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邦公众号二维码
创业邦
帮助创业者成功
快鲤鱼公众号二维码
快鲤鱼
发现最前沿的创新公司
毒舌科技公众号二维码
毒舌科技
「毒」立思考的科技媒体

贾跃亭,“下周”真的回国吗?

消费界 2021-02-02 15:53


编者按:本文来自消费界,作者消费界,创业邦经授权转载。












导读:


“眼看他起高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出走的贾跃亭,如何重建坍塌的楼宇。


对于曾经的乐视股民来说,贾传来回国的风闻,再度激起了千层浪花。


在这个新能源发展的黄金时代,和一个大力推动清洁能源的国家,贾老板的生意还唱得动吗?












FF传来融资消息


据报道,贾跃亭创办的电动汽车公司FF(法拉第未来)正在国内寻求新一轮融资,吉利集团表达了明确意向,计划向FF投资3000-4000万美元。同时,珠海国资委传来消息,将向FF投资20亿元。

此次回国,距贾跃亭去美国已三年半。在2017年7月5日留下“下周回国”的段子后,贾跃亭消失在国内视线中。

此次传来回国消息前,FF汽车被注资的消息却屡屡传来。看来,贾跃亭的融资实力再一次得到了支持,但带着“信用破产”标签的贾跃亭,还能再一次为梦想窒息吗?

下周回国将成真吗?


此次贾跃亭的回国,不是本着为股权人负责的态度,只不过又是一次看风掌舵的考虑罢了。那些曾被贾跃亭“骗”上车的人,还历历在目。

2014年,贾跃亭产生想要造车的想法。在这期间,贾跃亭接触了易到创始人周航。2015年,乐视向易到注资7亿美元,获得66.67%的股份成为控股股东。

在随后的几年里中,乐视主导易到开展了数轮大规模充值返现活动。但目的并不是为了易到的业务扩张,而是将业务重心改为乐视无人问津的电视和手机等硬件产品。

在捅出了数十亿的窟窿后,易到成了乐视的弃子,并迅速被韬蕴资本手中。乐视欠韬蕴资本的钱也因为无力偿还,被前者约定先将易到过户给对方,然后通过出售乐视股票筹集资金还款。

但真正接手易到后,韬蕴资本发现上了当。易到真实的债务与贾跃亭说的差之千里,而随着2017年7月贾跃亭出走美国,他所持有的股票资产被冻结,出售一事胎死腹中。

贾跃亭的故事还没讲完,2017年年初,他又吸引了一位大佬孙宏斌。2017年1月,孙宏斌旗下的融创中国投资乐视150亿,他本人也于当年7月25日上任乐视董事长。

据孙宏斌说,第一次跟贾跃亭谈了六七小时就有投资冲动了。他认为,贾跃亭身上有那种非常稀有的企业家精神,那是他为之非常感动的。孙甚至说,他比自己更了解乐视,所以融资也特别迅速。短短36天,150亿元的买卖就敲定了。

但蜜月期过了还不到半年,孙宏斌就卸任了董事这一职务。并在融创中国2017业绩发布会上承认“乐视是一个失败的投资,自己再投资乐视就是傻X。”

不知道孙宏斌对乐视的态度,恒大是否得知。2018年6月,备受资金困扰的FF等来了恒大的支持,恒大宣布以67.467亿港元收购香港时颖公司,获得45%Smart King45%的股份,FF原股东贾跃亭以FF作价入股占Smart King33%的股份。

不过,相同的故事继续上演。仅仅四个月,双方便进入了控制权之争,一度对簿公堂。

恒大入股四个月后,贾跃亭和他的法拉第未来就已经烧光了8亿美元的融资。在要求恒大提前追加资金不成后,FF向法院提出仲裁,要求剥夺恒大融资同意权,并解除之前签订的一切合作协议。

恒大控诉“贾跃亭烧光钱不办事,还想把我们踢出局,贾跃亭则表示“恒大不给钱,还想抢我们的知识产权和中国分公司”。双方各执一词,纷争不停。

后来达成和解协议,恒大持有FF32%的优先股,并100%持有恒大FF香港。

说贾跃亭此次回国是看风使舵,原因还在于,被贾跃亭忽悠的不只是曾经的地产大佬、资本机构,还有两国政府。

早在2015年,FF就曾宣布投资10亿美元,在位于内华达州的北拉斯维加斯建设占地300万平英尺的制造工厂。内华达政府对此还特批了一笔3.35亿美元的奖励方案。

但内华达州政府财政局长却严重怀疑FF的融资能力,并在2016年对外公布了五份声明,表达了他的担忧。不久之后,FF就因为资金问题使得工厂建设陷于停工状态。

2016年8月,乐视计划在浙江莫干山国家经济开发区建设乐视生态汽车小镇。为了这个项目,乐视在16年和17年共斥资4.2亿元在浙江德清拿了两块地。但在四年之后,土地却因为长期闲置被政府协商拿回。

可以说,贾跃亭的融资史充满了不稳定因素和争议。但这次回国,却带来了吉利的融资风声,以及珠海国资委的融资消息。新能源汽车的这把大火,可能是把贾跃亭烧回来的原因。


政府企业争着上贾跃亭的车


此次传出的投资消息,吉利和珠海国资委名列其中,他们对FF的关注,其实是双方各取所需的结果。

早在2016年,随着国家对新能源汽车的支持政策陆续出台,地处珠三角地区的珠海就在“十三五”规划中建议把新能源汽车列入重点发展领域。同年还引入了中兴汽车,计划打造年产5000辆、占地1200亩的智能汽车基地项目。

但在随后几年中,珠海当地新能源汽车产业却一直萎靡不振,至今仍未有知名新能源乘用车企业,相比风风火火的合肥与广州等地,不免心有不甘。

资本和政府的心思,被贾跃亭拿捏得死死的。对珠海来说,引进FF能令当地的新能源汽车产业更加完善,虽然有一定风险,但安徽合肥曾靠蔚来大获成功,珠海想的也许就是复制合肥的成功。

而且,比起那些名不见经传的小汽车品牌来说,FF的在外还有一定名声。珠海政府这次的产业标的寻找,正好和贾跃亭心意相通。

而另一个在列投资的吉利,同样有着自己的考虑。

吉利斥资180亿元、历时4年打造的SEA浩瀚架构,已经有超过7个品牌,总计16款车型基于此启动研发。

但尽管吉利想要在智能电动车发展上迈出更大的步伐,但近几年却并没有在市场激起多少水花。

而与FF的合作则可以解决吉利当前面临的产能过剩,同时提高自身闲置产能的利用率。

其实在与FF之前,吉利同样在和百度造车谈合作,方式同样是代工厂。这其实显示了吉利想要迫切占领市场份额,同时借助对方品牌知名度,达成自己从汽车制造商向出行服务商转型的目的。

因此, 不管是与百度还是与FF敲定的合作中,吉利都要求对方使用自己开发的SEA浩瀚架构。这样,不仅自身闲置产能得以盘活,其自身基因也可大规模复制。

退一步讲,即使吉利与FF的合作计划胎死腹中,但在当前新能源火爆市场的背景下,吉利凭借FF上市前的锚定订单亦可获得丰富收益。

贾跃亭此次的合作计划,就是看中了国内企业和政府对新能源汽车带来改革与转变的迫切希望,压中了悬在他们头上的压力阀门。因为在此之前,贾跃亭在国外的融资之路其实多有不顺。

过去几年,除了拿到美国商业银行Birch Lake领投的2.25亿美元债权及信托融资外,FF与美股上市公司第九城市的合作不了了之,传闻中的美国及中东等地主权基金、电动汽车区块链公司EVAIO和美国投资银行Stifel等战略投资方更是连影子都没见到过。

为了顺利融到资,贾跃亭不得不于2019年申请破产重组,宣称把全部资产包括所持有的FF股权通过债权人信托的方式转让给债权人。至此,贾跃亭不再持有任何FF股权。

这种在国外申请破产,即可将国内债务清零的操作,贾跃亭称之为“为了保护所有债权人的利益彻底还债,并加快FF股权融资进程,才主动选择申请个人破产重组。”

为了融资,贾跃亭堵上债权人的利益,在国外融资不顺的情况下,将眼光瞄向了国内。毕竟,这才是他梦开始的地方。他相信,那些曾经相信过他的人,一定会再次上他的“车”。

FF产品力,贾跃亭底牌


贾会计的底气,一部分来自于国家大力对新能源的扶持,另一方面,可能也是对自己的产品的信心。

1月21日,FF宣布获得美国媒体The Tech Tribune(科技论坛报)评选出的“2020加州十佳科技创业企业”,这也是FF从2018年以来连续三次上榜。

2017年,FF91代表FF首次登场CES,便凭借酷炫的外观设计、11块液晶显示屏、反重力座椅等设计斩获了年度创新大奖,甚至被誉为“新物种”。

另有分析公司RSIP数据显示,FF在全球范围内正在申请或已获授权的实用和外观设计专利约有880项,其中已获授权专利530项,在同年限的初创科技公司中排名第一。

该分析公司还声称,FF的多元化专利组合在同类技术上比包括丰田、福特和本田在内的诸多领先OEM厂商更加强大。

而与多位接触过FF实车的人士获悉,贾跃亭对产品的审美和嗅觉极为敏锐,FF若能量产,实力并不差。

这些好像都为贾跃亭的FF实现量产制造了专业背书,但其量产道路仍旧困难重重。

首先是资金问题。造车是一项非常烧钱的买卖,作为改变世界的机器,一辆汽车包含上万个零部件,其技术含量和复杂程度是当前所有民用产品中最高的,属于典型的资金、技术、人才密集型产业。

同时,一辆车从概念到产品,从产品到最终盈利,也有很长的路要走。

小鹏汽车创始人何小鹏就曾说过:“以前看别人做车觉得花100亿元太夸张了,现在自己跳进去才知道200亿都不够花”。

汽车门槛究竟有多高?

中银证券汽车首席分析师彭勇算了一笔账,“就自主品牌乘用车而言,按照15万辆产能设计,每辆车在生产设备和设施上的投资约为3亿至4亿元,再加上相关环节,至少需要30亿元左右的资金。”

这是一个需要巨大投资成本的无底洞,一个极其险恶的赛道。在这种情况下,FF在资本市场还需要融到多少钱才能最终实现盈利?

而且,FF91高昂的价格,将目标受众局限于超高端市场,同样会为其带来阻力。因为在此细分领域,早已有百年历史的保时捷、法拉利等超跑品牌占据了用户心智。对于一个自带“污点”的品牌来说,FF想要获得有钱人的垂青并不容易。

但也有人认为,作为一家研发总部在美国,且目前车型全部在美国研发和推广的车企,再结合贾跃亭个人的传奇经历,若真能借此翻身,未来的转变也未可知。

FF释放的信息可能也在作证这一点。FF在声明中表示,首款车型FF91已获得超过1.4万辆订单,FF81预计将于2023年量产上市,FF71预计将于2024年底量产上市,在未来五年内,FF预计销量超过40万辆。

FF究竟最终是否能在中国落地,仍是一个未知数。尽管几日前FF借壳PSAC上市后美股暴涨,1月26日当日涨幅15.85%,并以13.23美元每股收盘。但对于贾跃亭来说,如何把步子迈得更稳一点,可能更加重要。

贾跃亭还能再信一次吗?


对于贾跃亭来说,走到今天这一步,除了汽车本身很烧钱,和他自己本身对商业的态度也有关系。

周鸿祎曾评价贾跃亭说道,“无论一个创业者有多么伟大的梦想,有多么高远的志向,他都不能够自己抓头发把自己拽离地球。有些商业规律不可违背,商业必须有聚焦。乔布斯这么牛,也只做了Ipod到iPhone,马斯克做汽车也花费了十几年时间。如果说别人面前是5个杯子3个茶盖,贾跃亭面前就是12个杯子2个茶盖。手速再快,也无法追上基本的商业规律。所以绝大多数企业不是死于饥饿,而是死于不可控制的欲望。”

从一家名不见经传的视频网站,到后面涵盖影视、体育、生态、手机、电视、汽车等大量业务的七大板块。贾跃亭既想对峙亚马逊,还想脚踩网飞,顺手踢一下苹果,最后还要与特斯拉竞争,将自己的商业步子拉得太大。

乐视失败的核心可能就在于,资源和能力跟不上野心和速度。

如果贾跃亭可以慢一些,备齐粮草再出发,今天的被动局面可能有所不同。一个人的路,可能从他早期的创业生涯中就可窥探。

起初创立卓越实业是做煤炭生意的,但精力充沛的贾跃亭从来都坐不住,见县里的胶印厂很好,马上瞅准机会办了个印刷厂;刚才和运输火起来后,就马上跟进;电脑和互联网流行起来后,就办个电脑培训学校......

要知道,哪怕是连续亏了20年的贝佐斯和亚马逊,也始终围绕零售建立护城河,而且非常重视公司的现金流。

贾跃亭总喜欢快人一步,善于开拓,但没有兴趣长期深耕一块业务。相比业务盈利情况,他更大的欲望和动力,是把生意做大。

但早年的创业生涯虽丰富,却并未赚到什么钱。直到2007年,他创立的电信设备公司ST在新加波上市,融资2亿元,才有了后来乐视的疯狂。

但在他“生态化反”的逻辑里,好像从来没有考虑过盈利的事情。在他看来,“只要战略到位,资本会自发跟随。”

拥有这种态度的贾跃亭,自然是烧钱的一把好手。

当年,乐视体育冠名、转播体育项目不计成本。比如,在16年花了27亿买了中超两年独家转播权。而那一年,英超的版权费才1.7亿元。

乐视的薪酬也高得离谱。2017年度,乐视三个核心高管平均年薪约4.5亿元,是中国之最。

花钱如此大手笔,但盈利上却不见什么效果。

2014年发布的乐视超级会员,定价2999元,当时市面同类产品普遍5000元,结果第一年就亏了4亿,到2017年累计亏损16亿。

2016年,乐视手机销量超1700万台,但同样是赔本赚吆喝,亏了数十亿元。

这些过往的亏钱经历,牢牢刻在了25万乐视股民甚至更多其他人心中。这次的造车,对于贾跃亭自身信用背书,将是巨大的挑战。

支持贾的人会说,折腾半辈子的贾跃亭其实是因为之前没有找对路子,如今全力造车,就是走在正确的路上。只要FF能够持续量产逐步实现盈利,贾东山再起指日可待。

但贾这种赔上别人的资产,为自己的梦想做嫁衣的行为,实在有待商榷。毕竟,贾曾经套现乐视100亿元,使得乐视股价大跌,25万股民资金被套牢的声讨一直在继续。

据统计,一共有2位中国首富、21位明星、13家银行、11家券商、21家公募基金、29家私募,曾上过贾跃亭的“假车”。

不管贾最后的成败如何,他始终逃不掉“花别人的钱,造自己的梦”这样的标签。

打开微博,贾跃亭拥有粉丝1641万,远超国内三大造车领袖,李斌、李想和何小鹏。在每一条微博下面,不乏支持者和称赞者,但每一条点赞下面却是一片骂声。

此次若能回归,贾跃亭还无法避免的和国内估值千亿级别的电动车品牌,虎视眈眈的特斯拉和国内几十家新造车势力的竞争。市场环境的变化,对他来说同样不是一条好走的路。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创业邦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客服微信: cyzone2019

上传项目 文章投递 寻求报道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