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站虚拟主播的前生今世

2020-07-25 18:42

编者按:本文来自刺猬公社(ID:ciweigongshe),作者佳璇,创业邦经授权转载。

在虚拟与真实的缝隙之中,还有许多可以向外延展和想象的空间。

月初,一位新的虚拟主播“菜菜子Nanako”在B站出道。出道即“顶流”的“菜菜子”,首场直播就冲到了微博热搜前五位。

“菜菜子”一张口,是一个极具辨识度的声线。这位治愈系小萌神的“皮下身份”——蔡明老师,瞬间被网友辨认出来。蔡明和“菜菜子”的组合,打破了他们心中的“次元壁”,让“菜菜子”的虚拟形象大范围出圈。

借着“菜菜子”的东风,“虚拟主播”这个新名词,进入到了更多人的视野之中。

什么是虚拟主播?一个虚拟主播的诞生需要经历哪些过程?虚拟主播从何处来,又要前往何处?

新玩家

B站虚拟主播业务负责人亢亢告诉刺猬公社(ID:ciweigongshe):与蔡明老师的此次合作,缘于B站和东方卫视联合出品的一档综艺《花样实习生》。蔡明老师曾表示愿意深入到年轻人群体中,了解年轻人的生活工作方式,而在B站看来,尝试虚拟主播就是一个很好的开始。

什么是虚拟主播?

一位行业人士表示,许多不了解的圈外人可能会把“虚拟主播”与“虚拟偶像”搞混,误认为“菜菜子”与“初音未来”“洛天依”等,是同一类产品,实则不然。

像“初音未来”“洛天依”等虚拟歌姬,需要前期对真人歌手/声优进行声音采样,建立声库,创作者们再依靠人声合成技术Vocaloid以及应用程序,对声音进行调校,完成创作。例如《达拉崩吧》等音乐作品,原唱便是虚拟歌姬“洛天依”与“言和”。

随着技术不断发展,虚拟歌姬的作品也越来越丰富,不少虚拟歌姬拥有了极高的人气和知名度。2007年诞生的初音未来,成为了第一个拥有环球演唱会的虚拟歌姬,也是当之不愧的“虚拟偶像”。

虚拟主播不同,他们是近几年直播赛道的“新玩家”。

虚拟主播主要由“虚拟形象”和“中之人”组成。比如“菜菜子Nanako”的虚拟形象是一个举着小灯笼、白色头发的萌系萝莉,而背后的“中之人”就是为其配音的蔡明老师。

从技术上看,虚拟主播的门槛更低。他们不需要声库,不需要依赖人声合成和调校,只需要利用面部捕捉等技术,实现真人与虚拟形象的动态同步即可。

从场景上看,虚拟主播与用户的互动相对直接。虚拟偶像需要积累大量人气,通过作品、节目、演唱会活动等方式与用户互动,输出内容的密集度受限;但虚拟主播主要在直播场景中与用户互动,表演才艺、聊天、做游戏,甚至策划综艺节目,与用户完成的是即时性交流与持续性陪伴。

从变现路径上,虚拟主播的成本更低。虚拟偶像在成为“人气偶像”之前,很难获得稳定收入;而虚拟主播在产出作品的同时,主要依靠直播打赏等方式获得收入,可以通过直播实时变现。

由于虚拟主播是真人参与塑造的,真人的个人特质对虚拟主播的影响很大。普遍情况下,虚拟主播的“中之人”身份需要保密,以维护虚拟形象及人设的完整性。

“菜菜子”则是一个特例。资深的表演艺术家与虚拟主播的组合,这是一种新奇而又充满想象的体验,也让B站的“VirtuaReal”虚拟主播团队,迎来了一个新成员。

拓荒

VirtuaReal是B站与日本にじさんじ(“彩虹社”)的合作项目,主要用来孵化和运营虚拟主播,于2019年4月初次在B站专栏发布招募帖。在这个项目中,B站与“彩虹社”都占据了较大比重,拥有话语权。因此,每一位虚拟主播的名字,比如“菜菜子Nanako”,都是中文和日文的组合。

一个新事物诞生后,在大众心目中的认知,往往由其最初的代表产品定义。而虚拟主播最初的代表产品,就是来自日本的“绊爱(キズナアイ)”。

“绊爱”是YouTube上的一个虚拟YouTuber,自称为世界第一个Virtual YouTuber,YouTube频道名为A.I.Channel。“绊爱”最早于2016年11月29日在YouTube投稿;2016年12月25日,“绊爱”免费公开自身3D模型素材,作为圣诞礼物。2018年,“绊爱”成为推广日本旅游的Come to Japan的宣传大使。

虚拟主播的历史很短暂。

2016年底诞生的“绊爱”,从出生到引起关注经历了1年时间,引发轰动。2017年至2018年,短短两年时间里,日本出现了超过10000个虚拟主播。2018年日本“网络流行语大赏”的金奖得主,即为VTuber(虚拟YouTuber)”。

到了2019年,更是进入了行业增长高峰期,在各大电视节目中,也能看到VTuber的身影,虚拟主播覆盖到大众文化。直到今年,资本紧缩,业内也更加冷静,向外不断扩张的日本虚拟主播行业开始进入优胜劣汰的阶段,整体发展趋于稳定。

与日本虚拟主播行业的发展阶段不同,对于中国而言,虚拟主播还是一个相对空白、需要“拓荒”的市场。中国用户对于虚拟主播是“接受型”需求,市场提供了好产品,用户才会更了解和喜欢。

而在这样的“拓荒”阶段,B站与日本“彩虹社”的合作,几乎是一种必然。B站可以学习日本较为成熟的运营方式,同时在实践中对虚拟主播进行本土化。中日主播的联动直播等活动,也为双方扩大受众群体提供了更多机会。

一位业内人士对刺猬公社表示,随着这一行业不断发展,虚拟主播的运营模式也变得更丰富多样。从某种意义上而言,虚拟主播的代表产品“绊爱”并不太像是一个纯粹的主播,她很像是一个动画IP,背后的表演者则是声优。绊爱的每一次演出视频都有完整脚本,在这个过程中,声优的真实性格不会那么凸显,主要在于贡献声音。

如何处理“中之人”的真实自我与虚拟形象的设定需要,是每个虚拟主播运营团队需要审慎考虑的问题。

在B站选拔虚拟主播的过程中,除了性格、一技之长、交流能力、创作能力、声音等基本素养外,更重要的是:“是否有坚持下去的决心?”“是否真的热爱这个角色?”“成绩起伏时,是否有足够的耐心?”。

培养一名虚拟主播,就如同培养一名艺人/偶像,需要漫长的孵化。在这个过程中,能够持续有效地产出内容,是重中之重。仅靠一两次的成绩,虚拟主播无法留住老用户,更无法吸引新用户,也不可能成为被大家喜爱的“偶像”。

而虚拟主播的创作形式又与单纯的动画IP不同。由于虚拟主播的视频投稿太过密集,用户的情感依赖与日俱增,所以中之人和虚拟形象之间的链接也必须更加稳定。

“我们是没办法完全塑造出一个人的。”在亢亢看来,创作者自身的热爱和坚持,是一个虚拟主播能够持续运营的必要条件。

“我们把这个行业的所有头部公司都调研了一遍,最后选择了‘彩虹社’。他们的运营方式最适合当时的B站。”亢亢说。

虚拟与真实

B站选择了“彩虹社”的运营模式在本土“拓荒”。

在整个虚拟主播行业中,日本“彩虹社”更注重创造自由环境,鼓励虚拟主播面对用户去直播,创造用户喜欢的内容。

“我们在企业的虚拟YouTuber里算是后期出道,所以并不能普通地和其他前辈们产出同等的价值。虽然只要好好地准备企画和预算就能推出及格分的东西,但只有及格分是不够的。所以我们准备了能产生出超越这之上的行动的环境。”彩虹社的COO岩永太贵在访谈中说。

这与B站虚拟主播业务负责人亢亢的想法是契合的。“复刻一个‘绊爱’的可能性不高,这太依赖运营方的内容创作能力。而B站的优势在于,我们有许多创作能力非常强大的UP主。”

“VirtuaReal”项目名字的设计也透露出合作双方的“小心思”。Virual(虚拟)和 Real(真实)的组合,但 Virtual(虚拟)少了一个字母“l”。

“虚拟和真实结合在一起,但我们想更强调真实的那一部分。也许我们每天真实的肉身反而是虚假的,当拥有了一个虚拟形象,反而更能勇敢地表达真我。”

B站鼓励主播们尝试新玩法,支持粉丝们进行二次创作,在与用户的充分互动中孵化IP,以创造更大的价值。项目以招募单人虚拟主播为主,而主播们在互动中自然形成的新的成员关系,也会得到运营团队的支持。

比如VirtuaReal项目的偶像艺人“敢敢心心”,缘起于一期生琉绮Ruki和二期生七海Nana7mi二人主动发起的原创直播谈话类节目《敢敢与心心夜话》,由于节目反响很好,二人便成为了从该项目出道的第一组虚拟偶像艺人,并拥有了原创曲,到广州、成都等地参加舞台演出。

亢亢直言:“在中国,这个行业还没有特别有经验、特别成功的案例,我们需要不断摸索和尝试。”

被虚拟主播世界吸引的用户,不一定是硬核的二次元受众,不一定是“纸片人”爱好者,也不一定是纯粹的直播观众。恰恰是在虚拟与真实的缝隙之中,留出了许多可以向外延展和想象的空间。

虚拟主播市场是一块静待开发的“沃土”。真人主播和动画IP的双重属性,现实世界和虚拟空间的两个“次元”,运营方、主播、用户的共同创作,让市场对其充满期待。

本文(含图片)为合作媒体授权创业邦转载,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热文榜 TOP

查看更多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