砍掉了吗?

答案是否定的。

”可能我们通常会把人和事放在一起来看,认为’这个事情失败了是这个人的问题’,或者是’事情没做好就是人不对’——这可能确实是职场上大部分人的看法。但这件事(业务线失败)让我认识到,有的时候一个事情的失败不是都要由某些人来承担责任。”

而恰恰是这条失败的业务线,在后来为公司带来了更多的可能性。

“打这场仗的过程中,靠这条业务线吸引了非常多的人加入数位,沉淀了大量的人才。”黄兴丽说,最主要的leader都留下来,为我们此后精准营销业务的开展提供人力支持。

从职业经理人到创业者,黄兴丽的敏锐之处还在于,她能在对哪怕是对一句话的反复复盘中,举一反三的从中萃取经验和教训。“一个真正的技术型公司,或者说一个伟大的技术,你要用它去解决一个很复杂的问题,或者面对一个会给未来带去重大变化的事物,它绝对不是你当下拿来就可以用的。在碰撞过程中,我要去理解技术,技术人员也要去理解市场,理解客户,理解应用场景。”

创业者的取舍与盲目乐观

“其实所有的公司都是平凡的,包括我们每个人。”CEO之外,黄兴丽是3个孩子的母亲,虽然也会理直气壮的说“我要发挥父母作为孩子榜样的力量”,但说完又会自己气弱的补充,“其实这都是为没办法陪孩子找的借口”。

“对于创业者来说,工作和家庭很难兼顾,你要做出取舍,甚至这种取舍是作为创业者最重要的能力之一。”就像“那条失败的业务线”,也是她取舍的结果。

“我们就是要取舍和决定在当下什么是最重要的,什么是我们今年要改变的,今年我们的重点是什么,在这一时刻对我们最重要的是什么。”作为CEO她很明白,每家公司都有各种各样的问题,都在带着问题前行。“你不应该说所有的问题都要去解决,所有问题都要解决就会变成所有问题都解决不了。”

“你认为一家公司,有什么是CEO真的不知道的?”她自问自答,“只是可能有些问题是我现在马上就要解决的,有些问题在我看来不影响生死,我会选择先把它放一放,不去管它——这对CEO也是一种考验。”

这种鱼与熊掌间的抉择取舍能力,跟她日常习惯的养成有很大关系。

可能是从高中时开始,她会想,假如让我之前说过的话再重新说一遍,我会怎么说——就好像跟人吵架,结束后总感觉当时没发挥好,不断的脑补如果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会怎么说……“到现在的我假设每一件事重来我会怎么做,就是养成习惯了吧。但不是所有人都会像我一样,他们会因此而不舒服。”黄兴丽说,我不断的复盘回放,尽己所能分清主次,同时尽力避免一个地方跌倒第二次——这当然不舒服,你不舒服的时候就是你成长、不断拓宽自己边界的时候,要拓宽边界你一定要有所牺牲的,只有打开自己才能把边界拓宽,要清晰地意识到这一点。

所以才有创业是“痛并快乐着”之说。

这种痛本身就是黄兴丽创业动力的源头之一。她自封自己是公司“最大的销售”,这个最大的销售在公司发展的前三年完全无用武之地,但却迷之自信,“盲目乐观”。她对此解释说,盲目乐观并不是没有分析,而是一种本能或是一种先天的乐观精神,哪怕是在谷底仍不停思考、找方向、问自己,一旦确定就立即决策执行——这种按下按钮的能力也是要具备的。“因为不能老在那儿想,那时间都过去了——那条失败的业务线也是因为我这样的性格。”

她认为,创业要经历九九八十一难的,如果是一个特别悲观或者特别冷静的人,可能分析之后就放弃了,但我们恰恰是要坚持下来,这就要盲目乐观。“我就是感觉没错,市场就在那儿,我们做销售的就要觉得没有打不下来的市场,如果你的东西是好的,我不信找不到客户。在这个情况下让我们能坚持前面很苦的三年,甚至是看不到任何希望的三年,这是个很关键的因素。”

事实上,过了很苦的三年后,数位的业务与营收迅猛增长。

先后推出了“场景服务推荐引擎”,一款叫做“随行生活”的产品——基于位置进行智能的场景服务推荐,让正确的人在正确的时间、地点获取正确的信息。比如办公场景、停车场等等。“随行生活”在渠道上和华为、小米、OPPO、vivo等主流手机厂商达成合作,在内容上与口碑等全场景生活服务平台打通,让数位成为唯一可为手机厂商提供“场景识别+场景服务”闭环的服务商。

而其“智能终端”,基于庞大的POI库和室内精准定位引擎,主要提供ELBS室内场景识别能力和基于此的场景服务。同时数位与青岛市北区展开以城市数字化重构为核心,涵盖技术、产业、生态、人才的全方位的战略合作。

真的创业者,要学会与自己对话

2019年春节,数位召开战略规划会议,做出了重大战略调整,数位重新定位为一家基于大数据的基础设施公司。“这跟之前就完全不一样,是一个更大的未来。”她补充说,我们认为,要让每个智能硬件有一个像人的眼睛一样能看懂这个世界的能力,能感知这个世界,看得懂世界的物体,也就是构建全域感知的智能数字世界。

“我们过往更多的服务移动互联网,但基础设施不是,除了他们,那我们还有什么价值,未来方向在哪里?当IoT时代来临,我们会是什么样子,价值在哪里?当我们服务可能不是手机,而是所有智能硬件时,我们就要知道自己的定位是什么。”那今年我们要做什么,我们怎么活到那一天,怎么把这个未来构建出来?”

那么,市场在哪里?

创业近5年,黄兴丽又一次面对这个问题。这一年,数位营收对比2018年增长了32倍,净利润翻升,“但这次我比前一次更加焦虑,突然都怀疑我坚持五年下来做这个事情究竟对不对。”事实上,一个创始人几乎每天都在思考方向、战略等问题。

她自我剖析,真实的心路历程是,创业者时时刻刻都缺乏安全感,因为世界变化太大太快,今天互联网技术的发展不是你在一个领域里领先一点点,就可以躺着享受成果了,不可能的。尤其是再加上疫情,要怎么办?

她认为,疫情过后,零售、商圈、餐饮等行业受影响更大,数位目前已经从领先的智能位置服务商发展为规模化、专业化、有价值的线下大数据公司,无论是开店前的大数据选址,还是大数据下的经营优化提升,竞争分析,行业分析,精准引流营销,周边业态分析,将助力新零售时代的传统商业企业基于大数据的升级转型。2月底,在做了非常多的事情之后,“我们才真正又一次从谷底爬起来”。

战战兢兢,如履薄冰——这是她对自己作为创业者状态的描述。“我始终在想自己身上还有哪些短板,因为我自己的天花板就是公司的天花板。”

她用破茧成蝶来比喻创业,破茧前长久的等待和黑暗中的摸索是痛苦的,而每一次痛苦时就是在上升,要向前,每一个阶段都必须经历都是在为蜕变做准备。但成蝶是美好的,每个人的人生中都要不断经历破茧成蝶这一过程,而作为创业者可能次数翻倍,时间拉长,而且疼感放大。

对比创业前后,除了不断的让自己具备一个CEO需要的各种基础能力外,黄兴丽学会了更好的和自己独处。“以前做职业经理人的时候会找人聊,发泄一下,但今天没有地方可以给我发泄了,要独自消化。”

CEO不需要吐糟?

“不是不需要,是没有地方没有人可以吐槽,除非是CEO们聚在一起,但我们这帮人在一块,其实没什么好吐槽的,每家都有独自要面对要解决的问题。都明白吐糟没有意义,问题还是在那里,还是要自己去面对。”

比如随着新基建的提出,数位要做基础建设公司, 更要养活自己,然后发现资源是有限的,有些地方是矛盾的,那到底这个决策是不是最合适?走的路对不对?这种煎熬,其实没有人能商量。

“有时候还要一意孤行,比如受疫情影响,在管理层里面做了20%——创始团队30%的降薪。”黄兴丽说,你是CEO就要自己作决策,没有人能够帮你,甚至另外两位创始人可能都没有办法去商量。我在这个时候作出的决策我认为是对的。“我要找到在真正困难、陷入逆境或遇到挑战时,仍然坚信和选择留下来的人。”

3年后的商业化和“新基建”

“在前面三年千万不要想怎么商业化,我们认为我们是一家基础设施公司,那前几年就是打基础,要不停地投入,把地基给垒高,构建核心优势,之后商业化是水到渠成的事。”黄兴丽说。而数位2019年营收增长几十倍恰恰说明了这一点。

数位创业初期探讨位置服务能够带来哪些价值时定下了“场景即需求,到访即偏好”这一思路,通过ELBS了解用户线下到访偏好,补充线上数据,形成更立体的用户画像。“但当数位真的成为一家新基建公司,能找出来的东西太多了。每一个可能都是一个大的应用场景和生态。”黄兴丽说。

数位未来要服务于所有的智能硬件,让这所有的智能硬件具备看懂这个世界的能力,这是基础设施。要具备这个能力,数位首先要构建数字化的世界,这与室外围绕路网,为出行服务不同,是原封不动地把这个世界的每一个物体信息化、数字化,变成了0101的计算机语言,让机器能读得懂。“也就是说要构建一个跟真实世界平行的’数字孪生世界’。”

为此,2020年,数位的两个重要发力方向:第一是在线下商业、零售领域,用数据来成就“线下商业互联网+”。比如零售行业,过去开一家店完全靠个人经验,包括选址、人流、周边等等,今天在大数据帮助下可以瞬间了解,并能预测客流,分析判断成功率,这是数据给一个传统行业带来的价值。

第二是信息数字化基础设施。把线下“人”和“场”信息化和数字化。数位基于这两个的核心基础能力,赋能线下产业。

“我们希望赋予机器一双眼睛,让所有智能机器能通过摄像头识别,我们正在一步步走近自己的设想——世界上所有智能硬件都在使用数位的技术,每个智能机器都具备认识这个世界的能力,这是数位下一个五年要做的事情。”黄兴丽说,我自己也没比别人优秀,也就是个普通人,很多时候,我会觉得自己何德何能会有人相信你,愿意跟着你坚持去做这件事。“一起扛过枪打过仗,既然决定要继续扛下去,那坚持下去就是了。”

数位融资信息:

2014~2015年,完成种子轮、天使轮融资;

2016年12月,完成 Pre-A轮,投资方为博将资本;

2017年9月,完成A轮5000万人民币融资,投资方为复星锐正资本、极光;

2017年11月,A+轮1000万人民币融资,投资方为东方富海;

2018年7月,完成B轮融资,投资方为赛富投资基金、长润资本;

2018年11月,完成 B+轮数亿元 人民币融资,投资方为蚂蚁金服、湖畔山南资本、华盛一泓。

本文为创业邦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创业邦将保留向其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如需转载或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