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ffirm上市大涨近100%,Paypal黑帮核心成员如何打造美国版“花呗”?

阿尔法公社 2021-01-16 09:50

编者按:本文来源阿尔法公社,创业邦经授权转载。

有着美版“花呗”之称的电商分期付款提供商Affirm登陆纳斯达克,它以每股49美元在纳斯达克发行2460万股A类普通股,上市首日大涨98.45%,报97.24美元,市值236亿美元。

这家总部在旧金山的公司在上市之前总共筹集了约15亿美元的资金。根据它的招股书,截至2020年6月30日的财政年度,它的净收入为5.095亿美元,较2019年同期增长近93%。 截至2020年9月30日,它的三个月净收入近1.74亿美元,比去年同期的收入8790万美元增长近98%。在疫情中的逆势增长,是投资者看好Affirm的重要原因之一。

Affirm的创始人并非无名之辈,他是Paypal黑帮的核心成员Max Levchin。Max是Paypal的联合创始人和CTO,之后创立了Slide.com、HVF和Affirm,也曾是 Yelp的最大股东和Yahoo的董事会成员。

从在Paypal时期开始,Max就专注在反欺诈相关的工作,而Affirm的基础也包括数据,反欺诈和信任。我们将梳理Max Levchin包含Affirm在内的创业经历,以及他对于数据和反欺诈的一些洞见。

在PayPal和Slide支付学费

Max出生于乌克兰基辅,16岁时移民美国芝加哥。在伊利诺伊大学香槟分校学习时,学习了计算机科学。他对数据的痴迷以及创业的冲动,就是从这里开始。

1995年夏天,他和几个大学同学:Luke Nosek、Scott Banister创立了广告公司SponsorNetNew Media。虽然这家公司并不算成功,但却让Max和他的联合创始人尝到了创业的甜头:只需一个想法、一些代码、数据和大量的努力工作,你就能从零开始建立一家公司。

1998年,在加州帕洛阿尔托,Max与Peter Thiel相遇,他们共同创立了数据安全公司Fieldlink,之后这家公司推出了用于数字付款的产品,它更名为PayPal。

Max在PayPal的贡献和收获都很大,例如他在PayPal积累的欺诈检测方面的经验奠定了他今天在消费金融领域的地位,其中最被低估的可能是他在消费者数据安全和隐私方面的第一手经验。PayPal收集了大量敏感的消费者数据,Max和他的团队必须不断平衡利用这些数据建立更好的算法和保护隐私。

在一次与风险投资人对谈的播客中,Max谈到了他在2000年交了一些学费:构建反欺诈软件需要 "严谨的态度和付出一些代价"。事实证明,阻止欺诈的有效方法是先从欺诈中损失不少的钱,同时要确保你在这一路上一丝不苟地记录数据。

麦克斯把这叫做 "交学费"。他说:“除非我们学会如何快速处理欺诈,否则我们将破产,而我们只收集了一些有用的数据。所以,我们试图在飞机坠毁的同时制造引擎。”每周,PayPal都会因为欺诈行为损失上百万美元,因此Max和他的团队疯狂地努力将他们的数据整合到欺诈检测模型中。

“我们知道会遇到这种欺诈,只要我们有这种数据驱动的止损概念,我们不再去做被验证会出问题的事,当我们已经损失了足够的钱,我们就会从中有相应的收获和经验。换句话说,如果你收集数据,建立模型的速度能比你烧光现金的速度还快,就可以在飞机一头砸进地面之前,给飞机安装一个新的引擎。”

Max和他的团队及时建立了模型,阻止了欺诈带来的损失。2002年2月,PayPal上市,随后被eBay以15亿美元的价格收购,这让Max和 "PayPal黑帮 "的其他成员实现了财务自由。

"PayPal黑帮 "

Max和"PayPal黑帮 "的成员们,例如Reid Hoffman(创立了领英)、Peter Thiel(成为投资人,创立了Palantir)、Elon Musk(特斯拉和SpaceX)和David Sacks(创立Yammer,后转职投资人)并没有带着他们获得的财富流连于游艇,聚会和其他消磨时光的事情中。相反,他们将精力集中到寻找下一个新产业中,并建立了一系列标杆性的公司。

Max选择了当时正快速发展的社交网络和Web2.0领域,他在Yelp和Slide分别担任董事长和CEO。这两家公司都出自他的创业实验室MRL。Yelp还算成功,但Slide则不那么成功。它一开始是在MySpace上分享照片的应用,后来却变成了Facebook最大的第三方应用。不过,它一直没有找到稳定的收入模式,最终没有发展壮大。Max在2007年曾对《纽约时报》表示,之所以选择做Slide,是因为想做一家在规模和影响力上都能超过PayPal的企业。因此,当2010年Slide被谷歌以1.82亿美元(仅为PayPal被收购价格的八分之一)的价格收购时,很难不把这个结果看作是一种失败。这一次,Max交了学费,弄清楚了有些种类的挑战并不适合他的经验和资源,并再次回到了原点。

在此期间,Max继续投资分析和数据驱动的公司,并在雅虎和Evernote等硅谷大公司的董事会任职。不过,他也重新将精力投入到MRL创业实验室,将其改革成HVF实验室。HVF的宗旨是"不懈地寻找利用数据创造价值的机会",Max和HVF寻找着有潜力的公司,它们可以成为下一个独角兽,并且从头开始重塑健康、信息共享和金融等行业。

2012年,Max创办了Affirm,公司宗旨是"重塑消费金融"。Affirm为一次性购买的商品提供贷款,这些商品会占用太多的信用卡额度,但对于传统的银行贷款来说又太小了。在后台,Max和Affirm团队建立复杂的信用核销算法,科学的进行风险控制。

在Affirm的这一段创业中,Max终于有了一家比PayPal更大的公司,它刚刚上市,拥有百亿美元市值,而这一次,它对于金融系统的改造,也比PayPal那一次更加彻底。

华尔街的致命弱点

Max认为,他已经找到了华尔街银行的致命弱点:他们可能是资本I型创新者,有钱到可以给整个硅谷的工程师付薪水,但是他们已经不了解自己的客户。

“如果你和金融界人士,尤其是很资深的华尔街人士交谈,你会发现他们生活在一个泡沫中 。”Max说。“他们不明白普通人其实并不是用债券数学思维来思考的。银行往往会忘记,我们大多数人把贷款看作是达到目的的手段,而不是目的本身。”

大多数巨型银行早已忘记了如何与客户沟通。“他们面对的是过时的对待数据、思考数据以及向消费者展示数据的方式,他们生活在一个自己设计的世界里。华尔街打造的是对华尔街有意义的产品,但这个产品对他们的用户却没有意义。” Max解释。

正是在这个前提下,Max和Affirm立志拆掉旧的金融体系,从头开始构建一种新的借贷模式,Affirm将 “提供诚实的金融产品来帮助用户改善生活”。

当然,大多数银行和金融机构都会说他们改善生活。Affirm有何不同?Max表示:“我们的贷款方式最大的不同之处在于,我们从根本上认为杠杆是好的,但债务是坏的。”

他用一个实际的例子来解释什么时候杠杆很重要:一个大学毕业生在准备求职面试。“要想找到工作,你需要一套漂亮的西装去面试,但你其实并没有钱。通常情况下,你会办信用卡,然后用信用卡支付西装的钱,有很多很多的例子,借款是一种完全合理的投资未来、提高生活质量的方式,这很好。”

但是,当你用信用卡来购买这个东西的时候,会发生什么呢?它没有给你一个一次性购买西装的方式,而是最终会有一个永无止境的资产负债表,永无止境的债务。“比如说,一个典型的信用卡贷款机构会说:如果你永远不还(贷款)的话,其实会更好,因为这样的话,你的余额会是(我)一辈子的收益。”

Max这样描述贷款机构的传统态度。“他们把你当作终身客户来优化。但他们对一生的看法和你对一生的看法是不同的。”贷款机构有动力让你终身负债,尽管看起来他们在增加你的杠杆率。

Affirm的看法则不同。“我们鼓励人们把贷款还到零,因为这样他们就能有自己的选择,以后继续借钱,或者不再借贷。”

在这个过程中,Affirm收集了关于什么是好的借款人的数据,并且可以在这个大学毕业生和其他和他一样的人下次选择借款时,给予他们更优惠的利率。传统的贷款机构使用的是静态的旧模式,而Affirm则建立了一个反馈循环,不断改进他们的贷款方式。

Affirm怎么解决信用核销

不需要很懂金融也能看出Affirm在干什么:从头开始重建信用评分。但如果你认为打击欺诈是现金密集型的,那么重建消费信贷模式则是完全不同的层面。

部分原因是,那些实施欺诈的人和拖欠贷款的人是不一样的。Max解释了欺诈和信用核销的区别。“一个是他企图欺骗你,另一个是他对自己撒谎。”

“在欺诈中,如果有人粉饰身份和自身情况,其实相当容易发现:他们最终会犯错误。更多的是通过一些行为标记来检测他们真实的情况是什么。”

“在信用核销中,情况就不同了。有的人对于还贷款其实是有心无力。”你怎么知道一个人是有心无力还是主观上拖欠?数据。

但是,就像诈骗一样,你必须先失去很多钱。“所以,你基本上要从自己的预算中留出一些,然后告诉你的投资人,'对了,我们每年要花50万美元,比如说,花在风险很高的贷款上,这些贷款可能会出现负回报。”

这些负回报对于传统贷款机构是风险过高的边缘案例。不过对于Max来说,更大的风险是不做这些贷款,而失去了为Affirm的核保算法提供的丰富数据,无论这个数据的案例是好是坏。现在吃亏,Affirm以后就可以获利—向更多平时不在信用体系内的人放贷。这就是交学费开始有回报的地方。

而贷款业务最大的因素还是信任,包括公司如何建立和维持与客户的信任。这也是Max创办Affirm的原因之一:2008年金融危机后,许多千禧一代和其他人对大银行失去了信任,他看到了一个机会,那就是创建一种新的银行,试图培养与客户之间的信任,而不是恐惧。

冒着将一些难以置信的复杂事物过于简单化的风险,他指出,我们已经参与了许多建立在信任基础上的商业互动和关系。“有很多人际关系的先例,信任是必不可少的。它更多的是了解你所透露的东西,而不是它能用来做什么。”Max提到。

事实上,如果没有信任,我们的社会就无法运转。而且,尽管对数据安全和不法分子的担忧是完全有效和有用的,但Max似乎在说,在与公司解锁我们的数据方面,好的潜力更大。

用户体验怎么变成Affirm的秘密武器

诚信将越来越成为公司最宝贵的资产。不过,要想在人们的数据和为他们处理数据的公司中建立信任,需要一个关键的组成部分:用户教育。

“让人们信任数据涉及到我们教他们如何理解数据。”但这个想法与任何利用用户数据提供服务的公司都是相关的。无论是在Affirm还是其他项目中,Max都在打造那些试图与客户深度共情的公司,利用数据和诚实来建立信任。

但这样做其实是非常困难的,因为:“人们在日常生活中通常不会用到复杂的金融工具,直到他们不得不用时,才会去了解它们是如何工作的。所以,如果你遇到一个你以前没有遇到过的贷款类型,你就有点如临大敌,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做。我们学到的最有用的东西就是告诉人们,'你是怎样想的'。” Max强调。

虽然Affirm先进的信用核销新型算法可能很有优势,但Affirm在用户体验方面的进化才是真正区别于传统贷款机构的地方。

“在我们的用户界面中,最花心思的可能是如何呈现贷款条款。对所有人来说,这可能是最无聊的一件事,除了真正消费贷款的人。”

“鉴于公司的使命除了赚钱之外,也非常注重社会效益,我们一直在纠结于如何呈现贷款的所有数据。贷款的信息披露表有很多页,你怎么把这些数据呈现在手机屏幕上,让人们看了就能懂?”

大多数传统的贷款机构都会尽可能保留细则,并试图说服借款人为什么他们的贷款条件比别人的好,让用户纠结在利率和各种复杂的优惠返点上。

但Affirm发现,这是错误的做法,它们的大量研究表明,任何一个最近研究办理新信用卡的人都会觉得:这东西令人头疼。所以Affirm决定不把这些晦涩难懂的金融词汇的负担放在客户身上,尤其是在做出重大财务决定之前。

“现实是没有人知道如何计算年利率和那些复杂的附加条件。人们真正想要的是了解他们正在被诚实地对待,让他们知道贷款的真实成本是什么。告诉人们一组指标:例如价格,利率,并且尽可能减少附加条件。这是非常强大的,有了这种固定的标准,会让人们更加清晰的了解。”

Affirm没有抛出绝大多数普通人都不理解的行业术语,而是专注于用清晰的、经过用户测试的语言和设计来建立信任。

因为人们追求的不是数据本身,而是希望知道自己能不能真的通过贷款买得起面试时需要的西装,从而找到工作,让他们的生活走上正轨。

这又回到了Max试图重构消费金融时秉持的基本原则:杠杆是好的,但债务是坏的。金融系统应该帮助人们走向更好的生活,而不是让他们背上费用、细则和永无止境的债务。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创业邦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上传项目 文章投递 寻求报道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