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邦公众号二维码
创业邦
帮助创业者成功
快鲤鱼公众号二维码
快鲤鱼
发现最前沿的创新公司
毒舌科技公众号二维码
毒舌科技
「毒」立思考的科技媒体

首位华裔女导演斩获金球奖,宋丹丹继女赵婷的电影之路|海外头条

若卡 2021-03-03 08:45

图片

编者按:

《海外头条》是创业邦推出的海外栏目,服务于广大创业人群,为他们提供专业、有启发性和实用性的海外讯息。

栏目通过分享优秀的行业热点文章,帮助创业者打开新思路,洞悉全球市场动向,掌握大企业背后的秘密。创业不应盲目,张开眼睛看世界,才能找到新风景。

3月1日上午,第78届美国影视金球奖揭晓。

中国女导演赵婷(Chloé Zhao)凭借《无依之地》(Nomadland)收获最佳影片(剧情类)和最佳导演两项大奖,这是亚裔女性导演第一次在金球奖上获得如此殊荣。

金球奖一向被视为奥斯卡风向标,因此广大影迷完全有理由期待生于北京的赵婷能够在今年的奥斯卡颁奖典礼上一鸣惊人。

本期推介Vulture的文章《赵婷眼中的美国》(Chloé Zhao’s America),作者Alison Willmore告诉我们赵婷并非无名之辈。

事实上,她早就是好莱坞炙手可热的明星导演。

图片

赵婷出生于1982年,北京人,从小叛逆。

她的父亲先是在首钢集团担任高管,后来从事房地产开发和投资等工作,母亲在一家医院工作。

高中时,赵婷的父母离婚,继母是中国著名喜剧演员宋丹丹。

她的父母基本上对赵婷是“放养”模式,让她自己选择去做什么。

她爱上了日本漫画、迈克尔·杰克逊和王家卫的电影——尤其是1997年的《心连心》,在这部电影中,梁朝伟和莱斯利·张扮演一对被困在布宜诺斯艾利斯的情侣。

直到现在,在开始自己的项目之前,她仍然会看这部电影,“就像一场仪式”。

14岁时,还不怎么会说英语的赵婷欣然接受了去英国寄宿学校的机会,这是她生活的开始。

2000年,她来到洛杉矶完成高中学业。

她说,就在那一年,她长大了,独自一人住在韩国城(koretown)的一套单间公寓里。

曾经,赵婷心里对美国有一个非常浪漫化的版本。

但看到周围的环境,她觉得这不是在电影里看到的样子。

于是,赵婷希望能更多地了解这个国家,而不是屏幕上过滤出来的信息,这就是她最终在芒特霍利奥克学院(Mount Holyoke)主修政治学的原因。

但四年后,她发现人对于她的吸引力远大于政治。

电影制作是赵婷悄悄走上的职业道路。她想靠讲故事谋生,但并不擅长绘画、摄影、音乐或其他任何兴趣爱好。

她表示:“要成为一名导演,你不必精通任何事情,只需通晓各种事务。”

于是,她进入了纽约大学电影学院,雇佣各行各业的专业人士,然后把他们放在一起。

在纽约大学,赵婷遇到了来自英国康沃尔的学生理查兹。

两人开始了一段浪漫而富有创意的合作关系,他为她拍摄了前三部电影。

理查兹说:“她是一个粗暴和极端的人,这是我在电影学院希望找到的合作伙伴。”

虽然热爱纽约这座城市,但赵婷意识到自己在纽约拍不出足够好的电影。

她同时发现自己更喜欢围绕一个已经在她想要的地方的人来拍电影,而不是在一间黑屋子里凭空创造出某一个角色或某一段故事。

赵婷在电影学院的最后一年开始关注达科他州的时候,她对美国原住民历史的了解只是书本上的内容。

在她的论文中,她正在写一个以北达科他州魔鬼湖为背景的剧本,只是因为她喜欢这片平原和这个地方的名字。

在做研究的过程中,她偶然发现了摄影记者亚伦·休伊(Aaron Huey)在南达科他州边界另一边的松树岭印第安人保留地拍摄的照片。

这些照片深深打动了她,她充满了好奇,并有一种感觉,用她的话说,“也许我可以讲一个故事,让事情变得更好。”

作者表示,她不是第一个被善意和自我结合驱使的艺术家,也不是第一个出身特权却被生活贫困的角色所吸引的电影人。但她陷入了这里面。

松树岭的奥格拉拉·拉科塔保护区是美国最大的保留地之一,包括美国最贫穷的一些县。

赵婷很快发现,记者和艺术家们去那里的时间已经够长了,那里的居民很擅长告诉她他们认为她想听的东西——贫穷、酗酒和历史创伤的故事。

为此,她在这里花了很长时间去结识人。待得足够久,人们本性的粗鲁和真实就表现了出来。

她希望成为自己的第一部电影就以此为背景,使用当地的非演员,讲述一个男孩试图决定是否离开保留地的故事。只不过最后告吹了。

电影《哥哥教我的歌》(Songs My Brothers Taught Me)成为了赵婷的第一部电影,讲述的是一个名叫约翰尼·温特斯的少年,考虑在女朋友去上大学后跟随她去洛杉矶的故事。

他对在洛杉矶要做什么没有确切的计划,但他在保留地感到不安和没有前途。

与此同时,他意识到自己将抛弃11岁的妹妹独自与酗酒的母亲生活在一起。

虽然这部电影并没有赵婷在很多关于松树岭的艺术作品中所看到的元素,但它聚焦于她一开始就想探索的一个想法——家,以及去留问题。

这部电影去到了圣丹斯电影节和戛纳电影节。虽然没有赚到足够的钱,但这也是她为游牧民族做的事情。

赵婷2017年的第二部故事片《骑士》是自费拍摄的,与处女作相比,预算更紧张。

索尼影业(Sony Pictures Classics)在戛纳电影节上决定发行这部影片,获得极其热烈的反响。

后来,赵婷获得了杰西卡·布鲁德(Jessica Bruder)的《无依之地:在21世纪幸存的美国》(Nomadland: Surviving America in the 21st Century)的版权。

这是一本纪实类书籍,讲述的是年长的美国人为了工作在美国各地旅行的故事,老一辈人选择在旅途中过简朴生活的原因让这位导演很感兴趣。赵婷感觉这就像命运。

在过去的四年里,她已经成为好莱坞最受追捧的导演之一,这要归功于她拍摄的三部非商业电影。

2018年秋天,她开始拍摄《无依之地》时,引起了大明星弗朗西斯·麦克多蒙德(Frances McDormand)的注意。

麦克多蒙德是该片的联合制片人,并在片中饰演女主人公。

亚利桑那、加利福尼亚、内布拉斯加、内华达和南达科他州的开阔景色从来没有像在《无依之地》中展现的那样令人叹为观止。

影片还进入了亚马逊一个仓库的内部。鉴于该公司最近深陷劳工丑闻,当摄像机进入大楼时,大家都很震惊。

作者称,赵婷的电影有时会被冠以“纪实”的评价,这意味着她对真实事件的忠诚,但她的作品并不受这种忠诚的束缚。

这些作品并不给人非小说类作品那种匆忙的感觉,更多是西方文学的宏伟,这才是它们真正属于的流派。

将抒情性和现实主义并置,在某种程度上利用了魔幻的意识。

赵婷最终拍出了她那一代人中关于美国西部最好的电影。她并不是第一个来自非土著地区,却一直想要讲述一个发生在当地的故事的艺术家。

她来自遥远的世界,遥远到她不受美国殖民主义历史和随之而来的负罪感的束缚。

赵婷试图让自己渗透进去,让自己沉浸在那里的生活中,试图超越那些向期待的游客提供的熟悉的故事。

她的电影中充满了当地人,这些表演来自于他们自己的经历。

如今,独立电影制作人进军成本高昂的系列电影并不罕见。

巴里·詹金斯正在拍摄《狮子王》的续集;《惊奇队长》由安娜·博登(Anna Boden)和瑞安·弗莱克(Ryan Fleck)执导,他们是Half Nelson的导演团队。

好莱坞对白人男性之外的新人才极度渴望,赵婷的职业生涯是当代好莱坞导演所需求的典范:既能处理细腻的亲密关系,又能处理大规模的合作。

现在,赵婷正在拍摄一部漫威电影,属于漫威系列的下一阶段,即《永恒族》。影片将拥有漫威电影宇宙的第一个同性恋超级英雄和第一个聋人超级英雄。

目前这部电影因为疫情原因推迟。随着电影继续向流媒体领域扩张,漫威电影宇宙需要像赵婷这样的声音。

最近,赵感觉她的身体发生了变化。

她难以忍受披萨,重新开始喜欢喝热水而不是美国的冷水。

至于电影,想要承认存在的创伤,想让人们注意到被忽视和压迫,同时又想要逃离对悲惨主义的期待,是一场不可能的战斗。

拍电影的人总会离开,深深扎根于那里的人们,生活还在继续。

本文为创业邦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创业邦将保留向其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如需转载或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上传项目 文章投递 寻求报道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