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邦公众号二维码
创业邦
帮助创业者成功
快鲤鱼公众号二维码
快鲤鱼
发现最前沿的创新公司
毒舌科技公众号二维码
毒舌科技
「毒」立思考的科技媒体
创业邦学园公众号二维码
创业邦学园
创业者一站式成长平台

满帮突围上市的幕后故事

蓝洞商业 2021-07-01 09:05

满帮上市背后,究竟隐藏着怎样“惊心动魄”的故事?

编者按:本文来源创业邦专栏蓝洞商业,作者郭朝飞,图源摄图,创业邦经授权转载。

“我的心情挺平静的,因为我一直觉得公司不是为了上市而创办的,实际上每一天都是惊涛骇浪,暗礁险藏。”满帮集团董事长兼CEO张晖如是说。

一周前的6月22日晚间,满帮在纽交所敲钟挂牌上市。当晚,张晖少见的穿上西装,在火红背景的舞台上摁下了纽交所的绿色上市按钮,宣告满帮成为“数字货运第一股”。

很多人没有料到,在上市现场,张晖致辞中最先感谢的人是原货车帮创始人戴文建——这位几年前还在和运满满厮杀的头号对手,如今二人从“死对头”变成了惺惺相惜的“战友”。

张晖没有吝惜对戴文建的夸赞,称戴是行业拓荒者,把创业的精神留在了满帮的基因里,直到今天公司依旧有好多戴的影子。

一路走来,满帮是一家很有故事的公司。从运满满与货车帮一度刺刀见红般的竞争,到双方合并、成立满帮,再到新公司CEO人选几番调整,充满了人、事、权的博弈。

因此,张晖也在上市现场坦陈,“我们有太多惊心动魄的故事,如果要是复盘去拍一部电影,绝对是任何一位导演和编剧都想不出来的故事。”

满帮上市背后,究竟隐藏着怎样“惊心动魄”的故事?

1

火速合并现CEO困局

故事还要从合并说起。

经过艰难而曲折的谈判,2017年11月27日,运满满与货车帮宣布战略合并。在经历了滴滴快的、美团点评、携程去哪儿、58赶集等一系列大合并之后,市场对此并不意外。但不同的是,本次合并的组织架构比较特殊。

双方成立的新公司满帮由运满满投资人王刚出任董事长兼CEO,货车帮CEO罗鹏和运满满CEO张晖兼任集团联席总裁。

有一种说法是,起初的方案是由张晖出任CEO,同时就两边核心管理层的诉求做出比较平衡的处理。

据一位接近满帮管理层的投资人描述,一开始这个方案各方没有异议。彼时,货车帮出现内讧,创始人兼CEO戴文建被迫离开,继任的CEO唐天广受到“数据窃取”风波影响出局。最终,罗鹏成为货车帮CEO,他是以职业经理人身份加入的。

后来,情况出现变化。货车帮一方不接受张晖任新公司CEO ,而张晖的态度也很明确,“如果我不是CEO,根本就没必要谈下去。”双方的强硬态度让谈判一度陷入了僵局,合并后由谁担任CEO成为整个交易的唯一核心问题。

几经波折,由投资人王刚来担任CEO的新方案被摆在桌面上。

张晖还是拒绝交出CEO大权,迫于多方压力,权衡许久之后,他选择以大局为重、往前看,接受新方案。后来复盘时,张晖告诉红杉中国合伙人郭山汕,那段时间很焦虑、很煎熬,感觉就像自己一手养大的孩子要交给其他人去养,不知何去何从。

最终,便出现了王刚、罗鹏、张晖“三驾马车”的格局。

当时,运满满的投资人襄禾资本创始合伙人汤和松将这种管理架构称为——双屋顶结构整合:原本的管理层没有动,做了分工调整。在此基础上加屋顶,带个阁楼,提供新业务运作、投融资等功能。

合并之后,满帮很快拿到了一轮高达19亿美金的融资。看似为这场合并案开了一个好头,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三驾马车”的架构很快就开始出现问题。

虽然王刚曾在公开场合提到要全心投入满帮三四年,但多位参与合并的投资人发现,王刚其实并不接触具体业务,也不擅长运营管理,而是把主要精力放在资本运作上。

虽然不担任CEO,但张晖坚持“要求管平台和技术。因为这样就拥有了主动权”。因此,两边团队的分工是:运满满全面拓展会员和交易,货车帮全力以赴去做增值。

在这样的格局下,王刚负责战略和文化,张晖负责最为核心的信息平台和交易平台业务,罗鹏做ETC、油品等相对边缘的增值服务。

因此,新公司出现了一种“奇观”:一个公司两种政策。两边团队在约一年的一时间内,基本是各自为战,相互制肘。此外,人员成本倍增,因为双方部门基本都是重合的,连行政都是两个团队,公司发展陷入僵局。

用知情人士的话说,不论内部还是外界看来,满帮的合并不是成功案例。所谓“双屋顶”模式被证明是不适应公司发展的,“三驾马车”之下,王刚、张晖与罗鹏分别是投资人、创始人和职业经理人心态,立场和观念不统一,团队和文化并没有实现真正的融合,业务不聚焦、推进不理想,实际上浪费了一两年的时间。

满帮到了不得不改的地步。

2

重新掌舵

张晖觉得,不能再放任公司如此下去,必须寻求改变。

合并一年多以后,张晖用了几个月的时间,找到所有投资人,力主必须对现有的管理架构进行变革。据称,红杉坚定支持张晖,软银也是此意。有投资人透露,事实上早在合并前,软银就认为张晖应该是满帮CEO的人选。

此时,早已离开货车帮的戴文建也成为张晖的支持者,作为前货车帮创始人加大股东,戴文建对张晖赢面的加持不可谓不大。

任何变革历来都不容易,没有哪一方会轻易放弃。一位满帮的股东回忆,“因为站队、结盟等一系列眼花缭乱的操作,整个满帮的董事会那段时间特别热闹。”

2018年12月24日,在西方这天是平安夜,满帮紧急召开董事会,决定新的CEO人选。据参加会议的股东回忆,在对于张晖担任CEO的表决中,9个董事会席位,货车帮两人弃权,王刚在最后一刻才投了票,并最终投了赞成票。

张晖成为新的CEO,此前的“三驾马车”、双屋顶结构终被打破。

合并后,满帮业务包括平台、交易事业部、科技运力、金服、新能源、物流地产、车后、无人驾驶和国际事业部等部门。

张晖选择优先发展基础平台与交易,剥离或者砍掉一些业务,比如自营物流与物流地产等。在他看来平台和交易才是满帮的土壤,其他业务是长在上面的树和果子。

“我们希望建一个生态,大家能够相互成就。我们的客户自己做物流,你做自营就不对,所以把它砍掉,不跟生态用户去抢生意,不能又当运动员,又当裁判员,肯定干不好。比如说地产可能要弱化一些,这个本质不是我们基础的平台业务。”张晖在一次采访中提到,对用户赋能、增加黏度的就多做,对生态土壤有影响、没有战略性的,就少做,甚至砍掉。

在张晖手中,满帮业务布局开始收缩聚焦。满帮招股书数据也显示,车货匹配业务占到了满帮总营收的75.5%,增值服务仅占24.5%,未来的营收增长点仍是车货匹配业务中的线上交易部分。张晖的战略定力可见一斑。

泰合资本做过张晖的财务顾问,泰合资本的评价是,张晖有很强的战略定力,追求简单直接、“做减法”。

曾经,泰合团队与公司就“做专还是做广”这一问题做了长时间讨论,即:是专注做交易平台、将车货匹配这件事打透;还是要先切ETC、覆盖加油、司机住宿等一系列货车司机生活相关服务。当时市场上有其他公司选择了“做广”,并已取得不错的发展速度。但张晖很笃定,希望专注做交易、尽快实现交易闭环。

在GGV纪源资本管理合伙人符绩勋看来,张晖率领团队找到了满帮最适合的商业模式,把原来拉得很长的战线进行了缩减,留下了最重要的平台业务,砍掉了一些不相关业务,逐渐把这个平台的优势发挥到极致。不久,大部分股东都认为张晖作为CEO更能够带领满帮往前走。

2020年11月,王刚正式辞去满帮集团董事长,罗鹏和原货车帮一方管理团队也陆续离开。

至此,张晖成为满帮集团唯一的话事人,将管理权悉数收归囊中。满帮招股书显示,IPO之前,满帮CEO张晖持股16.6%(含员工股权信托)。

一定程度上,张晖的强势收权挽救了满帮。

上市对一是家公司具有里程碑意义,张晖将之视为“新征途”,“上市肯定是件值得高兴的好事,但这并不是终点,也不是我们的目的。”还是该开会开会,该吃饭吃饭。

2017年火速合并成立满帮,不管是两强相争的无奈之举,亦或是资本的撮合,四年后成功上市的满帮已经站上新的征途。未来走向,仍需时间验证。

张晖很清醒,只有时代的企业,没有企业的时代。“谦虚地说,我们是100%的运气;不谦虚地说,我们是99%的运气加1%的努力,只是上天给了我们一把好牌。不要因为上市而膨胀或者自以为是,未来的路还长。”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创业邦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热文榜 TOP

查看更多

客服微信: cyzone2019

上传项目 文章投递 寻求报道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

产品服务升级,如需试用本功能,敬请移步至睿兽分析

跳转至睿兽分析打开 知道了,下次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