扎克伯格变形记

辉常观察 2020-08-05 12:20

图片来源:东方IC

编者按:本文来自辉常观察(ID:menglaoshi007),作者孟永辉,创业邦经授权转载。

扎克伯格变了。几乎所有的人都有这样的感觉。

曾经的扎克伯格可不是这个样子的。曾经的扎克伯格无论是个人成长经历,还是与中国的关系都看上去是相当美好,这或许是几乎所有人认为他变了的根本原因。在很多人的语境里,扎克伯格是一个开着本田飞度的亿万富翁;在很多人的印象里,扎克伯格是一个年纪轻轻就将财产全部捐出的大慈善家;在很多人的梦想里,扎克伯格是一个努力学习中文,努力融入中国的美国好女婿;在很多人的榜样里,扎克伯格是一个打造出成功公司的商业精英……但,这一切却正在发生着悄然改变。

事情是从那场国会听证会发生的。面对与美国国会议员有关“是否认为中国公司窃取了美国技术”的询问时,扎克伯格给出了肯定的答案。而与他同时出席这场听证会的苹果、亚马逊和谷歌的CEO们则给出了否定的回答。于是,很多人开始认为扎克伯格变了,变得面目全非,一无是处。

如果我们将这些与他们之前对于扎克伯格的美好愿望联系在一起的话,他们对扎克伯格做出如此的反应是无可厚非的,因为以往的扎克伯格在他们心目当中实在是太美好了。正如这世间所有的不完美一样,扎克伯格的美好外表下其实藏着的是一个商人的投机与势利。

如果我们将扎克伯格的那些近乎完美的表现将他的商人身份联系在一起的时候,一切都会变得理所当然。因为我们看到的扎克伯格的那些美好的表现仅仅只是为了他的商业上的利益而已。说得再直接一些,扎克伯格的美好表现仅仅只是为了给Facebook打开中国这样一个庞大的市场而已。

扎克伯格的变形记就是一场Facebook的商业失败史。

1

扎克伯格的所有美好都与商业相连

回想一下,我们想到扎克伯格会想起什么。当然是Facebook。那么,当扎克伯格变得美好的时候,Facebook同样会变得美好。如果我们将扎克伯格的一切美好的表现仅仅只是停留在他个人的人设层面显然是太多浅显了,他的一切美好都与商业相连。

说到底,扎克伯格一再示好中国,一再表现出对中国的好感,其实就是为了Facebook能够顺利进入中国服务的。无论是在天安门前跑步,还是在西安古城墙上跑步,甚至是在清华大学演讲,其实都是为了能够借助自己的力量帮助Facebook敲开中国市场的大门。如果我们把这些美好的表现与商业联系在一起,就会变得稀松平常。说到底,这其实就是一场彻头彻尾的商业营销行为。

其实,除了扎克伯格借助个人IP来推广他背后的公司之外,我们看到的是他通过渲染中国技术领先来获得政府支持的别有用心。其实,早在前几天的那场听证会之前,扎克伯格就已经表现出了对中国技术的担忧,只不过那场听证会不是因为TikTok,而是因为Libra。

当Libra推出的时候,引起了不少的轰动,很多人将Facebook的这一举动看成是扎克伯格进军区块链市场的冲锋号。然而,由于美国相关部门一直无法给予Libra以合法性,因此,扎克伯格不得不出席听证会以解释Libra的合规性和合法性。席间,扎克伯格就曾经说过中国的区块链技术已经非常领先的话语,以通过宣传中国的技术威胁来达成国家对于Libra支持的目的。在这个时候,扎克伯格其实已经暴露出来了他的真实用心,即他的所有的行动都是为了商业上的利益服务的。即使是在他自己的国家都是如此。

所以,我们在看待扎克伯格的问题上始终都要将他的美好表现与商业利益结合在一起。他所说的,他所做的,其实都是为了自身的商业利益服务,绝非仅仅只是为了给大家留下一个好印象这么简单。因此,当我们看到扎克伯格在国会听证会上对TikTok颇有些落井下石的味道的证词时,我们不应该感觉到惊讶,而是要对这种行为司空见惯。

所谓的扎克伯格的变形记只不过是一个商人为了自身的商业利益进行的商业化的操作而已,我们千万不要以为他的这些看似美好的表现就把这些和扎克伯格这个人联系在一起。因为一旦我们将扎克伯格的这些表现仅仅只是局限在个人层面上的时候,一切的看法都会失焦,甚至还将会把我们带入到死胡同里。

2

扎克伯格变形的背后是Facebook的变形

透过扎克伯格的变形,我们应该更多地感受到的是Facebook的变形。尽管Facebook在商业上依然还是一个巨无霸,并且涉及到了诸多的业务,但是,Facebook面临更多的是增长的乏力,还有对资本市场吸引力的降低。扎克伯格为什么在国会听证会上对中国公司攻击,说白了,就是因为中国公司触碰到了他的个人利益。

以TikTok为例,很多的数据已经表明,它正在不断挤占美国用户在Facebook上的停留时长,进而对Facebook的广告业务产生了一定的影响。这是扎克伯格心知肚明的。于是,我们看到Facebook曾经成立了一个专门做短视频社交的部门,并且推出了一个短视频社交的应用,只是表现不尽如人意而已。

值得注意的是,TikTok在美国年轻人群体当中有很大的市场。根据最新的数据显示,大概有6成的美国年轻人使用TikTok,而Facebook的使用率却仅仅只有3成多。为了扼制TikTok的增长势头,扎克伯格便在美国国会的听证会上使出了这样一招。

在TikTok对Facebook的原有业务进行挤兑时,Facebook在新业务上的开拓上同样缺少一定的突破。以Libra为例,尽管扎克伯格一再宣称,Facebook做Libra的目的是为了帮助贫困地区的人们实现金融上的普惠,但是,Libra的底层技术其实已经对美元的地位产生了影响,一旦Libra推出,势必会影响到美元的地位。所以,我们看到扎克伯格在Libra的问题上一次又一次地出席听证会,一次又一次地解释他的理念,但却一直都没有获得国家和政府的支持。

可见,扎克伯格变形的背后其实正是Facebook正在变形。

3

扎克伯格变形说明Facebook进入中国的失败

通过以上分析,我们可以看出,扎克伯格的美好表现与他的变脸,其实都是与商业本身挂钩的。从另外一个侧面,我们同样可以确认的是扎克伯格的变脸其实正在说明Facebook进军中国市场的彻底失败。

从Facebook的核心社交业务来看,它就遭遇到了不少的困难。在中国的社交市场上,不仅有腾讯这样的老牌社交巨头,而且还有字节跳动这样的新社交玩家,再加上微博,中国的社交市场其实已经形成了“一超多极”的局面。即使是Facebook进入到中国,它同样将会面临新旧两股势力的进攻。在美国本土市场上,Facebook与TikTok之间的竞争就已经处于下风,来到中国之后,抛去水土不服不说,就算是公平竞争,Facebook同样是有些吃力的。从这个角度来看,Facebook在社交业务上其实已经没有太多机会了。

从新业务上来看,Facebook在新业务上虽然有布局,但是,在落地上已经落后了。以Libra为例,虽然Facebook的Libra的确具有一定的创新性,并且可以借助区块链技术实现金融的普惠与平等,但是,如果仅仅只是建立在为数不多的几个大联盟的基础上,缺少了更大层面上的法律的支持,所谓的Libra其实只不过会Facebook的一个融资工具而已,无法真正让金融做到普惠,反而还会让金融乱象更多地发生。

反观中国国内市场,经过最近几年的政策监管和引导之后,人们对于区块链和数字货币的看法已经发生了本质性的改变。人们在看待区块链和数字货币的问题上已经开始变得相当理性,以蚂蚁区块链、腾讯产业区块链、百度超级链、万向区块链为代表的区块链玩家其实在区块链技术上已经相当成熟和领先。如果Facebook在新业务上选择与这些中国本土的区块链公司进行竞争的话同样是没有太多机会的。

因此,无论是从Facebook的核心业务上,还是从新业务上,它在进入中国市场上的空间和机会是越来越少的。而苹果、亚马逊和谷歌其实本身已经在中国市场上已经有了相当一部分的市场份额,所以,扎克伯格才会在国会听证会上对中国公司进行肆无忌惮地攻击,以获得美国政府的支持,继续延续Facebook在本土市场的优势。

扎克伯格变形了。几乎所有的人都有这样的感觉。

曾经的扎克伯格可不是这样的。但,如果我们把扎克伯格与Facebook联系在一起,与商业本身联系在一起的时候,我们或许可以得出不一样的答案。所谓的扎克伯格的变形只不过是Facebook在中国市场业务溃败的表现而已。当我们站在Facebook本身来看待扎克伯格的时候,所谓的变形便不再是变形,而是变得顺理成章,自然而然。

本文(含图片)为合作媒体授权创业邦转载,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热文榜 TOP

查看更多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