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制片人的中国游戏电竞理想国

竞核 2020-10-22 20:50

编者按:本文来源创业邦专栏竞核。

“市面上的电竞馆大都不算是真正意义上的电竞馆,顶多是多功能场馆。”流线传媒工作室联合创始人,CEO及合伙人马可·韦伯(Marco Weber)耸了耸肩,神情笃定地说。

马可·韦伯(Marco Weber)德国人,投资,制作和导演了多部好莱坞大片,比如《花园⾥的萤⽕⾍》,《线⼈》,《骇客异次元》和《战略特勤组》等。

2020年年初,韦伯在中国成立流线传媒工作室,致力于成为一站式的游戏电竞消费平台,其中电竞场馆是重要一环。

9月中旬,一个温暖的午后,在韦伯位于北京朝阳的新办公室中,我跟他聊了将近2个多小时。他刚从海南自贸区自贸港产业园区投资合作大会回京,神采依旧丝毫看不出疲态。

他颇有兴致地跟我描绘海南的所见所闻,并透露到公司准备在海南运营一到两座电竞场馆。我惊讶于韦伯的胆识,但有些担忧,毕竟运营电竞馆这种苦力活不太讨巧。

我反复跟他确认,是提供解决方案,还是下场亲自来做。得到确切地回复后,这才有了文章开头他对电竞场馆的看法。

在流线传媒工作室的业务布局中,电竞馆是触达消费者的有力抓手,但绝非孤立的一环。

凭借影视制作能力切入游戏电竞

从流线传媒工作室成立的时间来看,这是一家相当年轻的公司。不过这家新组建的公司,在某些领域可以称得上是一枚老炮。

公司旗下共拥有WePlay、Streamline游戏、Streamline Technologies (前身为Vrenetic)、Centropolis(美国中心城邦影片公司)四大子公司,积累相当深厚,业务涵盖电竞场馆、游戏、直播、影视等。

具体来说,Weplay公司成立于2012年,主营业务为电竞赛事策划、场馆运营。公司曾举办过《反恐精英:全球攻势》《刀塔自走棋》等多项电竞赛事。

据了解,WePlay在美国洛杉矶和基辅等地设有电竞馆,预计下一个场馆将会选址海南。

跟电竞业务相比,公司游戏业务起步较晚,今年年初这项业务才开始启动,团队主要集中在乌克兰基铺,规模差不多40人左右。

竞核获悉,该公司正打造一款RPG游戏,背景设定在古罗马时期。这款最大的特点是电竞化,比如游戏内第一/三人称视角等。

现如今,游戏、电竞赛事宣发、直转播均离不开直播平台。可以说,直播平台已经下沉为游戏、电竞行业的底层基础设施。

正是看到这一趋势,⻢克·⻙伯和电影导演罗兰·艾默⾥奇早于2016年创建了公司Vrenetic,现改名为Streamline Technologies,专注于视频流媒体直播技术、平台。

2019年初,发布移动产品是Streamline Technologies。Vresh是全球⾸个将360˚ 全景视频技术利⽤ 于社交媒体的全沉浸式直播平台。

据悉,2021年Q1,Streamline Technologies还将推出Tag-Ya。⼀款专为Z世代打造的视频应⽤,将通过基于地理位置的活动和相关的零售商折扣将⽤户聚集在⼀起。

跟前述公司相比,Centropolis(美国中心城邦影片公司)资历最长,堪称是老炮级别的影视公司。

它由知名导演罗兰·艾默⾥奇创建于1985年,公司出品发行的25部电影全球票房收⼊超过40亿美元,包括《独立日》《哥斯拉》《2012》等。

韦伯告诉我,中心城邦影片公司扮演着发起者的角色,其高超的影视制作能力和资源库可以为游戏、电竞、直播平台提供丰富的影视内容资源,IP及泛娱乐开发的可能性。

目前公司大部分收入来源于影视业务。

在韦伯的设想中,影视充当现金奶牛不会持续很长时间。他认为,一旦首款游戏成功,进而开发影视剧,打造电竞赛事,公司业务体系将变得更加健康。

AdGloriam蓄势待发

韦伯是游戏电竞化趋势的忠实信徒。

眼下这一趋势具备如下特征:1、重视游戏操作体验:直观易上手;2、重视观赛视觉体验:第三方观赛模式,易传播;3、重视观赛内容趣味性:丰富的故事性,和用户同频共振;4、重视玩家与观众的互动性:备受重视的观众参与感。

基于此,流线传媒为玩家们带来了AdGloriam。它是一款RPG游戏,具有沉浸式游戏体验、身临其境的观赛参与感、通过比赛可获得国际声望以及亲自演绎AdGloriam主角等特点。

举个例子,玩家体验AdGloriam时,可与线上观众互动,为角色增加血条、攻击值,还可以参与竞猜。

这主要得益于流线传媒旗下的流媒体公司Streamline Technologies。2019年初Streamline Technologies发布移动直播应用Vresh,玩家体验游戏AdGloriam时,可在Streamline Technologies的直播软件上进行同步直播,如Vresh和WePlay直播APP(预计于2021年一月发布),以提升交互体验。

竞核了解到,AdGloriam制作团队正紧锣密鼓地筹备游戏的第二个宣传片,该游戏的开发时间预计还有一两年。

纵观全球市场,最成功的电竞游戏产品大多在PC端,比如《英雄联盟》《堡垒之夜》等。而在中国市场,则是PC端、手机端两点开花,典型的移动电竞赛事有王者荣耀职业联赛KPL、和平精英职业联赛PEL等。

艾瑞咨询在《2020年中国电子竞技行业分析报告》中指出,移动电竞游戏市场规模为648亿元,端游电竞游戏市场规模为348亿元,电竞生态市场规模为409亿元。

很明显,在中国市场移动电竞游戏占据主导地位。

针对这一市场趋势,海外电竞游戏产品进入中国市场势必需要进行本地化改良,尤其是在移动端。

流线游戏总经理Ivan Rogovchenko告诉竞核,AdGloriam会是一款跨平台产品,拥有主机、PC、移动端三个版本。

顿了顿,他补充说道,进入到中国市场后,AdGloriam会侧重于PC跟移动端。

至于如何打造AdGloriam的电竞赛事体系,流线传媒科技也有自己的考量。

韦伯说,大致上AdGloriam将会设有职业性赛事、公开赛、大众赛三种。

与此同时,公司会充分利用旗下的影视、游戏以及电竞公司,同步打造相关的影视剧等产品。换句话说,即由知名导演罗兰·艾默⾥奇导演的AdGloriam影视剧将与游戏互为IP支点,进行泛娱乐开发。

目前市面上盛行的IP开发路径大多有两种方式,其一是同步开发;其二是异步开发。前者更强调游戏、电竞、影视剧等内容产品的协同性,成则效益最大化,败则颗粒无收;后者大多数是从某个成功的产品切入,强调爆款单品效应。

韦伯坦言,同步开发多种内容产品会面临风险,但也是一种充满前景的创新。

下一步,加注中国

彼得·蒂尔在《从0到1》一书中这样定义创新跟风险的关系:创业必须创新,必须实现从 0 到 1。大胆尝试胜过平庸保守。

这或许正是流线传媒工作室布局中国业务的真实写照,不惧挑战,大胆探索。

竞核了解到,这家今年年初才进入中国市场的欧洲公司,将持续加注中国市场。拿游戏业务举例,2021年夏天,团队会扩容一倍,增长至80—100人。其中中国团队将有20—40人,接近3成,涵盖游戏研发、发行业务。

韦伯告诉我,欧洲跟中国两个研发团队同等重要。我们十分重视中国游戏市场,尤其是休闲游戏。

也就是说,欧洲、中国游戏团队将各有侧重,前者聚焦于3A游戏,后者则是休闲游戏。

韦伯的判断不无道理,眼下国内休闲游戏正处于高速发展的黄金期。

首先是用户规模、用户时长持续扩容,随着字节、快手等小巨头不断发力,2020年1月中国休闲游戏月活跃用户量突破4亿,2020Q1时长增幅超过300%。

其次是下载量增速高于手游,2020年上半年,中国手机游戏下载总量为81950万次,环比上涨27。其中休闲游戏下载量为52536万次,环比上涨46%。

再次则是市场规模高速增长,据光大证券预估,中国休闲游戏IAA(In-App Advertisement)市场规模或达250亿元,IAP(In-App Purchase)接近200亿元,合计市场规模达400-500亿元。

市场前景固然广阔,但流线游戏想要切走属于自己的蛋糕,还得靠产品说话。

“我们将开发多款游戏,以便分散风险。除却3A游戏外,也会开发休闲游戏。”韦伯告诉我。

他笑着说,进入中国市场是深思熟虑的结果,我们是带着资本跟诚意来的。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创业邦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