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年暴赚2万倍,中国“孙正义”默默斩仓180亿元,他的下一个投资“神话”在哪儿?丨医线

创业邦 2020-09-21 21:56

文 | 高嵩

编辑 | 刘岩

头图来源 | pexels

龚虹嘉又抛售了海康威视。

9月7日,海康威视股东龚虹嘉减持9344.85万股,股份减少1%,套现金额达37.37亿元,龚虹嘉的持股比例也降至12.43%。

海康威视2020年9月21日最新的市值为3388.50亿元,是中国当之无愧的安防龙头,也是A股安防领域市值最高的企业。

海康威视的投资,曾让龚虹嘉在投资圈“一战成名”。海康威视成立之初,龚虹嘉注资245万元拿下49%股份,持股16年这笔投资暴增2万倍。

此笔投资的回报倍数,比孙正义投资阿里巴巴2000万美元变为2000亿美元增至近1万倍更胜一筹,龚虹嘉也因此获得中国“孙正义”、“中国最牛天使投资人”的称谓。

福布斯发布的2019年中国富豪榜显示,龚虹嘉家族凭借投资海康威视积累的608.1亿元财富位列第26位,排在他前面的是小米的雷军,身家615.2亿元。

当年只是抱着“帮帮老同学胡扬忠创业”投资的海康威视,成为了龚虹嘉日后长达数十年积累财富的关键来源,但在不知不觉中,这位极为低调的最牛天使投资人正在从海康威视的“荣光”中默默套现离开。

龚虹嘉,一位极其“佛系”的投资人,在海康威视一役后真的铁了心般连续套现减仓,他打算“激流勇退”?抑或是为新的爆发式机会做提前布局?

连续22次减持海康威视,意在“隐退”?

在海康威视上我们挣了1万倍,应该‘洗脚上田’,做一个快乐的人,思考了两年之后,觉得上帝给我这么好的运气,钱从哪里来,还得从哪里去,然后就折腾了一个创新谷。”2015年12月在与胡海泉、薛蛮子、徐小平等顶级投资人的对谈中,龚虹嘉曾如此说道。

龚虹嘉 图片来源:英诺基金官网

“洗脚上田”,原意为把脚洗干净后离开农田,指农民离开传统的农耕生活,进城打工或经商。龚虹嘉借此比喻,似乎在表明海康威视投资上自己的“隐退”之心。

事实上,据不完全统计,自2011年8月开始,龚虹嘉至少套现海康威视22次,累计套现金额达到183.37亿元(不含普康投资减持)。

而龚虹嘉对海康威视的连续减持,一度惊动监管方进行调查。2019年11月13日晚间,海康威视发布公告称,公司董事胡扬忠、龚虹嘉于2019年11月11日收到证监会《调查通知书》,胡扬忠和龚虹嘉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被立案调查,但对于在哪些方面涉嫌信披违法违规,上述公告并没有提及。

市场一度猜想,此调查虽然涉及涉嫌信披违法违规,也许另有隐情,可能和胡扬忠和龚虹嘉过往增减持股份未及时进行信披有关。

但最近,龚虹嘉又再度抛售33.37亿元海康威视股票,打破了针对其减持披露信息违规的猜测。

海量抛售海康威视股票,无疑证实了龚虹嘉“洗脚上田”的说法。事实上不只是海康威视,龚虹嘉参投公司的情况也在近几年发生了明显的变化。

但他并未如2015年会上所讲,退居“二线”,完全做一个快乐的“天使投资人”,专心在早期天使投资上,而是重仓入局,探索了TMT之外的全新赛道。

“荒唐”的冷门投资

在不被看好,甚至被认为很荒唐的赛道蛰伏,但在之后却被证明极具价值,这是龚虹嘉与其他投资人的不同之处。龚虹嘉当年所投的项目很多都很冷门。“三不”的“非主流”投资原则,贯彻在了龚虹嘉过去投资的始终。

“我自认为不是最聪明的人,但我一直坚信用平凡的人可以成就不平凡的事。我为自己定了‘三不’原则:别人不想做、不愿做、不敢做的事情,我们才可以去做。因为如果大家都看到了机会,我们竞争不过更优秀的人。”在一篇分析自己投资原则的文章中龚虹嘉如此写道。

龚虹嘉 图片来源:华中科技大学官网

比如,1994年时,当房地产热潮到达巅峰的时刻,人人都为地产疯狂,龚虹嘉选择用积累起来的300万元资金创立德生科技,专攻“夕阳产业”收音机,德生成功成为中国收音机第一品牌,德生科技也在2017年成功上市。

在IT开始盛行的时候,龚虹嘉选择投资德康,跟一些退休的技术专家一起做研究,当年轻人和老人的管理方式和发展理念发生冲突时,在分裂几乎要毁掉德康时,龚虹嘉依然坚定对原班底的支持。1998年12月3日,德康被亚信以1000万美元的价格收入囊中。

再比如,1990年代,当很少人知道智能卡,龚虹嘉却在北京握奇濒临倒闭之时,选择投资握奇。在纳斯达克上市的时候,握奇因为要卖3块钱的价钱,固执地放弃了上市。根据第一财经报道,到2015年,握奇的年销售额达到17亿元,来自全球11个国家的分支机构,为全球63个国家提供数据产品及安全的服务,超过30亿个握奇产品服务于交易安全与身份认证。

2002年,当2.5G上的流媒体应用还很少被人提起,富年的编解码技术还缺乏这演示的平台,龚虹嘉却做起了H.264的编解码芯片,并且一口气围绕这个产业链设立了5家关联公司。进入2005年,随着手机进入3G时代,富年科技的流媒体技术受到行业的热烈追捧。

龚虹嘉在行业内习惯扮演引路人的角色,在他参与创办的十几家公司里,一旦公司走上正轨,他就会把位子让给别人,自己则另起炉灶,去做其他的事情。

事实上,除了在富年科技和富瀚微电子的投资上仍然保持活跃度之外,龚虹嘉已经从众多曾经为他带来辉煌战绩的投资项目中退居二线,甚至彻底离开。

企查查数据显示,亚信德康已经注销,龚虹嘉通过独资控股企业Wealth Strategy Holding Limited间接持有上市公司联合光电1.64%的股份全数抛售,龚虹嘉分别于2016年12月26日和2020年5月12日卸任握奇数据和芯原微电子的董事。而根据董秘的回复,龚虹嘉作为德生科技早期股东,已经于德生科技IPO前退出了全部股份。

这些看似“退居二线”的操作背后,龚虹嘉并非真正打算“退休养老”,而是在为跨界全新赛道做准备。

不甘只做LP,亲自操刀新领域

清退一系列过往投资之后,龚虹嘉一度把重心放在做LP上。

图片来源:机构投资者评论

龚虹嘉创办的深圳嘉道谷投资,以及联合创办的嘉豪投资,都诞生在了现金满屋的2014年。借助这两个资本,龚虹嘉成为众多头部资本的LP,陆续投资了美团天使投资人李竹所创办的英诺天使基金、高瓴、红杉、IDG、经纬等知名海归派创投。

近几年,顺为、源码等在产业领域和市场表现俱佳的机构也纳入了嘉豪基金的GP名单。另外,作为清科LP,龚虹嘉也与清科倪正东共同投资了颜值App、垂直文化娱乐社交平台“星云”等项目。投资深圳创新谷,他与朱波的互动也颇多。

2013年,龚虹嘉与朱波、周鸿祎、薛蛮子、李竹、包凡、陈宏、俞永福等人共同发起成立创新谷,总部位于深圳。

企查查数据显示,深圳创新谷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法人、持股60.31%的大股东为龚传军,与龚虹嘉是兄弟关系,龚虹嘉在此公司担任董事。

创新谷完成的公开投资事件有75起,投资领域为龚虹嘉最熟悉的TMT领域,8成以上为天使轮、种子轮投资,投资时间都在2018年以前。

2015年12月清科举办的一次大会上,龚虹嘉谈到自己正在做的事情时表示,“正折腾一个创新谷,几年下来,最近我们折腾了一个最神奇的项目:我们投资了一个98年出生的高中生。这个小女孩很神奇,公司叫神奇百货,不知道能挣多少倍,我们拭目以待。”

事实证明,这个被龚虹嘉颇为看好的神奇百货项目,让他遭遇了“翻车踩雷”。2016年1月,神奇百货融资消息传出,其A轮融资2000万元由经纬中国领投,真格基金、创新谷跟投。不过,神奇百货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经历非法裁员、数据造假、涉嫌漏税等一系列负面风波后走向“死亡”,龚虹嘉期待的收益并未出现。

在创新谷之外,嘉嘉道谷投资是龚虹嘉真正的“亲生子”,也是在嘉道谷,龚虹嘉终于走出了TMT的投资“舒适圈”。

企查查数据显示,深圳嘉道谷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成立于2014年10月27日,持股86.67%的大股东陈春梅为龚虹嘉的妻子,持股13.33%的股东龚传军为龚虹嘉的兄弟,龚虹嘉担任总经理。

与创新谷集中投资TMT领域不同,嘉道谷86起公开投资事件中,有18起涉及医疗健康领域。而医疗健康,也事实上成为龚虹嘉走出TMT领域,重仓投资的核心赛道。

下一个“海康威视”在哪?

持股16年,投资海康威视暴增2万倍。龚虹嘉这笔投资似乎难以超越。

2018年3月“新物种起源”万物生长大会上,当被问及下一个可能会出现的“海康威视”,龚虹嘉说,“如果有的话,可能会在生命科技方面。

龚虹嘉如此判断,也如此行动。龚虹嘉在投资医疗初创企业之外,重仓进入了上市公司中源协和,并少见地亲自进入公司管理层。

2017年11月,中源协和公告与深圳嘉道、王晓鸽签署了框架协议,拟买下上海傲源。整个交易总计作价12亿,其中需要向深圳嘉道支付对价9.6亿,考虑配套融资5亿,交易完成后,深圳嘉道持有公司9.7%的股份。

2018年7月23日,龚虹嘉以其境外自有资金2.47亿通过QFII方式完成中源协和股票的专项增持,买下了中源协和3%的股权。由此,龚虹嘉对中源协和的持股比例增加到了12.7%,成为仅次于德源投资的第二大股东。

中源协和董事长龚虹嘉(右),副董事长、总经理李德福(左)(来源:中源协和官网)

2018年12月8日,中源协和发布公告称,原公司董事长李德福辞去董事长和战略委员会主任委员职务,任副董事长。随后,龚虹嘉全面走到台前出任中源协和董事长。

一边从海康威视套现“补血”,一边花费数十亿元投资中源协和,龚虹嘉的投资重心转道,让中源协和颇受关注。

中源协和主营业务覆盖细胞存储,基因检测,新药研发,体外诊断试剂、基因、蛋白、抗体的研产销等全产业链条。中源协和从2010年开始主业向“细胞工程+基因工程”转型,净利润和扣非净利润表现一直比较一般,直到2015年才实现上市25年以来的历史最高净利润。但到2016年,净利润就立即缩水了4/5,再到2017年,净利润和扣非净利润也继续跳水下降。

尽管表现不佳,但2018年龚虹嘉入局中源协和,其后盈利状况有所改善。中源协和2018年、2019年及2020年上半年净利润分别为6585万元、5395万元、8070万元,同比变化分别为471.58%、-16.13%、28.82%。

龚虹嘉敢于入局的理由是,中源协和最大的特色在于其干细胞业务。公司公告信息显示,中源协和旗下的天津市脐带血造血干细胞库是中国首批经卫计委批准设置并通过执业验收的造血干细胞库,已为临床提供 2,000 余例移植供体,而中源协和已经在已在全国包括天津、黑龙江、吉林、辽宁、山西、陕西、河南、 安徽、浙江、江西、江苏、上海、福建、重庆、贵州、云南、海南、甘肃及武汉建立了细胞资源库。

干细胞一度被视作为是医疗技术由卫健委监管,由于医院可以自行研制干细胞技术,其产业化一度非常受限。2016年,中源协和一度准备收购莆田系细胞免疫技术企业上海柯莱逊,而后因柯莱逊卷入“魏则西事件”,中源协和终止收购。

也因为“魏则西事件”后续发酵,后续政策对干细胞技术的监管全面收紧,行业转冷。但在2020年8月25日,政策逐渐松绑并规范化,CDE发布征求意见稿将干细胞作为药物进行上市监管,这意味着干细胞技术未来将由医院自行研发给患者使用的“灰色地带”走入正规产业化。

另一细胞治疗的热门领域CAR-T在2017年作为药品监管上市后,复星凯特、药明巨诺、南京传奇等一系列CAR-T企业发展壮大,复星凯特、药明巨诺的CAR-T产品也进入到最后的上市冲刺。对比CAR-T细胞治疗作为药品监管上市后的发展路径,干细胞技术产业化的前景也正在明朗化。

左手半导体,右手医疗健康

除去中源协和之外,龚虹嘉还重度参与了另一家肿瘤精准诊断检测公司泛生子的A、B、C轮融资,合计投资额超过6亿元人民币。2020年6月20日,泛生子成功在美国纳斯达克市场上市,IPO首日市值过百亿元,龚虹嘉在泛生子的重仓投资中也收获颇丰。

医疗健康之外,龚虹嘉对TMT领域前沿如半导体、集成电路仍然保有持续的热情。企查查数据显示,龚虹嘉仍然全资控制富年科技,仍然在上市公司富瀚微电子担任董事,其关联人龚传军持有富瀚微电子2.52%的股份。值得注意的是,富瀚微电子的核心业务之一便是芯片、半导体和集成电路的研发生产。

来源:光源资本数据整理,创业邦制图

巧合的是,龚虹嘉又在冷门时入局,提前踩中了后来的投资热点赛道。

2020年上半年,半导体及电子设备、生物技术/医疗健康成为了投资同比增速最快的两个领域,同比增速分别达到了215%和12%。在这两个领域,龚虹嘉能否发掘和培育第二个万倍投资收益的“海康威视”?值得继续关注。

本文为创业邦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创业邦将保留向其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如需转载或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