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难的2019收入增长19%!华为:2020更难,争取活下去

全天候科技 2020-03-31 20:51

编者按:本文来源微信公众号全天候科技,作者姚心璐,创业邦经授权转载。

在经历最具挑战性的一年后,华为终于发布了2019年全年业绩。

3月31日下午4点,华为发布2019年财报,全年收入8588亿元,同比增长19.1%,这是华为继2018年之后营收再次上千亿美元规模。

以手机等终端为主的消费者业务是这一年的增长亮点,收入达到4673亿元,同比增长34%,总计为华为贡献收入超过54%,成为华为营收的第一主力军。

相对来看,华为To B方向的运营商业务和企业服务业务则增速较低,运营商业务收入2967亿元,同比上升3.8%,企业业务收入897亿元,同比上升8.6%。

按区域收入划分,中国区全年收入达到5067亿元,同比增长36.2%;海外业务中,欧洲中东非洲收入2060亿元,同比微增0.7%,美洲收入增长9.6%达到525亿元,亚太收入降低13.9%,为705亿元。

“受到海外政策影响,海外收入有所影响。” 在年报发布会上,华为轮值董事长徐直军这样解释亚太收入下降现象。

一个明显的迹象是,在2019年,华为的净利润为627亿元,其增速明显低于此前两年。“这很好理解,在去年516禁令之后,我们要重构供应链,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不可能追求和此前一样的净利润率,”徐直军表示,“我们要先补供应商的洞,以生存为第一目标。”

手机销售2.4亿台 消费者业务占比过半

以手机为主的终端业务,是当下华为最亮眼的营收支柱。

在2018年年报中,华为首次在年报中将自我定义的“ICT解决方案供应商”更改为“ICT基础设施和智能终端提供商”,将以手机为主的智能终端业务重要性提升至与ICT业务平行的位置。也是在这一年,华为消费者业务收入首次超过运营商业务,在总营收中占比45%。

2019年,消费者业务的营收比例继续提升,收入达到4673亿元,占比进一步提升至54%。同时,华为宣布,2019年,其智能手机在全球发货量超过2.4亿台。

在华为手机的业务结构中,高端手机占比可观。根据华为在2019年底披露的数据,P30系列和Mate30系列出货量分别超过2000万台和1200万台。按总出货量2.4亿台计算,高端机销量占比超过10%。考虑到高端机定价,其销售额贡献势必远高于这一比例。在多个市场研究部机构报告中,华为拥有高端市场排名第二的市占率。

在中国市场的销售业绩是华为手机去年的最大亮点。在2019年的4个季度,华为均保持了双位数同比增长,位居行业第一,并在第三季度实现了64%的出货量增长,占比超过38%,约为第二、三名总和。

相对应的是,在去年的516禁令之后,华为在海外手机销量也随之下跌。统计数据可看出,在2018年Q3至2019年Q1期间,华为手机在海外销量占比已达到50%,但在2019年二季度之后,回落至40%左右。

“我们去年在中国以外的消费者业务,在5月之前是快速增长,在5月之后快速下降,在第四季度稍微有所回升。”徐直军透露,由于禁令影响,“对我们海外消费者业务的影响,至少有100亿美元,这也导致了华为整体海外收入占比下滑。”

他同时提到,为平衡消费者业务发展,华为正在国内积极推进1+8+N全场景战略的实施。

在2019年初,华为消费者业务CEO余承东宣布了华为的“1+8+N”全场景战略,设定以手机为核心、8个主要设备为辅的IoT业务布局。在该战略下,华为正在涉足手表手环、智能音箱、耳机、电视、平板、PC电脑等属于“8”的数字产品理念。作为子品牌,华为荣耀同样执行这一战略。

在过去一年中,诸如华为手表Watch GT、华为智慧屏、智能音箱Sound X等产品密集面市,并在部分市场中快速铺开。

据IDC统计,在2019年三季度,华为可穿戴设备的全球销量同比增长了202%,跃居全球第四名,拥有8.4%市占率。同一季度,华为在中国市场的平板电脑出货量达到212万台,同比增长24.4%,首次超过苹果、位居第一,市场占比为37.4%。

据最近消息,华为还在大力推进自动驾驶技术开发,内部目标设定,在2025年“成为中国首屈一指的自动驾驶汽车平台提供商”。

To B业务平缓 云计算重要性提升

作为华为最成熟的业务,华为To B类的运营商业务和企业服务业务增速均远低于消费者业务。

在2018年,华为运营商业务在近年来首次出现下滑,营收同比上一年出现1.3%下滑,至2940亿元。在年报发布后不久,即传出运营商业务(CNBG)部门将有2万名员工转岗CBG的消息。这一消息随后被华为辟谣,但转岗消息背后,是华为内外部人士透露出对于其运营商业务增长的怀疑态度。

当时,华为轮值董事长郭平回应这一现象称,2018年业务营收以美元计算为增长0.2%,在管理层预期之内。“2018年的大环境是4G大规模建设大致完成,5G刚刚开始,2019年全球大规模的5G建设后,相信华为会迎来运营商业务的恢复和增长。”

在2019年,收入下滑现象得到了遏制,实现3.8%增幅,但其收入仍低于2017年。

“在2019年,我们来自于5G的收入只有30多以美金,这和华为整体收入相比占比非常小。”在本次财报会上,徐直军解释说。以此来看,5G对华为运营商业务的促进作用,或许仍需等待2020年或之后方能体现。

同时,这一业务收入结果也可能受到美国禁令影响,“美国对我们全球5G业务还是带来很大影响,至少给我们创造了很多工作量,也有少数此前的华为客户因为各种原因,没有选择和华为继续合作,”徐直军表示,“比如澳大利亚、挪威、丹麦的一些客户,这些已经有公开报道了。”

华为三大业务的另一项To B业务“企业业务”,也遭遇了近年来最低的一次增幅,收入共897亿元,增幅8.6%。此前四年,这一业务的增长速度均达到20%以上。

这可能与华为云业务独立有关。在2018年及以前,华为云业务一直归类于企业服务之下,但从去年开始,云计算正在变得更加独立。

2020年初,华为再次对组织架构进行新一轮调整,其中Cloud&AI升至华为业务群(BG),侯金龙任总裁。此前,华为云组织级别为“BU”,即业务单元,在此次调整后,华为云升级为与运营商BG、企业BG、消费者BG并行的第四大BG。

“华为云在2019年增长超过3倍,”徐直军在做财报汇报时表示。华为尚未对云计算业务收入进行独立披露,不过,华为云所属的“其他收入”在去年实现了30.6%的增长;在华为云尚未归属该类目之前的2018年,“其他部分”收入显示下降26.1%。

在IDC的统计中,华为云于2019年第一季度获取了5.2%的市场份额,第二季度即上升至6.7%,IDC报告显示,“2019年二季度华为云IaaS+PaaS整体市场增长超过350%,在Top厂商中增长最快”。

或许不久的将来,华为将会在年报中对云计算业务进行单独披露。

2020年,争取活下去

2019年的华为收获了多少目光,在2020年,它就面临着多少艰难。

“我们一直讲2019年是华为最挑战的一年,但我们在5月16日之前,还有接近半年的快速增长,也有大量储备,来应对客户需求,”徐直军表示,“2020年,是华为最艰难的一年,因为我们将全年处于实体清单下,并且遭遇了新冠疫情这一意外情况,产业界预测我们的储备也快用完了。”

他强调说,这是“全面检验华为供应链性能能否发挥作用的关键一年”。

在财报会上,徐直军介绍说,疫情期间,华为正在和全球供应商积极保持沟通和支持,但由于海外疫情尚未得到有效控制,无法预测长期发展趋势,“如果没有得到有效控制,不能预测我们能否确保供应”;但他也提到,目前华为在中国的生产活动已经全面恢复,在短期内可以满足全球客户和合作伙伴的需求。

除去疫情因素外,在多重禁令下,华为正在遭遇着运营商业务、消费者业务等多方面挑战。

运营商业务方面,在今年1月,英国决定让华为“有限”参与5G建设,但将其列为“高风险供应商”。徐直军回应这一问题称,除英国之外,“我们在和各个国家保持积极沟通,各个国家还是基于事实做决策,我没有听说哪个国家把华为定位为高风险供应商。”他表示,“一些事情还没有发生,还不能对未发生事情做太多评价”。

如果说供应商业务尚属隐患,华为在海外的手机等消费者业务已经受到了明显影响。

在去年5月之前,华为刚刚迎来在海外市场的爆发,连续多个季度增长,据IDC统计,一季度华为手机全球销量达到5910万部,除去中国手机市场销量,海外占比49.4%。禁令出台后,销量下降达数百万台。

禁令对华为最大的影响是手机无法搭载谷歌移动服务GMS,这也就意味着无法使用谷歌应用商店、邮件、地图、搜索和YouTube等谷歌应用。

缺失GMS对海外用户影响巨大。在Mate 30发布的2019年第四季度,根据IDC数据计算,华为在海外销量为2310万台,同比下降24.3%。

华为正在试图以自有移动服务改善这一情况。1月15日,华为移动核心HMS在全球上线,并先后搭载在华为荣耀V30 Pro、华为P40等手机上。这个类似于GMS的移动服务,包括华为账号、支付、地图、运动健康等多种功能,总计20多项产品。近期,HMS还进一步传出正在内测搜索功能的消息。

“华为HMS目前已经服务超过170个国家地区,月度活跃用户超过4亿,并且和超过130万开发者合作,”余承东在华为P40的发布会上呼吁说,“我们希望全球开发者加入HMS”。

但至少截至目前,HMS并不能够弥补缺失GMS对用户造成的影响。“这是一台有很多亮点的手机 ,”在华为P40系列于3月26日发布后,一位海外数码博主在评测视频中说到,“但它无法使用谷歌应用商店、也无法更新系统,所以,无论这款手机有多么优秀,这都不会是一款我会购买、挑选或推荐给别人的手机。”——这或许可以体现出华为手机业务在海外的窘境。

徐直军表示,2020年,华为海外手机的发展,取决于HMS的建设情况,“我们当然希望能够继续使用GMS,但决定权不在我们手上,所以我们只能努力构建HMS生态。”他隔空呼吁说,希望谷歌能将GMS下的相关应用在华为HMS应用商店商家,“就像他们在苹果商店中上架一样”。

多重挑战下,华为的2020年究竟能取得怎样的业绩?目前尚无确切答案。“我们当前主要聚焦在确保员工安全、响应客户和政府需求上,还没有时间去对全年业绩做评估和预测,现在也很难做这个预测”,徐直军表示。

这可能是华为历史上最艰难的一年,正如徐直军所说,“2020年,我们的目标是力争活下来,明年还能发布年报。”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创业邦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