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邦公众号二维码
创业邦
帮助创业者成功
快鲤鱼公众号二维码
快鲤鱼
发现最前沿的创新公司
毒舌科技公众号二维码
毒舌科技
「毒」立思考的科技媒体
创业邦学园公众号二维码
创业邦学园
创业者一站式成长平台

“桌面”竞争再添巨头,阿里入局教育智能硬件

芥末堆看教育 2021-05-31 07:58

又一互联网巨头加入教育硬件领域竞争。

图源:图虫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芥末堆看教育(ID: jiemoedu),作者二老师,创业邦经授权转载。

教育行业正在过去数月中发生变化。监管政策的出台在制止了行业曾经的野蛮增长与无序竞争的同时也为教育公司们带来了相应的挑战。在广告投放被规范之后,如何找到新的流量入口便是挑战之一。

事实上,这也是教育公司们始终在解决的课题。投放竞争如火如荼之时,教育公司们便已经开始寻求新的获客途径,总体思路可以被总结为从线上转到线下。除效仿线下教育公司们原有的地推方式,如何借助互联网公司的优势切入具体的线下教育场景,进行获客转化也是其考虑的方向。而其首先瞄准的便是能够将用户与线上产品相连接的,教育智能硬件领域。

2020年10月,字节跳动旗下大力教育推出首款教育智能硬件产品“大力智能作业灯”,拉开了教育智能硬件领域新一轮竞争的序幕。而在随后的半年内,多家互联网公司与教育公司均推出相应的智能硬件产品。例如,2021年3月份,腾讯教育发布 “AILA智能作业灯”。

如今,又一互联网巨头加入教育硬件领域竞争。近日,阿里推出其首款教育智能硬件产品“天猫精灵E1”,并公开其在教育硬件方面的布局。

切入教育场景,天猫精灵要做连接工具

与许多入局教育领域的互联网巨头相似,阿里入局教育的基本逻辑同样,将业务集中于其擅长的领域,主要从To B入手,依托其云计算和底层技术能力提供支撑,较少直接切入具体的To C内容部分,大多将这部分需求交由生态合作方。

据了解,阿里布局教育主要通过三个方面,基于淘系产品,面向教育机构商家的淘宝教育、基于阿里云+钉钉的智慧校园业务、以及天猫精灵旗下相关的教育硬件产品。

这个基本逻辑同样影响了天猫精灵在教育硬件的产品布局。“天猫精灵并非围绕教学,而是作为设备为家长和孩子提供教育服务,供家长选择,起到连接作用。”天猫精灵教育线产品负责人幻灵说道。

据了解,阿里首款教育硬件“天猫精灵E1”产品形态为智能屏。其中,设置了专注学习模式、未成年人保护、家长可远程操控等功能,内置教育应用则由阿里合作的教育公司提供。对于许多互联网公司推出的智能作业灯等产品,阿里选择与合作伙伴推出。

根据芥末堆此前报道,2021年3月16日,导学教育与阿里云正式签订框架合作协议,双方将围绕“导学号智能作业灯”产品展开合作,导学灯将正式融入阿里云教育产业链。芥末堆了解到,天猫精灵还与主打教育平板电脑“优学派”合作推出了词典笔等产品。

天猫精灵事业部总经理库伟这样解释,在教育产品上选择采用合作方式推出的原因。“阿里在业内已沉淀的AI、交互和设备能力可能是合作伙伴缺乏的,比如OCR识别能力是阿里云的优势,这个对教育企业来说要组建团队也是一件难事。”

5月27日,浙江猫精人工智能科技有限公司新设成立。该公司法定代表人为天猫精灵事业部总经理库伟,注册资本5000万人民币,经营范围包括人工智能硬件销售、教育咨询服务等。天猫精灵回应称,确在考虑推出相关行业智能硬件产品。

因此,对于天猫精灵来说,尽管目前自研产品形态仍主要为音箱和智能屏,但因其背后则是AIoT的整体逻辑,即人工智能物联网。那么,线下场景必然是天猫精灵要关注的部分。另一方面,其用户形态决定了天猫精灵要做的事情。所以,教育必定是其关注的方向。

“产品基础功能搭建完毕之后,希望寻找一个垂直领域、突破点,从客户角度出发选择了择教育和智能家居。”天猫精灵事业部总经理库伟说道。

据了解,天猫精灵目前覆盖400万家庭用户。其中,家中有6岁以下小孩的家庭占25.3%,6~12岁孩子家庭占12.3%,总计占比近4成。

库伟表示,天猫精灵2020年下半年开始着重加强对教育线产品、技术和运营团队的建设,未来人数会大大增加。在团队方面,他表示,教育和AloT团队会由专人专项负责产品、研发、运营;而对于重点产品线,天猫精灵会推出在正常组织架构之外,教育、AloT会有专门产品线的组织保障。

在生态合作方面,天猫精灵推出“精灵起跑线计划”,面向教育企业开展合作,其中包含提供K12课本同步、课外辅导、学科题库,少儿英语,文学艺术,在线直播,教育生态应用开发等13个合作方向。

竞争教育线下场景入口端

对于教育公司们来说,面对线上获客难题,因此寻找新的流量来源是一个必然的选择,那么线下教育相关场景自然是极其重要的一环。

但问题随之而来,相较拥有线下门店的线下教育公司们,在线教育公司们在线下缺乏相应的“锚点”。因此如何能够找到合适的线下场景入口端,便成为了新竞争的关键。

OMO就是在线教育公司们选择的新方式之一。在2021年Q1季度财报电话会上,网易有道表示,目前也正在尝试通过OMO渠道探索线下与线上融合的获客方式,目前,有道在二三四线城市开设了线下体验店,用户可以体验其产品和服务,也可以注册在线课程。

网易有道副总裁苏鹏介绍,有道线下门店获客的尝试是在几个月前开始的,目前仍处于小规模阶段,同时有道还在测试其他几个不同的线下获客渠道。

另一个更贴近互联网公司特性的线下场景入口端,便是教育智能硬件。网易有道CEO周枫曾说到,“长期来看,硬件肯定可以成为流量入口,这也是那么多公司都对硬件有兴趣的原因。”

而尽管市场上已经存在相当多的智能硬件产品以适配不同场景的需求,其形态包括移动终端、平板电脑、音箱、手环等多种产品,且正趋向于通过一个终端来尽可能适配不同场景应用。但教育始终是一个更为特殊的智能硬件使用场景。

相较其他场景,未成年人保护始终是教育硬件绕不开的痛点。另一方面,如何在保护未成年人视力的同时,还能满足家长、老师及教育主管部门对于产品中娱乐性内容规避的要求,也是教育硬件们所需面对的痛点。

根据芥末堆此前报道,2020年9月,北京市教育委员会曾发通知提到,北京市5.2万中小学生将进行体质健康监测,视力指标将作为“成绩”,首次被要求采集上报。

事实上,也正是因为教育硬件使用场景的特殊需求,其也在成为线下线上承接端口的同时,也带来了相当可观的市场。据多鲸资本教育研究院预测,预计至2022年,仅K12教育智能硬件市场,其规模可达570亿。艾媒咨询《2020中国智能硬件行业发展全景研究报告》同时提到,2020年中国智能硬件市场规模将踏入万亿级别。

根据新思界发布的《2020-2024年中国护眼台灯行业市场行情监测及未来发展前景研究报告》显示,护眼台灯已成为重要的台灯细分产品,近年来全球销售量持续增长,2019年全球护眼台灯市场销售量为1.81亿台,同比增长5.2%。

正因如此,在经过疫情之后,在线教育渗透率进一步提高的当下,教育智能硬件被互联网巨头、在线教育公司们所关注则是一种必然。从大力智能作业灯,到阿里入局智能硬件,获客渠道从线上转为线下,谁能把握住相当的线下获客入口端,谁就能把握住竞争的未来。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创业邦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热文榜 TOP

查看更多

客服微信: cyzone2019

上传项目 文章投递 寻求报道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

产品服务升级,如需试用本功能,敬请移步至睿兽分析

跳转至睿兽分析打开 知道了,下次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