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如何做决策?“扑克女王”教你“6步决策法”丨充电

创业邦 2021-01-24 20:59

创业邦

00:00 0:21:9

充电」是创业邦推出的干货类栏目,旨在服务于繁忙都市下的互联网人、创投人士、企业家,成为碎片化时代的充电站。

作者丨MIN

题图|摄图网

人生如何做决策?来自创业邦00:0021:06

剖开漫漫人生的纷繁复杂,决定我们大致人生走向的无外乎两件事:一个是运气,一个是我们总体做决策的水平。前者超出个人控制,后者则是我们唯一可以掌控提升人生走向的因素。

幸运的是,决策水平不是天生的或是玄学,而是一项可以通过学习提高精进的能力。认知心理学专家、前世界扑克冠军安妮·杜克(Annie Duke)2020年的新书《How to Decide》(《高胜算决策》,台湾中文版译名)为我们清楚列出了进阶之道。

安妮·杜克(Annie Duke),认知心理学专家,世界扑克系列赛(WSOP)冠军,美国知名风险决策专家。杜克曾获得哥伦比亚大学心理学和英语双学士,在宾夕法尼亚大学读认知心理学博士期间因病退学。

在做了一段时间家庭主妇后,杜克因偶然机会成为德州扑克界职业传奇女牌手,是唯一一位同时获得世界扑克系列赛冠军和美国全国广播公司(NBC)全国单挑扑克冠军赛冠军的女性选手。

退役后她又华丽转身,结合自己在职业扑克赛中的实践决策技能,继续从事认知和决策心理学方向的研究,是在决策和风险领域广受欢迎的专业演讲家和决策战略家。

本书延续她上一本在决策认知领域的畅销书《Think in bets 对赌》里对决策中的概率思维的阐述,进行了详细的可操作化分解,是一本工具箱式的实操指南。

图片

安妮·杜克(Annie Duke)(来源:网络)

图片

决策之先:厘清思维谬误

在开始决策之前,作者请大家思考如何来衡量某项决策的质量,并指出,“判断决策好坏意味着审视决策过程中秉持贯彻的信念、得到的可能选项、以及根据任何一个选项未来可能会呈现的结果。”

简单地说,就是判断决策好坏的是决策的过程和框架,而不是决策的结果;是往未来看的“可能结果”最优,而不是回顾过去以事后诸葛亮的角度从已有结果评判决策好坏。

杜克继续《对赌》中的讨论,辨析了阻碍我们提高决策能力的认知行为学常见的两大谬误:一是“结果论”;二是“后见之明”

“结果论”就是以决策最后结果的好坏来判断决策的质量。影响结果的因素很多,简单来说,除了受个人控制的决策质量,还有“运气”这个随机参数。

以决策质量和结果来进行简单二分,有可能会得到四种组合:好决策+好结果,是配得上;好决策+坏结果,是坏运气;坏决策+好结果,是狗屎运;坏决策+坏结果,是无所怨。

如果陷入“结果论”的思维谬误,就会把狗屎运理解成自己的决策高明,从而沿用错误的决策方法,“靠运气赚来的钱,最后都会靠实力输光。”而能够客观审视决策方法,把决策的质量跟所选项带来的结果分开,则有助于不断地反思总结,提高自己的决策水平。

“后见之明”则是由记忆偏差带来的一种谬误。在纳西塔勒布著名的《黑天鹅》中被称为“叙事谬误”,即我们会不断根据事情发生之后能自圆其说的逻辑来叙述整个事件,并对自己的记忆根据叙事的合理性进行修正。

这就是我们常说的“事后诸葛亮”,有了决策结果之后自己也觉得,“我当时就是这么想的”,这样往往就错失了纠正改进自己的决策过程的良机。

要修正“后见之明”对我们提高决策水平的阻碍,杜克建议在重大决策过程中忠实记录下自己的思路,考虑的因素,对未来可能产生结果的预测,作为辅助记忆的工具。然后在结果出来后复盘的时候,有客观清楚的记录,而不需要跟自己的记忆作斗争。

之所以需要修正“结果论”和“后见之明”的影响,是因为我们的人生是一个不断做决策的过程。我们需要的是掌握一个好的决策框架,能够提高我们的决策水平以及随之带来的整体决策结果在概率上最有利的范围,而不是追求某次特定决策的最佳结果,这是谁也不能保证的。

图片重大决策遵循“3P 6步法

下面来看看杜克给我们提供的决策框架。

对于人生的一些重大决策,比如去哪个城市、是不是转换职业、跟谁结婚等等,杜克给出的决策框架其实跟工程上常用的一些决策方法无二。用她的简化模型,就是3个P:偏好(Preferences),回报(Payoffs),和概率(Probabilities)并把量化这3个P的过程总结成6步操作法。

假设对某一个决策,我们有A,B,C三个选项。你可以这样进行6步决策:

  1. 从A开始,列出选择A以后的可能结果,尽可能完备地列出所有可能。

  2. 根据你的个人偏好对每一个可能结果带来的回报进行量化打分。

  3. 估算每一个可能结果发生的概率。这里需要用到常识、统计数据、经验等等。

  4. 对1中列出的所有可能结果根据回报和概率进行加权平均,得到A这个可选方向带来的期望值,这个期望值就是你“喜欢”还是“不喜欢”这个选项的数学量化。(注:在概率论和统计学中,一个离散性随机变量的期望值是试验中每次可能的结果乘以其结果概率的总和。)

  5. 对选项B和C重复1至4步,这样你就得到了A,B,C各个选项的回报期望值。

  6. 决定:期望值最高的那个选项就是与你偏好一致的最佳决策。

这里我们看到,对每一个选项,1和4都是相对客观机械的步骤,2和3则包含了杜克提出的全部3个P,更多地是由个人喜好、目标、价值观、经验和认知决定的。

如第2步对“回报”打分,杜克认为很多人用列出正面因素(Pros)和负面因素( Cons),同样也能得到不错的对结果的预估。但在多个正面因素跟负面因素并存的复杂情形,我们需要更量化才能准确评估回报。回报可以是正的获益或负的损失和风险。“衡量决策的质量需要能比较出你的获益是否值得所冒的风险。”

第3步估算“概率”,既包括对你已有信息的总结分析,也包括认识到还有哪些重要信息需要进一步收集。但是愿意做出“有根据的猜测”(educated guess),是成为好的决策者的重要一步。

杜克指出,“觉得事情只有对和错两面,而没有中间状态,是成为好的决策者的重要障碍。”这个“中间状态”,就是事情发生的概率或可能性,你需要大胆猜测,就像射箭一样瞄准靶心,但箭簇可能到达的其它部位也能让你得分。

怎样提高这些“有根据的猜测”的准确性,让我们的猜测向靶心靠拢呢?杜克给我们的工具是同时考虑“内部视角”和“外部视角”。

“内部视角“是从你个人经验和角度出发对事情的估计,比如前面说到的正负列表,就能进一步强化内部视角。内部视角很重要,能帮助我们理解自己的偏好,设定正确的靶心,却同时容易受到各种认知偏见的局限干扰。

“外部视角“是世界本来的样子,不受你个人影响的大众评估。客观的外部视角有助于消除个人认知偏见对决策的影响。一个比较有用的得到外部视角的方法是找到基准概率,就是在你类似的情形下,别人能得到某一结果的统计概率。拿这个来作为锚定,可以很好地把内部视角和外部视角结合起来,提高决策的质量。

看到这儿你可能会觉得,听起来这个框架很有用,但是如果每一个决定都要这样1~6分析一遍,岂不是会很花时间?确实是,在决策时间和质量上,有一个权衡的关系。

安妮·杜克在书中给出了一些捷径,告诉我们哪些事情不需要我们花时间做决策。

图片如何加快决策进程

这应该是全书最出彩、最能体现安妮·杜克作为扑克手实操者智慧的部分了。

首先需要了解,在什么事情上不需要花太多时间做决定。

我们花在小事上的决策时间,比如每天吃什么、穿什么、看什么电视节目,看似微不足道,加起来有惊人的每年250~275小时。正是这些在小决策上的浪费,侵蚀了我们做重大决策时候需要的心力和时间。

安妮给了我们一个加快小事决策速度的指南,具体见下面的流程图。

图片

(点击图片可放大)

这里第一步的“快乐测试”很重要,就是想象一下一年以后,你当前的这一决策对那时候的你的快乐度的影响。比如你坐在餐馆里对着菜单无法决定应该是点牛排还是三文鱼,想象一下一年以后,你八成是忘了今天吃的啥,这时候就不需要多纠结,闭着眼睛指个能吃的就行。这个“一年”也可以自行调整为一个月、一个星期,等等。

后面还有一些帮助进一步加速决策进程的判断:

  • 每周都来这家餐馆?那你可以每次挨个把菜单上的菜点一遍;(多次选择)

  • 好不容易排到的网红餐馆?不差钱的话你可以多点几道,或者邀上朋友分享一桌;(同时多选项)

  • 没有什么负面代价的选择,比如约心仪已久的女生出去玩?不要犹豫开口就对了;(没有代价,相当于免费扔一次骰子,这样的机会如果出现一定不要错过!)

  • 在暑假去巴黎还是罗马间难以取舍?其实不用花时间想,随便去哪个都不会后悔;(两个好方向)

  • 当然最好是安排个假期顺路去两个城市;(同时多选择)

  • 大学选课太头痛?不如在决定专业方向前感兴趣的都试试;(试错成本不高)

这些都排完了,生活中剩下需要坐下来进行6步决策分析的应该就不多了。而这些正是值得我们花时间认真分析、保证高水准决策的重大问题。

就算这些问题,我们还可以问一下,有没有可能做一个决策堆叠(decision stacking)?先拆分出一些小的决定来试试,得到更多信息后再进行大的决策。比如接受一份新工作前看看有没有机会进行一段时间的实习,准备搬到一个新城市前先多去度几次假,结婚之前多交往几个男女朋友。

最后,在为数不多的值得进行“3P6步法”的重大决策中,我们还需要知道什么时候停止第2和第3步的收集信息,进入4 和6的决策阶段。虽然花在决策上的时间越多,决策的质量会越高,但是也在某个程度以后存在边际效用递减的效果。

简单来说,杜克建议我们可以想一下是不是收集到的更多的信息足以让我们改变现在的决定方向?需要的代价是不是我们可以承受?如果都不是,那就应该果断进入最后决定。

图片

进一步提升决策水平和执行效果

杜克在书中还给出了进一步提高决策质量的几个有用工具。

负面思考

跟常见的Post-Mortem“事后分析”对应,杜克提出了Pre-Mortem“事前分析”,即假想未来的某个时候,你的这个决策方向失败了,你要来分析有哪些可能的原因造成了这个失败,找出至少5个你可以控制的原因,5个不受你控制的外部原因。

事前分析能帮助我们充分理解某个决策方向在执行层面的具体困难和阻碍。杜克称之为正面思考,负面计划,或者干脆就是负面思考,把执行中出现的负面影响都包括在你的量化决策,这样你才对各个结果出现的概率有一个相对准确的评估。

同样地,你也可以想象一下你的决策取得了重大成功,列出什么因素造成了你的成功,包括自身因素和外部因素,类似于“精彩回放”。

“事前分析”和“精彩回放”的组合相当于提供了一个决策执行地图,它会给我们提供几个方面的好处:一是修正决策方向,往更有可能成功的方向调整决策;二是为可能出现的坏结果做好准备三是事先做好可以减少坏结果影响的措施

这种思考方式其实跟工程上的风险评估非常相似,在今年受比尔盖茨推荐的新书《像火箭科学家一样思考》中,也阐述了类似的风险评估和预防的思路。

类别决策

为了让决策的效果最小程度地受到执行过程中不可知因素的干扰,杜克还建议我们尽量做“类别决策”,即事先有一个大类判断,以后每次小的决定只要遵守这个大类就好了。

举例来说,你可以决定“我是素食主义者”,而不是“我要尽量少吃肉”,这样就不会在每次面对红烧肉和烤羊排的时候都经受一遍煎熬和考验;

你也可以像扎克伯格一样,决定只穿某个牌子的某款衣服,节省下自己每天早上面对衣柜绞尽脑汁的时间和心力;

或者在投资上遵循“价值投资”,最好是根据格雷厄姆的指南画好红线,这样就不会每天看着特斯拉的飞涨觉得错过了一个亿。

你可以随着时间和环境的变化调整你的类别决策,这个调整应该是经过深思熟虑的,这样你就不会处在每天无数个决策的劳碌和诱惑中。

团队决策

前面说到好的决策需要同时具有内部视角和外部视角。引入外部视角的一个好方法当然是引入团队参加你的决策过程。

但是,杜克指出,现实生活中团队决策往往不一定能带来多元化的外部视角,因为群体中的意见往往会相互影响,最后你得到的是一个经过“污染”后的统一意见,还往往是团队中最资深的成员的意见。

她给出了一些好建议,一是确保团队成员对已有的信息有同样程度的了解;同时确保团队成员可以独立地提供各自的意见;如果一定是集体发言的场合,那就应该让组里资历最浅的成员先发表意见。

对个人来说,如果你在咨询别人的意见寻求外部视角,那一定要注意选择中性的提问方式,让别人不知道你已有的偏向性。然后综合不同的意见独立做出自己的判断。

结语

总的来说,这是一本朴实无华没有太多花哨的书。

里面对认知行为学和概率的一些概念讲得够浅显易懂,举的例子基本上都是我们普通人生活中常常遇到的,换工作、搬去新的城市、餐馆点餐等等,每个章节还给出了工具表供你把自己的决策需求代入演算。感觉确实是扑克女王诚心想手把手教你提高决策实操水平。

最后,从长远的视角来看,你应该把人生所有的大小决策看成是管理一个投资组合,你的目标是让投资组合总体回报让自己满意,而不是拘泥于每一个单项投资的成败,因为运气的作用在单次投资中是无法准确估量的。

运用安妮教给我们的决策方法,每次都找到概率上更高胜算的方向,在整个投资组合中,运气的作用就被中和了。

或者说,最终你让运气站在了你这边。

附:如何做决策思维导图

(点击图片可放大保存)

图片

图片

图片

读书,是成本最低、收益最大的自我投资!

如何利用碎片时间搞懂更多书?

如何拿下大部头商业经典?

没时间读书,如何与最前沿商业思想同步?

创业邦CEO“充电”书单来啦!

为你拆解52本商业必读经典,帮你用碎片时间加油充电!

扫描下图二维码,查看详情

图片

上传项目 文章投递 寻求报道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