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寞者同盟:泥足深陷的携程与心有不甘的京东

GINKGO热递 2020-08-17 20:22

撰文/叶飞雪

编辑/白望

来源/GINKGO热递(A-Jungle)

在商业市场,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恒的利益。从曾经互为竞争对手的携程与京东旅游合作一事便可见一斑。

8月16日,携程与京东正式签署战略合作协议。

携程核心产品供应链将接入京东,为其提供极具市场竞争力的产品价格和实时产品库存。京东则将自身平台的用户流量开放给携程,在精准营销和日常运营方面为其旅行产品供应链提供支持。

总的来说,双方将在渠道资源、商旅拓展、用户流量、电商合作和跨界营销等方面开展合作。

不难发现,这是一种供应链与服务相结合的模式。携程受旅游业大环境“冰封”影响发展遇阻,京东苦战于电商,二者都有各自顾虑,结盟虽能实现资源互补,但更多考虑恐怕还是抱团取暖。

其实,从携程和京东近年来各自于在线旅游市场的表现,足以看出此次结盟的必要性。

作为第一家赴美上市的国内旅游业公司,携程一直是国内OTA行业龙头,尤其是在入股艺龙,合并去哪儿网后,更是一家独大,去年其GMV达到8650亿元,同比增长19.3%。

而据相关数据显示,2019年携程系的市占率达到52%,若是加上参股的同程艺龙则高达66%,已有垄断之势。与之相对应的,是飞猪和美团的快速崛起,其市占率分别为21%和6%。

显而易见,这不仅是携程系与飞猪和美团的斗争,更是其背后大股东百度、腾讯与阿里和美团的博弈。

从市占率可以看出,携程系虽有劲敌,但先发优势依旧很大。不料受到疫情黑天鹅的影响,其境遇一落千丈。

今年的Q1季度,携程净营业收入同比下跌42%,净亏损达到22亿元,而相比去年同期,其净利润为46亿元。据内部预测,Q2季度其净营业收入还将同比下跌67%-77%。

还记得三年前那场梁建章与王兴的隔空激辩,梁建章为了反驳王兴的“万物无边界”理论,曾提出观点:专业化有利于创新,多元化公司会投入更多资本来扩张业务,不仅不利于创新,其回报率也不高。此外,全球化会给专业公司带来更大机会。

大佬们争锋相对,孰是孰非自是见仁见智之事。至少目前在事实上证明了,专业化公司不利于抵御风险。

就拿携程最核心的两大业务交通票务和酒店预订来说,前者2019年实现营收140亿元,后者实现营收135亿元,占了全年净营收的77%。而今年Q1季度,两大核心业务的营收分别同比下跌了29%和62%,这是造成携程同期巨额亏损的重要原因。

被梁建章寄予厚望的全球化战略陷入僵局,进一步让携程的境遇雪上加霜。尤其是国际业务这块,在去年Q2季度里占到了总营收的35%,而在今年却近乎为0。

为了挽救这几乎是集团成立以来面临的最大危局,管理层作出了许多努力。

首先是出于现金回流的打算,开展了“复兴V计划”,联合数百目的地和万家品牌,共同投入10亿元复苏基金来刺激旅游消费,通过预售和折扣的方法,来解决旅游资源的供需短期错位。

其次,集团高管降薪节流。从今年3月开始,梁建章和孙洁实行0薪制,其余高管也一律降薪(最低半薪)至行业恢复。此举也是为了缓解携程的资金压力。

然后便是梁建章自3月以来积极的“BOSS”直播,据相关数据,其数月以来的直播累计GMV破11亿元,为千家高星酒店带货超百万间夜。

此外还有消息传出,携程正与潜在投资者接触,计划筹集资金从纳斯达克退市。

对此,官方虽不予置评,但从其业务侧遭到疫情的重大打击、股价多次受美股熔断因素而跳水,以及中概股纷纷逃离华尔街的迹象来看,传闻或许为真。

只是携程纵使退市,其业务压力依旧严峻。所以寻求与京东的合作也就成了自救的方式之一。

携程选择京东,不仅是因为京东是国内第三大电商平台,流量优势有保障,更是因为携程与美团在酒店预订业务上的下沉路线不同,走的一直是高端商旅的路子,在用户画像上与京东高购买力的用户群体相契合。

而京东选择携程,明显是想走捷径,利用携程在旅游市场的龙头地位迅速补足其旅游业务的短板。

其实,京东早在2010年就开始布局旅游业,只可惜时至今日,其旅游业务依旧无足轻重。

2010年,北京京东旅行社有限公司成立,这是京东旗下的全资子公司,主营旅游业务。两年后,京东商城上线酒店预订服务,一年后又上线了国际机票业务。在此期间,京东商城还陆续推出了度假、租车、机票、酒店和景点等在线旅游服务。

一系列动作之后,京东的旅行服务能力便已初成体系,流量入口也完全打通。

京东布局旅游业的高光时刻发生在2014年,先是并购酒店预订APP“今日酒店特价”,其后更以5000万美元入股途牛旅行网。而在这一年,京东和途牛双双登录纳斯达克。

上市后的第二年,京东再度领投5亿美元,成为了途牛的第一大股东,进军旅游业的雄心自不待言。

2016至2018年,京东酒店住宿业务连续三年销量平均增长率达383%,形势看似大好,可惜最终还是受到途牛上市6年连续亏损的牵累,被发展起来的携程系、飞猪和美团挤占了市场份额。

纵使京东在对途牛的投资里亏损了90%以上,可其依旧没有彻底放弃旅游市场。

今年4月,京东旗下子公司出资4.5亿元投资凯撒旅业,且在6月将所持途牛股权卖给了凯撒旅业。

三月后,京东先与首旅集团宣布战略合作,后又以2.5亿美元向东南亚最大在线旅行企业Traveloka进行战略投资。

乃至于现在与携程的合作,都表明了京东对于高附加值的旅游产业的抄底野心。

京东舍弃不了在线旅游业务在增强用户粘性以及提升变现能力方面的优越性,而携程则是想凭借京东近4亿的年活跃用户数来加快核心业务的复苏步伐。

在商业场上,利益相符便是朋友,携程与京东的联手,或能给国内的在线旅游市场,予以更多的想象空间。

热文榜 TOP

查看更多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