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邦公众号二维码
创业邦
帮助创业者成功
快鲤鱼公众号二维码
快鲤鱼
发现最前沿的创新公司
毒舌科技公众号二维码
毒舌科技
「毒」立思考的科技媒体

独家丨这家公司突然火了!投资大佬、小米高管扎堆入伙,用“小米模式”造车

创业邦 2021-08-03 21:26

图片

编者按:本文系创业邦原创 ,作者:子钺 周峰,编辑 :子钺,未经授权禁止转载,图源:开云汽车。

一家酝酿着要颠覆行业、影响世界的新造车公司来了!

过去半年,邓元鋆找自己担任董事的公司问了个遍。他向朋友们询问意见:要不要辞去诺基亚成长基金(NGP Capital)管理合伙人的职务,加入一支创业团队造车?

没有人反对,很多人支持。

很快,他换了新的名片,上面写着:邓元鋆,开云汽车合伙人兼首席价值官。更换名片的同一天,“用小米模式造车”也被写到了这家公司的官网上。

邓元鋆与雷军是多年朋友,主理NGP中国的投资业务时,邓元鋆一手促成了诺基亚对小米的IP授权合作和投资。

这还只是开云与小米之间重重迷雾中的一环。小米高级副总裁、联合创始人刘德,与另一位小米联合创始人黄江吉双双出现在开云汽车董事的名单上。除此之外,今年3月加入开云汽车,担任合伙人兼COO的赵彩霞,也曾担任过小米生态链的副总裁。

但搜索开云汽车,你会发现这家公司的业务与小米的造车毫不沾边。直到2019年底前,开云汽车的主要产品都是面向农村市场的低速电动皮卡。由于产品车型过于紧凑,开云汽车一度被媒体归类成“老头乐”车企。

就是这么一家名不见经传的公司,2019年底开始酝酿一场战略转型,靠着颠覆性的商业计划,成功吸引到各界江湖大佬的加入。

“吸引最优秀的人最重要的,就是做的事情能不能改变世界。这不是愿景,而是大家能不能从逻辑上推导出来,将来会不会成为一家伟大的公司。”开云汽车董事长兼CEO王超说,“几位高管一直工作在世界500强的大公司里,现在想撸起袖子自己干一个。”

据赵彩霞透露,开云将推出一款完全超出想象力且具有颠覆性的智能商用车,“我们去做检测的时候,所有检测的其他厂家,包括检测厂人都说:哇塞!这是什么车,干嘛用的?”

到底是一家什么样的公司拥有如此大的魅力?它们会带来怎样的行业颠覆?创业邦走进开云汽车,独家采访到了几位高管,希望揭开新开云的层层面纱。

组局:用什么吸引江湖大佬入伙

邓元鋆加入开云汽车的契机,来自赵彩霞履新不久后给他打来的一个咨询电话。

邓元鋆是中国创投圈的大佬级人物。他曾是苹果中国分公司的创立者,而后又出任诺基亚全球副总裁,帮助诺基亚通过中国市场,成为2G时代的全球霸主。此后,他又接连出任AMD全球高级副总裁、大中华区总裁,诺基亚成长基金董事总经理及合伙人。转型为投资人后,邓元鋆带领中国团队投中了小米、UC优视、赶集网等多家独角兽。

来到开云汽车后,邓元鋆发现对方需要的帮助并不仅仅是建议,王超更是看中了他的人,诚邀他加入开云,一起做一件足以颠覆行业、改变世界的事情。

改变世界,指的是作为智慧城市的新基础设施,开云汽车要提供“智能硬件+系统+服务”一体化全流程物流解决方案,用 “小米”模式 ,利用IoT商用车解决方案降维取代两、三轮车,快速实现规模化取代。

与创始人王超第一次接触,邓元鋆就眼前一亮,感觉有戏。

物流体系是国家重要的基础设施,更是国民经济的基础“动脉”。中国的物流发展水平全球领先,尤其是在疫情期间,凸显了物流对社会经济的支撑作用,保障了居民日常生活的需要。

“十四五”规划建议中,对产业链供应链现代化水平、构建现代物流体系、健全现代流通体系、加快数字化发展、畅通国内大循环提出了要求。

但末端物流环节一直是既原始又混乱,用什么替代快递外卖小哥们的电动两、三轮车,这是政府多年难解的问题。尤其像国家邮政总局这样的主管部门,对于末端配送的数字化运营管理有着强烈的渴望。

早在2017年,交通运输部、公安部和各地地方政府,就已经出台了多项与物流车相关的政策,希望解决快递配送车辆安全性低,影响城市交通的乱象。

在各地早期的政策实践中,电动微面是计划中的替代品。但投入使用后,人们发现合规的汽车在成本与灵活性方面,并不是三轮车的对手。即便是今天,电动三轮车仍然在大多数城市中,支撑着快递服务的最后一公里。

但各地淘汰电动三轮车的脚步并没有因此停止。北京市在今年7月开始实施的新规中,不仅禁止任何单位和个人新增违规电动三轮车,还给这种交通工具设置了“大限”:从2024年开始,违规电动三、四轮车将不能上路行驶和停放,邮政快递部门届时也需要全部使用专用合法车辆。

三轮车退出历史舞台,末端物流实现彻底数字化将是未来的大趋势。

“这是一片蓝海。”在邓元鋆眼里,海面开阔,风景诱人。

目前市场上对于三轮车合法升级没有成熟的解决方案,而开云汽车对于城市末端运力的颠覆性方案,让邓元鋆看到了更大的社会价值。

“我看到这是很有意义的事情,无论是从国家层面还是社会层面,行业呼唤一个解决方案。数以千万快递小哥的安全需要保障,效率需要提高,这是一个很大的痛点。”

毕业于美国加州州立大学的邓元鋆念书时选择计算机专业,就是因为他认为总有一天计算机会影响人们的生活,并对整个世界产生深远影响。而那个时代还没有个人PC。“我的人生一直追求做有意义的事情,影响力很大的事情。”

作为投资人,创业的冲动在邓元鋆的心里萌生过很多次。在NGP指导多家创业公司从弱到强,发展壮大之后,邓元鋆也不时地心痒,想像好友雷军一样,全情投入到一家伟大公司的创业中去。

收到开云汽车抛来的橄榄枝时,邓元鋆觉得时机刚好。他已经培养好了自己在NGP的接班人。回去之后,邓元鋆对这个行业进行了大量的调研,同时也像文章开始时描述的那样,找各路朋友征求意见。不到两个月,邓元鋆作出了加入开云的决定。

在这期间,邓元鋆与开云汽车几位高管反复论证如何让业务更加符合行业需求,直击痛点。一个“小米”模式的智能物流车逐渐浮出水面。邓元鋆越来越自信,这家公司未来肯定能颠覆行业、改变世界。

在与团队的前期接触中,邓元鋆还发现,开云汽车已经聚集了大批汽车、通信、消费电子行业内的优秀人才,让整个团队都显得颇为“性感”。

开云汽车COO赵彩霞也发现,开云汽车对高级人才的吸引力之大,超出了自己的想象。除了邓元鋆,她也邀请过不少其他领域里的高手加入公司,其中还不乏公司创始人和合伙人。

不止如此,开云汽车里的很多工程师,也都是从华为、小米、3Com、浪潮等各家公司招揽到的大牛。“放到任何一家中型公司里,职务肯定都是副总裁级别以上。我们招人的标准就是世界500强公司,喊着要做世界500强,招一些二流人才肯定不行。”赵彩霞说。

就连赵彩霞自己也是如此。她在小米时,负责为生态链上的不同品类打造统一的供应链体系。与传统的供应链管理不同,小米生态链包含的品类,从智能硬件到雨伞文具五花八门各有不同。用统一的供应链体系打通生态链,复杂程度必然是指数级的上升。

即便如此,她还是从零开始为小米生态链打造了一个集采平台。作为一套供应链系统,这个平台的运转效率极高,只需要两个人,就可以对接起100多家小米生态链企业、200多家代工厂以及500多家供应商之间的运营工作。

把赵彩霞介绍给王超的人是她在小米的老上司刘德。虽然入股开云汽车不到两个月,但刘德和开云汽车的创始人王超早就是多年的好友。在构思好开云汽车转型的新战略之后,王超开始寻找合适的COO人选。刘德向他推荐了当时已经离开小米,加入公牛电器的赵彩霞。

和邓元鋆一样,赵彩霞只和王超接触过一次,就对这家公司动了心。汽车行业自身有成熟的供应链,但想要以“小米模式”造车,还有很大的想象空间。

虽然之前没有接触过汽车行业,但赵彩霞自信小米的工作经历已经帮助她找到了供应链管理的底层逻辑。用这些逻辑去改造汽车行业,远比继续从事智能家居来得有趣。

在创始人王超描绘的远景里,开云汽车会成为一家世界500强公司,但赵彩霞没觉得这是一张不切实际的大饼。在她看来,这个目标已经占据了天时和地利,能否成为现实只差人和。对于任何一个希望实现自我的高级人才而言,不躬身入局,参与到一场伟大的行业变革,实在无法心安。

溯源:开云是谁?

“我找合伙人的唯一标准就三个字,叫’为我师’,就是他必须能当我的老师。”王超袒露。

王超认为能够汇聚各界顶尖人才加入开云汽车的,除了一项共同的伟大事业,第二点就是对CEO格局的认可。通俗的讲,就是利益是不是分配得好,作为CEO是不是能够坚守战略的连贯思考。

邓元鋆评价,王超的身上有一种感染力,当他在讲述公司要做的事情时,会感染到每一个合伙人,让大家充满去实践的紧迫感。

37岁的王超身上有着中国一代汽车人强烈的历史使命感。他见证了中国自主品牌崛起的峥嵘历程,怀揣家国天下情怀的他曾为中国制造的崛起几度热泪盈眶。

王超毕业于吉林大学汽车工程学院,是科班出身的汽车设计师。从电影《战狼2》中吴京的座驾BJ40,到重塑形象的红旗轿车,中国近年来的大部分爆款车型,大多出自王超的手笔。除此之外,他主导设计的另一款车你肯定不会陌生:没有链条、不怕扎胎,在户外风吹雨打四年,仍能做到免维护的第一代摩拜单车。

和大多数汽车设计师一样,王超最初的梦想,是创建一个属于自己的超级跑车品牌。大学还没毕业的时候,他就给梦想注册好了商标:WANG——寓意We Are National Glory,“国货之光”。

但与行业接触久了,王超发现超跑早就成了上个世纪造车人的浪漫。今天的汽车已成为面向普世大众的商品,不再追求速度上的极致。把目光转向全球,新能源车的革命已经降临,于是他把自己的造车梦,转向了另外一个方向。

2014年12月8日,开云汽车注册成立。公司名字来自他的父亲王开云。他是山东青岛莱西的一名农民,曾经在服役时做过新疆的汽车兵,对汽车和机械有着浓厚的兴趣与天赋。这份兴趣后来又传承给了王超,让他从小就把造车规划进了人生。

开云汽车是中国第一家以人名命名的汽车品牌。“公司名注册下来的时候,父亲很感动。但这也是督促我们不能瞎搞,否则人家会天天骂你爸。”

两年后,针对县域市场的开云低速电皮卡亮相。“做电皮卡是因为知道自己当时没有融资能力。”作为汽车设计师,王超知道造车这个行业有着极高的资金门槛。想要用低成本的投入,做一家能够改变世界的伟大车企,他觉得要从没被关注到的群体开始,做一种全新的生产力工具,从根本上改变生产关系。

图片

开云汽车的PICKMAN 图源:开云汽车

在开云汽车早期的宣传资料里,电皮卡被定义成是县域市场里的生产工具。它的目标受众是在广大县城和农村打拼,需要合适运输工具的创业者。开云汽车很快把经销渠道铺开到了全国,进入了海外,卖到29个国家。

“我们发现这个电皮卡解决了美国农民的问题,它没有解决中国农民的问题。”墙里开花墙外香,开云的电皮卡在美国市场实现了公司最初的设想,在农场和郊野里干农活、拖拉货。由于体积足够小,来自中国的小车甚至赶走了传统美式皮卡,在农用飞机场里当起了牵引车。

看到外网上热火朝天地讨论怎么从中国“走私”一辆电皮卡后,开云汽车就在美国注册了公司,着手建立自己的销售渠道。据王超介绍,仅靠出口电皮卡,公司将逐步实现盈利。但没有实现最初的理想,他还是不甘心。

2019年底,一个新开云的蓝图在王超的脑中开始规划。如何在用户使用成本不变的前提下,打造出商用车领域 的“新物种”,提供“智能硬件+系统+服务”一体化全流程物流解决方案。

对于开云汽车而言,这是一个全新的团队、全新的商业模式、全新的产品。

“我为什么执着于最难的这条路,是因为只有这条路才能改变生产力关系,才能够改变世界,才不重复我去设计一台车的生涯。”王超说。

杀手锏:“小米”模式的独门秘笈

2020年春节疫情期间,王超带着同事们开上电皮卡帮忙运送快递和物资。发现手头的车辆并不好用之后,打造电动智能物流车、改变快递行业的想法,开始在王超的脑海里萌发。

实际上,缺少合规运输工具只是快递行业困境的一部分。末端配送的低效和无序,导致快递运力的增长速度无法赶上需求爆发,才是这个行业的真正危机。

国家邮政局数据显示,中国2020年全年完成了833.6亿件快递,单量对比2017年时的400.6亿件已经增长了108.2%。而增速还在继续,仅仅是今年上半年,全国快递业务量就已经接近到了500亿件——在国家邮政局的估算中,这个数字和去年同期相比,多出了45%。

这还不仅仅是中国独自面对的问题。受疫情影响,电商购物和外卖配送在全球范围内都迎来了快速增长。但无论欧美还是东南亚,除了多雇用配送人员之外,全世界都没有找到有效应对的方法。

在王超看来,解决这个问题,只能利用科技手段,提高快递员的配送效率。这需要对快递的最后一公里做到精准把控和协调,但能够将其实现的数据,却不知道从哪去找。

“把快递行业整个看下来,你会发现从干线物流到仓储流转,再到快递小哥本身,数字化程度都已经达到了很高的水平。但偏偏就是在最后一公里上回归原始。”王超在空中对创业邦划了一个“V”,“末端物流对人效的要求,对稳定性的要求,对可控的要求就都集中到了对数字化的要求上,变得异常的突出。”

开云汽车树立了新方向:城市环境中的数字化运力革新。

2020年4月,开云汽车内部创业,成立开云宅配,也叫超会送,与多家生鲜电商和商超平台合作,试水最后一公里配送。新公司在开云电皮卡的基础上安装了能够实现全程独立温控的冷链方舱,同时也给车辆安装上了监控预警、能耗管理等车联网相关的功能模块。

这次试水可以看作是开云汽车对战略方向的验证,一方面是为了了解市场真实需求,另一方面也是为了“踩坑”,了解哪些功能和设计在公司计划的方向里没有作用。“比方说货箱不用太大,不然就像开依维柯去送外卖,换谁也得觉得要疯。”王超介绍。

为什么物流体系的终端运力会出现如此大的短板,王超思考,核心还是在于硬件上缺少可行方案。就跟摩拜当时一样,做共享得先有一个适合共享的硬件,再考虑系统与运营。末端物流的数字化无法实现,核心原因是硬件上缺少革新。

那么,开云汽车要如何通过“智能硬件+系统+服务”来解决这一长期存在的产业痛点?

王超透露,开云会推出一款针对末端物流打造的智能商用车。在安全性上要达到汽车的标准,在灵活性上要达到三轮车的标准。商用车同时具备IoT功能,有数据上传跟下载的能力,并可接受监管。

后台系统可以满足各项末端数字化运营的要求,以及与它捆绑的服务。比如,外卖的货箱里可以有温控功能;红酒运输的货箱需要有湿度的控制功能。

开云希望用这款智能商用车替代传统的快递三轮车,帮助快递小哥解决行车安全性,以及刮风下雨经常很狼狈、缺少尊严的问题。“我们就要让快递小哥在高科技的加持下,有尊严、更安全、更体面地工作。”

从性能上降维攻击,从价格上不增加用户的使用成本。“平均用户成本现在三轮车大概是几百块钱一个月,我们也应该是这样的水平。”赵彩霞介绍。也就意味着,这将是一辆具有高性价比的快递物流车。从而也可以理解开云提出的用 “小米”模式 ,要提供最好的“智能硬件+系统+服务”一体化全流程物流解决方案,利用IoT商用车解决方案降维取代两、三轮车低级工具,快速实现规模化取代。

这里的“小米”模式就是指:首先要高品质,更安全更高效,满足最后一公里快递的收发件需求。第二是高性价比,通过技术手段实现降本增效。第三是高颜值,让每个人都要享受科技带来的美好生活。

小米手机当年就是靠着高性价比,击败了市场上几乎所有的山寨机,给中国的手机江湖,带来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我们会重新定义什么叫高技术、高效的末端物流产品。我们就要告诉用户不带IoT功能,不能做数字化管理,就不是末端物流车。”王超说。

降本增效最终都归结为技术。据悉,新车会采用超跑上的辅材,把车做成几个模块。这就意味,快递车如果发生刮蹭撞坏了,可以跟手机维修一样,快速进行模块更换。

通过这种模块化方式,开云汽车实际上是重构了未来末端物流车的整个核心部件,“这里从技术、核心部件到智能硬件组成到系统,都将是由开云打造。”王超说。

据了解,开云的智能商用车将会在今年发布,目前还在做与场景的匹配测试,测试场景里面包括B端、C端、G端。

虽然因为管理混乱,快递三轮车保有量缺少详细数据,但据王超预测,全国会有七八百万量的市场规模。开云计划在三年之内与政府共建,把中国核心城市的快递车全部升级完成,包括4个一线城市,15个准一线城市,以及30个二线城市。

不过,开云新车的设计目前还处于保密阶段。“新车不是电皮卡后面加一个货箱,它是一个极度前沿的设计,到路面上一出现肯定会刷爆眼球。”王超留了一个悬念。

未来有一天,你会看到快递小哥们开着炫酷的快递车穿梭在城市间。开云汽车将由此开启一场关于城市奔跑的升级战。

“这个世界因为你的到来改变了什么,因为你的离开失去了什么。”这是王超非常喜欢的一句话,也一直在践行,或许更能够代表这群怀揣梦想重新出发的创业者们此刻的壮志雄心。

对他们而言,一个全新的征程刚刚开始。

本文为创业邦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创业邦将保留向其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如需转载或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客服微信: cyzone2019

上传项目 文章投递 寻求报道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