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邦公众号二维码
创业邦
帮助创业者成功
快鲤鱼公众号二维码
快鲤鱼
发现最前沿的创新公司
毒舌科技公众号二维码
毒舌科技
「毒」立思考的科技媒体

Roblox估值1年涨10倍,腾讯疯狂入局:元宇宙这股风吹起来了?

全天候科技 2021-04-04 20:27

编者按:本文来自全天候科技,作者包校千,编辑罗丽娟,创业邦经授权转载。

科幻、夺宝、冒险,无数影迷曾因2018年上映的电影《头号玩家》,燃起对虚拟游戏的渴望。

影片中,玩家戴上VR头盔进入逼真的虚拟世界“绿洲”(Oasis),可以逃离现实世界,成为任何人、做任何事情。这不仅是一种娱乐方式,更成为玩家们的第二人生。

这个脱胎于现实世界,又与现实世界类似,并且始终在线的虚拟世界,由科幻作家Neal Stephenson于1992年在其著作《雪崩》中首次提出,并被称之为“元宇宙”( Metaverse)。在小说中,所有在现实世界中的人在元宇宙中都有一个网络分身,而这种概念也为之后的元宇宙的发展,提供了方向。

今年2月,因重仓特斯拉而实现惊人业绩的投资公司ARK Investment Management(以下简称ARK)在2021年度投资报告中提出了15个宏大而前景广阔的投资主题。其中之一,便是由虚拟世界联结而成的元宇宙。

图片

2021年3月10日,作为“元宇宙”概念股,UGC沙盒游戏平台Roblox以DPO的方式登陆纽交所,上市首日市值即破400亿美元。并得到了ARK CEO、“女版巴菲特”Cathie Wood约52万股的加仓。

而在去年2月Roblox 1.5亿美元的G轮融资中,腾讯也赫然位列投资方名单中。这或许不是巧合,有行业人士表示,早在2018年,中国的游戏巨头腾讯和网易就已经为“下一款Oasis”积极布局。

2020年12月,腾讯CEO马化腾表示,移动互联网时代已经过去,全真互联网时代才是未来。这个与“元宇宙”异曲同工的概念,被解读为中国互联网新的时代序幕。

受相关概念影响,今年以来,一些AI、社交和VR/AR公司也开始密集获得融资。市场躁动的背后,“元宇宙”究竟有多大的能量?

1

元宇宙火了

去年4月,美国饶舌歌手Travis Scott在沙盒游戏《堡垒之夜》中举办了一场线上虚拟演唱会,有超过1200万名玩家共同参与。

整场演唱会大约持续了10分钟。逼真的人物建模、惊艳的游戏场景特效,跟随歌声、歌曲不断变换的场地——从陆地、水中、外层空间,呈现出的表演以及带给玩家的沉浸感都是前所未有的。

Travis Scott并不是第一个出现在《堡垒之夜》的歌手。早在 2019 年 2 月,美国 DJ 棉花糖(Marshmello)就举办了一场《堡垒之夜》加长版的演唱会,共有 1080 万同时在线玩家观看。

《堡垒之夜》的开发商Epic Games正是元宇宙的拥趸。“我一度忘了Metaverse这回事,但是随着VR回归,虚拟现实崛起,我觉得可以重新思考技术未来了。”Epic Games公司CEO兼创始人Tim Sweeney曾在采访中说道。

在虚拟世界中狂欢已经受到越来越多玩家欢迎的当下,一些关键公司正积极参与其中。

例如,对虚拟现实的痴迷的Facebook CEO 扎克伯格正在构筑 VR 社交平台Horizon。去年7月,微软也决定将旗下拥有1.26亿月活跃玩家的沙盒游戏《我的世界》(Minecraft)从亚马逊云服务(AWS)转移到自家Azure云服务。

在这些产品中,都不难看出元宇宙的雏形。

而真正把元宇宙概念推向资本市场的,当属今年3月市值超400亿美金的上市新贵——Roblox(RBLX.US) 。相较去年40亿美元左右的估值,Roblox 在1年内市值飙升了整整10倍。

作为大型多人在线游戏创作平台,Roblox创立于2004年,以“创造”和“迷你游戏”为核心,提供面向用户的3D数字世界客户端、面向开发者的Roblox Studio工具集,以及Roblox云服务,使玩家和开发者尽情在虚拟世界中游玩、竞技、社交,并在过去两年风靡北美青少年游戏市场。

截至2020年9月,Roblox上共有全球700万开发者制作了1800万款游戏,其中有846万款被试玩过,1.7万游戏的用户游玩时长超过1万小时。Roblox全球下载量达1.6亿次,移动平台收入超11亿美元。

在这背后不乏元宇宙热潮的“加持”。

“为了搭上估值快车,Roblox不仅通过DPO的方式在纽交所上市,而且一级市场的投资人教Roblox讲起了元宇宙的故事。”游戏分析师Chenkeynes向全天候科技透露。

在招股书中,Roblox提到,“有些人把我们的范畴称为元宇宙,这个术语通常用来描述虚拟宇宙中持久的、共享的、三维虚拟空间的概念。元宇宙的概念已经被未来学家和科幻作家写了30多年。随着越来越强大的计算设备、云计算和高带宽互联网连接的出现,元宇宙的概念正在成为现实。”

同时,其列出了平台具有通向元宇宙的8个关键特征:Identity(身份)、Friends(朋友)、Immersiveness(沉浸感)、 Anywhere(随地)、Variety(多样性)、 Low Friction(低延迟)、 Economy(经济)、 Civility(文明)。这也是商业公司首次对这一概念进行定义。

为了加强虚拟世界的带入感,去年12 月 14 日,Roblox收购了数字虚拟形象初创企业 Loom.ai ,目的是通过人脸识别技术将玩家转换成虚拟形象,有助于玩家间形成更好的社交关系。而这种基于游戏原生内容建立的虚拟表达一旦形成,极有可能成为玩家们的“第二世界”。

构建出的虚拟世界可能达到完美,但现实并非都是如此。

据Roblox招股书显示,2018年、2019年、2020年营收分别为3.25亿美元、5.08亿美元、9.24亿美元。虽然收入持续上涨,但是亏损也在不断扩大。报告期内,其净亏损分别为8810万美元、7100万美元和2.533亿美元;运营亏损达8755万美元、7644万美元、2.66亿美元。

图片Roblox业务数据综合报表

天风证券互联网传媒高级分析师冯翠婷分析,Roblox当前的运营成本已经超过基础设施和安全成本,成为最大的一个成本,“亏损扩大主要系开发者分成快速增长。用户在平台进行消费时,部分资金会分发给开发人员和创作者”。

她提到,但这同时也反映了在Roblox的生态里开发者越来越多,且获得了更多的收入。

据了解,Roblox的主要收入来自平台的虚拟货币Robux,用户可以通过购买Robux来体验平台内开发者生产的优质游戏内容,之后公司会根据游戏内购及游戏时长等指标向开发者分成。游戏分析师Chenkeynes表示,Roblox的开发者通常能拿到30%到70%的分成。

根据SuperData公布的2020年全球游戏年度报告显示,《Roblox》以22.9亿美元的收入高居第三。但Chenkeynes透露,开发者的累计提现金额只有不到三个亿。“这说明大部分的内容开发者愿意把货币投入到Roblox的货币体系中,一个完善的内循环体系已经成型。”

一直以来,绝大部分的内容平台,生产者与消费者的身份通常是割裂的。而Roblox搭建的经济系统把内容生产者跟内容消费者连接在一起,这是现实社会中的人际关系,投影在虚拟世界中的另一种体现。

图片内容和社会效应的相互推动,是Roblox增长的主要原因之一

“而基于这套经济系统,以及沙盒游戏的庞大用户规模,Roblox的双边网络效应优势凸显。”在站在行业观察者的角度,Chenkeynes认为Roblox为行业提供了一种前所未见且极其高效的商业模式。

这种认可也反应在了资本市场。截至目前,Roblox的股价在65美金左右的水平浮动,较发行价涨逾20美金。

图片Roblox股价走势

但也有声音认为,Roblox当前市场价值“虚高”。“由于Roblox刚上市不久,近期的股价未必能代表真实的市场价值,”某游戏领域投资人建议再观望几个月,最好根据半年之后的市场行情再来衡量。

冯翠婷也认为,元宇宙赛道未来1到3年的技术突破,例如AI技术对游戏买量素材的制作简化、云游戏技术即点即玩、互动游戏提升转化率等迭代式的量变等,这些都会影响业内对这一领域的判断和估值空间。

2

巨头玩家加码押注

2020年年底,腾讯CEO马化腾在公司年刊《三观》中,提出了“全真互联网”的概念,并将其看作为带动移动互联网十年发展的下一波升级。

在文中他指出:虚拟世界和真实世界的大门已经打开,无论是从虚到实,还是由实入虚,都在致力于帮助用户实现更真实的体验。

按照马化腾的说法,所谓的“全真互联网”是线上线下的一体化,实体和电子方式的融合。尽管“全真互联网”与“元宇宙”称谓不同,但二者异曲同工,本质上都是现实生活在虚拟世界的投射。

对于很多用户而言,与虚拟世界的首次接触,大多源自《堡垒之夜》、《我的世界》等游戏。事实上,早在2018年,腾讯、网易就开始筹备《头号玩家》之外的“下一款Oasis”游戏,从游戏内容切入“元宇宙”。

2月28日,腾讯游戏程序员@毛星云在知乎发帖,为腾讯天美工作室的3A主机游戏大作招募人才。据了解,这款代号为“绿洲”的游戏,对标电影《头号玩家》中的绿洲(Oasis)式的虚拟社区。目前由天美工作室负责人姚晓光亲自操刀,使用虚幻5引擎开发,并横跨主机、PC、移动端和下一代终端平台。

游戏巨头之外,后起之秀米哈游和莉莉丝也在积极布局元宇宙游戏。其中,米哈游的愿景是在2030年打造出全球十亿人愿意生活在其中的虚拟世界;而莉莉丝也在大量招募技术人才,内部员工提到了一个名为“Avatar” 的项目组,正在开发元宇宙游戏,而且人员规模最多。

而早在2018年,网易就公布了VR游戏《故土》。只是当下这款游戏已经因业务发展调整暂停运营。

不仅从游戏制作和运营方面切入元宇宙,在投资布局上,腾讯也早已占位。

在引擎工具上,早在2012年,腾讯就以3.3亿美元的投资,收购了虚幻引擎得到开放商Epic Games 48.4%的股份,目的是切入游戏产业底层核心技术,以弥补自己在游戏底层开发存在的软肋。

其次,由虚拟世界构成的元宇宙,包含了视频游戏、增强现实(AR)和虚拟现实(VR)。

为此,腾讯投资了虚拟音乐会运营商Wave(原名为The Wave VR),并成为打造AR领域领头羊Snap的最大股东。此外,自由表情工具Bitmoji、摄像头Kit、社交软件Discord等背后,亦有腾讯的身影。

2019年,Roblox宣布与腾讯建立战略合作关系,只不过这是一次教育计划——建立一家合资公司,向人们传授编码基础、游戏设计、数字公民和创业技能。

2020年初,Roblox宣布完成了1.5亿美元的G轮融资,该轮由投资公司Andreessen Horowitz’s Late Stage Venture fund领投,淡马锡和腾讯参投。

“我们今天谈及的元宇宙概念股Roblox、Epic,其实都是腾讯投资企业。”某头部VC投资人认为,腾讯作为最大的游戏和社交公司,通过“投资+自研”的布局方式,有望通过元宇宙成就一个世界级超级巨头。

3

谁在搭乘元宇宙东风

元宇宙的概念之下,市场开始热闹起来。

2019年5月,乐动卓越CEO邢山虎的全新创业项目“代码乾坤”,推出的首款产品《重启世界》因与Roblox理念近似,获得了愉悦资本领投,北极光创投、真格基金跟投的1亿人民币A轮融资,估值达5亿人民币。

今年3月,国内移动沙盒平台研发商 MetaApp 获得了1 亿美元 C 轮融资,投资方包括SIG海纳亚洲、创世伙伴CCV、云九资本、光源资本。在投资者眼中,“准元宇宙”的沙盒玩法将成为未来游戏的大趋势,它提供了足够多的工具给到这个虚拟世界的参与者去创造价值。

此外,国内的社区社交、虚拟偶像、AI视觉技术等,与元宇宙相关的公司也先后拿到了融资。例如游戏AI公司“超参数”获得五源资本和高榕资本的3000万美元A+轮融资;虚拟偶像企业“万像文化”完成数百万美元的A轮融资。

特别是VR/AR领域,爱奇艺VR完成数亿元人民币B轮融资;NOLO VR完成2000万美元B轮融资;欢创科技完成8000万元人民币B轮融资;玩美移动完成5000万美元C轮融资,自今年以来融资节奏也大幅提高。

在全真互联网概念提出不久后,腾讯集团副总裁、AI LAB院长姚星离职创业。据企查查信息显示,姚星为法定代表人的元象唯思控股(深圳)有限公司,已于今年1月21日注册成立,注册资本3000万美元。

从元象唯思的经营范围来看,其将在VR/AR硬件、内容制作、影视制作等方面发力,显然也瞄准全真互联网领域。虽然元象唯思没有官宣投融资的进展,但有消息称五源资本和高榕资本已成该公司的股东。

一位资深投资人近日向游戏自媒体竞核透露,一级市场机构大多觉得元宇宙差不多“到时间了”。像红杉中国、五源资本、经纬中国、南山资本、真格基金等机构已下注相关公司,2021年这股势头有望迎来爆发期。

实时虚拟技术研发商世优科技创始人纪智辉也直接感觉到,资本对于元宇宙的关注:“特别是受经济周期和疫情的双重影响,目前市场比较缺概念和好项目,对于一个新的投资机会,自然会受到热捧。”但他也谈到,从技术和市场关注度来看,元宇宙已经走过了萌芽、过热和低谷期,正在从复苏期向成熟期迈进,接近于期望值。

目前,有四类“元宇宙”公司较受资本青睐:第一类是号称做“中国Roblox”的公司,涉及教育、游戏和沙盒;第二类是“中国版Minecraft”的公司,沙盒游戏为主;第三类是类似VRchat和ZEPTO这种跟虚拟世界结合的公司;第四类是“为这件事情服务的公司”,例如底层游戏引擎、AI内容生产等。

从财务基金执行层面,经纬中国副总裁庄明浩认为,打算投资元宇宙相关公司的机构,一方面需要懂游戏、社交、科技的复合型人才,另一方面,退出路径与平台方的合作路径都要非常清楚。

随着元宇宙的热度持续升温,多个行业中均有公司自我标榜“元宇宙”标签。

例如被外界定义为“约会软件”的Soul,近日在微博上否认了这一定位,并宣称,Soul是“给GenZ的以Soul为链接的社交元宇宙”;沙盒游戏平台MetaApp在融资稿自称拿到“国内元宇宙行业的最大单笔融资”。

一位知名的VC投资人指出,目前市场上真正的元宇宙项目并不是特别多,很多项目都是在“挂羊头卖狗肉”,并不符合大家对元宇宙的认知。“从公关的角度来讲,我非常理解他们在这件事情上蹭概念的原因,以及想得到什么样的关注,但是从行业的角度来讲,用蹭概念的方式不仅没讲好资本故事,反而显得有些‘鸡贼’了。”

一些业内资深从业者提到,元宇宙距离我们设想的理想状态还相差甚远,很有可能会像几年之前大家看VR和游戏一样,最后的结果不如预期。

眼下,元宇宙或者说全真互联网的时代已经开启,但就像移动互联网转型一样,“又一场大洗牌即将开始。上不了船的人将逐渐落伍。”马化腾说。

本文(含图片)为合作媒体授权创业邦转载,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客服微信: cyzone2019

上传项目 文章投递 寻求报道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