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邦公众号二维码
创业邦
帮助创业者成功
快鲤鱼公众号二维码
快鲤鱼
发现最前沿的创新公司
毒舌科技公众号二维码
毒舌科技
「毒」立思考的科技媒体

教练技术:流行于精英圈层的“精神洗脑”游戏

惊蛰研究所 2021-08-23 07:53

编者按:本文来源创业邦专栏惊蛰研究所,作者雨谷,创业邦经授权转载。

在进入中国20多年后,因为年轻女投资人的意外身故,让“教练技术”再次受到了舆论关注。

在媒体的报道之下,“精神控制”、传销组织等一系列对于“教练技术”的负面印象不断浮现。人们还发现,热衷于参与此类课程的人群,也普遍以私企老板、公司高管等精英人群为主。

为何普通大众都能一眼分辨的“洗脑课程”,却能让精英们趋之若鹜,心甘情愿参与其中甚至为其发展下线?惊蛰研究所在和深度体验过“教练技术”课程的朋友访谈后,找到了答案。

从国外引入,被查处后仍然“风靡”全国

根据美国人维吉·布洛克在《教练技术·教练学演变全鉴》一书中的描述,教练技术最早于上世纪九十年代由加拿大华人黄荣华和她的汇才人力技术有限公司引入中国。

起初,黄荣华在加拿大注册了汇才人力技术有限公司,并于1995年在中国香港创建了分公司提供教练技术培训,而后又在1997年拓展业务至中国内地。

2006年时,汇才已经拥有100名教练和12家分支机构。虽然在2007年,已经运营10年的汇才公司及其分支机构,由于“严重非法行为”被上海、广州两地的工商部门吊销营业执照。但是汇才对于中国“教练技术”行业的影响并未停止。

新三板有两家挂牌公司——深圳众鼎商学院和上海大业堂教育培训机构,均以“教练技术”的培训为主业。根据企业公告显示,众鼎商学院董事长薛国顺、副总裁查慎均,以及大业堂董事林春生、监事吴艳、邱晨伟都曾在汇才任过职。

此外,一些曾经上过教练技术课的人,也开始做起了培训生意,而这群早期接触过“教练技术”的这群人,逐渐将“教练技术”发展到了全国。根据南方法治报的报道,2012年6月份时,全国已经拥有上千家“教练技术”培训机构和数百万名学员。

曾是“老板们”的社交文化

广告行业资深从业者凌云告诉惊蛰研究所,他本人也是在2010年左右接触到“教练技术”的课程的。“当时的老板自己上完课程之后觉得还不错,就给我也报了名,让我去体验一下。”

根据凌云的说法,2010年前后,“教练技术”的课程在很多江浙沿海地区的工厂老板和企业高管之间非常流行。除了像他这样直接老板“安排”上课的员工以外,还有很多企业老板会要求供应商也去参与类似的课程。

“可能他们觉得自己上过这个课之后经历了认知重塑,你没上过这个课,在三观、认知方面就不能和‘我’同频,这样合作上就会有问题,影响沟通效率。”凌云说,一些上过课程的学员在毕业后会很自然地变成了一个小团体,还时不时地交流经验,“感觉他们已经形成了一个圈子。而且这种课收费也比较贵,通常一个人要收好几万,这也算是一种社交门槛吧!可能也是他们的一种社交文化。”

同样被老板送去体验过完整课程的小尹,也对凌云的说法表示了认同,“其实老板们,把这个课当成和EMBA的课程一样,一开始并没有抱着‘突破自己’的目的,就是单纯为了积累一些人脉、资源,而且合作公司的老板亲自推荐了,不去有点不给面子。”

小尹表示,开公司、办厂做生意是一定要积累人脉资源的,而“教练技术”的课程也是一种交换资源的渠道。“这和攒酒局是一样的,只不过一开始老板们流行的是吃喝玩乐,后来开始流行上总裁班,这种‘教练技术’的课程也是在那种氛围下火起来的。只不过现在更高阶层的精英人群也开始接触和接受这种课程了。”

精英也难逃“精神洗脑”

为什么像企业高管、知名投资人这样的精英,也会被“教练技术”控制?曾经在上海某企业培训机构任职人事的米雪告诉惊蛰研究所,“很多这类精英人群在进入人生或者事业的瓶颈期以后,都想要寻求新的突破,这时候他们的潜意识会觉得自己有很多不足,‘教练技术’的导师就可以通过固定流程和套路来引导学员的心理状态和认知。”

米雪透露,从学员报名到上课的整个过程中,会收集一些学员的重要信息。“比如教育经历、情感状态还有家庭和工作状态等。这些收集的信息来看,其实大多数人都会面临一定的焦虑或者潜在的心理压力。第一阶段的课程,就是要学员们当众把自己心里负面的部分暴露出来,这时候还不允许学员进行反驳,有的人越在意,就越容易跟着导师的节奏被一步步‘洗脑’。”

据米雪介绍,为了让学员更容易放下戒备,很多课程都故意安排在晚上,加上学员们长时间地喊口号和争辩,很快就能达到一种疲惫的状态,这时候导师就比较容易进入心理引导的阶段。

在北京日报的报道中,广东省心理卫生协会心理健康管理专委会秘书长胡三红也提到,培训机构通常会采取催眠、围攻、PUA和构建情景等手段,来达到洗脑和精神控制的目的。

“首先让你放下戒心,放弃警惕,投入进来;再让你讲一些自己的隐私或缺点,让大家批判你、抨击你,打压你,让你感觉自己罪大恶极,情绪崩溃;最后给你讲些高大上的东西,比如爱心、和平等,让你到孤儿院做贡献、捐钱做善事。把机构自己的价值观植入进来,对个体洗脑。”

凌云告诉惊蛰研究所,是否会被控制,其实和学员自身内在状态的虚弱程度有关。

凌云所在小组的学员也不乏企业高管、职场精英,虽然在课程结束后,几乎所有学员都对导师和课程产生了比较深的认同感。但是他却能始终保持清醒。

“可能是我比较能放得开吧!我也一直表现得很配合,实际对我心理层面的影响并不明显。所以这件事和精英不精英没有直接关系。如果非要说有关系的话。那就是精英们可能会比平常人承受更大的精神压力,所以他们内在的状态其实很虚弱,也就容易被控制。”

继续走在法律边缘

在外界看来,“教练技术”的精神控制和诱导学员“拉人头”的模式,存在明显的违法嫌疑。但必须说明的是,目前还未有“教练技术”的培训机构,仅仅因为授课而被调查。

2018年9月,在国内“教练技术”领域较为知名的众鼎商学院,其7位主要负责人被采取强制措施,公司经营场所也被查封。该案也被定性为国内破获的首例以“教练技术”为名通过非法有害培训实施精神控制的新型传销案。

但此后,为了避免被定性为传销,很多培训机构去掉了课程中带有传销色彩的“感召”环节。不过据公开报道,许多培训机构仍然存在鼓励老学员向机构推荐新学员的隐形行为。

“这种做法就像你吃到好吃的东西,就想分享给你的家人和朋友,很难说这是传销行为。并且很多推荐人真的是打心底觉得这个课程好,这里面不涉及利益,所以法律也很难界定。

在北京某“教练技术”工作室曾担任课程顾问的小洁告诉惊蛰研究所,为了避免出现因为情绪过激导致学员健康状况受影响,培训机构在学员学员报名时,就会确认对方没有类似心脏病等潜在疾病。这样一来,培训机构与学员之间很少会发生纠纷。

“学员因参与课程出现情绪失控、持续亢奋的状态是很常见的事,但是这些并不会直接影响到他的身体健康。而且多数能全程参与下来的学员,他们本身也会对自己的家人产生一些影响,甚至有时候他们的家人也会成为新学员加入到课程中来。这就变成一种你情我愿的事情。除了这次的意外导致被外界关注到,这个行业一直都很低调。

值得一提的是,虽然外界所诟病的“传销”、“精神控制”等问题,很难作为界定“教练技术”培训机构存在违法行为的理由。但是许多“教练技术”工作室在宣传时都会打着“心理咨询”的幌子,而在2017年国家就已经取消了心理咨询师的职业资格认证考试,因此这些所谓的导师是否是“持证上岗”,亦可作为衡量其是否违法违规的一个基本关注点。但无法否认的是,就目前而言,游走在法律边缘的“教练技术”将继续成为一种精英圈层中的“流行”,并且隐秘地存在下去。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创业邦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热文榜 TOP

查看更多

客服微信: cyzone2019

上传项目 文章投递 寻求报道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