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邦公众号二维码
创业邦
帮助创业者成功
快鲤鱼公众号二维码
快鲤鱼
发现最前沿的创新公司
毒舌科技公众号二维码
毒舌科技
「毒」立思考的科技媒体

飞来横祸,我到底该找哪一拨资本背锅?

花儿街参考 2021-04-29 15:16

图片

编者按:本文来源创业邦专栏花儿街参考,作者王更生,编辑林默,创业邦经授权转载。

1

我的心是痛的,当这个声明摆在我面前的时候。

图片

我,是一个百万粉丝的视频剪辑号,看到这个声明的感受,就像前一秒钟还在阳光中烂颤,下一秒就亲手打开了自己的病危通知书。

人生遭遇不顺,必找资本背锅。

本着这样的人生信条,我环顾四周。

片方、视频平台,这些忘恩负义的陈世美。

图片

他们的剧那么烂,那么水,要不是我挑着还能看的片段,把四十分钟的剧紧凑成三分钟,把九十分钟的电影五分钟讲完,他们能有那么多讨论度?

现在大家都习惯短视频刷剧了,这些剧方也可以按照我们蹚出来的路cut短视频了,就来跟我们聊版权了。

为什么早不聊?

为什么等到我剪视频剪的,头发都秃了,才来跟我们聊?

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侵权大号也不是。

2

角落里,还有两个沉默不语的资本。

抖音快手这两个货不出声,但我明白他们的心声,他们是希望我们高喊,“这抵制的声明,是万恶的资本对创作者的倾轧”。

好像他们俩就是无辜的资本那样。

如果短视频剪辑有一条呈45度角的利益收割链,剧方和长视频平台在这条利益线的最下端,他们获得了一些本来不会有的流量,虽然承受着剧被剪的七零八落的下场。

我们剪辑账号虽然收了流量,但也付出了发量。

只有抖音、快手、B站、百度、知乎、微博们,他们位于这条利益链的最上端,坐收流量,啥也不用干。

在抖音和快手上,你打开搜索框,只要输入电影这个搜索关键词,就能看到许许多多个,千万粉丝量级、百万粉丝量级的剪辑大号。只要你略有剪辑天赋,做到几十万粉丝量级也不太难。

图片

我们这个行业,有两种主流的艺术形式——

一种是把电影切成三段或者五段,配一些剧情解说。

一些账号的快手界面,还会在视频封面起一个《美队还有这样的超能力》带有二次创作感觉的标题。

抖音的账号界面,大多直接就是三个视频拼成一个电影的海报,海报上还直接写着电影的名字。

另外一种艺术形式,是做电影集锦,比如三部最好看的科幻片,说白了就是把三部电影的片段剪辑在一起。

无论是哪种艺术形式,其实从版权上说,我们的行为就是赤果果的侵权。

3

让我困惑的,是一直以来,抖音和快手的反应。

在外面,它们总是表现得,特别重视创作,却又像不知道,我们这些剪辑号在做什么一样。

2019年,时任抖音总裁张楠在公开演讲时说,“每个用户在抖音上留下的每个视频,都会是历史的底本,最终汇集成人类文明的‘视频版百科全书’。”

看到这句话,我的心头凛然一震。人类文明的“视频版百科全书”中,电影这一章节,难道是由我们书写的?

人类文明的“视频版百科全书”,难道就布满了没有版权,也说不上太大艺术价值和社会价值的,剧情分段解说短视频?

图片

后来,张楠当上了北京字节跳动CEO,在2021抖音艺术创作者大会发表了题为《在抖音,人人都是艺术家》的致辞,“抖音会加大力度做好艺术创作者的服务工作,构建更繁荣健康的艺术氛围,这也是抖音特别希望做好的社会价值之一。”

我们这些做电影剪辑的账号,不能称作是艺术创作者吧?

从某种意义上说,我们甚至是艺术的消解家。

毕竟,所有的艺术作品,都有一个明确的前提,叫做知识产权。还有一个明确的内涵,叫做原创。

2020年5月,快手宣布升级原创保护计划。

为了保护原创作者的热情,快手出了所有短视频平台里最狠的一招——一旦发现靠搬运作品、冒充他人快速吸粉的行为,官方将会对此类账号进行严重处罚,并将盗版账号的粉丝自动迁移至原创账号下。

你搬了别人的作品,拥有强大技术能力的快手,就把你的粉丝都搬给别人的账号。

看着抖音和快手,对创作者们,露出的那种天真热切的初恋脸,我真的很疑惑——

辣么热爱艺术的抖音,为啥对视频剪辑号这种赤果果践踏艺术的行为,视而不见?

辣么有能力保护原创作者的快手,为啥对于这种职业化的裁剪别人作品的行为,当作什么都没发生?

抖音和快手养着几千人的人工审核团队,还有各种高大上的机器审核,90%以上的视频音频识别率,可是它们为什么看不见我们?

是因为上天在他们眼前遮住了帘,忘了掀开,还是因为,100个视频剪辑大号,就能带来一亿粉丝?

对于抖音和快手们,我们还有更大的延展价值。

短视频平台和自制剧的合作模式是怎样的?我听过的一个版本是,制作公司出所有的钱,短视频平台负责给一定的流量扶持。

用别人的免费内容养大了流量,反过来拿流量去置换免费的内容。

4

关于我们这些视频剪辑号为什么不能死,一个重要的论调是——我们没了,剪cut的权利就会留在片方和平台手里,留在那些罪恶的资本手里,它们就会肆无忌惮地推烂片。

图片

这个天才的说法,真是太看得起我们了。

我们这个圈,干的最有影响力的一单,是十几年前,有个叫胡戈的年轻人,做了一个混剪电影《无极》的视频《一个馒头引发的血案》。

图片

《无极》拍了三年,投资3.5亿,网络下载量还远不如从构思到制作不到10天的20分钟恶搞短片。

但是,在没有《一个馒头引发的血案》时,就没人说《无极》是个烂片吗?

短视频已经成了这个世界,唯一的信息承载工具了吗?

已经成为人类居家旅游必备的智慧明灯了吗?

你们把,到现在都租不起服务器,动不动就当机的豆瓣放在哪里?

我不知道,广大观众需要我们指路这个论调,是我们行业的人原生出来的,还是来自抖音快手那强大的公关队伍?

好像一旦失去了我们这些盗版剪辑号,观众就被罪恶的资本下了蛊,成为被片方指引的木偶。

这种为我们刷存在感的行为,真的是“创作者”对资本的反抗,还是一拨资本对另一拨资本的抹黑?

5

这几天没事的时候,我就会把我的病危通知书翻出来看看。

有乐观的说法是,平台间最终会达成合意,抖音快手们花点儿钱,从长视频平台那里买到影视剧版权的授权。

这是一种听起来比较合理的解决办法。

毕竟,长视频平台们想尽一切办法挣钱,吃相无比难看的重要原因,是它们的大量成本都用在了购买版权,以及自制原创。

而在抖音快手们那里,经过我们的一双巧手加工,影视剧就成了一个源源不断的,免费的全球化的内容宝藏。

现在给人家长视频平台花点儿钱,也是“欠人家一张电影票”的基本觉悟。

但是这笔生意会成嘛?估计也未必。毕竟在资本的口中,别的资本都是很邪恶的。

如果有一天,我不在了,请在我的墓碑上写上,它是在资本装死的时候长大的,后来资本不装死了,它就只能死了。但它临死也没整明白,到底该恨哪拨资本。

Up主卷珠帘,深坐资本局。

但见泪痕湿,不知心恨谁。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创业邦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客服微信: cyzone2019

上传项目 文章投递 寻求报道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