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中离婚率飙升,奢侈品巨头LVMH和蒂芙尼也因160亿美元陷入“分手混战”|海外头条

若卡 2020-09-15 14:35

创业邦

00:00 0:6:19

编者按:本文为创业邦原创报道,作者若卡,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由于疫情造成的隔离,终日居家的夫妻矛盾大增,很多国家的离婚率出现了飙升。

现在,这一趋势似乎正在向商业领域蔓延。

去年11月,LVMH(路威酩轩集团)向美国珠宝商蒂芙尼(Tiffany & Co.)“求婚”,嫁妆是160亿美元。

这是奢侈品行业有史以来最大的一笔交易。

行业普遍认为,两家联姻不仅将壮大LVMH的品牌阵容,也将使蒂芙尼走出低谷。不出所料,蒂芙尼答应了。

每个人都认为这是天作之合。

当时,LVMH总裁兼CEO贝尔纳·阿尔诺(Bernard Arnault) 曾慷慨激昂地表示,他对蒂芙尼无比尊敬,认为它那么浪漫,是全球公认的爱的象征,并承诺要确保这家珠宝商在未来几个世纪蓬勃发展。

只不过,九个月过去了,现在LVMH反悔了。

本期推介the Startup的文章《LVMH和蒂芙尼的分手混战》(LVMH and Tiffany & Co.’s Messy Breakup),作者Annia Mirza。

今年5月,媒体纷纷报道说,由于疫情,LVMH打算重新审视它与蒂芙尼的交易。

因此,LVMH上周宣布由于一连串事件,它无法继续完成交易,也就不让人奇怪了。

除了新冠疫情,LVMH还拿出一张不寻常的王牌。

这家奢侈品巨头表示,由于美国威胁对法国产品征收贸易关税,已收到法国政府的一封信,要求LVMH推迟交易。

今年早些时候,法国对数字公司实施了一项有争议的“科技税”,对谷歌、Facebook和亚马逊等美国科技巨头的打击最大。

为此,美国今年7月有针对性地宣布将对25%的法国产品征收关税。

LVMH解释说,这封信是一项政府命令,公司别无选择只能遵守。

蒂芙尼的代表只看了几分钟信的翻译版本,还被禁止拍照。

但是,作者认为这只是一个障眼法。

其实数月来,LVMH一直在寻找从这笔交易中脱身的方法。

阿尔诺因其咄咄逼人的商业策略而被称为“披着羊皮的狼”,人们普遍猜测,可能是他要求政府提供帮助的。

当然LVMH坚称这些指控毫无道理,但这并不是阿尔诺第一次卷入奢侈品大战。

2017年,LVMH威胁要突然发起对爱马仕的敌意收购,而爱马仕是一个以其紧密的家族控制传统而自豪的品牌。

20年前,Gucci也曾因竭力摆脱阿尔诺的掠夺性收购而登上过类似的头条。

尽管两起收购都没有成功,但它们为阿尔诺赢得了战略大师的名号。

然而,LVMH算盘打得响,蒂芙尼却拒绝离婚,立即前往特拉华州法院对LVMH提起诉讼。

其董事长罗杰·法拉赫(Roger Farah)表示,法国政府的这封信不能为打破一份有约束力的合同提供法律依据,LVMH未能让蒂芙尼参与与政府的谈判,违反了其在合并协议中的咨询义务,并没有其他法国公司收到过敦促其“捍卫国家利益”的类似信函,这表明LVMH有问题。

法拉在同一份新闻稿中进一步指责阿尔诺在收购过程中拖拖拉拉,蒂芙尼确信,LVMH试图利用任何可能的手段,以避免按协议条款完成交易。

受到蒂芙尼指控的冒犯,LVMH也不甘落后,准备发动一场法律战。

这家奢侈品巨头在9月10日发布了一份声明,称蒂芙尼的诉讼显然早有准备,这证明了蒂芙尼在与LVMH的关系中不诚实。

LVMH对蒂芙尼的财务状况进行了披露,随后宣布,蒂芙尼在2020年的业绩非常令人失望,明显低于LVMH集团的同类品牌。

它还质疑蒂芙尼的管理层和董事应对新冠危机的处理方式,特别是在蒂芙尼亏损的时候发放股息的决定。

LVMH正试图援引合并协议中的“重大不利影响”(“MAE”)条款,MAE的一项条款规定,如果情况发生重大变化,导致目标公司的价值下降,买方可以被允许终止拟议中的交易。

截至7月31日,蒂芙尼的全球销售额下降了29%。

如果LVMH能够证明,这种低迷的财务表现构成了企业环境的重大变化,并降低了公司的价值,那么它就可以在几乎没有任何影响的情况下退出这笔交易。

作者表示,没人知道谁会在这场混战中胜利。

今年5月,私募基金Sycamore Partners和维多利亚秘密也有过类似的分手经历。

前者想从收购这家内衣品牌55%的股份的交易中退出,也把协议中的MAE条款当作救星。

Sycamore辩称,该协议要求维密按照正常业务流程运营,但维密没有做到这一点,而是关闭了门店,让员工暂时休假,并拖欠了租金。

作为回应,维密的母公司L Brands指出,在签订收购协议时,疫情已经出现。

因此,双方已经同意,与疫情相关的事务不适用MAE条款。

最终,Sycamore和Victoria Secret同意“共同终止”收购。

但作者指出,这起类似的案例并没有绝对的参考价值,当LVMH和蒂芙尼之间的收购宣布时,疫情并不存在,才就MAE条款是否有效各执一词。

LVMH和蒂芙尼可能也会握手言和,共同终止交易。

或者,LVMH可以利用这场法律战作为借口,压低160亿美元的收购价格。

鉴于阿尔诺对长期战略的偏好,这很有可能。

这起奢侈品行业内的争论结果非常重要,它将使人们明白,一场公共卫生危机是否会成为影响商业既定协议的理由。

本文为创业邦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创业邦将保留向其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如需转载或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