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卖水1年狂赚49亿,大自然“印钞机”要上市了!农夫山泉背后隐形富豪:不是有钱就能做饮用水

彩虹 2020-08-03 22:04

编者按:本文为创业邦原创报道,作者彩虹,编辑大湿兄,未经授权禁止转载,首图图源:东方IC。

“我们不生产水,我们只是大自然的搬运工!”如今,“有点甜”的农夫山泉要把自己“搬”上市。

创业邦获悉,7月31日,证监会官网发布公告,核准农夫山泉股份有限公司发行不超过13.8亿股境外上市外资股,每股面值人民币0.1元,全部为普通股。完成本次发行后,公司可赴香港交易所主板上市。

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报告,按2019年零售额计算,国内包装饮用水前五名参与者合共占56.2%的市场份额,市场相对集中。其中,排名第一的农夫山泉比行业第二名的参与者领先达1.5倍。

市场占有率排名第一的背后,是农夫山泉超强的赚钱能力,财报数据显示,2019年总收入240亿元,净利润就高达近50亿元。

而农夫山泉背后的男人也充满传奇色彩,做过泥瓦匠、当过记者、种过蘑菇、养过鳖、甚至还还代理过娃哈哈,最终成为商人,他就是浙商钟睒睒

如果农夫山泉顺利上市,市值估计千亿,这就意味着,左手“妇女之友”万泰生物,右手“有点甜”农夫山泉,钟睒睒即将跻身千亿富豪之列。

曾称“不上市” ,不到三年却食言

IPO前突击分红96亿

说起这位钟睒睒董事长,农夫山泉背后的“搬运工”——从商20多年,他是一个沉寂在富豪榜隐秘地带的创业者,他的经历,用传奇二字形容也并不为过。

据公开资料介绍,早年间家,钟睒睒生活非常坎坷,想读书却没有钱,所以他只读到了五年级就辍学了。辍学之后,为了生计,他跟人做起了泥瓦匠

由于从小家庭的熏陶,他并没有放弃读书。就这样,一路打工一路读书,等恢复高考之后,他去参加了两次,最后终于顺利考上了大学。

上世纪八十年代末,钟睒睒加入淘金潮流,开始了商人历程。期间,他办过报刊,种过蘑菇、也养过鳖。做过娃哈哈的代理商,这些经历最终都以失败而告终。

痛定思痛,他决心告别这种东一榔头西一棒槌的生活。

1993年,钟睒睒创办了养生堂有限公司,并随即推出了推“养生堂龟鳖丸”产品,让钟睒睒成功赚到了第一桶金,人生中的第一个1000万

通过保健品完成了资本的原始积累,1996年,钟睒睒回到老家浙江创办了浙江千岛湖养生堂饮用水有限公司,2001年6月这家公司改制成为农夫山泉股份有限公司。

实际上,从2000年开始,市场上每隔几年就会传出农夫山泉计划上市的消息。对于上市,农夫山泉一直处于模棱两可的态度。

通过中国证监会浙江监管局网站查询发现,早在2003年,农夫山泉就已经是浙江拟上市公司群体中的一员。

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时,农夫山泉与中信证券签署了一份A股上市的辅导协议,此后的十年里,农夫山泉一直在辅导,从未上市。

2018年12月,农夫山泉终于终止了上市辅导。其实控人钟睒睒曾表示,资本市场讲究需求与被需求,但农夫山泉现在没需求,因此不需要上市。

2019年开始,农夫山泉预备上市的风声再次传出,但公司一直是“无可奉告”,对外三缄其口。

尽管没什么需求,但是两年之后农夫山泉还是开启了上市之路。

招股书显示,这次募资规模预计为10亿美元(约为人民币70.9亿元),将用于持续品牌建设、扩大产能以及开拓国外市场。

博盖容纳咨询创始合伙人高剑锋表示,饮料行业寻求上市意向强烈,反映出行业发展的新趋势,一方面,行业高速增长期将过,头部企业竞争格局形成,下一步存在放缓的可能;另一方面,头部企业的资产收益率还不错,此时寻求上市依然能获取比较好的估值,也有利于进一步引入外部资金,进行新一轮竞争,比如多元化,海外发展等。

值得注意的是,在上市前的三个财年,农夫山泉共给原有股东派息103亿元,其中2017年派息3.67亿元,2018年派息3.67亿元,而计划上市前的2019年则派息96亿元。换句话说,仅去年农夫山泉一口气就分掉了过去三年净利90%。

对于上市前突发分红,经济学家宋清辉表示:“农夫山泉近三年派息总额接近三年利润,是农夫山泉背负高负债的主要原因。”香颂资本董事沈萌认为,上市前分红与上市融资并不矛盾也不违规,这样既向股东分配更多收益、又可以低成本融资。且对于传统产业而言,A股和港股上市标准也不允许无盈利能力的企业挂牌。

另外,中信建投证券一位分析师表示,由于公司是由原始股东创立,上市前派发大量股息或利润也无可厚非。对一家拟上市企业来说,最关键是能否兑现承诺,并借助资本市场的力量壮大自身,让广大投资者、中小股东均能享受到企业发展红利。

“大自然”的印钞机:

1元矿泉水6毛利,1年狂赚49亿

毫不夸张地说,一向低调沉默的农夫山泉的赚钱能力超乎想象。

农夫山泉招股书显示,2017年、2018年及2019年,农夫山泉的营收分别为174.91亿元,204.75亿元及240.21亿元,2018、2019年的收益同比增速分别为17.1%、17.3%。同期内,农夫山泉经调整后的年内净利润分别为33.86亿元、36.12亿元、49.54亿元

来源:农夫山泉招股书

仅从2019年的净利润来看,在食品饮料领域农夫山泉“碾压”大部分上市食品公司,超过蒙牛(41.05亿)达利食品(38.4亿)康师傅(33.3亿)、统一(13.66亿)等知名食品企业,仅次于双汇(54.37亿)、海天味业(53.53亿)

根据弗若斯沙利文报告,农夫山泉的营收增速高于同期中国软饮料行业5.0%及6.6%的增速以及全球软饮料行业2.7%及3.4%的增速。除此之外,农夫山泉还是中国软饮料行业盈利能力最强的企业之一。

事实上,农夫山泉不只有农夫山泉矿泉水,很多人都耳熟能详的饮品品牌其实都是农夫山泉旗下的业务线。包括茶饮料东方树叶、功能饮料“尖叫”、果汁饮料维他命水、农夫果园、水溶CIOO、NFC等。

来源:农夫山泉招股书

不过,单是包装饮用水这一项业务,就为农夫山泉贡献了五成以上的营收,并且营收比例仍在提升。招股书显示,2017年、2018年及2019年,农夫山泉包装饮用水的收入分别为101.2亿元、117.8亿元与143.46亿元,占总营收比例为57.9%、57.5%与59.7%。

同时期内,茶饮料产品的营收占比排名第二,分别为14.8%、14.8%与13.1%;功能饮料产品、果汁饮料产品与其他产品的营收占比分别位列第三、第四、第五名。在招股书中,农夫山泉对于其他产品的解释是咖啡饮料、苏打水饮料、植物酸奶等不同品类。

在毛利率方面,农夫山泉包装饮用水依旧遥遥领先。2017年-2019年,该产品的毛利率分别为60.5%、56.5%与60.2%。这意味着,每1元的销售收入可以给农夫山泉带来约6毛的毛利。

另外,招股书还提到,基于“天然、健康”的理念,农夫山泉包装饮用水全部源自含天然矿物元素的优质天然水源。自成立以来,农夫山泉已成功实现了对中国十大优质水源地的提前布局,包括浙江千岛湖、吉林长白山、湖北丹江口等。

除了上述饮品外,近年来,农夫山泉也在不断开发扩张品牌的产品品类。根据招股书,农夫山泉亦销售农产品,包括17.5度鲜橙、17.5度水果及大米等。

控制115家公司的隐形富豪

“送水人”钟睒睒投资版图

农夫山泉没上市,隐形的“送水人”钟睒睒已暴富。

前文中提到,农夫山泉上市之前进行了三次的分红,大额分红,大股东自然分得不少。从农夫山泉实控人钟睒睒直接持股17.86%、养生堂持股69.58%来计算,钟睒睒持有农夫山泉全部股本中约87.4%的权益。按此计算,2019年的95.98亿突击分红,钟睒睒就可以分到83亿元之多

如果你以为,人家单单靠分红成为了人生赢家,那还是太肤浅了。

钟睒睒的财富不仅如此,他还持股了万泰生物,成功地将商业版图延伸到了体外诊断试剂和疫苗研发等领域。

4月29日,万泰生物成功登陆A股主板,万泰生物上市后一路狂奔,短短50多个交易日,就已经进入千亿市值俱乐部。

截至2020年7月31日收盘,万泰生物收于262.71元/股,相较发行价暴涨近30倍之多,总市值高达1139亿元。创上市以来的新高,自发行以来股价暴涨30倍。

目前,钟睒睒直接间接合计持有万泰生物74.23%股权,其持股财富已超800亿元。也就是说,钟睒睒仅凭借这只股票,3个多月时间身价暴增了800亿。

如果农夫山泉顺利上市,市值估计千亿,叠加万泰生物持股的金额来算,钟睒睒身家就高达1600亿了。

自1993年创办养生堂有限公司至今30年间,钟睒睒已经建立起庞大的商业帝国。据天眼查信息显示,钟睒睒握有实际控制权的企业数量达115家,涉及饮用水及饮料、诊断试剂及疫苗、保健品及健康食品、化妆品、种植及房地产等多个行业。

图为养生堂商业版图(部分)

在创办了养生堂有限公司后,钟睒睒随即推出了推“养生堂龟鳖丸”产品,并成功赚到了第一桶金,人生中的第一个1000万。靠此产品逐渐打开了市场,养生堂的声名远扬。钟睒睒相继推出了“朵而”、“清嘴”、“母亲牛肉棒”、“成长快乐”等十多个品牌和产品。

通过保健品完成了资本的原始积累,1996年,钟睒睒钟睒睒回到老家浙江创办了浙江千岛湖养生堂饮用水有限公司,2001年6月这家公司改制成为农夫山泉股份有限公司。

官网信息显示,农夫山泉专注于研发、推广饮用天然水、果蔬汁饮料、特殊用途饮料和茶饮料等各类软饮料。旗下包括农夫山泉、水葡萄、茶、东方树叶、农夫果园等多个水饮品牌。

图源:腾讯视频截图

值得一提的是,一头扎进了水行业,却不料走上的是一条毁誉参半、讥讽无数的路途。爱看帝王片、推崇打商战,笃信“斗争中发展”理念的钟睒睒掀起了几次“水战”。

其中,在2000年,娃哈哈联手“上海正广和、乐百氏”等6家较大的纯净水企业,声讨农夫山泉,娃哈哈向杭州城区法院以“不正当竞争”为由起诉了养生堂饮用水公司。钟睒睒也不甘示弱,也把娃哈哈告上法庭,称其散播虚假事实,也定罪为“不正当竞争”。随后,农夫山泉通过一系列的市场行动和借力打力,包括做“水仙花生长对比实验”广告,同时还有专家表示“纯净水”的确不适合长期大量的饮用,这一举措也让当时在召开“屠农大会”的娃哈哈措手不及。

每次“水战”事后看来都是一次事件营销,无论誉谤,都直接拓展了农夫山泉的市场份额,农夫山泉也是常年霸占包装饮用水的市场龙头位置。

同时,农夫山泉各生产基地对其所在地的经济起到很好的带动作用。

2002年,农夫山泉股份有限公司产品产值达8亿多元,上缴税金近7000万元。据2003年1-10月统计,农夫山泉股份有限公司产值已达12亿元,预计上缴税金将达1亿元,2004年产值将达28亿元,仅在淳安一地上缴的税金就达7000万元。

由于很少公开露面,加上特立独行,钟睒睒在中国商界有“独狼”之称。从商20多年,他不屑上富豪榜也很少应酬,他不参加企业家协会,绝少企业家朋友,不参加政协、人大,几乎不陪政府的官员吃饭,报纸上也几乎没有个人的报道。

他对自己的“孤傲”毫不掩饰:“我就是一个独来独往的人,同行们在干什么、想什么,我根本不管。”

或许因为这样,年年更迭的富豪榜很少出现钟睒睒的名字,据公开资料显示,2019福布斯中国400富豪榜,钟睒睒排名第186位。2020年4月发布的福布斯2020年度全球亿万富豪榜上,钟睒睒以20亿美元身家(约合141亿人民币)位列1063位。

随着万泰生物和农夫山泉在资本市场的表现,千亿富豪钟睒睒即将诞生。

写在最后

从泥瓦匠到身家有望超千亿,农夫山泉创始人钟睒睒用一瓶水创造奇迹。但他却认为“不是有钱就能做饮用水。”钟睒睒曾接受采访表示:“任何行业都需要知识的积累,不是你有无数的钱,就可以能够轻松进入一个行业做好……”

他还强调,农夫山泉的竞争者从来都是国际品牌,竞争的是水的研究,领域的研究,而不是货架上多了一个别人家的品牌。

而正是这样的价值观,让农夫山泉这个大自然的搬运工成为“印钞机”的关键因素之一,我们也期待,钟睒睒一如既往地将农夫山泉打造成中国甚至世界的软饮料行业巨头。

本文为创业邦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创业邦将保留向其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如需转载或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