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无证之罪》到《隐秘的角落》,爱奇艺开创“中剧”时代

毒眸 2020-06-28 11:45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毒眸(ID: youhaoxifilm),创业邦经授权转载。

“看了这么多年的美剧英剧,终于有一部品质可与其抗衡的‘中剧’了!”

在《隐秘的角落》将收官的当天下午,章子怡在微博发布了对该剧的评论。这部能让章子怡当起“自来水”的剧,事实上也是过去两周在社交媒体上最热门的剧集,从各个角度解锁了微博热搜:演员的演技、配乐……都被讨论了个遍。没看过的观众,想必也知道“一起去爬山吗”已经变了个意思。

“下一部到底上什么?”从官宣上线到第一部作品面世,再到第二部作品收官,迷雾剧场已经成为毒眸(ID:youhaoxifilm)剧集行业群里经常讨论的话题。《十日游戏》《隐秘的角落》以高口碑收官后,接下来还有品相不错的《沉默的真相》《非常目击》《在劫难逃》《致命愿望》4部作品。

迷雾剧场6部作品(图片来源:微博@爱奇艺电视剧)

而在毒眸看来,用多部高口碑的剧集,拉高观众对网剧行业的认知,让观众认可“中剧”,或许正是迷雾剧场的野心所在——毕竟,观众早已习惯将“英剧美剧”等同于“高质量”,“美剧感”甚至一度成了一个褒义的形容词,“中剧”却始终面孔模糊。从所谓的网剧元年开始,网生剧集已经发展了近五年,也的确该迎来新的进化了。

“迷雾剧场从公司整体内容的定位来说,起到了引领和创新的作用。”爱奇艺副总裁、自制剧开发中心总经理戴莹告诉毒眸。对于视频平台而言,高质量内容的持续放送,有助于平台在这个圈层化的时代,用连续的高口碑实现出圈;而在会员增速放缓的当下,以高质量的悬疑内容吸引观众进行付费,也是撬动会员的创新玩法。

不过对于观众而言,“好看”才是最简单粗暴的诉求。戴莹表示,《隐秘的角落》播出后,她所收获的反馈也多是正面的。在豆瓣的评论区,“完全没有尿点”“这种观剧感受前所未有”“你知道我有多久没看到这样的国产剧了吗”等评价也均被赞至前排。

在网剧元年后的第五年,网剧行业对短剧集、类型化、精品化的探索,终于到了一个转折点。迷雾剧场诞生的背后,也是不断成熟的平台内容厂牌。

1部《无证之罪》不够看?那就6部

迷雾剧场的诞生,其实与2017年播出,至今仍有豆瓣8.2评分的《无证之罪》有关。

2017年9月,12集悬疑短剧集《无证之罪》开播。这部电影开播时被称为“一线电影班底保驾护航”,比如监制是大名鼎鼎的韩三平,这也是他首次监制网剧;主演则是几度提名戛纳影帝的秦昊。最终该剧一度拿下豆瓣8.5的分数,是当时网剧市场里罕见的高分。

《无证之罪》(图片来源:微博@网剧无证之罪)

“整个市场的反馈很好,但是它的效应是比较短的,因为它只有12集。”戴莹说,“所以在那个时候我们就想,既然这个作品能够受到市场的肯定,如果接下来好的作品形成一个规模化效应,那么它带来的影响力或将扩散至整个短剧集生态,在未来的影视创作大环境里面,形成良性的发展。”

事实上,早在《无证之罪》开发之时,紫金陈其余几部小说的版权就已经在爱奇艺手上,所以《无证之罪》结束后,戴莹开始了对《坏小孩》和《长夜难明》(剧名为《隐秘的角落》和《沉默的真相》)的开发。而爱奇艺的合作伙伴五元文化,彼时也储备了一些悬疑剧项目,且与爱奇艺想做12集短剧集的想法不谋而合,于是如今在迷雾剧场里看到的几部五元文化的项目,也在当时被提上了日程。

在戴莹的讲述里,专注于悬疑类型的迷雾剧场,就这样在2017年底、2018年初搭建出了雏形。“在这些储备项目的基础上,我们选定了几个题材不同的剧本,根据创作进度、筹备进度,在去年陆续开机,在今年陆续呈现。”

经过了近三年的打磨,迷雾剧场在今年5月正式拉开帷幕。5月19日,爱奇艺发布了即将上线的“迷雾剧场”首款概念海报,宣布平台全新的悬疑类型剧场正式启动。6月2日,迷雾剧场首部作品《十日游戏》上线。上线首周,《十日游戏》在爱奇艺总榜飙升榜以及电视剧热榜就升至第一,同时还以豆瓣8.1的高分,成为当时2020年评分最高的国产悬疑剧。

《十日游戏》剧照(图片来源:微博@影视剧十日游戏)

选择《十日游戏》作为迷雾剧场亮相的第一部作品,也是爱奇艺在剧场上考量过后的策略。戴莹介绍道:“它是一部爱情悬疑,(对于大众市场来说)进入门槛较低,同时东野圭吾的IP具有一定的影响力,它能够把迷雾剧场的开口扩大,吸引更大的受众关注迷雾剧场。

当开口如预期一般扩大,接下来登场的《隐秘的角落》则直接让“2020年评分最高的国产悬疑剧”迅速易主:这部剧以9.0的高分开分,最高到达9.2分,在演员阵容、剧情呈现、影像风格、片头片尾的设计和包装等多个方面都收获好评,被网友称为“网剧新的天花板”。《隐秘的角落》幕后阵容十分强大,主创基本是《无证之罪》的团队原班人马,并在此基础上找来了《纸牌屋》的编剧卡卡西担任剧本监制。

“每一集情节点落在哪里,都会一起去研究,他在剧本层面给了很多建议,大家现在看到的结果,就是卡卡西带着去把关的一个结果。”戴莹告诉毒眸。

被网友称为“梦幻阵容”的演员阵容,由老戏骨秦昊、王景春、张颂文、刘琳、李梦构成,此次担当主演的三位小演员,更是选角团队耗时一年,面试上千个孩子后选出来的。导演辛爽也见了上百个孩子。“我们没有特别多的时间去调教孩子们的表演,所以我们定了三个标准:第一是他们要天然地符合这个角色;第二是他们一定要有天赋;第三个是他们能够理解到什么是真正的表演。”辛爽曾在采访中透露对孩子的选角标准。

秦昊在现场讲戏(图片来源:微博@网剧隐秘的角落)

最终,“小演员的表演太惊艳”,有豆瓣评论说到。小演员的表演也离不开老戏骨们的指导,“现场演员都是一帮一互助小分队,每一个老的带一个小的,这样带着他们表演,教他们表演。”戴莹告诉毒眸。

细心的网友也会关注到,《隐秘的角落》每一集的时长都有所不同,第一集长度达70分钟,第二集则是49分钟,这其实也是主创有意为之:不同的时长是因为想根据叙事节奏来卡点,保证剧情始终在一个循序渐进的状态。同时戴莹还透露,第一集的初始版本甚至接近2个小时,但最后为了剧情的精彩还是做了一个取舍,删减到了现在的70分钟。“

像这样创新的尝试,在迷雾剧场接下来的作品中将陆续复制。毒眸翻看片单后发现,接下来的作品还有诸多“悬疑+”的类型叠加,比如《在劫难逃》《致命愿望》两部“轻科幻悬疑剧”;前者尝试了近年来高口碑剧集都爱玩的“时空悬疑”;后者则以大学生中突然出现流行起的一款APP为开篇,讲述一系列悬疑故事。

《在劫难逃》预告片片段(来源:@影视剧在劫难逃)

“希望资本能看到迷雾剧场的成功,然后重视短剧市场,现在《隐秘的角落》等剧都证明——剧集的丰富度与讨论度和集数无关。”有电影博主在微博写道。这条微博的点赞数也最终破了万。

拨开迷雾,短剧集+悬疑的新尝试

在迷雾剧场之前,确实有一团迷雾笼罩于行业上方:行业呼吁短剧集久矣。而观众也苦长篇注水剧久矣。

早在2018爱奇艺世界·大会中国网络剧发展高峰论坛上,爱奇艺首席内容官兼专业内容业务群(pcg)总裁王晓晖就指出:数据显示,长剧的弃剧率在急速攀升,2018年第一季度达到56%,这意味着有一半以上的用户看完长剧的第一集或第二集就放弃了。同时,长剧的拉新率也明显低于短剧。第一季度,45集以上长剧最后一集的拉新率仅为6%,而24集以下短剧最后一集的拉新率达到20%。

而今年观众的“用脚投票”更是证明了短剧集的大势所趋。毒眸曾在《2020是剧集小年?这些人说并不》一文中举例,从酷云数据来看,4月6日在爱优腾播出的《我是余欢水》,截止4月21日,酷云全网关注度累计为14643,高于制作成本更高、且集数更长的《清平乐》。

《我是余欢水》剧照(图片来源:微博@电视剧我是余欢水)

那么,哪种类型或题材与短剧集适配度更高?从过往高口碑剧集的案例来看,无疑是悬疑类型。在上文提及的稿件中,毒眸还曾分析,观众对于悬疑剧依然有很大的需求。

而悬疑剧的走红及悬疑类型的叠加使用,也是完美影视副总裁,刘宁工作室总经理刘宁所观察到的韩剧表现出的趋势之一。“两年前韩国几乎大部分火爆的剧集,都是带悬疑色彩的,甚至有一些悬疑剧没有言情成分,完全是靠剧情推动。我相信有很多女性观众也是喜欢这种悬疑的,当然别太血腥或者是太恐怖,因为这也是由人的好奇心决定的。”

悬疑类型也一直是爱奇艺的黄金招牌。从2014年的《灵魂摆渡》,2015年的《心理罪》,2016年的《灭罪师》《美人为馅》,再到2017年内的《河神》《无证之罪》,爱奇艺一直不乏出圈的高口碑悬疑剧。在此基础上,爱奇艺也于2018年推出了奇悬疑剧场,对旗下的悬疑剧做了集体的排播规划,并对悬疑剧用户做了集体运营。《悍城》《原生之罪》《无主之城》等悬疑剧便是在奇悬疑剧场播出。

这次迷雾剧场的诞生,更像是视频平台“短剧集+悬疑”的探索,来到一个行业蜕变升级点的自然产物。一方面,迷雾的作品比过往的奇悬疑剧场更加细分,有“悬疑+科幻”类型出现;另一方面,多部精品剧的连续放出也是对用户消费习惯上的培养,而非昙花一现。

《致命愿望》(图片来源:微博@影视剧致命愿望)

这样剧场化的“团队作战”模式,在扩大影响力的同时,也给了许多内容创作者以新的希望。“在过去的市场环境中,很多项目会面临只有12集的体量但被迫变成了36集的困境,当短剧集这样的样态成熟后,大家其实多了另外一种创作空间的选择,对整体的创作的市场其实是一件好事。”戴莹告诉毒眸。

目前,迷雾剧场已经通过两部高口碑作品的放送以及运营能力,吸引到了许多制片人的注意。据毒眸了解到,一位运营了多个悬疑影视内容的制片人就希望自己两年后面世的项目,能以12集短剧集的形式进入迷雾剧场。

对此,戴莹也回应道,如果非要给迷雾剧场定义个“准入门槛”,核心仍然是一个足够好、足够“创新”、足够“独特”的故事。“我们希望每一个故事的视角、类型都能够有所突破,这个是比较关键的。在这个基础上,核心就是有没有一个足够好的故事。要想在这个市场上脱颖而出,光做到‘合格’是不够的,更重要的是独特。独特性越强,你在这个市场的认可度就越高。

向缝隙要流量

像迷雾剧场这样,集中供应一批统一、细分题材剧集的玩法,其实早在2000年初的卫视端,就已初见雏形。而无论是卫视还是视频平台,剧场的核心逻辑其实就是分众化运营,即为不同圈层的用户持续供给圈层化内容。

以2000年初的湖南卫视为例,有每日上午为中老年观众准备的“阳光剧场”,有下午针对青少年播出的“开心剧场”;而最早开始做剧场化运营的视频平台优酷,则分别在2013年、2015年推出了以跟播卫视在播热剧为主的“阳光剧场”和“放剧场”,对彼时的视频平台来说,卫视版权剧是最具吸引力的“大剧”,单独设立剧场也是吸引观众的一种方式。

而随着网生内容的逐步发展,无论是从制作规模、题材类型还是口碑、热度上,网剧已经成为能与电视剧相抗衡的存在。在这样的背景下,爱奇艺率先做出了以类型划分剧场,做类型化市场深耕的尝试,在2018年推出了以悬疑剧为主的奇悬疑剧场,和以情感、校园剧为主的爱青春剧场。

奇悬疑剧场和爱青春剧场(图片来源:微博@爱奇艺电视剧)

“市场跑马圈地的时代过了,每一个缝隙都要争,才能持续增长。”两个剧场面世半年后,爱奇艺创始人、CEO龚宇曾在2019年爱奇艺世界·大会上说了这样一句话。而类型化剧场的出现,正是平台争夺“缝隙”流量的表现:为更细分的垂类用户持续供给优质内容,抓取他们的注意力资源。

而在平台会员增速已放缓的当下,剧场在会员方面无疑是有着充分的想象空间的。一方面,剧场的连续优质内容排播可以带来拉新利好,从2015年《盗墓笔记》开始,优质内容就是拉新的一大利器,在六部佳作的齐头并进下,迷雾带来的拉新并非不可想象。

另一方面,迷雾剧场也能增加单个会员对平台的粘性。在迷雾剧场的计划宣布4天后,爱奇艺就推出了星钻VIP会员,星钻VIP会员可免费观看爱奇艺超前点播剧集和星钻影院电影内容,会员权益涵盖奇异果星钻会员、FUN会员、文学会员、体育大众会员、VR会员等等。像迷雾这种精品化、排播周期长的的剧场,有助于用户购买星钻会员,从而实现爱奇艺站内其他衍生内容的导流,增加会员的使用时长。

除此之外,迷雾剧场还有其他的一些链接可能。

戴莹告诉毒眸,迷雾剧场现在整体的设计,具有极强的潮流元素和衍生的空间,未来还会陆续推出一些与品牌之间的线下的联名合作,、现在已经在进行的是和肯德基的合作。“如果你现在去买肯德基的咖啡,你会在他的咖啡杯上发现迷雾剧场的线索。未来,这些剧情的线索、迷雾剧场的logo等等元素,都会是我们去做迷雾剧场产品运营时会用到的。”同时戴莹也对毒眸透露,后续公司不同的剧集厂牌之间,也会有一些合作和联动。

图片来源:微博@网剧隐秘的角落

而就“玩”剧的互动玩法而言,目前迷雾剧场已经有了“迷雾天团”打榜、主页面上的投票互动、以及主页面上的泡泡圈讨论等互动玩法。当毒眸提出是否有可能在迷雾剧场的主页,出现“二次创作区”等更深度的互动时,戴莹也表示并非不可能出现。

无论是向缝隙要流量,还是从看剧到“玩”剧的玩法升级,归根结底,都是平台在争夺用户注意力这场战争里做出的努力。从目前的观众反馈来看,迷雾剧场已取得了阶段性的胜利——“感动了,会员没白充”“书粉满意了,顶级制作”“最真诚的一部网剧”等评价时常出没。

网剧元年过去五年,好内容成了最硬通货。

本文(含图片)为合作媒体授权创业邦转载,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