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邦公众号二维码
创业邦
帮助创业者成功
快鲤鱼公众号二维码
快鲤鱼
发现最前沿的创新公司
毒舌科技公众号二维码
毒舌科技
「毒」立思考的科技媒体

满屏猪食喂谁吃

新金融洛书 2021-06-11 16:37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新金融洛书(ID: dushekeji),作者XXX,创业邦经授权转载。

6月3日,腾讯副总裁孙忠怀在第九届中国网络视听大会上说:

部分低智低俗短视频长期影响用户心智,那些在公共场合语音外放,看洗脑短视频的人,就像傻子一样。

“你喜欢猪食,你看到的全都是猪食,没有别的。”

他说过这话之后,字节跳动公司接过话茬,在微信公众号发了篇长文,说你腾讯这些年一边做短视频,一边抨击做短视频的同行。还历数腾讯行业垄断的罪状,

这就像两个同学吵架,你说我喂猪食,我骂你搞垄断。但字节跳动更狠,说腾讯搞垄断,相当于说哪个同学搞霸凌,这事班主任就必须该出面了。

要知道,腾讯这些年做过不少短视频产品,比如微视、企鹅看看,是短视频,就当然有猪食,这等于它一边喂着大家吃猪食,一边骂着,你们这些“傻子”。这大概就是网民常说的:官方吐槽,最为致命。

01

今年三月,“小马云”被签约的某公司抛弃,原因是他不再那么红了。他就像一块人肉干电池,当流量价值被榨干后,他就成了流量生产工厂用剩的残渣。

小马云曾经被这家公司训练怎样在短视频的镜头前面忸怩作态,用话术给大众制造多巴胺。而在镜头另一头,就是被称为吃猪食的一群人。

按照美国社会学家尼尔·波斯曼的文化分段论。文化和技术的关系经历了三个阶段,工具使用文化、技术统治文化、技术垄断文化。我们当下所处的互联网时代就是技术垄断文化阶段,它的主要特征就是信息喂养。

技术垄断时代,尼尔·波斯曼认为,信息的功能纯粹是剥夺“人”主动性的信息。这是雷慢理解的“信息喂养”,信息给什么,大众吃什么。

这就是腾讯那位副总裁说的,喂猪食,吃猪食。

信息时代造成的悲剧是,人的关注被数据化了,人本身关注于刺激、新鲜、简单的东西的行为被放大,成为流量数据。这就造成了,在算法的操纵下,平台和大众一起推动了文化的大规模庸俗化和猥琐化。耶稣、佛陀都是被调侃、编排,神圣和严肃的内涵被耗尽。

在短视频面前,没有永远的神,只有喂猪食的人。

02

14世纪,德国人谷登堡发明了机器活字印刷,并用机器印刷了《圣经》,自那之后,马丁·路德说,《圣经》进入了每个主妇的厨房后,每个基督徒就成了自己的神学家。

这里说明的是,机器印刷产生了新的媒介形式——书本,它们让个人主义的出现有可能;扩音器的发明产生了广播媒介,希特勒的演讲煽动力将它发挥到极致,让纳粹在德国政坛赢得民心,走向极权。

社会学家麦克卢汉认为“媒介即讯息”。但他对媒介传递的内容不重视。他认为媒介的变迁对人类产生了极其重要的影响,就像机器产生了印刷品——书,而写书的人写了什么,相比显得不那么重要。

他关注媒介引发的事物的尺度变化、速度变化和模式变化,而不是它所传播的内容。

希勒勒说了什么固然重要,如果没有广播技术,他所说的话只能说极少的人听到。是广播技术改变了他的表达方式,让他的话变得更具有影响力。

就像电脑改变的传播空间变化、时间变化和形式变化,才是决定人类信息大革命的东西,而人们借电脑传播什么,本来是媒介所附带的,不那么重要。

相似的,短视频是互联网时代的新媒介形式,而至于短视频创造者发布了什么,并不是那么重要,媒介形式决定了内容。15秒钟决定了绝大多数人选择的创造内容形式:简单、刺激、生产多巴胺。而算法的操纵,让喜欢猪食的人,被反复投喂。

03

1988年,恐怖片大师约翰·卡朋特拍出了寓言科幻片《极度空间》。

剧中,身为工人的两个主角发现戴上一种墨镜,就可以看到美国富裕阶层的本来面目都是一种类似骷髅头怪物。这种怪物打扮时尚,出没消费场所,喜欢看电视。主角戴上这种墨镜后,街边广告牌由琳琅满目的广告语,显出它的本来面目,全都是宣扬“消费”,倡导“顺从”的词语。

图:《极度空间》剧照

两位主角还发现,怪物们用电视传播一种信号,控制着所有怪物和人的思想。只有戴上这种墨镜后,才能看清怪物的真面目。

这片子是20世纪80年代反思消费主义和传播媒介的典型产物。

这也是雷慢最常讨论的两个话题:消费主义和媒介传播。

这个故事里怪物通过电视洗脑控制思想的电视媒介,如今变成了电脑或手机产生的互联网。他的操控力比电视更甚百倍。

短视频的猪食好吃,因为厂家一直喂你吃你习惯的口味。你喜欢看出洋相,就给推些农村小伙骑车掉进水田,你喜欢颅内高潮,就给你来点穷小伙秒变高帅富打脸拜金女。

如今大公司所代表的技术垄断正在改变人们语言的习惯,它变得越来越有强制性。这种强制性来自于它的商业地位、技术垄断。

技术垄断最典型的是程序底层代码,大互联网公司开发的某App产品,你如果要获得它的开发、使用权,必须获得它的底层代码。这个底层代码就是他们的语言,他们的威权力。

美国学者尼克·波斯曼《技术垄断:文化向技术投降》里,警告了互联网时代会出现输家和赢家一起欢呼的局面。就像今天的网络用户,一边刷着短视频,一边被窃取着个人信息、隐私,还一起欢呼着短视频是时代伟大的创新。

本文(含图片)为合作媒体授权创业邦转载,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热文榜 TOP

查看更多

客服微信: cyzone2019

上传项目 文章投递 寻求报道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