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聊中美两国的新冠疫苗-安全性和有效性

西西弗评论 2021-01-17 20:31

图片

编者按:本文来自西西弗评论,作者老C,创业邦经授权转载。

中美疫苗,孰优孰劣?抛开政治,看看事实。

1、

近日,中美两国的新冠疫苗之间的比较,又成了舆论场上一个不大不小的热点。各种针锋相对截然不同的观点在网络上泛滥。

A媒体报道,辉瑞的mRNA疫苗有效率高达95%,灯塔奇迹,人类之光。B媒体报道,辉瑞的真实有效率29%。C媒体报道辉瑞疫苗非常安全。D媒体报道挪威接种2万多人死了23个,死亡率千分之一;E媒体报道,科兴疫苗有效率高达90%以上,各国元首纷纷注射科兴的灭活疫苗。F媒体报道中国疫苗很糟糕,科兴疫苗在巴西的有效率一路下跌,勉强满足50%的最低要求。

由于中美两国的糟糕关系,以及在抗疫中的截然不同的表现。新冠疫苗,从开始研发的那一天起就高度政治化。各方都以各自的政治立场来诠释自己的疫苗。坦率的说,每个媒体,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立场,讨论政治问题,社会问题时立场先行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中国人站中国的立场,天经地义理所当然。

然而,疫苗的研发本身,也是属于自然科学的范畴,而自然科学是有其客观标准的。因此,我写这篇文章,聊一聊我所了解到的两国的疫苗。

2、

一般所说的美国疫苗,是两种mRNA疫苗,一个是美国Moderna研发的。另一家是德国公司BioNTech研发,后面辉瑞(Pfizer)加入的,一般也认为属于美国疫苗。中国疫苗目前主要谈的是国药和科兴的两款传统工艺的灭活疫苗。

mRNA疫苗是一种新型预防传染病的疫苗。为了触发免疫反应,许多疫苗会将一种减弱或灭活的病毒注入我们体内。mRNA疫苗并非如此。mRNA疫苗像信使一样,教会我们的细胞如何制造出一种蛋白质,甚至一种蛋白质片段,从而触发我们体内的免疫反应。如果真正的病毒进入我们的身体,这种产生抗体的免疫反应可以保护我们免受感染。

mRNA疫苗可以在实验室中使用现成的材料来开发。这意味着该过程可以标准化和规模化,使疫苗开发速度比传统的疫苗生产方法更快。

mRNA好比是一个药方,这个药方让我们的细胞制造出病毒的特征蛋白质,这种蛋白质可以引发免疫反应。

相比之下,灭活疫苗是把病毒用化学手段灭活,用死去的病毒本身,刺激免疫系统,是传统经典的,属于成熟、可靠的疫苗研发手段。

mRNA是最新的疫苗技术,在新冠疫苗之前,没有任何一款mRNA疫苗被大规模使用过。

中国也在研发新冠mRNA疫苗。中国版mRNA疫苗由解放军军事科学院军事医学研究院、苏州艾博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与云南沃森生物技术股份有限公司(简称沃森生物)共同研制,

3、

评价疫苗,两个核心指标,首先,是安全性。不能打了疫苗反而得病了,也不能有很大的不良反应。第二是有效性,疫苗到底能有多大几率避免感染。一般一二期临床重点观察安全性,三期临床观察有效性。

首先,我们说说争议最大的保护率(有效性)。

辉瑞疫苗到底保护率是95%还是29%?

科兴疫苗的保护率为啥在巴西从78%下降到50%?

疫苗的保护率,即疫苗的有效率,就是在一定时间内将接种疫苗的人群中感染的人数,与没有使用疫苗而使用了安慰剂的人群中感染的人数进行比较,以评估疫苗对于接种人群的保护能力。

关于mRNA的保护率,目前的争议主要就是公开的辉瑞疫苗95%级别的超强保护率,以及英国医学杂志(BMJ )的编辑彼得·多西(Peter Doshi)认为辉瑞疫苗的有效性可能只有29%的观点。

多西的观点,引起了很大争议。里面最引人关注的一点是关于辉瑞新冠疫苗三期临床试验里的3410例 “疑似” 病例的处理。这三千多人出现了试验中定义的疑似新冠症状,但没有阳性的新冠核酸测试结果。根据辉瑞的试验流程,这些人不算新冠,自然也没有作为感染病例纳入疫苗有效性的计算。多西认为,这些病人存在类似新冠的症状,应该作为感染病例计入疫苗有效性的计算,如果纳入,有效率就下降到了29%。

多西的观点有没有道理呢?我觉得基本没道理。很多呼吸道疾病都有类似新冠症状的症状,如果全算成新冠,无疑是不妥当的。

之所以出现这种争议,其实也和辉瑞的测试方法,以及公开文件中写的不清晰有关:

辉瑞三期临床试验中,新冠感染的确诊是先用症状来“撒网”,再用核酸测试来确认的模式。具体的标准如下:

1. 试验人出现了以下症状中的至少一个:发烧,咳嗽,呼吸急促,寒颤,肌肉疼痛,味觉或嗅觉丧失,喉咙痛,腹泻,呕吐。

2. 在症状出现后(直至症状消失的4天内)做核酸检测并检测为阳性。(注意符合标准1的会被要求测核酸,测试的方式包括到医疗机构测或者邮寄鼻咽拭子给受试人,由受试人自己采样后寄回样品)

符合这两项标准的,才被记录为新冠感染事件。

也就是说,辉瑞/BioNTech疫苗的临床试验,95%的有效性分析,是基于有症状的新冠核酸阳性受试人。而那些符合1里的症状标准,却没有阳性核酸测试结果的人就成了疑似病例。

但这些疑似案例,是接受了测试,但结果明确是阴性?还是根本就没去做测试。这个在辉瑞正式公布的文件中,写的就很模糊了。

在辉瑞提交的正式文件中,对3000多疑似病例是这么写的。

图片

对这3410个案例,称为疑似但未确认的Covid-19案例。但整个文件中,没有说明这个未确认是什么意思,是已经做了核酸检测阴性,还是根本没做核酸检测。里面提到了两个重症住院的疑似病例,做了核酸测试但显示阴性(其中一个文件中只叙述了一次核酸测试,另一个明确写出做了多次)。但对剩余3000多个疑似病例,是否按要求全部做了核酸测试,语焉不详。

我估计,如果这3000多个疑似案例,如果一个没落,100%都做了核酸测试。我相信辉瑞应该会理直气壮的写:3000多个疑似案例,全部都做了核酸测试并证明阴性。

毕竟两个重症案例写的非常详细。鉴于西方人的自由主义精神,出现疑似症状,不愿意去做核酸测试,扛着自愈的人数估计是有的。辉瑞之所以语焉不详,估计肯定存在一些没做测试的人。

如果这批疑似中存在真正的感染者,无疑会降低辉瑞疫苗的真实有效率。但像多西那样直接全部都算成感染者,得出一个29%的有效率,肯定也是胡说八道。

OK,我们先假设这3000多个都是做了测试而且是阴性的。辉瑞的测试中还存在一个问题。

如前文所说,辉瑞对于新冠确诊的标准是,先用症状去撒网。没有症状就是没感染。首先,全部的无症状感染者都不会被纳入计算。其次,对症状的判断,是测试者自己进行的,到底什么样算是有症状?

从总共4万多人中,只有3000多人在测试期算是有症状,再考虑到疫苗本身的就有的不良反应率。我自己的推测是,辉瑞测试中的所谓症状门槛并不低,应该是有明显症状才会要求上报。随便打个喷嚏咳嗽两声估计不算有症状。

辉瑞的有效率,实际上是有明显新冠症状的有效率,肯定会漏掉无症状,也大概率会漏掉一部分症状轻微的感染者。另一方面,从辉瑞的公开文件中,3000多个疑似案例中,无法明确排除存在有症状但没做核酸检测病人的可能。

4、

我们再来聊聊科兴的巴西的测试结果。

2021年1月13日,科兴疫苗境外合作机构巴西布坦坦(Butantan)研究所公布了科兴疫苗Ⅲ期临床试验的最新数据:科兴疫苗的总体有效率(general efficacy)为50.38%。然而,几天前,1月7日,布坦坦研究所公布的科兴疫苗保护率是78%。同样是科兴疫苗,2020年12月,土耳其统计的保护率的91%。

为什么在短短一个月内,科兴疫苗的有效性会有91%和50.38%几种不同的数字。

首先,巴西此次公布的50.38%保护率,与之前统计的78%是两种不同口径的统计。

彭博社援引圣保罗州官员与布坦坦研究所研究人员的解释强调,研究人员在巴西的临床实验中将感染者分成6类:无症状感染者、非常轻微症状者、轻微症状者、Ⅰ级中度症状者、Ⅱ级中度症状者、严重症状者。前两类感染者并不需要进行医学治疗。

之前公布的78%的保护率,是针对后四类需要进行医学治疗的感染者而言的;而50.38%的保护率,则是统计了后五类出现症状感染者的人数。也就是说,当非常轻微症状者入组之后,科兴疫苗的有效性大幅下滑。

科兴和辉瑞都没有统计无症状感染者。而辉瑞的症状定义,比较模糊,究竟是更接近轻微症状以上,还是更接近非常轻微症状以上,这个我们不得而知。

这里,我们可以做一些简单的猜测。

图片

我们看看巴西的数字。

疫苗组总计4653人,安慰剂组4599人。

重度和中度患者:疫苗组 0人,安慰剂组:7人

轻微患者:疫苗组 7人,安慰剂组 24人

非常轻微患者:疫苗组 78人,安慰剂组 136人

如果排除非常轻微患者,有效率78%。计入非常轻微患者,有效率50%。

计入非常轻微患者,安慰剂组的感染率高达 3.63%。只计入重中轻度患者,感染率0.67%

辉瑞的安慰剂组的感染率是多少呢?是0.92%。

为啥美国和巴西安慰剂组的感染率差别如此之大?两个国家都属于新冠重灾区,美国其实还更严重一点。

美国目前的总确诊案例2400万,人口3.3亿。大概有7%的人口感染。巴西总确诊案例839万,人口2.13亿,大概有3.9%的人口感染。

从数字上看,美国的感染率应该高于巴西才对。为什么辉瑞安慰剂组的感染率不到1%,而科兴巴西安慰剂组的感染率高达3.63%。

如果辉瑞和科兴在选择测试者的标准类似,唯一能解释如此巨大的安慰剂组感染率区别,就是辉瑞漏记了更多的轻微症状感染者。

如果只计算重中轻症,不算非常轻微类别,科兴的安慰剂组感染率0.67%,辉瑞的安慰剂组感染率0.92%。这个数字就和两国的整体感染率差别(美国高巴西低)比较一致。

所以,我有理由猜测,辉瑞的感染者筛选定义,更接近与科兴巴西临床中的轻症及以上患者,没有计入科兴巴西临床的非常轻微患者。

如果同口径对比,应该是科兴的78%轻症及以上有效率,与辉瑞的95%有效率对比,这才合理。

另一个角度,对重症患者的有效率,科兴疫苗100%没有出现重症和中度症状。而辉瑞疫苗对重症的有效率只有66.4%。当然,辉瑞疫苗组只有一例重症,确实运气不好。

图片

5、

下面说说安全性:

从安全性角度,目前四种疫苗都过了三期临床,在安全性方面,我还是相信各国政府的基本节操。安全性应该是在一个可以接受的范围内。当然可能各国因为自己国家疫情的严重程度,对安全性接受的范围定义会有所不同。

然而,挪威的23例死亡是怎么回事呢?

首先,23例死亡是事实,而23例中13例的死亡,挪威相关部门认为和疫苗导致的不良反应有关系。这也是事实。

但这23例死亡都是老人,在Nursing Home的老人。

网络上,有些为美国疫苗辩护的人,说Nursing Home是临终关怀中心,里面的老人本来就是奄奄一息马上就要死的。这些人打不打疫苗都马上完蛋,死亡不能怪在疫苗身上。

黑美国疫苗的人,则说Nursing Home是养老院,虽然年纪大,但老人们都挺健康的。死人就是疫苗问题。

其实两者都不对。

在西方,Nursing Home的定义是:用来照顾身体的疾病程度并没有严重到需要住院,但也无法自己呆在家里的病人,的机构 (facility for care of patients who are not sick enough to need hospital care but are not able to remain at home. )里面的老人属于生活无法完全自理,但由没有严重到需要住院的。

所以,说Nursing Home是什么临终关怀中心,纯属胡说八道。如果老人病重,首先选择还是要去医院住院。病情不需要住院而同时难以独自生活的老人才会去Nursing Home。

我相信西方国家的医疗体系,还是会给老人去医院治病的,不至于让不能自理的老人直接等死。把Nursing Home说成放弃等死的临终关怀中心,是污蔑西方国家的医疗体系。

当然,说养老院也不恰当。在中国很多养老院里面的老人都身体棒棒吃嘛嘛香,可跳广场舞,也可打麻将。Nursing Home更接近于中国养老院中全卧床和半自理的病区。

任何疫苗都会有一部分人出现不良反应,只是发生概率有大小,程度轻重不同。

从不良反应的比率,很明显,美国的两种mRNA疫苗发生不良反应的比率和程度,都比中国的灭活疫苗严重很多。

图片

微博上某大V发过一张不同疫苗不良反应发生率的比较。很明显,中国的灭活疫苗,基本上没有什么统计上显著的不良反应,而两款mRNA疫苗出现了很明显的不良反应。

为了确认数字真实性,我又找到了美国FDA的原始文件。

图片

在18-55岁这种相对比较年轻的群体中,高达83%的出现了疼痛,而其中32%的人有中度和重度疼痛。

图片

发烧方面,有15.8%的人在两剂量疫苗后出现了发烧。(这里的发烧定义是38度以上,按中国的定义其实已经是高烧了),其中1.2%的人出现了39度及以上的高烧。

对18-55岁比较年轻的群体,发个39度的烧无所谓。但对于80岁以上的老人,39度以上的高烧,就多少有点风险了。

从不良反应看,中国的灭活疫苗的不良反应远远小于mRNA疫苗,基本没有统计上显著的不良反应。

图片

从安全性和不良反应上,基本可以负责任的说,基于目前的数据,灭活疫苗这种传统工艺,引发不良反应的的概率和严重程度,都小于mRNA疫苗。

为什么很多发展中国家的国家元首,也愿意注射灭活疫苗。他们应该搞到美国的mRNA没啥问题?一方面是给国民看,另一方面估计也是觉得灭活疫苗更安全一点。

毕竟,超市里面的有机食品卖的也更贵一点。

6、

最后说两句疫苗产量。

首先,mRNA疫苗确实生产起来更容易,更容易实现大规模生产。这个我们必须承认。

但是,有人说灭活疫苗是劳动密集型产品,没办法扩大产能。还有人说,疫苗要用鸡蛋生产,大规模生产疫苗后我们都没有鸡蛋吃了。

这些纯属胡说八道。新冠疫苗是可以大规模生产的,也不是用什么鸡蛋生产,而是用人工培养的细胞(应该是Vero细胞)。 Vero细胞是从非洲绿猴的肾脏上皮细胞中分离培养出来的。和著名的Hela细胞一样,可以经过许多分裂周期而不衰老。

图片

这个生产工艺虽然比mRNA要复杂,但也可以大规模工业化生产的。

中国爆产能的能力,全世界无人能比,目前公布的疫苗就有年产20亿剂。

据中新社报道:

记者从北京市大兴区了解到,坐落于该区的北京科兴中维公司2020年3月底启动新冠病毒灭活疫苗产业化建设项目,目前年产能已达到10亿剂。

根据中国工业和信息化部5日发布的信息,国药中生北京公司已开启“加速”模式生产疫苗。该新冠项目生产负责人表示,公司正争分夺秒、夜以继日组织疫苗生产,2021年灭活疫苗产能可达10亿剂以上。

这只是两家公司。目前,中国已有18家企业陆续开展新冠病毒疫苗产能建设。

在中国,估计只有产能过剩,没有产能不足。

7、

最后说一下结论:

mRNA是新技术,很有前途,中国企业也在做。这条技术路线,我们比美国和欧洲要落后,我们必须承认。承认落后才能奋起直追嘛。

灭活是传统技术,安全可靠,产能也能满足需求。对抗击新冠,足够了。

从保护率上,mRNA疫苗应该更高一点。但鱼和熊掌不可兼得,mRNA疫苗的不良反应的概率和严重程度,也比中国的灭活疫苗要高。

如果生活在病毒泛滥的国外,或者属于频繁接触感染者的高危人群,年轻,身体好。可以接种高保护率的mRNA病毒。

如果在中国,或者属于低感染危险的人群,或者对不良反应比较敏感的人,或者老人,不良反应更小更安全的灭活疫苗更适合。

从我自己的角度,如果可以选择,在中国这个极低感染风险的环境下,我100%会选择更安全的灭活疫苗。

最后,想和大家说一句,有些朋友,喜欢转一些黑美国疫苗的文章,我觉得大可不必。自然科学上还是尊重事实,承认差距。

mRNA技术路线确实先进,我们这条路线也确实落后一些。

我理解大家的心情,觉得不服气,觉得我们的疫苗不比他们的差。

其实,今天,我们有这种不服气的感觉,就是中国最大的成就。

如果是二十年前,我们会不服气吗?我们都理所当然的觉得外国东西就是好,更何况这么高大上最前沿的疫苗。那时,我们不服气的感觉都不敢有。

今天,不少国人开始觉得不服气了。明天,相信我们就有机会赶上超越。

现在承认差距没什么大不了的。大家耐心点,慢慢来。全面超过美国,我相信我这一代人一定看得见。

本文(含图片)为合作媒体授权创业邦转载,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上传项目 文章投递 寻求报道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