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大启示录

阿尔法工场研究院 2020-07-10 11:57

编者按:本文来自阿尔法工场研究院,作者陈斯文、林晓晨,创业邦经授权转载。

煽风、点火、起飞,A股的第一王炸。

自2003年启动QFII改革以来,A股形成了三张最大的牌:公募、私募、外资。

现在,桌子上出现了一张“小王”银行。它代表了本轮最大资金的入场。债市走熊、股市走牛,银行理财的资金配置逻辑随即发生改变。《21世纪经济报道》在7月8号发布文章称:万亿银行理财资金涌向股市。

混业经营——这是管理层即将打出的“大王”。而拥有全金融牌照的光大集团,被放在了明面上。

7月3号,它旗下的光大证券获得了证券投资基金托管资格。仅4天后,光大银行(601818.HK)的控股权回归光大集团。外界猜测已久的银、证混业,呼之欲出

A股这场牛市,将走向何处?没人能预判。但可以肯定的是,点燃股市的那把大火是从光大证券(601788.SH)身上烧起来的。

01 一把火

6月18日,被市场低估已久的券商股出现异动。有敏锐的投资人在微信群里发出疑问,但没人知晓原因。时间来到第二天,光大证券涨停炸板收+9.24%,但当天的领头羊却是中信建投(601066.SH)。由于是周五,市场还处于一脸懵逼的状态。

22日、23日,光大证券连续强势涨停,确认了自己龙头的位置。24日,证券板块整体表现一般,这也让市场错误的判断:是波小行情。端午节期间,有媒体报道援引权威人士的消息称,证监会或将从几大商业银行中选取至少两家试点设立券商。

对此,证监会的回应则颇为艺术:目前没有更多的消息要向市场通报。既未承认,也没否认。

假期过后,29日,管理层将向银行派发证券牌照的消息利空了证券,整个板块出现实体中阴走势。但6月30日,光大证券突然启动,以涨停的姿态告诉了市场:你们太肤浅,只看得到第一层逻辑。接下来的光大的涨幅颇为吸睛,超过60%。

A股最近的走势,引发了一场“真理大讨论”。有人坚定不移地说是“快牛”;有人言之灼灼地讲是“疯牛”;有人在社交媒体上写出了“水牛”的凶悍字样;当然少不了网红李大霄的“大国牛”。

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每一方都有自己的证据和拥趸。大家隔空激辩,留下文章无数。但如果把视野放宽,你会发现:管理层真正想要的是美股那种十年如一日的“长牛”。

当公众的视线还停留在疫情时,资金也把炒作的方向放在了医药股上。但管理层从年初开始,就搞起了大动作:

2月,“再融资新规”放宽对主板、创业板定增的监管要求;3月新《证券法》正式实施;4月,REITs试点工作开始推进;5月,对于证券公司发行次级债的投资者人数限制取消;创业板注册制改革出台;新三板精选层落地;T+0制度的引入;印花税改革。

星星之火点燃了一堆柴禾。

02 趋势下的取舍

光大证券成为市场猜测的银证混业试点对象,这个变化看似突然,实际上却是中国资本市场新一轮改革趋势下的必然之事。

自2018年以来,科创板的推出与注册制的试点,为中国资本市场新一轮的改革的周期拉开了帷幕。

如果对国内证券行业进行观察可以发现:

其一,大多数证券公司的经纪、投行、资本中介业务、还未能脱离“通道”性质。在这种背景下,券商竞争呈现白热化,业务费率持续下行。而券商的资管业务,不仅主动管理规模较小,也面临着公募基金、私募基金、银行理财子公司等金融机构的竞争。

其二,与银行和保险机构相比,国内大多数证券公司的资产规模、负债规模和杠杆使用都偏小,缺乏构筑宽广业务护城河的能力。

因此,由政府主导,突破现有框架的创新改革,由银行开展券商业务,最终推动高质量投行的发展,是本轮金融供给侧改革的核心所在。

就实际操作而言,银行开展券商业务的可行方案分为两种,一种是由银行直接持牌开展经纪、资本中介、股权融资、证券自营业务。另一种方案则是放开限制,由银行控股参股券商。

在现行的法律法规框架下,前一种方案受限较多,涉及到法律调整的层面,对监管和风控合规也提出了较高要求。

中国的改革开放存在一条历史规律——新生事物总是要通过试点,得到印证后才开始推广。以银行控股子公司形式实现银证合作,无疑是一步可轻可重的棋:

它进可攻,通过银、证混业经营,推动高质量投行的发展,以达到铸造头部航母级券商,推动中小券商精品化、差异化的良性循环目标;退又可守,如果在发展过程中出现问题,试点动作会将影响限制在行业局部。

一退一进之间,国内的证券行业无疑有巨大希望跃上一个新台阶。存量公司或将面对更剧烈的竞争,作为市场猜测中的试点对象,光大证券却有可能因此打破藩篱,获得巨大成长空间。

也正是因为这种试点带来的成长可能,在证券行业内激起巨大反响,成为了此轮券商行情的核心逻辑。

03 尾声

“为资本市场的星辰大海,打造隶属于中国的券商航母。”这个话题,在近两年的资本市场被反复提及。

无论是“中信证券与中信建投合并”这类消息,还是外资券商进入国内证券行业的准入放开,以及我们可能会看到的,关于“银证混合”证券业供给侧改革政策的出台。每一次消息和政策的出现,都会引起市场行情的巨大反应。

表面看来,这只是一个行业的消息,但究其实质,不过是在诸多行业已经上演过的“供给侧”改革的翻版而已。——如果内生性的调整和成长过于缓慢,供给长期过剩,那么行政力量就会主导突破现有的框架,通过做大来淘汰“过剩产能”。

这是我们的特色,也是独一无二的中国经济学。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创业邦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热文榜 TOP

查看更多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