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邦公众号二维码
创业邦
帮助创业者成功
快鲤鱼公众号二维码
快鲤鱼
发现最前沿的创新公司
毒舌科技公众号二维码
毒舌科技
「毒」立思考的科技媒体

TCL的B面, 半导体界的雅戈尔?

熔财经 2021-03-21 07:48

编者按:本文为创业邦专栏作者投稿,来自熔财经,作者曾馅儿,创业邦经授权转载。

“离开了实业基础,金融就成为水中浮萍。”

—TCL科技创始人李东生

前几天,TCL科技发布2020年年度报告出炉,业绩一点儿也不差。

在营业收入仅同比增加2.33%的情况下,归母净利润同比实现67.63%的增长。


但这个利润,经不起考究。

归母净利润金额的绝对值,与扣非净利润严重背离,2020年,实现的扣非净利润为29.33亿元,与归母净利润有14.55亿元的差额。

记者看到,这个差额,会计上叫做“非经常性损益”,也就是意味着,TCL的净利润,有三分之一是由非主营业务贡献。


拆分来看,公司的非经常性损益可以分成四个部分。

1.15.59%(2.27亿元)来自非流动资产处理损益,今年没有发生重大资产出售

2.一半(50.64%,7.37亿元)来自政府补贴;

3.20.1%(2.92亿元)来自购买资产形成的负商誉;

4.24.11%(3.51亿元)来自产业金融和投资业务

其中,金额较大的两个为政府补贴和产业金融和投资业务。

“熔财经”认为,巨额政府补贴还算正常,百亿营收的企业,对拉动当地就业、税收和产业繁荣的作用,可不是一点点,政府以补贴形式,向此类公司注入更多“关怀”,是一个于企业于政府都好的正循环。

但,有24.11%的非经常性损益,来源于产业投资,是TCL科技在不务“科技”正业吗?

非也,金融投资早已成为TCL科技重要的一项利润来源。

它的业绩,主要由半导体显示、半导体光伏及半导体材料、产业金融及投资三部分构成。


正常情况下,投资收益是列入非经常性损益的,但因为TCL投资业务的存在,一部分投资收益也变成了经常性损益。

公司虽然没有披露产业金融及投资的利润情况,但将报表中的公允价值变动收益(6.73亿元)与投资收益(32.54亿元)相加,可以大致得到公司金融投资业务的收益情况。

公司的利润总额不过57.34亿元,投资收益就达到了39.27亿元,投资收益贡献了68%以上的利润。

这个角度看,TCL科技,有些对不住它的名字,已然变成TCL投行。

如今的TCL科技,像极了之前的雅戈尔

TCL科技的业绩,多来自投资收益而非主业,像极了二十年前风靡中国的西装企业雅戈尔(600177.SH)。

雅戈尔自2014年开始,每年的投资收益占利润总额的比重,都超过了一半。


雅戈尔的投资业务,是它的半壁江山,一边是不断往纺织上下游延伸,另一边则是热衷于地产和金融投资。

1979年,雅戈尔创始人李如成迎着改革开放的春风,踏入服装领域,成立“青春(Youngor) ”服装厂,专心致志做衬衫和西服。

1993年,青春服装厂正式命名雅戈尔,在李如成的带领下,勤勤恳恳扩张渠道,构建销售网络,从宁波到浙江,再到华东,最后覆盖到全国,并成功上市(1998年),牢据中档男装市场的头把交椅。

在上下游产业链的渗透上:

为了解决高档面料进口、面料创新不足、成本高昂的问题,2002年,在服装行业打稳基础的雅戈尔提出“力争上游”的经营策略。

与日商合资建立纺织城,在新疆成立“新疆雅戈尔棉纺织公司”,又在云南西双版纳开展麻种植和汉麻纤维加工、汉麻综合利用等业务,向上游全面渗透。

下游也不错过,2008年,下大力并购了美国KELLWOOD公司旗下核心男装业务——香港新马集团,2017年雅戈尔收购了美国的HartSchaffnerMarx。

在一系列的抢蛋糕的并购操作下,雅戈尔成为囊括全产业链、满足全年龄层,全价格段和全风格的服装企业。


但,雅戈尔并不想只赚辛苦钱,跟随市场发展,利用自己在当地的优势,雅戈尔搞起了房地产和金融投资。

早在地产改革的1992年,雅戈尔便进军房地产行业。

在宁波启动房地产项目,异军突起,随后进军长三角高价拿地,开发住宅、别墅、商务楼等物业,成为有名的“地王”。


▲雅戈尔早期地产扩张区域

在金融投资领域,更是如火如荼。

上市之后,雅戈尔开始涉足金融投资,1999年,雅戈尔斥资3.2亿元发起成立中信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取得9.61%的股份。

1999-2005年期间,雅戈尔陆续投资了广博股份、宜科科技(现在的联创电子)、宁波银行等。

随着2005年股份分置改革全面铺开,雅戈尔投资的资产快速增值,2007年,雅戈尔出售中信证券股份4506.56万股,实现投资收益16.51亿元,占了当年净利润的一半。

在中信证券尝到甜头后,雅戈尔的金融投资业务便一发不可收拾。

2008年雅戈尔成立凯石投资管理公司,专门从事投资业务,随后几年,雅戈尔陆续减持中信证券、海通证券、金马股份、中国平安、广博股份、金正大等,获益超过23亿元。

纺织主业、房地产与金融投资,三辆马车并行,让雅戈尔的市值,一度达到了700亿元,当时,有人质疑雅戈尔不务正业,李如成霸气回应:“什么主业不主业,赚钱就是我的主业”。


▲雅戈尔总市值

那TCL科技如何呢?

先来看看TCL的主业:

成立之初的TCL,做的是录音磁带,后来拓展到电话、电视、手机、冰箱、洗衣机、空调、小家电、液晶面板等领域。

彩电时代,TCL风光无限,1992年,第一台TCL“王牌”大屏幕彩电面世,凭借经营观念和业务模式上的创新,到1995年,TCL的彩电销售额超过10亿元,利润8000多万元,超越了许多国内老牌彩电企业。

但随着人口红利消失,以及互联网浪潮,电视越来越难赚钱,传统家电品牌们纷纷走上了多元化发展的道路。

彼时,TCL创始人李东生想,虽然电视不赚钱,但电视零件可以,向产业链上游走也是一门好生意,国内不赚钱,国外也不失为一条明路。

于是,李东生决定,做两手储备:

一方面,从整机巨头,变身成为产业链上游的供应商巨头;

另一方面,进行全球化布局。

对于前者,2009年,TCL投资成立华星光电,定位是半导体显示及材料领域的创新,在资本的不断投入下,华星光电成为仅次于京东方的面板双雄之一。

而后者,2003年,TCL大局进军欧洲,收购了法国汤姆逊公司的彩电和DVD业务,一举成为全球最大的彩电供应商。

但国际化走得特别艰难,接下来的两年里,TCL连续巨亏了50亿元,不得不在2007年剥离欧洲公司业务,退回中国市场。

直至2018年,TCL集团启动重组,家电业务被从上市公司剥离。

跟雅戈尔一样,不断完善所在产业的上下游布局,通过对中环集团、中电熊猫等的收购,TCL在面板和半导体上站稳脚跟。

主业赚的也是辛苦钱,这点也跟雅戈尔如出一辙,TCL需要不断投入资本扩产能,于是,TCL打起了金融投资的主意,做产业金融和投资。

产业金融及投资业务的主体包括TCL金融与TCL资本。

TCL金融包括集团财资业务和供应链金融业务,2014年10月TCL集团成立金融事业部以来,TCL金融板块业务已涵盖了财务公司、第三方支付、小贷、供应链金融、消费金融等板块。

TCL资本由TCL创投、钟港资本和中新融创(49%持股)构成,TCL创投成立至今已组建并管理12支人民币基金,计投资超过120个项目。

目前持有宁德时代、帝科股份、寒武纪等上市公司股票,以及腾远钴业、尚太科技、翱捷科技和格科微电子等公司的股权。


在财报上,TCL科技的投资类资产主要表现在长期股权投资、交易性金融资产、发放贷款和债券投资中,数量之多,花了6张表格才列式完毕,合计69项。

其中,TCL科技直投的,有七一二、上海银行和花样年控股,最大的一笔,是对上海银行的投资,截止至2020年末,账面价值112.3亿元。


至此,真的很难说,TCL科技是一个纯正的科技公司,更像是半导体界的雅戈尔,虽然聚焦了主业,但是金融投资更显眼。

面对市场的质疑,TCL创始人李东生的回应却不如雅戈尔的李如成版坚定:“金融投资是为了抚平与利润形成互补,如果企业的业务铺得太开,竞争力很难真正有优势”。

雅戈尔的风险,是否会“复制”在TCL科技上?

在金融投资和地产市场,雅戈尔曾多次折戟。

“熔财经”先说在金融市场上的:

在中信证券的投资上尝到甜头,但在海通证券上却栽了个大跟头。

2007年,雅戈尔斥资35.8亿认购1亿股(转增后为2亿股)海通证券,2008年,金融市场不利,这只股票持续下跌,雅戈尔被迫抛售四分之一的股份,亏损4.69亿元。

2009年,海通证券继续下跌,雅戈尔甩卖剩余的四分之三,又损失了8亿元。

除此以外,雅戈尔在中信股份上市前后,以170.62亿元的成本持股14.55万股,但随着2016年,中信股份的股价急剧下跌,使得雅戈尔当年投资业务净利润同比下滑39.24%。

2017年,中信股份的股价继续萎靡,雅戈尔计提中信股份资产减值准备33.08亿元,同年,投资业务实现净利润-16.89亿元,同比下滑201.95%。

其次在房地产市场上:

因为房产具有周期性,限价、限购政策频繁,雅戈尔地产成本、收入和利润都很不稳定。

在成本端,2013年,雅戈尔因向政府退还两宗土地,导致4.84亿元保证金打了水漂。

在利润端,2014-2016年,房地产开发营收每年稳定在100亿元左右,但地产板块净利润占当期整体净利润比重分别是85.76%、3.86%和23.28%,波动特别大。

在收入端,2017年-2019年,房地产的营收已经缩水到了最低的37亿元。

诸如此类例子,还有很多,雅戈尔的投资,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回到TCL科技,这金融市场和地产市场的风险,它具备吗?

首先是金融市场,TCL科技的风险,甚至大过雅戈尔。

TCL科技以直投、TCL创投等形式,拥有多个上市公司的股权。

风险较大的是以直投形式存在的股权——七一二、上海银行和花样年控股,目前有两个风险横亘其中。

第一,今年二级市场行情不佳,股价持续下跌,对于直投且具有重大影响的企业,若年末股价持续下跌,是有可能需要计提长期股权投资资产减值准备,影响利润。

第二,2013年,TCL认购花样年控股价格为1.11港元/股,目前股价也仅为1.23元/股,虽然途中有减持,但依然持股,投资回报率并不高,TCL在花样年控股上,并没有赚多少钱。

因而,跟雅戈尔一样,在TCL身上,也需要谨防二级市场波动的风险。

为何说TCL科技的风险大过雅戈尔呢?

因为TCL科技有雅戈尔控股没有的风险---金融产品本身的风险。

雅戈尔只是沉浸于二级市场,但TCL科技却不断布局金融产品,布局了消费金融、互联网小贷、资管、P2P、保险和支付等等。

以其布局的湖北消费金融为例,主要贷款产品为大额信贷产品“嗨贷”,小额循环的线上贷款“嗨花”,不仅容易触犯金融监管,还有诸多投诉和处罚,据企查查,湖北消费金融诉讼高达三千条。


广泛涉猎金融,受到的政策监管本身就很严格,万一哪一天产品暴雷,TCL科技舆论、情绪和资本连着遭殃,能让投资者不提心吊胆吗?

但好在,TCL科技已经放手房产领域,TCL科技已经在2018年将房地产剥离出去,风险系数小了,可以有效避免房产的周期性和政策驱动。

因而这一点,大家可以放心了。

金融性资产属于看天吃饭,行情好的时候,傻子都能赚钱,行情差的时候,天才也在亏本,两位李总,努力做实业吧!

不得不说,但看主业,TCL科技是面板界的骄傲,虽然当期利润不高,且要不断投入资产,但,把别人熬死,方能苦尽甘来。

但在金融资产方面,上市公司利用金融市场赚钱的并不少见,让企业变得头重脚轻,却难以理解,以金融资产实现百年持续经营的企业却从未出现过。

来一场敦刻尔克大撤退,会不会是TCL科技最正确的路?

本文(含图片)为合作媒体授权创业邦转载,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热文榜 TOP

查看更多

客服微信: cyzone2019

上传项目 文章投递 寻求报道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