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中的有限游戏和无限游戏

人类群星闪耀进行时 2020-05-22 15:56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人类群星闪耀进行时,作者云天河野人,创业邦经授权转载。

世上至少有两种游戏,一种可称为有限游戏,另一种称为无限游戏。有限游戏以取胜为目的,而无限游戏以延续游戏为目的。

年轻的投资经理经常会因为和同行抢案子时没有得手而难过,就好像自己是这场竞争中的输家,胜利者带着钱进入到了标的公司占了股份,自己作为失败者只能黯然出局。尤其是错过的项目表现越好,越是容易捶胸顿足,痛心疾首。这是一种典型的有限游戏参与者的心态。大部分人会把股权交易当做是一场战斗,尤其是项目质地越好,关注的机构越多,战斗也就越激烈。有的会提高自己的估值报价,有的会在条款上让步,有的会带上产业资源,有的会许诺不少好处,还有的甚至会把创始人“囚禁”起来签掉协议。总之,大家希望在融资交易中击败其他机构,奖励就是标的项目的股权。

通过对行业、产业和商业模式的分析、通过对团队和要素资源的比较,来预测公司未来的发展,这是风险投资这个游戏的妙处所在。如果把投资当做有限游戏,投资者为了赢得胜利,便不能很好的享受自己的参赛。有的人会因为时间紧迫而在没有完全理解行业的时候匆匆上会,有的人看到有一线基金参与便将决策权全权委托给了他们,有的人在项目方那边中伤抹黑其他的竞争机构。为了赢而偏离了投资的目的,即为了投资而投资,表面上似乎赢了局部战役,但是可能因此输了整场战争。

有限游戏参与者还体现在对内竞争上。在一定时间内公司的资金是有限的,同事们也会围绕资金展开竞争,占据更多的资源和话语权。对于别人的项目,有的人会一直挑他们的刺,或是做些莫须有的怀疑,我见过最离谱的是有人只要不是他的项目他就统统反对;对于自己的项目,有的人会刻意在投委会上隐瞒项目不利的因素,甚至还有人专门包装项目去迎合老板的偏好。一旦出现这种情况而老板不知或不管,那么对公司的氛围和投资将会是灾难性的。

部分年轻的投资经理容易把投资看成是有限游戏,这是由几个方面决定的:

1、投资经历不足。

年轻的投资经理参与的项目较少或投资的项目时间较短,很多还没体会过投资项目发展不及预期时自己的无力和公司倒闭时的痛苦和自责。他们看到的大都是成功的案例,成功项目一年多次融资几倍回报,今天这个赛道火了,明天那个项目又融资了,每天都错过几个亿。

2、奖惩模式不合理。

有一些公司的体制是风险非对称的,只奖励而不惩罚,投资成功了有钱分,投资失败了也没有惩罚,这其实是变相鼓励投资经理多推项目多投项目。虽然有中台部门从财务和法务的角度进行风险控制,虽然最后的投资决策权掌握在投决会上,但只要前端对项目信息做一些隐瞒或是包装,对最终的投资决策仍然会起到很大的影响,尤其是合伙人其实没有那么多时间去对每个行业进行仔细调研,那么他对这个项目的行业理解大部分是来自于项目组的。

3、行业评价方式。

行业中大部分人都觉得风险投资只要有一个项目出来了就行了,所以大家更关注投资经理是否有成功的案例或者被大家所熟知的案例。大家只看成功的项目,对失败的项目避而不谈,甚至是选择性的忽视,仿佛这些项目是投资成功项目所必须的试错。于是,投资经理更愿意最追逐投资机构热捧的项目,只要抓到一个独角兽,就有了吹嘘的资本,跳槽时就有了更好的筹码,至于未来项目能否退出,上市后是否会破发,并不是他主要考虑的因素。

所以部分投资经理信奉的是宁可投错不要错过。相比较而言,基金合伙人宁可错过,不愿投错。合伙人在做投资决策的时候会更加保守、思考的时间更久。我想很多投资经理都曾有这样的经历,明明自己花了很久时间调研的行业和项目,业务数据表现也很好,但老板经常迟迟不做决定,甚至可能因为从朋友那听来的一个小道消息就把项目否了。恼火!不能理解!但站到老板的角度也许能理解他行为背后的原因。老板可能是质疑你的业务能力、也有可能是因为信息不对称下他对项目的了解和认知还不能达到做出决策的境地、还有可能他本身就不看好这个赛道和项目,总之他觉得投这个项目可能会失败,而他要努力避免投资失败。

合伙人如此谨慎,也是有原因的:

1、他们投资经历过太多失败。

这些合伙人之所以能在激烈的竞争中脱颖而出,不仅是因为他们投了不少的成功项目,还因为他们也投了许多失败的项目。他们经历过项目失败带来的痛楚,从项目失败中吸取了教训,在项目失败中洞见了自己的内心和弱点。他们明白,在成功的项目背后是更多的在苦苦挣扎的平庸项目和已经破产清算的失败项目。

2、合伙人的利益和GP的利益是相对风险对称的。

虽然也有不少GP骗出资人的钱,以赚管理费为主要盈利模式。但对大部分合伙人来说,他们的利益和基金高度绑定,如果基金做的不好,那之后很有可能也募不到二期三期基金了,他堵上的是整个职业生涯。

3、出资人对基金的评价则要理性和谨慎的多。

除了要看IRR、DPI等信息、了解投资策略和团队过往的履历外,还会把每个项目都拉出来一个个分析;有做的仔细的,还会去和每个项目方交流当时投资时的情形和现在公司的发展状况,会通过分析所投项目公司的创始人来验证基金的投资策略和投资能力。每一笔投资都是被考虑在内的,所以驱使着合伙人做每一笔投资的决策都是谨慎的。

怕死,才能活着,而活着、能继续这场游戏是最重要的,所以基金合伙人更表现为无限游戏的玩家。就像孙子兵法讲的不是战胜之法,而是不败之法一样,合伙人的投资逻辑不能保证项目一定能成功,但可以把他认为大概率会失败的项目给剔除掉。这中间当然会有错过的好的项目,但减少投资失败留在牌桌上更为重要。

投资的无限游戏还意味着需要不断地和自己的边界做斗争。

高瓴最早是做二级市场的,后来他切入到了并购领域,接连拿下了百丽和格力,同时他又进入到了风险投资领域,不少项目在天使阶段就能见到高瓴的身影,这让以前泾渭分明的界限变得模糊。孙正义在笃定看好智能时代的方向后,更是成立了超大规模的软银远景基金来投资一级市场,这个基金规模是远远超过其他同行的。虽然愿景基金和孙正义最近因为接连的项目失败压力不小,但这并不能否认孙正义不自我设限、不断创新、不断和边界做斗争的状态。

作为投资人我们也一直在和自己的边界斗争:社科出身想看科技赛道,就得打破专业知识的壁垒;早期投资往后期延伸,得重新学习更严格的财务分析建模知识;投资端出身跑去做募资,就得转换甲乙方的角色心态。投资人的成长过程中会遇到太多的天花板和边界,不打破边界,那就只能被边界按在地上摩擦。

除了边界以外,投资也体现出无限游戏的开放性和传奇性。

投资没有写好的剧本,规定了合伙人必须是得从分析师、投资经理一步步升上去的。只要能解决资金端或资产端的问题,谁都可以进入到这个行业。早先比较有名的就是任泉等几个明星做的StarVC,别不服气,人家还真投的挺好的,投出了商汤、掌门一对一等好几个独角兽了,IRR数据十分漂亮。某85后的大V则是通过写文章实现弯道超车的,用他的话来说他现在可以触达到行业里任何他想联系的人(因为这些人都是他的读者),他现在不仅成立了某某研究所出品高质量的文章,在喜马拉雅上做了知识付费,还成立了自己的基金。你看,投资行业中总是充满了这种传奇性。

如何玩好投资行业中的无限游戏?

1、意识到投资是一场无限游戏。

在漫长的一生里,根本就不存在某一场毕其功于一役的战役,而是一场接一场的战斗。当年高中状元考上清华北大不代表你最终一定会成为人生赢家。人生每一个阶段的终点,都是下一个阶段的起点,输赢都是暂时性的。对于我们投资人而言,一两个项目的得失当然重要,但绝对没有想象的那么重要,更不能为了一两个项目而放弃更为本质的东西:诚实、独立思考、价值投资的坚守,如果失去了这些东西,那么投资生涯可能很快结束。如果很幸运投出了上市公司或是独角兽,也不意味着就可以躺在功劳簿上过一生。如果毕其功于一役,其实结果就是一辈子只做了一件牛的事情,而后剩下的大半辈子只能回首往事,缅怀自己的高光时刻。

2、打开视域,发现边界。

专注是好事,但专注并不意味着对自我设限,大部分人意识不到自我设定的边界。其实不妨对新生事物或是饱受争议的事物更开放些,当年我一同事很早的时候就建议我可以关注下比特币,我看了下炒币不就是投机么,和我价值投资的理念相违背,于是就不再关注了。而后比特币一路飞涨,我同事也离职专心去做了比特币的交易,并在一年内身价过亿后落袋为安,他说多好的投机机会呀,为啥一定要用价值投资的眼光去看待它呢。即使是把范围只限制在风险投资领域,也意味着不能只专注于眼前的阶段和行业,投天使的要知道后面几轮投资者的偏好和诉求,看文娱消费的也要考虑技术对行业的变革。有时跳出边界看自己,会有不一样的发现。

3、形成底层的思维和框架体系来跨越边界。

马斯克涉足的领域从无人汽车到超级隧道、航天技术和火星移民,并能在多个领域实现不错的表现,这和他推崇的第一性原理密不可分;王兴用商业流转中的一个环节来作为自己的内核出发构建业态,所以从酒店到电影再到出行,美团从未界定自己的边界。对于我们投资人,时代的主题会变化、关注的赛道会转移、业务模式和商业模式也在更新,这时形成底层的投资思维和框架体系就尤其重要。我有个朋友很厉害,自己悟出了一套心法,可以用1个小时就把一个新的行业吃透,并在和项目方沟通的时候总得抓到最核心的问题,这套方法论能帮助她快速跨越行业边界。

4、守正出奇。

留有余力,用时间或金钱在工作外做一些尝试和试错,投资一些肥尾。塔勒布在《反脆弱》中提到:你可以把一小部分的资金放在如果极小事件发生就会受益的机会里,虽然大多数情况下,这些资金会亏掉,但因为资金小,所以伤害并不大。可是,一旦发生偶然的意外,你就会得到极大的好处。只要用心去发现,生活中这样的肥尾机会并不少。尽早的实现财富自由,可以不用为了生计而离开投资行业,可以更加纯粹的投资项目。我有个同行朋友在投决会时会在最后补充一句:你们要相信我啊,我已经财富自由了,不会随随便便投项目的。

5、别出局,留在牌桌上。

每个行业都有周期性,有高潮也有低谷,行业本身是有“遍历性”的,但个人一旦出局,即使他的投资逻辑和方法再正确,也无法享受到时间概率的遍历性。现在整个投资行业在出清的状态,只有留在牌桌上,才能享受行业未来某一天的再一次繁荣。世界上有且只有一种无限的游戏,你得留在牌桌上才能继续游戏。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创业邦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