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封禁TikTok?年轻人炸了

南七道 2020-08-12 09:42

图片来源pexels

编者按:本文来自大湾腹地公号,作者光酱(发自日本东京),创业邦经授权转载。

最近,美国要禁用TikTok的消息闹得人心惶惶,而作为美国跟班的日本,也在7月传出有可能禁用TikTok的消息。日本真的会禁用TikTok吗?现在TikTok在日本有多火?日本年轻人对TikTok被禁的真实看法是什么?虎嗅大湾腹地在日本探访年轻人群体,深入体验他们对于包括TikTok在内的中国App两极分化的态度。

日本封禁TikTok的真相

7月27日,日本自民党的议员联盟,向国会提交了一份提案,主题是有关限制TikTok等中国App在日本的使用。这个议员联盟全称是自民规则形成战略议员委员联盟,是一个松散的组织,并不是一个正式的、官方的组织。这离法律上形成强制性其实还特别远。

提案的重点其实不在于禁止TikTok,而是要修改现行的法律和制度,向欧美看齐,采用更严格的信息保护条例,从而客观上限制中国开发的App在日本的使用。划一下重点,首先,这个提案并非专门针对TikTok,而是出于保护国家信息安全的角度,想要限制以中国为代表的外国App在日本的使用。其次,提案的用词是限制使用而非完全禁止,而目前日本法律法规还不能限制外国App的使用,包括禁用TikTok。

跟美国采取了实质行动不同,日本的提案的影响不是法律和行政层面,而是提案之后的舆论影响。这次的提案一经提交,马上就被各大媒体报道,也在推特上引发了相关讨论。提议封禁大家口中很火的TikTok,年轻人怎么看这件事?

TikTok在日本有多火?

首先要了解下TikTok在日本的发展情况。根据日刊工业新闻报道,自TikTok在2017年开放下载以来,已经在全球累计超过20亿的下载量,单就日本国内的数据看,2019年TikTok的月活用户超过950万,在年轻人当中非常有人气。

而TikTok在日本的火爆要追溯到2018年,通过邀请艺人入驻和大量广告推广,收获了第一批种子用户。TikTok很快就登上App Store免费榜第一。就跟年轻人喜欢的珍珠奶茶一样,TikTok一下子成为年轻人的人手必备软件,尤其在初高中女生之间非常有人气,甚至还获得了2018年的初高中女生App流行语大赏的第一名。

而TikTok在日本的流行,离不开它精准的定位,既区别于以图片社交为主的Instagram,也区别于视频长度大多在10分钟以上的Youtube,TikTok视频大都在15秒以内,不管是编辑还是拍摄都简单易上手,而且有丰富的特效和滤镜,非常容易吸引年轻女性用户。

TikTok在本土化上做足了功夫,他们深知日本人害羞易和从众的心理,设置了非常多的tag,引导大家去发布类似的内容,特别是在舞蹈分类里面,有点像中国抖音的XX挑战,是TikTok日本版最重要的一种内容类型。比如幸田来未的《め組のひと》,就以副歌“めッ!”部分的编舞在TikTok上引发模仿狂潮,截止目前已经有120万+投稿,而且还反过来助推了作品的重新流行,这首早在2010年就发行的歌曲,借助TikTok的火爆,在2018年6月一举拿下line Music的日播放量第一。

日本乐坛也敏锐地嗅到了这一商机,日本的音乐播放App“AWA”就在2018年和TikTok合作,往日版TikTok曲库当中添加量25000首歌曲,TikTok也在当年赞助了日本电视台一年一度的大型音乐节目The Music day。

除此之外,为了争取年轻人的关注,日本政府也陆续在TikTok上开设官方账号,埼玉县知事、神奈川知事、大阪知事,还有因为疫情在国内火了一把的北海道知事,都在TikTok上发表过内容,大多是一些重要政策的宣传和当地农产品的带货。

但另一方面,TikTok的火爆其实还是有一定的局限性,用户以10代和20代的年轻女性为主(满10岁未满20岁的、满20岁未满30岁的),因此也有日本媒体形容它为小孩子的玩具,还远远达不到Twitter和Instagram那样的全民影响力,而且哪怕在年轻人中,TikTok和其他主流应用相比,使用率也不算最高的。

根据日本MMD研究所2019年的调查显示, 20代年轻人中只有12.4%的人会玩TikTok,还有18%的人是“前用户”,短暂地爱过。与之相对,同一年龄段有65.2%的年轻人在使用Twitter,有46.1%的人在使用Instagram。

在东京,大湾腹地就和20多位日本年轻人交流,如调查所显示的,大部分人第一反应是“这个App很火啊!”访谈的人中,只有20%的人下载了,或曾经下载。但很多人并没有实际下载使用过。即使下载过的人,很多也是把它作为Twitter和Instagram的补充,“因为爱豆在用,偶尔刷一下点个赞”,以及“有时候在Twitter上刷到好玩的TikTok视频,会去TikTok上搜一下相关的视频来看”。

还有的人是曾经玩过一段时间,但现在已经很久没用过了,因为网友更喜欢和朋友分享的感觉,而TikTok主要还是一个陌生人社交的平台,而且互动也非常简单,以点赞和分享为主,评论的人很少,没能有更紧密的联系。积累粉丝和流量也并不容易,很多人都是一面之缘,刷到点个赞又消失在茫茫互联网中了,新鲜劲过了就不再玩了。

这个现象在60代的中年人群里,也得到了验证。这个年龄阶段的人,用Twitter和Instagram的人,也比20代用TikTok的比例要高。TikTok距离全民流行,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而日本人面对这次提案的反应却非常分裂。

日本人对于TikTok的两极分化

日本人对TikTok的态度非常两极化,很多人表示,他们不关心TikTok的去留,但重度用户却是把TikTok视作自己的“生存价值”。一位重度用户sayansa在和大湾腹地交流时就表示,TikTok和Instagram是完全不同的东西,在TikTok上有几十万关注的TikToker,可能在Instagram上连几百关注都没有,如果TikTok没了,就等于要重头再来。

还有的人把TikTok视作重要的作品发布平台,并因此成为了网红。根据日刊工业新闻报道,今年一举拿下Orion排名第一和billboard 日本 hot100的“香水”一曲,就是来自素人TikToker瑛人,他既没签经纪公司、也没有任何包装和宣传。因为破圈流行,他得到了电视台的邀请,参加了音乐节目的录制。

根据TikTok的数据网,日本目前粉丝最多的账号是草根出身的junya1gou,有1330万粉丝,每天还在以10万➕的速度涨粉,主要以无脑沙雕视频为主,比如最新的那一个就是用牙膏来洗脸,配以很夸张的反应,7个小时就有10万➕点赞。而14岁的小女孩hinata_0512有280万粉丝,走的是卡哇伊的风格,配着BGM做一些可爱的动作。已经被日本最大的儿童经纪公司クラージュキッズ签约。

但与此相对,作为普通用户,而不是内容发布者,很多人对TikTok并没有太多的感情投入。TikTok有可能被限制使用的报道出来之后,就有网友搞了投票,问大家是否赞成,有超过8成的日本网友都投了赞成票。一方面是TikTok的用户普及率并不算高,被禁了对很多人的生活也没有太大影响,而日本人又是非常容易不安的民族,这个赞成与其说是赞成禁止TikTok,不如说是担心潜在的“信息泄露”。这是关于TikTok报道中的一个被频繁提及的关键词,很容易给普通人留下负面印象。

另一方面,受媒体影响,近些年部分日本人的反华情绪,也在不断加剧,前AKB48成员指原莉乃就曾在节目中说在TikTok上登陆了电话号码之后,收到了中文打来的电话。节目播出之后也有很多人转发说自己也有类似经历,甚至对中国的App发表一些有负面情绪的评论。

而这些,已经影响到了TikTok的实质性运营。去年11月在TikTok建立官方账号的神奈川县县厅,就因为收到了上百封来自居民的投诉信,在8月7日将发表过的78个投稿都设为了私密。现在再点进神奈川县的TikTok界面已经是一片空白,只有7390个关注者和3.4万个赞,记录着它曾经的活跃。在神奈川县之后,大阪府、神户市也已停用账号。这个名单可能还会延长。

本文(含图片)为合作媒体授权创业邦转载,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