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回主流视线,我们也许正在进入电子邮件的黄金时代|海外头条

若卡 2020-10-20 13:23

创业邦

00:00 0:5:4

编者按:本文为创业邦原创报道,作者若卡,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电子邮件一直占据着一种特殊的位置。事实上,它是人们工作和个人生活的中心枢纽。

当你想联系一个新客户时,你会使用电子邮件。当你需要收取电子发票时,你会使用电子邮件。

在很多人的心中,电子邮件仍然是收纳数字记忆和足迹的焦点,并包揽工作中大部分对外、跨组织的沟通。

但是,作为一个数字化的品类,电子邮件的发展似乎总是有些不温不火,相比于社交软件、视频软件,它不能算作最便捷新颖的现代沟通工具。

本期推介Fast Company的文章《为什么我们正在进入电子邮件的黄金时代》(Why we’re entering the golden age of email),作者Dvir Ben-Aroya。

电子邮件停滞不前的部分原因在于,它是一种仍在日常使用的最古老的数字技术。

第一封“电子邮件”是1969年10月29日发出的,自那时以来,一些底层技术虽然发生了变化,但它目前使用的大多数协议仍然来自于上个世纪。

SMTP(电子邮件传输协议)创建于1982年,IMAP(电子邮件下载协议)创建于1986年,直到2020年也没有什么科技上的改变。

作者还提到,由于电子邮件建立在开放标准之上,所以它是分散的。

如果电子邮件建立在一个封闭的系统上,它很可能会被少数几家大型科技公司所控制——就像一些较新的通信模式一样。

这意味着电子邮件与当今许多其他技术类型不同,没有一家公司能够拥有和控制它。

任何人都可以创办一家提供电子邮件服务的公司,而且还能与市场上所有其他电子邮件平台兼容。

但电子邮件的开放性也有一个缺点。那就是在过去的二十年里,它无法得到太多的关注和投资。

在本世纪初,最重要的创新竟然是谷歌提供1GB的存储空间,自那之后再无变革。

这是因为,尽管任何人都可以启动电子邮件服务,但以谷歌、微软和苹果为主的大型科技公司仍然控制着绝大多数活跃电子邮件账户,其他任何令人兴奋的付费解决方案都没有多大市场。

像Mailbox和Sparrow这样的应用程序提供了一些新的用户界面技巧,但它们没有可行的商业模式,也无法说服很多人订阅应用程序,几乎没有任何动力去创新。

此外,电子邮件的开放性已经变成了一个悖论,如果不能够让每个电子邮件供应商都同意做出改变,就几乎不可能实现电子邮件的现代化。

作者表示,这一僵局导致了一系列旨在简化通信的辅助服务的发展。公司需要新的解决方案,所以他们建立了自己的解决方案。

在应用程序经济崛起期间,像WhatsApp这样的服务被设计用来取消发送短信的短信费。

Slack和微软团队的创建就是为了帮助解决没完没了的电子邮件问题。虽

然所有这些新服务都是有趣和令人兴奋的,但它们都构建在封闭的平台上。

然而,在2020年,由于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整个社会越来越依赖技术来维持组织和工作的发展。

尽管人们觉得电子邮件很老派,但它仍然是最有保证的沟通方式。

哪怕使用微软和Slack等新工具,仍然需要每天使用电子邮件,尤其是在整个公司都转向远程工作的情况下。

而其他种类繁多的应用软件造成了信息过载,将人们的时间打碎,用于接收分散在众多服务上的信息内容。

这就是为什么电子邮件必须向更先进、更精简的方向发展,以免让用户在聊天应用程序、项目管理应用程序、共享文档甚至是日程表之间不断切换,降低效率。

很明显,我们需要从头开始重新设计电子邮件,并从21世纪的角度重新简化人们彼此沟通的方式。

这也解释了为什么我们开始看到很多关于电子邮件的新闻,无数与电子邮件相关的新产品在2020年推出,比如Basecamp、OnMail等都推出了新的电子邮件服务。

通过加强对新的电子邮件应用程序和服务的投资,电子邮件有望再次成为硅谷的宠儿,过去两年电子邮件的创新比过去十年都要多。

所以,当我们的世界在2020年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时,用户发现信任的工具还是那么值得信任,每个人都意识到,电子邮件终于又性感起来了。

本文为创业邦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创业邦将保留向其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如需转载或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