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经济公司倒在春风里:六成死于没钱,近七成没熬过五年

连线Insight 2020-04-09 15:54

编者按:本文来源创业邦专栏连线Insight,作者青松,编辑水笙,创业邦经授权发布。

马晓冬和他的无疆酒店被疫情杀死在了摇篮里。

3月27日,无疆酒店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马晓冬以内部信的方式,宣告了公司将停止运行的决定,4月30日,无疆将与全体员工解除劳动合同。

无疆是2020年倒下的公司中,存活时间最短的一家。

2019年成立并获得携程战略投资,无疆用一年的时间汇聚起MR.WU、MR.WU&FRIENDS、心系列(心享、心悦、心动)五个酒店品牌,但在疫情的冲击下,这一切都化为了泡影。

酒店行业是受疫情影响的重灾区,经营负担过重的同时,无疆酒店还需要承担退订、闭店、防疫支出等影响,顾此失彼,难以为继。

相比之下,新三板上市公司百程旅行网的情况要更惨烈一些。

2月29日,一份百程旅行网《关于公司决定关闭公司启动清算准备的通知》引发热议。《通知》显示,鉴于新冠肺炎疫情的爆发,旅游业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打击,百程旅行网资金不能维系公司继续运转,公司决定关闭并启动清算准备,请员工提前做好自谋出路的准备。

百程旅行网成立于2000年,主营业务为出境旅游O2O服务,从事在线签证办理业务、旅游度假服务等,一度被视为国内签证方面的龙头企业。2016年4月23日,其正式挂牌新三板,证券代码为836925。

2015年前后是这家公司的高光期。天眼查数据显示,2015年7月,百程旅行网完成总额高达2亿人民币的C轮融资,稍早一些,阿里在2014参与投资了这家企业。

百程旅行网融资历程,图源天眼查

在第二十个年头,这家公司却因为资金难以运转被逼上绝境。

马晓冬在宣布无疆破产的内部信中表示,疫情在全球市场的扩散彻底打乱了公司的发展计划,让公司无法正常经营,“自2020年春节以来,由于受疫情冲击整个旅游市场受到毁灭性的打击,作为一个初创公司受的打击更大。”

但覆巢之下,焉有完卵?疫情的影响并不只停留在旅游行业,教育、金融、外贸等行业也深受影响。

疫情在考验每个公司应对危机的能力。连线Insight发现,不少公司原先就存在入不敷出的困境,财务状况非常脆弱,疫情带来的行业洗牌中,它们也最早倒下。

而更多的公司则采取了自救措施,最大限度降低成本,蛰伏等待春天的到来。

六成死于没钱,近七成没熬过五年

全国企业破产重整案件信息网数据显示,从2020年1月1日截止4月9日,已经披露的全国企业破产案件为5273件。

2020年以来,有5273家企业破产,图源全国企业破产重整案件信息网

作为对比,去年同期,这一数据为3548件。再追溯至2018年同期,这一数据更是只有1179件。

比去年同期新增1725家企业公开宣布破产,说明了这场疫情的冲击之大。无论是传统经济形态还是近几年兴起的新经济,在企业复工难、业务开展受阻、现金流受阻等重重困境之下,他们的运营多少受到影响。

而当收入锐减、又融不到钱时,他们只能眼睁睁看着公司倒下。

倒下之前,无疆酒店采取过很多措施来缓解冲击。在内部,无疆采取了缓发工资、全体动员压缩成本等举动。而在今年2月,无疆还宣布免收各加盟酒店2020年1月1日至2020年2月29日的加盟管理费,由此来减轻合作伙伴的经营压力。

但疫情的扩散超出了马晓冬的预期。“这次疫情已经突破国界,旅游市场在一两年很难恢复,这种情况彻底打乱了公司发展计划,不得不做出停止运行的决定。”他在内部信中这么说道。

IT桔子数据显示,从1月1日到4月9日,国内新经济领域的倒闭公司有23家。

宣布倒下的部分公司名单,图源IT桔子

据连线Insight了解,倒闭的这23家公司中,有14家企业的倒闭原因是现金流断裂。

亲手宣布公司停运消息的,是他们的创始人。

明兮大语文创始人王嘉树发布《致明兮家长的一封信》,指出因疫情影响导致资金链断裂,明兮大语文将停止运营。

IT技术教育培训机构兄弟连创始人李超,在其个人公众号公开发布了《兄弟连创始人给学员、员工、股东的一封信》,称北京校区将停止招生,员工也将全部遣散,上海和广州校区将独立运营,而沈阳、西安校区将更换品牌,自负盈亏。

除此之外,百弗英语、美丽车金融、互动视频社交电商平台奢品惠众、儿童早教运营商趣动旅程等,都被曝出了因资金链断裂宣告破产的传闻。

2月6日,李超在发布的内部信中指出,北京校区将停止招生,员工也将全部遣散,上海和广州校区将独立运营,而沈阳、西安校区将更换品牌,自负盈亏。

“当前全国正处在新型冠状病毒疫情之中,其中受影响最大的就是我们线下培训机构,高校延迟开学、线下培训业务暂停等现状对资金储备少、包袱重、一直亏损的兄弟连雪上加霜。”李超这么说道。

疫情是压死兄弟连的最后一根稻草。

商学院报道指出,兄弟连在2015年开始拥抱资本,但当时为了拿到投资,李超与多家投资机构签订了对赌协议。迫于业绩压力,兄弟连曾拿出大笔资金投放广告,“2017年兄弟连在百度上花了3000万元投放广告,2018年又在百度上花了2000万元,这些还不包括负责投放营销的团队成本。”

但成效甚微,从2016年开始,兄弟连开始陷入增长停滞,亏损成为常态,2018年3月,其从新三板摘牌。

即使没经历疫情,兄弟连的情况也越来越糟糕。

李超在公开信中指出,春节前兄弟连采取了缓发工资、全体动员压缩成本等举措,但他没想到,这次的疫情会来得如此凶猛,完全打乱了兄弟连原来的计划。

与此同时,连线Insight注意到,在这些倒闭的新经济公司中,存活时间在五年以内的企业有15家,占比65.2%,其中,有12家企业的存活时间在3-5年。

教育、金融赛道尸横遍野

根据IT桔子发布的“新经济死亡公司数据库”,2020年倒闭的23家新经济公司中,金融、教育这两条赛道占比较高。

在教育赛道,截至目前,兄弟连IT教育、明兮大语文、百弗英语、以及儿童体育教育机构趣动旅程先后倒下。

值得注意的是,除了明兮大语文,其他三家教育机构的业务主要集中在线下。

百弗英语为Auralog线下教育子品牌,总部位于法国巴黎,分别在美国、中国、德国、意大利、西班牙和墨西哥设有分公司。官网显示,从2014年起,百弗英语开始进驻北方市场,截至目前,其在北京、上海、山东、吉林、云南、西安等多个省市都拥有校区。

而趣动旅程是一家儿童体能培训机构,成立于2016年,目前在北京、上海、重庆、哈尔滨等城市共开设了47家门店。

但在疫情期间,他们赖以生存的线下门店,反而成了最大的负担。

3月16日,趣动旅程发布公开信称,公司因疫情影响所有门店无法开业,上半年面临着收入为零、现金流枯竭的危险。这封公开信中同时指出,目前其已聘请专业律师团队,通过破产重整寻求各种可能的机会。

从整个教育行业来看,这次疫情的影响有着两面性。一方面,线下教育培训机构面临着业务全线停摆、颗粒无收的困境;但另一方面,线上教育平台因祸得福,重新变得火热起来。

转型线上,也成了很多线下教育机构的唯一选择,但他们面临着时间仓促、技术不熟练、效果不明确以及竞争激烈等各方面的压力。对于百弗英语、趣动旅程这类模式较重的教育品牌来说,在线下营收停滞的情况下,要想再割出一块肉来布局线上,压力可想而知。

难以在短期内迅速做出调整,或许才是他们倒下的真正原因。

而在大语文赛道,曾被称为黑马的线上培训机构明兮大语文,其倒闭也有着更深层次的原因。

“因为发展冒进,在项目初期同时开展了4个学年的课程研发,导致投入增速大幅增加。同时又出现了对融资节奏的误判,导致运营资金上产生了巨大的缺口。”在公开信中,王嘉树这么解释资金断裂的原因。

但一位明兮的用户在接受《华夏时报》采访时指出,“明兮大语文的创始人王嘉树以疫情为理由谈资金链断裂,但网上有传他们的员工都已经两个月没有发工资了,这就表明疫情前公司就出现了资金问题。”

金融赛道,也成为了疫情的重灾区。过去的一段时间里,爱贝信息、鼎有财、铜掌柜、美利车金融、人人聚财网、钱牛牛这几家金融机构先后倒下,政策监管和现金流短缺是两大主要原因。

最让人意想不到的是美利车金融。去年10月31日,美利车金融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提交了招股书,计划2019年底完成上市。

但2019年11月11日,美利车金融北京总部遭经侦上门调查,创始人刘雁南被捕。随后,不仅上市被搁浅,美利车金融陷入了一系列危机之中。

雷帝触网报道称,今年1月,美利车金融爆发了大规模裁员,原来的5000多人,只剩下了150人。这家昔日的明星企业,也走到了尽头。

艰难求生

因为一张穿着古装直播的照片,早已退居幕后多年的携程创始人梁建章引发了热议。

4月2日晚8点,携程董事局主席梁建章和湖州市副市长闽云,一同出现了抖音的直播间里,梁建章在推广湖州旅游。界面新闻报道指出,这场直播持续了一个小时,总互动人次达到171万,销售额高达2691万元。

梁建章在进行直播,图源网络

此前,携程CEO孙洁在3月9日发布内部信称,她和梁建章将降至零薪,公司高层也提出自愿降薪,最低半薪,直至行业恢复。

创始人亲自下场直播带货、高管降薪,说明他们的日子并不好过——疫情冲击下,酒旅行业损失惨重。

4月7日,中国旅游研究院发布《2020年清明节假日旅游市场研究报告》,该报告显示,清明假日期间,国内旅游接待总人数4325.4万人次,同比减少61.4%;实现旅游收入82.6亿元,同比减少80.7%。

再从更广的范围来看,从酒旅到教育、到文化传媒,受疫情冲击较大的这些行业里,降薪裁员成了2020年以来的关键词。面对疫情带来的不确定性,他们最大的诉求是活下去。

以教育行业为例,自疫情爆发后,多家知名教育机构都宣布了裁员降薪的消息。

2月13日,优胜教育宣布短期紧急员工工资发放规则,在保障员工生活基本条件满足的情况下,按期发放一定比例的工资,未能及时发放的部分从4月份开始陆续补偿发放。

2月15日,乂学教育-松鼠AI创始人栗浩洋宣布,为了保证企业能活下去,公司全员将保持3.5折工资5个月,核心高管甚至降至零薪。

3月12日,在线少儿英语机构DaDa(原名哒哒英语)多位员工向界面新闻透露,该公司出现了不合理裁员的行为,岗位涉及销售、网络运维等多个部门,人数约在20人至60人之间。

对线下培训机构而言,他们的情况更为困难。

艾媒咨询数据显示,从2020年疫情期间国内线下培训机构面临的困难调查情况来看,大部分中国线下培训机构都面临着营收减少,占比89.5%。面临场地租金压力的线下培训机构也比较多,占比为87.3%。

而从他们的应对策略来看,单纯的降薪裁员,并没有为他们带来足够的安全感。

撤点、转让、涨学费等也成了他们应对措施的重要方式。据艾媒咨询,采取撤点的培训机构占比为21.6%;转让的培训机构占比为17.9%;选择涨学费的培训机构占比为12.5%。

无论是降薪还是裁员,这些动作都只能称得上是被动防守。

目前,疫情的影响已经慢慢消退,各行各业都在复苏,对于扛过这次危机的公司而言,如何快速恢复原先的业务,同样是一个考验。

本文(含图片)为专栏作者授权创业邦发布,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