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邦公众号二维码
创业邦
帮助创业者成功
快鲤鱼公众号二维码
快鲤鱼
发现最前沿的创新公司
毒舌科技公众号二维码
毒舌科技
「毒」立思考的科技媒体

FF今日上市,会成为下一个特斯拉,还是下一个乐视?

连线出行 2021-07-22 14:50

编者按:本文来源微信公众号连线出行(ID:lianxianchuxing),作者:周雄飞,编辑:子夜 ,创业邦经授权转载,图源:图虫。

今天,法拉第未来(Faraday Future,下称“FF”)终于要在纳斯达克挂牌上市。

昨日,FF官方公众号发布消息称,有关PSAC和Faraday Future之间的拟议合并交易全部提案都已得到了PSAC股东的支持。据此前公布的公开消息,待股东投票批准合并后,两者合并的公司将登陆纳斯达克。

FF官方也表示,上市时间定为美国东部时间2021年7月22日上午8点10分,也就是北京时间今晚8点10分,股票代码为“FFIE”,这也是FF与PSAC合并后公司的名称的缩写——"Faraday Future Intelligent Electric Inc."。

为了造势,FF的官微和官方APP早在这周一就开始用倒计时的方式来做预告。不出意外的话,今晚FF会顺利登陆纳斯达克,并且如愿地拿到一笔价值10亿美元的新融资。

这一刻,贾跃亭等了很久。

还记得六年前,一心要造出“中国版特斯拉”的乐视CEO贾跃亭,向彼时还处于方兴未艾中的新能源汽车行业,喊出了一句:“让我们一起,为梦想窒息。”

在贾跃亭看来,他要通过FF打造出全球最好的电动汽车,担负起颠覆传统汽车行业的责任。

不得不说,这一套宣传话术在当时确实有用。很快,贾跃亭的造车项目就与北汽、阿斯顿马丁达成合作,并且控股了易到用车。贾跃亭背后的乐视,股价也受此影响,一度飞涨到了179.03元/股的高点。

但随着贾跃亭2017年以融资为由,前往美国后,众多投资人才真正为他感到“窒息”。

然而,看似已处于濒死状态的FF,竟然在四年后的今天被“抢救”活了。整个过程跌宕起伏,连线出行曾在文章《真实力还是贾跃亭的新故事?揭秘上市、融资消息背后的FF》有过详细解读。

如今,FF可以说是迎来了一个新阶段,但贾跃亭能松口气了吗?

对于目前的FF而言,成功上市后虽然可以让投资人对其重新产生兴趣,同时还能借此机会用融资“输血”。这样的过程并不能一劳永逸,毕竟对于目前仍旧缺钱的FF而言,不仅要补上之前的亏损漏洞,同时还要补齐这些年所落下的供应链和制造能力。

除了这些,贾跃亭还必须要实现FF91的量产。按照FF此前的说明,完成上市后FF91的量产就会被提上日程,这也是贾跃亭此前做出的承诺。但业内对此却无比怀疑,因为自2017年发布后,FF91的量产就已多次跳票。

外界都在时刻关注着,FF91最终能不能量产,车子的竞争力如何,在激烈的新能源汽车市场,FF能不能立得住脚?

这次,贾跃亭能圆造车梦了吗?

FF的上市路

FF走向上市,无论对于贾跃亭,还是众多投资人和债权人来说,悬着的心总算都落了地。

2019年10月,贾跃亭为了还债,不得不在美国申请个人破产。九个月后,伴随着一篇名为《打工创业、重启人生,带着我的致歉、感恩和承诺》的文章出现在其个人微博中,他的个人破产重组终于完成。

根据重组方案,贾跃亭将无需承担其所负债的29.6亿美元的债务,所有债务将装进法拉第未来(FF)股权的信托基金中。即贾跃亭所欠的全部债务,将以FF的股权偿还,成功把债权人变成了FF的股东。

一招“金蝉脱壳”,负债累累的贾跃亭重启人生,继续实现他的造车梦。而对于众多债权人而言,只能陪着贾跃亭一起将FF做起来,才能拿到自己的那份资金。毕竟在破产重组方案中,贾跃亭写明了:“只有当FF进行IPO之后,债权人可以分批次出售FF的股权。”

与此同时,在破产重组方案中对债权人也有部分约束,其中就包括对贾跃亭的诉讼静止,即在四年内不对贾跃亭本人提起诉讼,如果FF成功IPO,诉讼静止期则自动延长到债务还清为止。

就这样,债权人目前只能与贾跃亭目标一致——一起将FF送上纳斯达克。然而,这一过程却并不顺利。

其实早在2019年,FF就已有上市计划。据相关媒体报道,FF原本打算通过IPO上市,但随着疫情的爆发打乱了这一计划。

“法拉第未来在2020年的疫情之前,曾与许多私募股权公司讨论,计划使其通过IPO上市。在疫情袭来之后,私募股权公司出于对未来的不确定性而纷纷退出。FF首席执行官毕福康曾对媒体Robb Report表示。

IPO上市走不通后,FF随即聘用了美国投行公司Stifel Nicolas & Co., Inc.(以下简称“ Stifel ”)来为其寻找可能的融资、上市机会。

紧接着,FF又收到了来自 Riverside Management Group(以下简称“RMG”) 的意向书,并经其介绍,FF接触到了空壳公司PSAC(Property Solutions Acquisition Corp),并计划共同通过SPAC方式进行上市。

SPAC(Special Purpose Acquisition Company)简言之,是美国资本市场中一种特有的上市公司形式。这种形式不同于“IPO上市”和“借壳上市”,它先行造壳、募集资金,然后再行并购,最终使并购对象成为上市公司。

这种形式具有资本注入时间短、费用少、流程简单等优势,被视为是FF这样经营不善等公司谋求上市的最佳选择。

一年后,FF的上市计划有了进展。

去年10月初,FF首席执行官毕福康就表示,公司计划很快通过与一家特殊收购公司的反向合并完成上市交易。“我们正在努力达成这样一项交易,并有望很快宣布些事情。”

而对于FF而言,上市的目的主要是为了募资。按照毕福康当时表示,本次上市希望能募集到8-8.5亿美元资金。但这一消息发布之后,FF再次陷入沉寂之中,直到今年初有了新的进展。

今年1月底,FF再次发布公告表示,宣布已与PSAC已就业务合并达成最终协议,交易完成后公司估值约为34亿美元(约合人民币220亿元),并计划将于今年第二季度上市。

就在众人认为FF正朝着上市迈进的时候,半路却杀出了一个“程咬金”。

距离今年FF公布新进展两个多月后的4月初,其宣布与PSAC的合并交易即将完成,就此向美国证监会(SEC)企业提交了相关上市文件,根据文件显示,FF已经通过了2020年的财务审计。

但就在当月,据彭博社报道,美国证监会修改了部分上市公司会计准则,其中主要包括对SPAC的适用方式,彭博社彼时援引知情人士表示,这一准则的改变很大程度会对采用SPAC上市的FF产生不利影响。

根据要求,FF和PSAC不得不向SEC重申其财务业绩,这也意味着上市进程会遭遇更严格的审查。

屋漏偏逢连阴雨。几乎前后脚,中国证监会发布了一份市场禁入决定书,其中就写明了“决定对前乐视网董事长贾跃亭采取终身证券市场禁入措施”;北京证监会决定对乐视网罚款2.406亿元,对贾跃亭个人罚款2.412亿元。

站在上市大门前的FF,很快开始处理这一波折。

一个月后,据美国证监会网站披露,法拉第未来上市的合作伙伴PSAC已按照新规要求,重新提交了2021年一季度财报修订版文件;而FF也在6月初提交了新版上市文件。

二次审核最终得到通过。上月底,FF宣布与PSAC的合并计划已被批准,在此基础上才让FF踏入了纳斯达克的大门。伴随着上市进程的顺利推进,FF也将从此前的濒死状态“起死回生”,有望再次成为投资人青睐的对象。

FF走向上市,对于众多债权人而言,算是一种解脱,按照约定他们之后就可以通过卖股权拿回他们的资金。但对于贾跃亭来说,这仅是他实现造车梦的第一步。

接下来,贾跃亭需要实现他早已立下的承诺——FF91的量产。

FF91能实现量产吗?

对于任何一家车企而言,实现量产是证明自身实力的第一道门槛。而就目前来看,FF仍未迈过这道门槛。

据美国商业资讯报道,FF近日发布公告表示,将在今年9月21日的投资者日上发布FF91的详细信息,并且对外开放这款车的试驾机会。而据此前FF发布的公告表示,将在上市拿到融资后,启动FF91的量产,预计在2022年上半年上市。

此外,前日FF官方公众号发布消息表示,已推出全新的强交互性的FF Intelligent App,用户可以在该应用程序上预订FF91,消费者支付5万元预订金即可优先预订未来主义者版(量产版)FF91,并参加“未来主义者体验官”活动。

据FF此前宣布,已完成对FF91预量产车的第二季冬季测试和验证,鉴于这项测试的完成,FF91也做好了明年上半年上市销售的准备。而在销售方面,FF的首家体验店也在今年5月底落户于美国纽约曼哈顿区。

一系列表态和动作之下,FF91的量产仿佛就差临门一脚,但业内对此却持怀疑态度,因为其此前已经屡次跳票。

2017年1月,在美国拉斯维加斯CES展上,法拉第未来正式发布了首款量产电动车——FF91。由于该车型性能和续航里程等方面,相较于彼时特斯拉Model X更胜一筹,以至FF91备受业内关注。

当时,站在镁光灯下面的贾跃亭曾自信地对外宣布:两个月后,会发售300辆梦想合伙人版本,普通消费者已可以在官网上预定该车型,预计将会在2018年实现发售和交付。

真到了2018年,公众却等来了FF91的首次“跳票”。

当年8月,FF与恒大宣布原定于2018年量产的FF91将被推迟到2019年一季度实现量产,推迟量产的原因主要是因为FF没有资金来支撑量产,而恒大的加入为其带去了希望。

但就在两个月后,恒大就单方面宣布不再为FF提供资金支持,遭遇“金主”离去后,FF内部也随之出现了连锁反应,一边是高管的离任,另一边对部分员工采取了停职留薪和裁员,在此困局下,FF91的量产再次跳票。

迫于压力下,已逃亡美国的贾跃亭,申请了个人破产。作为交换,他不得不在2019年9月辞去了FF全球CEO的职务,转而担任FF首席产品和用户官(CPUO)。而法拉第未来CEO的位置由前宝马副总裁毕福康(Carsten Breitfeld)接任。

毕福康到任后,对FF进行了包括产品交付规划调整、研发及运营成本削减、组织架构调整以及融资策略调整等在内的一系列举措,并且宣布了下一阶段目标——“FF最重要的工作是聚焦FF91量产上市,我们要保证在2020年9月底前完成交付。”

事实证明,FF91在去年依旧跳票,并未实现承诺的量产。如果对此前几次量产“跳票”进行复盘,在业内看来基本都是由于缺钱所致。

而这一困境,现在仍未得到很好的解决。

据FF向SEC提交的上市文件来看,2019年至2021年一季度,FF的净亏损分别为1.42亿美元、1.47亿美元、7552.5万美元。截止2021年3月31日,FF账面上的现金仅有4752.5万美元。

按照计划,顺利上市后10亿美元到账,但这并不意味着FF就能快速推进量产。

据出行一客报道,目前FF全球员工只有288人,其中多数员工从事研究与开发、制造和供应链等方面的工作。

相比之下,仅有理想ONE一款车型产品的理想汽车,截至2020年年底员工总数就已达到了4181人,几乎是FF员工总数的14倍之多。

除了需要重新招兵买马外,FF生产制造方面,或许同样存在着问题。

今年6月,FF发布了其最新的全球制造战略,旗舰车型FF91的制造将在其位于加州汉福德的110万平方英尺的工厂进行。官方表示,汉福德工厂内的基础设施已经具备了量产能力,这将大大降低生产成本和交付时间。

但在今年初,连线出行通过FF在社交媒体上发出的FF91预量产车视频可以看出,这所工厂当时更像是一个“小作坊”,其中并无自动化装配机械,对于车辆的组装多依靠纯手工完成。

可想而知,虽然FF在成功上市后,虽可拿到10亿美元,但这笔钱大概率并不能很好地支撑FF91的量产。

因为FF不仅要补上之前的亏损漏洞,还要对供应链和制造自动化方面进行补充。与此同时,还要兼顾FF91量产前最后的测试,及FF 81、FF 71等新车型的研发工作。

即使FF91明年如约量产,贾跃亭要实现造车梦,依然很艰难。在目前的新能源汽车市场,已经有足够多的实力玩家,FF91产出后能不能有销量,是贾跃亭要头疼的一个重要问题,而中国市场,必然是FF和贾跃亭不能放弃的市场。

FF能在中国站稳脚跟吗?

“下周就回国”。

短短五个字,自四年前贾跃亭离开中国、踏上美国土地后,不仅成了他给众多债权人唯一的承诺,也成为了近些年公众调侃贾跃亭的梗。殊不知,在四年后FF或许要先于他回国了。

这一说法并不是空穴来风,毕竟FF早已开始对国内市场进行布局。

早在去年年底,一家名为“法法汽车(珠海)有限公司”的企业在广东珠海成立,据企查查数据显示,这家公司是被FF香港公司全资控股,这也是FF在国内除法法汽车(北京)之外的另一家公司。

除了建立公司,FF也在国内积极寻找合作伙伴。今年1月,FF与吉利共同宣布,双方计划在技术和工厂方面展开合作,并探讨吉利与富士康的合资公司为FF提供代工服务的可能性。

FF曾在提交给SEC的上市文件中表示,将会在中国某一线城市(a Tier 1 Chinese City)建立合资公司,支持FF中国的生产和建设FF中国总部。随着珠海公司的成立和吉利的加入,在业内看来FF中国总部很大概率就会在珠海市。

这一假设在FF近期的一次投资者演示中得到验证。据出行一客报道,在演示中FF表示会与吉利控股集团,及一级中国城市间拟建立合资企业,而根据出示的地图来看,城市位于珠三角地区,珠海市的可能性得以再次增加。

而到了最近几个月,FF对于国内市场的布局更是频繁。

今年3月底,FF官微发布消息表示,已聘请陈雪峰先生出任FF中国区CEO,之后向毕福康直接汇报。据FF介绍,陈雪峰先后在宗申汽车、长安福特马自达、福特、奇瑞捷豹路虎工作,在其加盟后,将助力FF91尽快量产、推动FF中美双主场战略的全面落地。

而在他之前,FF就已从华为和玛莎拉蒂等企业挖来了众多高管,并让其担任中国市场的重要职位,其中就包括担任FF中国CMO的高孟雄和负责FF中国区域商务拓展的叶青等高管。

次月,毕福康在FF投资人说明会上就已表示了对于中国市场布局的确定性,“我们希望和中国地方政府可以签订框架协议,以实现真正的合作和技术与工程支持。”

发生变化的还有FF中国区的员工们。“前两年因为资金困难,部分员工都离职了,而随着近期FF对国内的关注,许多工作都可以开展了,大家也就忙起来了。”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FF中国区员工5月底接受每日经济新闻采访时这样表示。

无论从建公司和与吉利建立合作,还是招聘中国区高管,亦或者是增加对中国市场的关注,这些布局在业内看来,都是FF为之后在中国市场中站稳脚跟做的准备。

然而,FF真想实现这一步,并不容易。

据此前FF发布的数据来看,FF91是一款被定位为豪华纯电动的车型。在外观方面,配有封闭式前脸搭配贯穿式LED灯组和流线型的车型框架,极具科技感。内饰方面,据最新资料,后排的乘客通过简单的指令,就可实现对27英寸后排乘客显示屏的控制。

性能方面,FF91配备了一台高达1050匹的驱动电机,0-96公里加速小于2.4秒;此外,由于配备了LG Chem公司提供的130kwh的动力电池,NEDC工况下续航里程超700公里。

而在汽车智能化方面,FF为了实现2017年所说的“L4级别的自动驾驶”功能,FF91上不仅配备了一颗来自威力登的激光雷达,同时搭载了单片算力达到200TOPS的Orin系统级芯片。

如果这一套配置,放到2018年,乃至2019年的新能源汽车市场中,可以算是个中翘楚的车型。但放到目前的战场中,已时过境迁。

首先对于消费者较为看重的续航方面,虽然FF91有700公里的能力,但就业内来看,这一水平已没有多少优势,因为同为主打高端的蔚来、智己和广汽都已推出各自的新电池技术,搭载新电池后车型均可达到1000公里,并且在明年就可量产。

而在自动辅助驾驶方面,搭载激光雷达已不是新鲜事,随着本月17日小鹏P5开启预售后,这款车也成为了行业内首款搭载激光雷达的量产车型,蔚来、理想等车企也宣布将在之后的新车型上搭载激光雷达。

车载芯片方面,FF91也失去原有优势,毕竟特斯拉已实现了芯片自研,而对于蔚来新车型ET7的总算力已达到了1016TOPS的高度。

除了硬件之外,在自动驾驶软件能力,尤其是数据方面,已落后特斯拉、蔚来等玩家太多。因为算法数据必须依靠车辆真实的测试来训练,而这对于还未量产的FF来说,基本无法做到。

最后,基于FF91高达100多万元的售价,即使实现量产也很难大规模走量。

再加上FF91的屡次跳票及贾跃亭个人负面的影响,势必会影响消费者对其的好感度。因此,FF所定下的“在2025年交付45万辆FF91”目标很难实现。

综上来看,虽然FF对于国内市场已有许多布局,但在FF91产品力不足、自动驾驶算法数据不足和无法大规模走量的制约下,在业内看来,如果FF91以目前的性能量产,或许很难在国内市场中站稳脚跟,也无法成为“中国版特斯拉”。

不过,这些问题或许不是贾跃亭目前要烦恼的,他真正要做的,是不能再让投资人和消费者对FF失望,如果明年FF91的量产依然“跳票”的话,未来的路会更难走,贾跃亭的造车梦就真该“窒息”了。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创业邦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客服微信: cyzone2019

上传项目 文章投递 寻求报道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