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谊“八佰”标兵奔复兴 影业以守为攻

银杏财经 2020-08-19 07:25

编者按: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创业邦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仅仅是1年以前,大家都没有想过《八佰》会迎来今天这样高的期待。三度撤档和负面层出的情况下,《八佰》几乎已被断定“凉透”,王中军对扭亏的坚信若放到去年听起来难免虚弱,但是放到眼下的影业市场,却值得观望一番。

以电影形式再现1937年淞沪会战尾声中的八百勇士,无意中像是照应着2020年开年以来影业的坎坷。

那是一段号称800人的实际只有420余人孤军血战的悲壮历史,国民革命军第88师524团当时死守的四行仓库,在2017年选入了第二批中国20世纪建筑遗产。

也是从2017年后,《八佰》出品方之一的华谊兄弟开始走向更陡的下坡路。2018年,亏损10.9亿,2019年,亏损39.63亿。颓势早在前几年就已见端倪,2020年一季度资产负债率更是高达54.38%,“退市”已经在前方向华谊兄弟招手。

对于外界一直关注的内忧外患,王中军则非常轻描淡写地给出了一句“这有啥的”。

《八佰》,这部管虎10多年前就想拍,筹备了10年,耗资5亿,走遍了17个城市,采访了上百人的巨作,延宕至今才上映,可能也因祸得福。曾经的非议已经被短暂的时光和丰富的世事冲刷,剩下的只有电影市场饥渴已久的期待。

定档8月21日的消息传出当天,华谊兄弟开盘涨停,总市值146.37亿(后面持续平稳上升),连带着光线传媒、北京文化等影视传媒股也迎来大涨,当然这距离华谊兄弟曾经高达800亿的市值巅峰还相差很远。

一部电影或许不能拯救华谊兄弟,但《八佰》是近水,可以解渴,该片营销热度已达132万(日物料播放)。

华谊兄弟:涌向风暴还是虚空

今年4月,为了自救,华谊兄弟向阿里影业、腾讯公司、豫园股份、名赫集团及信泰人寿等非公开发行股票,募集不超过22.9亿元资金。此外还有招行向华谊提供了不超过人民币 15 亿元的非承诺性综合授信额度。

华谊兄弟曾经有多风光,现在就有多落寞。

这种风光在2009年上市前后达到顶点,当时华谊兄弟的国内票房收入仅次于中影集团,旗下明星众多,从双冰到周迅陈道明,伸出双手一数,十个有名气的明星,五个都是华谊的。

在华谊兄弟上市的高光时刻,冯小刚也宣布会随王中军干到底,目前看来,他没有违背自己这番话。

即使是金牌经纪人王京花带着40多位艺人离开华谊的时候,王中磊还是放话说华谊少了谁都可以。

王中磊这话不包括冯小刚,因为华谊兄弟正是靠着冯小刚的贺岁片走上正轨,后来顶起华谊半边天的还是冯小刚,这种情况直到2012年。

2011年,腾讯宣布对华谊兄弟进行战略投资约4.5亿,为了迎接这个股东,马云等人还出让了部分股权,不过对于从2006年就入股华谊的马云来说不算什么,他见证过华谊的辉煌岁月,当然也早已赚得了上百倍的回报。

第二年,冯小刚执导的《1942》惨遭滑铁卢,票房3.64亿,远远低于预期的8亿,这也使得当时华谊兄弟股票大跌,两天蒸发13亿。

因此,很长一段时间,华谊看起来星光熠熠,实则对个体导演、明星太过依赖。

华谊兄弟显然意识到了自己这个问题,于是转而发展投资周边业务,如影院、游戏和实景娱乐,思路不能说不对,只是在去“电影单一化”的同时,险些将“电影”本身给去掉了。

上市后没几年,华谊既拿不出更加趁手的作品,也没能将周边业务做大做强,有些捡了芝麻丢西瓜的趋势。

到2014年,曾经的文娱资本老玩家,电影市场发行份额直接跌到2%。

怎么办?王中军选择了走回老路,绑定有价值的人,包括导演也包括明星。

2015年,华谊兄弟收购了浙江东阳浩瀚娱乐有限公司70%股权。2016年,华谊兄弟又收购了冯小刚东阳美拉70%的股权。前者华谊出价10倍以上,后者华谊出价10万倍。

加绑冯小刚不必赘述,只是这浙江东阳浩瀚娱乐有限公司被收购时才成立一天,账面资金仅1000万。能让华谊如此出手阔绰的除了冯小刚,就是明星了。

浙江东阳浩瀚娱乐有限公司的明星股东都有哪些呢?李晨、冯威(冯绍峰)、陈赫和郑凯等,此外,爱奇艺也是该公司股东。

光是买公司还不够,同一年,华谊还以19亿元入股了英雄互娱。怎么看,这三步棋都走得十分心急,但华谊也别无选择。

重走老路的华谊,凭借着《前任3》《芳华》等电影开始复苏,其中《前任3》票房19.26亿,《芳华》14.23亿。

带有浓重怀旧气息的《芳华》,是冯小刚对于自己文工团岁月的沉浸和追忆,同时也像一种终结和告别,这种告别直接对应了崔永元事件。

自此,冯小刚这棵撑起半边天的摇钱树,可能再也没有机会重现往日荣光。

2017年开始,华谊又开始连续缺席春节档,错过这个一年之中最大的票房丰收节,对于华谊来说是致命失误。

其实,经历了2015年疯狂收并购的一掷千金之后,华谊已经在预支未来,到2016年,仅仅2年,王中军和王中磊兄弟共质押股权51次。到2020年,兄弟二人质押出去的股份已超过九成。

诚然,在资本圈积淀深厚的华谊兄弟有着一个土豪朋友圈,同时,热爱艺术的王中军又不惜卖掉藏品和豪宅,大有成败在此一举的架势。

华谊兄弟视为“救命稻草”的《八佰》被预估票房在20亿以上,可谓承载了太多期待,然而,这部电影早在1月就被“质押”给了民生银行,为华谊兄弟在民生银行7亿元的综合授信提供补充担保。

对于华谊兄弟而言,《八佰》必须要爆,唯有开好了这个头,手里剩下的牌(如《侍神令》)才好顺利打出。

但爆了之后能否重头收拾旧山河,《八佰》只是提供了一缕曙光。

近10年肆意发芽的电影市场,浮起了太多泡沫,坎坷的华谊只是泡沫中破碎的一个,其他泡沫破碎只是时间问题。

管虎之困:要商业还是要艺术

《八佰》对华谊兄弟来说是破空之剑,但对于导演管虎来说则又有另一重含义。

论商业电影,管虎不比冯小刚,一度担心失业的管虎,曾与贾樟柯、娄烨等人在上海电影节被调侃“中国最不赚钱的导演都坐到了一起”。猫眼数据显示,管虎累积票房45.2亿,排名21。

论专一,管虎也不像其他导演,双脚都焊在了电影圈。他拍过电视剧,如《重案六组第二部》,近一点的有网剧《鬼吹灯之黄皮子坟》。电影方面,《老炮儿》与《我和我的祖国》(前夜篇)算是近5年的代表作。

《头发乱了》是管虎1994年拍摄的第一部电影,但直到2012年,大家似乎才有些意识到,原来导演圈还有管虎这么生猛的一号人物,说他生猛,源于2012年的一部《杀生》。

《杀生》的票房表现并不好,除开档期等原因,对于部分观众而言也太晦涩了。在管虎看来,纯粹去讨好观众的电影又和三陪小姐没有什么区别,这种不屑于讨好的姿态直到《老炮儿》开始有所松动。

由冯小刚主演,管虎导演的《老炮儿》口碑尚可,票房不算爆也有9亿。从《老炮儿》起用吴亦凡、李易峰等流量明星开始,管虎大概意识到应该多往市场靠一靠。

不管商业化是生存需要还是管虎的确想转型,现在的华谊都很需要一部能赚点钱的片子,华谊将这步棋压在《八佰》身上,也有一丝破釜沉舟的意味。

华谊上一部排得上名的战争片还得数《集结号》,2007年的《集结号》算是中国第一部真正意义上的战争巨片,该片顺带也刷新了外界对于冯小刚的认识。

只是从《集结号》以后,不管是华谊还是其他电影公司,拿得出手的战争片,寥寥无几。

《集结号》带着中国的战争电影远离了直白的英雄主义,深入到个体视角,围绕人物从更加纵深微观的角度得见了战争大局,《八佰》依然将贯彻讲人的原则,但高下之分,见仁见智。

管虎很早就表达了自己对人物塑造的执着,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说过自己唯一的野心就是想在电影史上留下一个“人物”。

不过在留下“人物”之前,管虎可能最需要面对的是赚钱的问题,尽管他一直以来的作品都有在无意地去平衡商业与艺术的关系,但比起冯小刚缺啥补啥的灵活度,还是少了些“圆滑”,当然这种“圆滑”不见得是好事。

被媒体称为华谊头牌的冯小刚,一部因崔永元而无限搁置的《手机2》,已经预告了华谊的某种命运。

在商业市场太过游刃有余的冯小刚,也面对了太多的争议,甚至在采访中表示自己如果有一天不能拍电影了,可能是一种解脱。

管虎不同,他没有冯小刚那么大的名气,也同样没有面临那么多的争议,无论是作品题材还是未来都有很多值得探索的空间,尤其是成功商业转型后,应该能承载更多的资本期待。

但已经逐渐朝商业靠拢的管虎还是坚持自己“是一个戏子,既要讨好也要表达”,这样一个在思想上喜欢鲁迅,在音乐上喜欢崔健的导演,就算是再商业转型,也不会商业到哪儿去。

关于战争的电影并不好拍,尤其是牵涉到一些敏感人物和敏感题材的时候。

就像董事长王中军喜欢《敦刻尔克》一样,管虎总是希望能拍一些更加血性且真实的电影,而最能体现这种理想的题材还属战争片。

为了这种血性,也为了更加贴近壮士这一形象,管虎在全国范围内选了上百名型态演员,开展了为期一年的专业军事训练。

可以说,《八佰》不仅糅合了管虎本身对血性和坚守的表达,情感上也很符合主流观众的需求。

比起唯美到底的陈凯歌,管虎这一类导演的作品,总是显得更“硬气”,一度让人觉得缺乏灵活性,尤其是对市场的判断。

但是眼下的电影市场,很需要这种硬气,用以冲破大半年以来的阴霾。

八佰之外:行业千里奔袭

自7月16日,国家电影局发布关于恢复电影院开放的通知以来,相关企业就陆续开始了复工准备,备受期待的《唐人街探案3》《花木兰》等影片也时常被追问上映日期。

然而就在正式复工前一个多月,6月10日,博纳影业副总裁黄巍坠亡,目击者回忆说听到了“歇斯底里”的呐喊。

这声呐喊代表了无数电影人的心声,导演贾樟柯转发微博配文“行业之悲”。从媒体曝光的黄巍朋友圈来看,离世前几条朋友圈都是与影院复工有关。

疫情以来,倒闭的电影院与影视公司数不胜数,苟延残喘的电影院纷纷搞起了副业,很多电影导演也开始跑去拍网剧糊口。

其实早在2018年,爱奇艺就曾公布了一批知名电影导演加入网剧市场的名单,名单中包括冯小刚、陈凯歌和陆川等。

但从后面陈凯歌监制的《民初人传奇》等网剧来看,质量和名声却没法划等号。时隔25年再拍电视剧的冯小刚怀里也揣着《北辙南辕》的网剧项目,连王家卫都跑去执导聚集《繁花》了。

老一辈的导演们被逼无奈转剧集,新一代的导演们还需成长。遭受重创的影业,最终还是得由管虎这样的老一辈导演来开局。截至目前《八佰》的点映场票房已过1亿,业内预测其正式上映后票房将在10亿以上。

根据猫眼专业版数据,全国影院复工率已达70%以上,于8月7日登陆院线的《1917》,首周票房就达到了3686万。重映已25天的电影《误杀》票房也破了13亿。

此外,北京电影局消息显示,北京部分电影院将上座率不得超过30%的界线调高到了50%,成都、福州等地的电影院也纷纷开始调整上座率。

形势看起来非常向好,但库存新片并没有立即搬上荧幕,影院们纷纷选择了先搬出往年经典电影试水,如《泰坦尼克号》《战狼2》《十二生肖》等。

几番坎坷的《花木兰》最终也无奈选择了通过Disney+媒体平台线上放映。英国电影协会主席Phil Clapp大呼失望,表示这对很多人来说,是一种退步,而不是进步。

对于迪斯尼而言,尚可将电影转到线上以减少损失,然而对于线下普通影院而言,则没有那么多选择,他们和华谊兄弟一样,就在等一个爆款。

当然这个爆款并不非得是《八佰》,还可以是《侍神令》或《夺冠》,还可以是《唐探3》。

这里提一下由周迅、陈坤主演的《侍神令》,该片根据网易手游《阴阳师》改编,由工夫影业、华谊兄弟影业和网易影业联手打造。

《侍神令》本身也是前几年就敲定的项目,原定于2018年国庆上映,就在粉丝们以为要胎死腹中时,《侍神令》有望在今年上映。

这部演员阵容强大的电影,除了陈坤周迅,还有陈伟霆、王丽坤、屈楚萧等演员加入,也因此被调侃是游戏玩家氪金氪出来的电影。

网易影业成立于2015年,其成立之初就是要为游戏服务,美其名曰要将游戏项目与影视项目打通。

从近几年的动作来看,网易影业暂时没有急于将影视做大做强的心思,但它依然是一个同行需要警惕的对手,背靠网易游戏的大树,网易影业要爆发并不难。

结语

相较于国内已见缓和的疫情,国外是真的一片狼藉,《信条》《小妇人》《野性的呼唤》《极速车王》等影片的纷纷撤档,使得众人将希望放在了内地市场。

和迪斯尼的选择不同,即使美国院线一片哀嚎,《信条》的导演诺兰还是坚决不让影片上流媒体,这不仅是为了保证2亿美元投资不打水漂,也是坚信自己的号召力,他上一部电影《敦刻尔克》海外票房高达3.37亿美元。

最新消息显示,《信条》定档国内市场9月4日。将目光聚焦中国的海外电影,或许也能为影院注入一针强心剂。

将文旅产业并肩内容制造的华谊兄弟,尚能凭借自己的土豪朋友圈再撑下一段时日。

坚信文化产业无天花板的万达影业也能顺着复工复产逐步补充营养,只是悬而未决的《唐探3》不知何时才能给万达影业回这一波血。

已过大半的2020年,留给电影院和影视公司的时间不多,爆款之后能否顺利复原也要打一个问号。

华谊在等《八佰》,而影业在等决胜千里。

-全文完-

参考:

1.盒饭财经 | 悬崖上的华谊兄弟

2.艾媒网 | 华谊兄弟到了生死时刻:2019年巨亏40亿,主投主控影片缺失

3.中华网娱乐 | 管虎《八佰》开机 华谊及顶尖团队再创华语电影新高度

4.澎湃新闻 | 专访 管虎:唯一的野心是想在电影史上留下一个“人物”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创业邦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热文榜 TOP

查看更多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