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邦公众号二维码
创业邦
帮助创业者成功
快鲤鱼公众号二维码
快鲤鱼
发现最前沿的创新公司
毒舌科技公众号二维码
毒舌科技
「毒」立思考的科技媒体

新浪,巨头是怎样掉队的

丽尔摩斯 2020-07-14 06:45

编者按:本文来自丽尔摩斯(ID:lilmes),作者大侦探,创业邦经授权转载。

对比之前京东、网易等中概股回归受到的关注,新浪的私有化就显得很落寞。

7月6日美股开盘前,新浪公司官网披露,其董事会已收到一份来自New Wave MMXV Limited(“New Wave”,简称“MMXV”)初步的非约束性收购提议,建议以每股41美元、现金方式收购所有已发行股份。公开资料显示,MMXV是一家在英属维京群岛注册成立的公司,由新浪首席执行官兼董事长曹国伟控制。

除了这次私有化,新浪已经很久没有新故事了。无论是O2O大战还是短视频之争,这些年来,移动互联网的战场上鲜少见到新浪的踪影;在产品层面,除了微博外,新浪这些年几乎没有推出其他任何成功的产品,当下火热的直播、短视频等赛道,也完全看不到新浪的动作和想法。在互联网格局中,曾经的巨头新浪已经成为一个边缘性的存在。业界人士分析,基于新浪目前不算高的市值,退市后有希望获得更大自由度,为多元化布局获得一些想象空间。此外,今年中概股在美国资本市场遭遇的信任危机也是新浪决定退市的背景之一。

2000年新浪作为第一家中概股登陆纳斯达克,尽享门户时代的红利,那么这一次,时代留给了它多少机会呢?

1

从引领到落后

2000年4月13日,就在第一次互联网泡沫、国内唱衰互联网的声音不绝于耳时,新浪在美国纳斯达克的成功上市,将“门户”概念推上了国内互联网的顶峰。

此外,新浪还是VIE架构的始作俑者,这种模式绕开了中国企业在美国上市的障碍,因此这种模式一度被业界称作“新浪模式”。新浪成功实践VIE架构之后,网易、搜狐在同年通过VIE架构赴美上市成功,四大门户网站中除腾讯之外都在美国上市。

而此后20年间轰轰烈烈的中概股赴美上市浪潮,也由此开启。在快速变化的互联网行业,时代在加速,但新浪的改变却越来越慢。

广告,曾是门户时代在互联网人口红利和2000年互联网泡沫后的经济复苏下的主要营收手段。但伴随着门户赖以生存的大而全的内容,逐渐被搜索引擎、社交媒体以及移动app所分化,包括新浪在内的门户网站开始显出疲态。

尤其在2014年“教父”陈彤告别新浪后,外界认为这意味着传统门户时代的终结,网络新闻大规模精益生产的模式已被分食。但是新浪却始终没有走出14年前刚刚上市时的模式,至今它的营收依然严重依赖广告。而其他三家门户巨头,其他三家的收入结构早已发生改变。

新浪2020年第一季度财报显示,该季度净营收为4.351亿美元,广告营收为3.100亿美元,占到70%以上。而其他三家公司,主要的营收都是来源于游戏。

业界流传一种说法,投资网易是投资网游,投资搜狐是投资网游+视频+搜索(搜狗),投资新浪是投资微博,投资腾讯是网游+社交,它们都已不是传统的门户概念。即便是新浪微博,主要变现方式依然是广告,根据新浪微博年报,2019年广告和市场费收入占总营收的比例高达86.6%。

对于任何一家巨头公司而言,业务过于单一都是很大的风险。对于新浪而言,业务线严重依赖广告,意味着一旦广告行业情况变化,公司就得直面很大的风险。而这些年,随着各种资讯平台的崛起,新浪几乎被淹没。再加上整个广告市场近两年一直处于下行状态,门户广告也自然日子惨淡。

2019年,新浪网门户业务的广告收入只有2.16亿美元,同比下降25.4%。从2017年开始,新浪赖以发家的门户广告已经进入亏损状态,这两年亏损在进一步加深。

至于微博,在经过连续多年的增长之后,在今年一季度,微博也显现出见顶的状态。根据一季度财报,微博实现营收3.234亿美元,同比下降19%。其中,微博广告和营销营收为2.754亿美元,较上年同期下降19%。

这种发展的疲态,直接体现在了新浪的股价上。2011年,新浪的股价曾经抵达历史最高的147.12美元。2018年底时,新浪股价再次攀升至124.6美元/股。不过,即便是在股价最高点,新浪的市值也只有80多亿美元。这两年新浪的股价一路下行,最低只有26美元。

而与新浪同年上市的网易,上市以来股价涨幅超过16000%倍,总市值超过600亿美元。同属中国互联网公司第一梯队,新浪市值不足网易1/20,也有业界人士认为,新浪的市值被严重低估了,而这也是新浪私有化的动力之一。

2

创新乏力背后

相比昔日与自己平起平坐的腾讯、网易,新秀字节跳动、快手、美团等,新浪已经落后许多。

在一个又一个风口前,新浪总是显得动作迟缓。新浪曾在直播、短视频、甚至电商领域有过试水,2013年,阿里巴巴购入新浪微博18%股权,同年微博淘宝版上线,并与移动视频平台“一下科技”开展战略合作,为秒拍、一直播等平台提供明星流量资源。最终微博流量直接从自身平台转移至阿里与一下科技,并未在自身实现变现。

直至2017年,微博才开始自建短视频团队,但行业赛道已经矗立了抖音、快手两大短视频明星公司。2019年微博推出内容社交平台“绿洲”,旨在进一步聚拢社交流量,但留下的红利空间已经很小。

财报显示,2020年3月微博月活跃用户数为5.5亿,较上年同期净增约8500万,月活跃用户数中约94%为移动端用户。2020年3月微博平均日活跃用户数同比增加18.72%至2.41亿,较上年同期净增约3800万。用户活跃度同比增幅在该季度增长较多,但仍未达到其2018年上半年之前的增长水平。

今年以来,B站、微信视频号等产品的崛起,已经对微博的产品地位造成威胁。如果无法改善局面,微博以及新浪的前景恐怕只会更为不乐观。

新浪已经从引领时代的“后浪”,变成了掉队的“前浪”。其中深层次的原因,或许源自新浪公司顶层设计。

在互联网行业中,新浪是少见的在公司控制权上出现纷争的公司,新浪在股权结构上存在缺陷。

新浪创办之初,创始人王志东就因持股比例过低而为之后的高管大变局埋下隐患,此后,股权分散让新浪陷入时刻面临“资本偷袭”的困境中。2005年,盛大曾试图通过在二级市场收购新浪股权,实现对后者的控制。尽管新浪最终采取“毒丸计划”阻止了陈天桥,但也付出了相当的代价。

直到2009年,以现任新浪掌门人曹国伟为首的新浪管理层以约1.8亿美元的价格,购入新浪约560万普通股,成为新浪第一大股东,新浪才相对稳定下来。但此后,经过管理层几度减持,新浪公司股票重又趋于分散。

管理层权力松散带来的问题是,无法对行业变化做出快速反馈和决断,新浪这些年创新的乏力或许根源于此。这一次通过私有化,新浪的管理层股权得以进一步集中,从改善新浪治理结构的角度而言,未必不是一件好事。

科技时代一日千里,而留给新浪的时间也许也不多了。私有化能否救新浪,且拭目以待。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创业邦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热文榜 TOP

查看更多

客服微信: cyzone2019

上传项目 文章投递 寻求报道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