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工厂”难以落地,非洲转型建微型工厂与亚洲对抗?|海外头条

若卡 2020-12-02 11:14

创业邦

00:00 0:7:56

编者按:本文为创业邦原创,作者若卡,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在很多人的心目中,现代化的一个特征就是占地巨大的超级工厂。

以特斯拉为例。它在美国内华达州的超级工厂号称世界上最大的建筑。

目前完工的面积约50万平方米,而这只占整个工厂的30%。

超级工厂象征着世界制造业长期以来朝着大规模、集中化和专业化工厂的方向发展。这将帮助生产者实现规模效应,最终为消费者降低成本。

特斯拉对超级工厂带来的这些预期收益非常明确,推测电池的成本将通过规模经济显著下降,并对大多数制造过程进行简单的优化。

这一主张反映了集中式制造的最大价值——规模较大的工厂能大量节省成本,为企业和消费者带来好处。

在那些成功实践的国家,集中式制造业仅用一代人的时间就改变了整个经济——降低了贫困率,创造了就业机会。

但是,这种模式只在特定情况下有效,更糟的是,它对某些国家来说是一个蓝图,对另一些国家来说则不是。

本期推介medium网站的文章《非洲微型工厂的前景》(The Promise of Microfactories in Africa),作者Evan Spark-DePass。

作者表示,集中化的经济效率常常与弹性产生直接的冲突。

生产越集中,中断或冲击就越有可能削弱公司的核心业务和接触消费者的能力,而这一变化就是2020年的真实写照。

这一点在非洲大陆表现得最为明显。几十年来,非洲大陆一直很难吸引制造业。

工业产品只能从数千英里外的供应商进口,削弱了经济增长和多样化的前景。

在新冠疫情期间,这一差距尤其突出,因为连接亚洲和非洲的脆弱供应链已延伸到断裂点,导致基本产品的延误和短缺。

非洲大陆商品供应的中断,促使非洲国家意识到“建立制造业,生产需要的产品”非常重要。

然而,作者指出,过去几十年在中国行之有效的集中式制造模式不能想当然地套用在非洲。

非洲大陆亟需的一种新的制造业模式,开辟自己的工业化道路。

就在1990年,中国和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的国内生产总值还相对均衡。到了2000年,开始出现了小差距。

在接下来的20年里,随着中国制造业的爆炸式增长,这一差距变成了8万亿美元的鸿沟。

当经济学家怀着敬畏的心情看着中国和其他亚洲国家通过制造业使数百万人摆脱贫困时,一个问题已经潜伏在表面之下:什么时候才会轮到非洲?

作者称,虽然工业化改变了中国经济,但劳动力成本也大幅上升,撒哈拉以南非洲国家似乎是制造业的合理继承人。

因为那里人口相对年轻,而且原材料丰富。然而,现实并没有这么理想。

其中一个原因是,许多撒哈拉以南国家的劳动力成本高得惊人,这意味着,随着工资持续上涨,吸引亚洲低薪劳动的密集型产业不太可能迁移到非洲。

其二,在世界银行年度营商环境调查(Ease Of Doing Business)中,排名最后30位的国家中,有19个是撒哈拉以南非洲国家。

最后,许多非洲国家的基础设施,如交通网络、电力可靠性和互联网普及率,远远落后于许多潜在的制造业竞争对手,这使得大规模、大批量的制造业极具挑战性。

由于所有这些原因,非洲的工业化道路将与中国截然不同。

至少在中短期内,分布式模式在撒哈拉以南非洲国家可能会更有效。作者指出,这一动态正在形成,微型工厂已经在非洲大陆落地。

顾名思义,微型工厂是自给自足的制造单元,通常高度自动化,比传统的生产装置小得多。

微型化制造的好处包括降低成本,降低风险,以及与传统方法相比在灵活性上的显著提高。

尝试微制造的公司在各个领域都有,从ChopValue(一家加拿大公司,生产家居用品、装饰品)到通用电气等等。

早期,非洲的微型制造业倾向于生产简单的产品,主要是食品和饮料。

而根据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微型工厂的部署情况,可以明显看出,在解决该地区的高劳动力成本、经商便利程度和基础设施缺口方面,分散式生产模式比集中式生产更有优势。

1. 无需劳动就能增加价值

工业没有从亚洲转移到非洲的原因之一是该大陆的高劳动力成本。

要想在成本上具有竞争力,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的工业必须发挥各国在农业和自然资源方面的优势,而不是依赖劳动密集型模式。

值得注意的是,微型工厂在很大程度上是自动化的,大的劳动力池是不必要的。

因此,尽管微型工厂的到来不会带来大量的新就业机会,但它将使非洲现有的许多工作岗位,尤其是农业岗位大幅提高利润。

微型工厂使急需增值的部门能够增值。非洲大量出口未经加工的原材料,而不是通过加工或制造来获取价值。

世界其他地区的加工商从非洲种植的可可、棉花和腰果等作物中赚取了大部分利润。

2. 通过试水来降低风险

撒哈拉以南非洲的许多国家被视为世界上最不适合做生意的地方,阻碍了工业投资,造成恶性循环。

微型工厂的成本通常只相当于传统生产设备成本的一小部分,它能让企业在不熟悉市场的情况下,不必进行大规模且可能存在风险的资本投资。

作为一个开拓者,微型工厂可以打开更多行业的大门,更适应新的商业环境。

通过需求测试和相对低成本的运营,微型工厂可以降低风险,同时允许企业探索新的市场。

3.在基础设施缺口中建立弹性

正如疫情所突显的那样,许多撒哈拉以南非洲国家高度依赖亚洲的集中生产设施来供应基本商品。

与此同时,基础设施的不足也给建立大规模产业来解决这一问题带来了挑战。

在过去8个月里,许多非洲国家努力维持个人防护设备等医疗用品的充足库存,这些医疗用品历来都是从非洲大陆以外采购的。

微型工厂能增强弹性。

尽管基础设施仍然是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生产和运输商品的关键挑战,但微型工厂可以靠近消费者或原材料,不需要像传统工厂那样的能源水平。

然而,作者也认为,微型工厂并不是解决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经济增长和供应链挑战的灵丹妙药。

早期的供应链问题可能一直存在,制药业是非洲大陆的一个关键生产缺口,鉴于较高的监管要求,短期内微型工厂不太可能生产出药品。

基础设施问题仍然是一个持久的挑战——无论原材料或消费者离生产地点有多近,糟糕的道路都是一个障碍。

但通过微型工厂进行的分布式制造是目前占主导地位的“超级工厂”模式的一个令人信服的替代方案,而“超级工厂”模式显然不适合非洲大陆的工业化前景。

在整个地区实现经济发展和供应安全的持久努力中,微型工厂提供了非洲国家拥抱工业化的新机会。

本文为创业邦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创业邦将保留向其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如需转载或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