欠钱不还or腾讯被骗?“国民女神”老干妈的家族式成长难题

极点商业 2020-07-01 11:42

编者按:本文来源微信公众号极点商业评论,作者十年流沙,创业邦经授权转载。

抛开腾讯与老干妈欠款纠纷,20多年专注炒辣椒、不上市的“国民女神”老干妈,其过于单一的家族企业式发展会否成为未来最大难题?

“国民女神”老干妈与腾讯的广告欠款纠纷,“神反转”来得如此猝不及防。

因为老干妈投放千多万元,但长期拖欠没有支付的广告费,腾讯近日被迫向深圳南山区法院提出财产保全申请,请求查封、冻结老干妈旗下两公司名下价值人民币1624万元的财产。

法院认为,原告的申请符合法律规定,裁定查封、冻结被告名下价值1624万元的银行存款或查封、扣押其等值的其他财产。

6月30日,腾讯公关部相关负责人回应称:2019年3月,腾讯与老干妈签订了一份《联合市场推广合作协议》,腾讯侧投放资源用于老干妈油辣椒系列推广,腾讯已依约履行相关义务、但老干妈未按照合同约定付款。腾讯多次催办无果,因此不得不依法进行起诉。

不过,到了6月30日晚间,老干妈却发表公告,表示从未与腾讯公司或授权他人与腾讯公司就“老干妈”品牌签署《联合市场推广合作协议》,且从未与腾讯公司进行过任何商业合作。已向公安机关报案。公安机关于2020年6月20日决定对此案予以立案侦查。

这个“神反转”瞬间在各大微信群和朋友圈引起轩然大波。有网友甚至评论称:难道腾讯把“老千妈”看成了“老干妈”?

显然,这只是一个笑话。不过截至6月30日晚,腾讯官方并未有最新回应。

如此跌宕起伏的剧情,也让老干妈再次成为关注焦点。实际上,对外界而言,过去几年来一再重申“不贷款,不参股,不融资,不上市”的老干妈,在为节约成本改用河南辣椒、市场份额减缩、配方泄露、厂房识货等等新闻之后,疑惑在于:老干妈,还是我们记忆中的那个老干妈吗?

01“国民女神”老干妈,一个时代的成功?

“我明明纳税第一,怎么给我弄到第二,30万税款你们给我弄哪里去了?”激动的陶华碧愤怒起身,直拍桌子。

这源于贵阳南明区一次纳税大户评选大会上,税务部门少算30万元,将第一纳税大户老干妈排到了第二。陶华碧怒了:“必须在大会上公开给我个说法,这是你们的工作,也是你们的职责!”

陶华碧,被网友奉为“国民最热辣女神”,海外留学生更戏谑式地称为“亲妈”。她出身贫寒,自1996年推出“老干妈”风味豆豉,创办贵阳南明老干妈风味食品有限责任公司以来,经过20多年的专注炒辣椒,生意越做越大,一步步从家庭小作坊变成了中国知名品牌。

2014年,8块钱一瓶的“老干妈”,在每天卖出130万瓶后,入选中国最有价值品牌500强榜单,以160.59亿元的品牌价值名列第151位。同年,老干妈集团获得政府奖励的“A8888”车牌,原因是其创下了3年缴税18亿、产值68亿的成绩,直接间接带动了800万农民致富。

彼时,被成为“国民女神”的老干妈在业内几无敌手,永丰辣酱、老干爹等都不堪一击,这让贵州当地有说法:贵州有两瓶,一瓶茅台、一瓶老干妈辣椒酱。

同时,老干妈还出口至美国、日本、韩国等海外。在大多数国外购物网站上老干妈都直接译成”LaoGanMa",也有译成"Thegodmother"。2012年7月,美国奢侈品电商Gilt把老干妈奉为尊贵调味品,限时抢购价11.95美元两瓶(约人民币86.3元),绝对算的上是“来自中国的进口奢侈品”。

对于老干妈的成功,中国家族企业问题研究中心主任周锡冰,在《老干妈的香辣传奇——中国第一风味美食品牌成长内幕》一书中认为,老干妈的成长,同时也是“中国民营企业30多年来发轫、起伏、壮大的成长历程”。简单来说,是一个时代的成功。

从商业模式来看,2016年华泰证券出具题为《“老干妈”的品牌塑造之路:注重产品质量,维护品牌形象》的研究报告。报告指出,老干妈采取“不欠账、不赊账”的现销模式,一方面公司应收账款周转期为0天,公司现金流充裕;另一方面,应付账款周转期亦为0天,而同行业主要公司应付账款周转期均在30天以上。

老干妈对融资上市态度异常坚决,也被外界看成起成功原因之一。很早以前,VC/PE圈内流传着一段顺口溜,“永不上市老四家,顺丰华为老干妈,还有一个哇哈哈。”陶华碧在接受媒体专访时表示,老干妈不贷款、不参股、不融资、不上市,“上市那是骗钱的行为。”

2015年和2016年,陶华碧分别以70亿元和75亿元财富,排在胡润百富榜的487位和473位。2017年和2018年,陶华碧不再上榜,取而代之的是两位儿子李贵山和李妙行。2019年,李贵山、李妙行分别以45亿元个人财富入围胡润百富榜,排名912位。

和很多家族企业一样,老干妈股东结构也异常简单:只有陶华碧和两个儿子。2014年之前,大儿子持49%股份,主管市场;小儿子50%,主管生产。陶华碧本人,仅占1%。但2014年6月之后,年近70的陶华碧退出公司股东行列,长子李妙行、次子李贵山分别持有公司51%和49%股权。

02业绩下滑后,用潮流变得年轻化

也正是从两个儿子执掌进入“后陶华碧时代”开始,老干妈销量和业绩开始下滑:2014年到2018年销售收入分别为40亿、45.49亿、44.47亿、43.89亿元(2015年未披露)。排除2015年未披露数据,其连续3年业绩下滑。

随之而来的是市场占比降低,在一份Euromonitor(欧睿)的调查数据中,2018年老干妈调味品零售市占率只剩下了3.6%,低于海天以及李锦记。

老干妈业绩下滑,有人把它归根于老干妈内部原因,是因为陶华碧儿子不懂经营,随意改变品质改变口味,让网上一片抱怨之声。

2015年,老干妈在人力成本、原料成本压力之下,放弃偏贵但口感较好的贵州辣椒,转而选择更为便宜的河南辣椒,导致老干妈口味变化,遭到部分消费者抵制。“消费者不可能每个人都清楚老板是不是换人了,人力原料成本上涨了,消费者只关心味道好不好。”一位已经好几年没买过老干妈的消费者说。

此外,由于员工离职带走老干妈的配方,导致老干妈损失1000多万元。

如果说业绩是压在老干妈心里的那块大石头,那么内部管理问题则增加更多阴云。2019年8月6日,老干妈厂区失火,失火厂房产能占老干妈总产能的近1/3。祸不单行,12天后,老干妈辣椒厂仓库顶棚着火,浓烟滚滚。半个月内两场大火,老干妈元气大伤。

更重要的是,根据中国调味品协会发布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辣酱市场规模达320亿元,预计2020年底将达400亿元,行业如此巨大的发展前景自然引来了诸多竞逐者。

除了李锦记、饭扫光、利民等老牌企业,最典型的是众多依托于社交电商,以网红为主的互联网新式辣酱品牌的涌现。林依轮的饭爷、张嵩的“嵩二”、岳云鹏的“嗨嗨皮皮”、虎邦辣酱、李子柒辣酱等等,辣酱行业出现了一波又一波的“新面孔”。

其中最典型的案例莫过于明星林依轮跨界创办的个人辣酱品牌“饭爷”,2年内融资3轮,累计金额超9400万人民币,估值达3.6亿。

无奈之下,退居幕后的陶华碧于2019年被迫回归,她将老干妈的调料改为重新使用原来的材料,而且还将老干妈的制作配方重新调配。

更重要的变化是,面对新时代的冲击,老干妈一改不做广告宣传的传统,玩起了潮流,试图将品牌年轻化。它从2018年9月开始频频通过微博视频进行营销,并成为微博热议话题。值得一提的是,其中就包括在腾讯QQ飞车投放的广告。

2018年9月,老干妈和Opening Ceremony跨界合作的卫衣,作为潮流单品登上2019春夏纽约时装周的舞台。首次跨界反响不错后,老干妈与男人装合作推出联名款商品,一改以往的专业形象,走起了潮流路线。

2019年9月,一则“拧开干妈”的广告视频在网络中流传。视频中的老干妈由一年轻女子饰演,夸张的舞蹈和音乐,配上“拧拧拧拧拧拧”的台词,引起了广泛关注。

老干妈天猫旗舰店乘势推出促销活动,包括售价1288元的“99瓶老干妈+定制卫衣”套餐,以及满1999送定制卫衣,满999送定制围裙等活动。

努力让品牌更加年轻化,与新生代对接收到了奇效。有媒体就报道称,一位来自山东菏泽的女士一次性下单600瓶老干妈辣酱,花费近8000元,只为和办公室的姐妹一起穿同款的卫衣。天猫数据统计则显示,上述活动后老干妈天猫旗舰店的年轻消费者陡增,销售额增长了超过20%,影响力一直持续到了双十一。

这些最终让老干妈在陶华碧的回归之年业绩创新高:1月21日,老干妈相关负责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2019年老干妈完成销售收入50.23亿元,同比增长14.43%,再创历史新高;上缴税收6.36亿元,同比增长16.82%。

03家族企业桎梏,难对接班人放心

不贷款、不参股、不融资、不上市一直是贴在老干妈身上最大的标签。作为一款辣椒酱,陶华碧用一双农妇的手拿下了全球市场,这点足以让所有人敬佩。

对于一个企业而言,老干妈的商业模式具有不可复制性和持续增长性,"不欠账、不赊账"的销售闭环是其他任何一家品牌都无法比拟的。所以才以一家未上市公司的地位,得到了被券商研究的特殊"待遇"。

但问题是,老干妈原来的"坐等经销商上门"、"酒香不怕巷子深"的营销模式已过时。调查显示,老干妈企业仍旧采取签合约、走团队或者促销等传统经营手段。在发展过程中只注重顾客的购买量,很难做针对性的产品营销和创新。

另外必须看到,老干妈目前的管理方式还是典型的家族式和作坊式。对于家族企业,陶华碧曾豪言:“谈到家族企业,外界不看好,我不那样看,没有家族企业,企业是赚不到的。不是一家人,就容易各是各的心,同是一条心,企业才能做大。”

不过,作为一个“不上市”的家族企业,从古至今,家族企业在生命周期上有着“富不过三代”的延续规律。

美国的一项研究表明,约有70%的家族企业未能传到下一代。88%未能传到第三代,只有3%的家族企业在第四代及以后还在经营。

这是因为,相比完善的现代企业,家族企业缺乏对外部人才的吸引力,而且还面临家长制的决策制度,以及接班人问题。

众所周知,老干妈的奇迹,更多的是依靠陶华碧的个人魅力。一个流传甚广的故事是,陶华碧能叫出老干妈60%的工作人员姓名,每个员工结婚陶华碧都要亲自当证婚人,员工反映吃住难,陶华碧当即拍板所有员工食宿全包。

有观察人士就对此表示,这种管理模式凸显了陶华碧的个人魅力。但这不是规章制度,没法照搬照抄,更不能持续——比如在互联网、全球化的驱使下,二代往往更钟情于互联网与虚拟经济,老干妈从2018年混进时尚圈、大搞线上营销就是一个例子。

在一位互联网营销分析师看来,利用微博等手段突破自身广告营销局限性,让品牌变得线上化或年轻化,对业绩的短暂提升来说不失为一条捷径,但并不是适合老干妈的长期模式。

这是因为,老干妈随着消费主体、消费分层的不断变化,老干妈想要守住“国民女神”地位,还必须在创新方面投入更多精力,除需要做好稳健产品质量,在保持原有风味品质基础上,进行局部产品创新外,更重要的是对企业模式、管理理念的创新。

马云建立了合伙人制度,通过文化传承与建立接班人体系,解决企业传承问题。联想采取“赛马制”,通过PK选拔选出接班人。华为采取轮值制度,提拔以及放权高层管理人员,让其轮值COO、CEO、董事长,最终从中挑选接班人。

但无论是什么企业,采取何种传承制度,企业接班人必须有足够的能力以应对企业文化、价值观、市场竞争的急剧变化——从这一点来看,70多岁无奈回归的陶碧华,其接班人还远远不能让自己放心。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创业邦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