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渣”克伯格

蓝媒汇 2020-08-04 08:21

编者按:本文来自AI蓝媒汇(lanmeih001),作者魏晓,创业邦经授权转载,封面图来自ICphoto。

两个月前,在一篇名为《张一鸣:我的大学四年收获及工作感悟》的文章中,张一鸣除了分享自己在南开大学求学时的收获,亦谈了谈自己的创业初心。

“创业,有人想的是要赚笔钱,有人想的则是要做件事,我觉得自己是后者。”

张一鸣还进一步表示,“如果我想卖掉这家公司,现在就可以拿到一大笔钱。但我奋斗的目标不是赚钱和享乐,支撑我的是自我实现,希望有更多的创造体验,更丰富的人生经历,希望遇到更多优秀的人。”

要做件事、自我实现,这正是他的创业初心,也正是字节跳动一路走来不曾选择依附某家巨头的真实写照。

但没有人会料到,就在两个月后,TikTok美国业务被CFIUS(美国外资投资委员会)强制要求出售。

TikTok在市场竞争层面明明是打着国外同行找不到北,但对方却祭出了无耻无赖招数,甚至特朗普还时不时放话要封禁TikTok。

自由竞争、商业原则均被无视、打破,大洋彼岸的资本家终于暴露出最本质的丑陋面目,这是张一鸣创业至今最艰难的时刻。

有的时候,错就错在太过优秀。

面对美国政府的蛮横,张一鸣在今日发表内部信称将争取最好的结果。

张一鸣称,“考虑到当前的大环境,我们也必须面对CFIUS的决定和美国总统的行政命令,同时不放弃探索任何可能性。我们尝试与一家科技公司就合作方案做初步讨论,形成方案以确保TikTok能继续服务美国用户。”

张一鸣口中的这家科技公司可能是微软,也可能是其他互联网公司,在最终方案出来之前都存在变数,但可以确定的是,这家科技公司一定不是Facebook。

因为没人会跟手下败将合作,也没人会跟一家罔顾商业原则躲在背后捅刀的小人合作。

是的,说的就是Facebook还有扎克伯格。

过去一段时间,扎克伯格暴露了自己“渣”的本来面目,在竞争完全讨不到便宜的背景下,疯狂抄袭抹黑TikTok,以及污蔑中国互联网。

01

2010年,扎克伯格创办Facebook的故事被搬上了大银幕。一年后,这个名为《社交网络》的电影在奥斯卡金像奖和美国金球奖上斩获颇丰。再一年,Facebook上市。

时年仅28岁的扎克伯格,就此成为了硅谷新一代的创业偶像。

彼时的张一鸣,29岁,刚刚开启自己的第五次创业。知春路一个小小的民宅中,字节跳动就此成立,并在此后移动互联网大潮中成为光芒最为璀璨的那颗创业明星。

扎克伯克与张一鸣,皆为80后,相差不过一岁;皆为极度理性创业者,都有“机器人”之名;皆为白手起家,带来了覆盖影响数十亿用户的互联网产品。《 2020 胡润全球少壮派白手起家富豪榜》显示,扎克伯格排在第一,张一鸣排在第三。

二人的创业理念也极为相似。

2016年,张一鸣参加央视一个对话节目中谈及竞争时表示,“从公司层面不要和别人的核心领域去竞争,这样会牵扯你很多的精力,也没有优势。从另一个角度讲,除了竞争外,不做别人做得好的领域,要做另外的领域。”

一年后,扎克伯格走进清华经管课堂的时候也说过类似的话,学生问他,应该去哪些领域创业。扎克伯格说,“你应该找到一个领域,它是你自己感兴趣的,最好不是其他人感兴趣的。”

并且一定程度上,受益于此前中美互联网的密切交流,张一鸣与扎克伯格互为影响。

2014年张一鸣跑到 Facebook总部参加了一场研讨会,介绍他如何利用算法向用户推荐图文内容,作客的全是硅谷的工程师师和程序员们。

曾经的扎克伯格也极其推崇包括字节跳动在内的中国互联网企业创新。

2018年在回答Facebook员工提问时,扎克伯格回答,TikTok做得非常好,并表示公司正在开发一款名为Lasso的App产品,以与TikTok竞争。

双方本应英雄惺惺相惜,但时至今日,却已然势同水火。

两年前的一次听证会中,当议员提问:Facebook从当初大学宿舍一路发展到现在的全球社交巨头,这种梦只会在我们美国实现,对不对?扎克伯格回答的很是诚实:我知道中国也有一些互联网巨头的。

但现在,再当问起类似的问题时,扎克伯格给出的答案就是配合美国的部分言论,没有底线地抹黑中国互联网,罔顾事实地污蔑中国互联网。

归根结底在于,扎克伯格怕了。

他发现,在公平的商业竞争维度上,自己竟然无法阻挡张一鸣的TikTok。他发现,引领移动互联网风骚最前沿的企业竟然不再是美国企业,而是中国互联网。

他发现,张一鸣这个跟他差不多同龄的移动互联网创业者正在全球范围内展现强大的影响力,甚至有超过他之势。

于是扎克伯格开始尝试借助非市场的手段狙击TikTok,狙击张一鸣,正如其当年创办Facebook时搞出的剽窃、兄弟阋墙、股权稀释阴谋等背叛行为那样。

02

“中国女婿”,这是扎克伯格此前的一个人设。

他会说中文,他还有个华裔老婆。

2014年10月22日,扎克伯格走进清华大学经管学院的活动为学生授课,全程就秀了一把中文演讲。他说,自己的太太是华裔,还说他想通过学习中文的方式了解中国文化。并且对于很多中国产品面对质疑被称为"山寨货"的问题,扎克伯格认为,中国有很多创新的公司,例如小米、腾讯以及淘宝等。

2014年之后,小扎就更在意营造个人对中国的好感了。

每逢春节期间,扎克伯格就会高调晒出他跟妻子一起包饺子的照片,并用中文拜年,他们还给自己的女儿取了一个中文名字。

2015年9月,在第八届中美互联网论坛上,扎克伯格还见到了中国国家领导人,甚是激动地在个人Facebook主页上写到,“这是我人生里程碑。”一年后,小扎在天安门前跑起了步,爬了爬长城,游了游天坛等,这些活动照片,都被他给挂到Facebook上。

但当TikTok开始在美国市场流行,极大地威胁Facebook的流量以及广告收入时,虚伪的面具就被撕下,扎克伯格暴露了本来面目。

当然一开始,还是正常市场竞争。

2018 年底扎克伯格直接靠抄袭上车,结果新产品 Lasso 发布四个月后,只有 7 万美国人下载,而同期 TikTok 吸粉近 4000 万人。再到后来,Facebook又推出了Reels,但同样宣告失败。

竞争不过,到2019年扎克伯格就开始频繁妖魔化TikTok。

2019 年 10 月,扎克伯格在一次演讲中点名批评 TikTok,称其为美国国家科技安全的威胁。TikTok 当时有所回应:扎克伯格受到的审查越多,TikTok 在他的演讲、采访和专栏文章中出现的次数就越多,“你得问问他,这是不是纯粹的巧合。

亦有Facebook 前员工评价:“Facebook非常愤怒,因为 TikTok 是他们唯一无法击败的东西,以至于他们不得不求助于地缘政治论点和华盛顿的立法者来为他们助战。”

再到2020年,当字节跳动迎来了全新的组织升级,张一鸣视野瞄准全球之时,扎克伯格再次在背后偷偷捅刀,阻挡TikTok在出海层面的持续扩张,以利好Facebook。

但扎克伯克不明白的是,当他动用非商业手段开始抹黑污蔑TikTok以及中国互联网时,不仅是他本人,包括脸书代表的美国互联网,这一次是彻底输了。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创业邦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热文榜 TOP

查看更多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