艰难着陆,蔚来面对的必答题

IT老友记 2020-05-30 11:17

编者按:本文来源创业邦专栏IT老友记,作者吴昊。

5月28日,蔚来公布2020年一季度财报。疫情影响之下,蔚来一季度共交付3838辆车,同比下降8.3%;总营收13.720亿元,其中汽车销售额为12.556亿元,同比减少18.2%。

不过,在交付、营收双降的情况下,蔚来也有好消息。分析师会议上,公司创始人李斌称蔚来二季度销量有望在9500—10000辆,如果实现,这将创造蔚来季度交付记录。此外,蔚来去年一系列降本增效的举措也取得了不错的成果,一季度经营性亏损15.7亿,环比收窄44%,同比收窄40%。

整个2019年,蔚来都是“难”字当头,车辆发生自燃遭受舆论质疑,股价跌近1美元退市红线,再加上融资困难,现金流岌岌可危,一度徘徊在生死边缘。去年年底,蔚来向投资者发出预警:“公司现金余额不足以提供未来12个月继续运营所需要的营运资本,持续运营取决于公司是否可以获得足够的外部股权或债务融资。”

今年以来,虽然受到疫情的影响,但蔚来接连获得了几轮融资,总算艰难着陆,疫情冲击不至于将其逼至死角,蔚来也有了应对的能力,但饶是如此,着陆之后的蔚来,仍然需要回答如何实现盈利的问题。

透视财报

透视蔚来一季度财报,总体而言,尽管受疫情影响严重,但跑赢大市。

蔚来28日公布财报之后,股价一路如同座山车一样,大起大落。起初盘前超跌近10%,随后又大涨9%,最终收盘跌8%,可见市场对本季度财报所持的纠结态度。

如果考量到疫情的影响因素,蔚来此季度财报其实并不差。交付方面,蔚来一季度共交付3838辆车,其中ES6交付量为3643辆,ES8交付量为195辆,总营收为13.72亿元,同比下滑15.9%。

只要略作对比就可以发现,蔚来今年一季度的交付量与去年同期相比,只下滑了3.8%,可见疫情对于蔚来销量的波及程度并非惨不忍睹,尽管与去年第四季度8224辆的成绩存在较大差距,但考虑到季节性因素,以及消费者购车习惯,仅以“53%的断崖式下滑”就否定蔚来一季度成绩是不客观的。

另外,本季度交付成绩也好于去年Q4季度蔚来自己所做的预期,疫情影响的也是供应端,需求反倒不是主要因素。李斌称一季度交付下滑更多是受制上游供应链中断,订单虽然也有一定弱化,但不是主因。

仅用历史成绩作为比较,未必能够服众,那么把“队友”们的成绩拿出来晒晒,蔚来表现又怎么样呢?

根据《第一电动》统计的2020年一季度主要造车新势力上险数据显示,蔚来3819辆的上险量仍然为第一名,理想汽车2989辆排第二名,小鹏汽车2331辆,威马则直接跌出了前三。

国内造车新势力2020Q1上险量

在一众惨兮兮的造车新势力队伍中,蔚来还是个跳动最欢的那个。

另外一项值得注意的数据,是亏损。根据蔚来财报显示,一季度经营性亏损15.7亿,环比收窄44%,同比收窄40%,这也是蔚来截至目前最好的成绩。

亏损降低的主要原因是几大成本项目费用的降低,一季度蔚来研发费用为5.224亿元,环比减少49.1%,同比减少51.6%;销售及管理费用8.483亿元,环比减少45.1%,同比减少35.7%。

这其中疫情所导致的设计、研发、市场营销、业务支持等费用减少自然占一部分原因,但蔚来在成本控制方面的举措也不可忽视。

蔚来研发费用、销售及管理费用趋势

在去年陷入困难时期后,蔚来大刀阔斧进行了内部改革,出售了自己手上的明星车队,又进行了三次裁员,将1万的队伍缩减到7000左右,另外也暂缓了牛屋(NIO House)的建设。如今,总算将成本控制了下来。只要对比蔚来从去年下半年到本季度的研发费用以及销售管理费用,就可以发现,总体在呈下降趋势。

但外界最关心的,还是蔚来家的“余粮”。

根据财报披露,蔚来现金和现金等价物,受限制现金和短期投资为23.974亿元,去年年底,这个数字为10亿元,不足以支持蔚来一个季度的运转。

但由于蔚来本次财报截至时间为今年3月31日,所以无法呈现其目前全部资金状况。

根据公开报道,蔚来春节期间拿到了几笔可转化债融资,另外与合肥市政府的合作已经敲定,后者将为其注资70亿元,从今年开年到现在,蔚来通过各种手段拿到的融资加起来接近100亿元,虽然对于蔚来而言并不算多,但可保眼前无虞,足以支持接下来一年公司正常运转。

本次财报,蔚来并未公布其他重磅消息。但结合蔚来今年的发展来看,最重要的融资,降本增效都取得了不错的进展,最困难的时期已经度过。

但对于蔚来这样的“吞金兽”而言,暂时安全并不意味着已经完全高枕无忧,蔚来是否会重蹈覆辙,盈利是蔚来绕不开的必答题。

利润补课

在财报沟通会议中,李斌强调,毛利率提升是蔚来在2020年要达成的目标之一,希望蔚来能在2020年二季度实现毛利率转正,年底毛利率达到两位数。

这是蔚来战略调整的重点变化之一。

蔚来经常会被拿来与特斯拉做比较。蔚来无论是产品市场定位,还是由高往低打的市场策略,都与特斯拉十分相似。所以蔚来上市时头顶“中国特斯拉”的光环,外媒也一度将其誉为“特斯拉杀手”,尽管特斯拉从不正眼看蔚来。

但即便如此,蔚来的经营理念和特斯拉还是截然不同。

马斯克作为第一性原理的信奉者,成立特斯拉是为了解决能源危机,为了实现这个目标,特斯拉就是奔着卖车、赚钱、再卖车这个目标去的。

而蔚来则以用户服务为出发点,在招股书中很容易看出这点,所以蔚来上市时李斌拿出了一部分股权成立了用户信托基金,这也是蔚来用户理念的重要象征。

不同目标也影响了两家公司的经营风格。在特斯拉,最重要的目标就是做产品,赚钱,继续扩大规模;而蔚来则一切围绕用户服务展开,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Kpi就是用户满意度,为了实现这一目的,甚至以“不计成本式”的亏损为代价。

所以,特斯拉穷尽所有手段保障毛利率,而蔚来则在盈利的道路上悠哉游哉。通过两家公司历年的财报就可以发现,特斯拉的毛利率一直维持在20%的水平,最高甚至可以达到25%,这个水平,比起通用的10.2%、福特的13.6%,都要高出不少。而蔚来除了2018年第四季度之外,全部都是负数,去年为-15%,今年一季度则为-7%,是真的卖一辆亏一辆。

蔚来、特斯拉毛利率对比

蔚来的用户策略不能说是不对,但在现实的毒打面前,账上的资金已经无法保证自己能够到达“理想王国”。在去年第四季度蔚来高层会议上,蔚来第二大股东,以温和著称的腾讯撂下狠话,“两个月内,要么解决钱的问题,要么把费用控制下来”。

腾讯的要求也不能说是过分,毕竟蔚来2017年亏损50亿元,2018年亏损96亿元,2019年亏损114亿元,按这个节奏继续亏下去,恐怕真的要关门大吉。

所以从去年下半年开始,蔚来就开始收缩成本,今年也将重点转向做利润。

去年11月,蔚来新任CFO奉玮走马上任,奉玮是中金公司的金牌分析师,而腾讯也是中金的第二大股东。在奉玮此前对蔚来的研究报告中,也有很多“采用激进的手段降低成本”、“提高汽车毛利率”这样的观点,事实证明,奉玮上任之后,蔚来也的确在这么做。

所以从去年年底开始,蔚来一系列降本增效的举措,以及将利润重视起来,其实都是在补课。

蔚来想要在今年实现毛利率转正,也有了一定的举措和凭借。根据蔚来透露,在物料成本上,今年可以减少10%,在最重要的电池成本上,从今年Q2开始,每一个季度都会有所下降,今年Q4蔚来能够把电池整包每瓦时成本做到与去年同期相比下降20%。

如果不出意外,蔚来毛利率转正的目标不难达成,但如果想要实现盈利,仅凭省钱是不够的,更有效的手段,是大规模交付。

目前蔚来两款车型ES8和ES6的交付数据,在国内新势力中表现相对不错,但和老大哥特斯拉比还是乏善可陈。所以蔚来想要像特斯拉一样到达盈利的拐点,必须要有走量的车型。蔚来内部应该将希望寄托在下一款车EC6上,但不幸的是,EC6将和特斯拉Model Y正面交锋,得益于国产化的红利,特斯拉已经成了实至名归的电动车价格屠夫。

所以接下来的时间里,蔚来能否利用自己建立起来的服务与口碑优势,抵御住特斯拉的凶猛攻击,对于蔚来之后的道路至关重要。与此相比,毛利率转正仅是众多必答题中的一道。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创业邦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关联企业
蔚来汽车
智能电动汽车研发商
定向增发 / 汽车交通 / 上海

热文榜 TOP

查看更多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