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邦公众号二维码
创业邦
帮助创业者成功
快鲤鱼公众号二维码
快鲤鱼
发现最前沿的创新公司
毒舌科技公众号二维码
毒舌科技
「毒」立思考的科技媒体

太原出圈,山西 All in

城市进化论 2021-08-25 10:06

图片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城市进化论(ID:urban_evolution),作者:吴林静,创业邦经授权转载,图源:摄图网。

自从便利店成为美国零售业一个独立业态之后,这种即时满足人们日常消费需求的渠道,也被看做城市化进程的重要标识。如果说哪个城市的便利店迎来爆发式增长,以经验判断,这座城市的人均GDP基本能达到1万美元。

和大卖场高度商业化的面貌不同,小巧、灵活的便利店更多承载着现代城市温情脉脉的一面。从某种意义上说,城市里更多的便利店,意味着更舒适、更便捷的生活。

印象中,随处可见便利店的城市,可以是上海,是东莞,是香港。反正,“应该没有北方城市吧”。

说到北方城市便利店的“贫瘠”,以北京为例,最常见的归因就是三个“半”——季节原因造成的“半年的生意”,城市规划带来的“半条马路的生意”,生活习惯只能做“半天的生意”。

然而,连续五年的《中国便利商店发展报告》,打破了这个“应该”定律,山西太原跻身便利店繁荣的榜单前列。近日,#山西便利店有多牛#也冲上热搜话题榜。人们这才发现,便利店荒漠中竟有一片绿洲。

太原的“土味”

一位太原人去南京呆了几天,发现买瓶水居然要过两条马路。另一位太原人到北京,发现住房周边买东西不仅贵,还不方便。他们俩都在知乎上发帖吐槽:“为什么这里的便利店这么少,要是在太原,30米之内起码两家便利店。”

“三步一唐久,五步一金虎”,是太原人的生活口诀。这两家便利店在空间层面,已经全面占领太原大街小巷。

“身为太原人不愁没有便利店,只愁该去哪家店”;

“在太原可能会找不到公厕,但绝对不会找不到便利店”;

“打车都不敢定位便利店,因为街上到处都是便利店”……

这些夸张的表达都是太原便利店繁荣景象的侧写。

“本土双雄”太过强大,以至于遍布国内十几座城市的7-Eleven或是在国内可以见到3800多次的罗森,进攻多年也没找到立锥之地。

根据《2020年中国便利店发展报告》数据显示,一线城市中,北京的便利店数量为2250家,单店覆盖人口数为8889;而深圳拥有7524家便利店,单店覆盖人口数为1731,差距悬殊。

然而,在太原,便利店数量共2650家,平均每1586个太原人就拥有一家便利店。数量不特别多,但密度水平在国内24个重点城市中可以排到第三,只逊色于东莞、长沙,优于深圳、上海和广州,甚至比东京的便利店密度还高。

图片

图表来源:《2020年中国便利店发展报告》

1992年10月,中国第一家便利店在深圳诞生。6年之后,太原出现首家便利店。20多年后,本地人已经形成“在家门口消费”的习惯。

根据当地人描述,太原便利店很“近”,只要你想买东西,抬眼绝对能看见“唐久便利”,旁边不超过100米处还有一家“金虎便利”;太原便利店很“全”,定做生日蛋糕、买彩票、免费自助打印、快递寄存、提供遛狗服务、修电器、热饭、借伞、缴水电燃气费,甚至还能帮消费者和面、给大爷送货上门、教大妈使用电子优惠券,以及便利店里有厕所。

不少人太原人去了外地才知道,这些年太原便利店竟然干了那么多便利店不该干的事。透过这些“土味”的便利店,人们看到太原除了面食、陈醋、煤老板之外,烟火气的那一面。

“动心”的山西

一走出太原,便利店的氛围就没有那么浓厚了。

去年8月,《山西日报》给出一份省内便利店的工商注册数据。从全省来看,山西共4万余家便利店相关企业,个体工商户达3.9万家,占比96%。4万家企业,注册资本在100万元以上的,仅有43家。

从城市分布来看,太原市拥有的便利店数量是山西省最多的,近1.2万家,是晋中市便利店数量的2.7倍,遥遥领先于其他各市。晋中市、吕梁市分别以4354家和3992家位列第二第三。在全省11市中,晋城市便利店数量最少,仅为1621家。

太原的便利店开得如火如荼,但并不代表山西全省在这一领域的发展有质且有量。在山西的县域以及农村地区,别说连锁便利店,就连夫妻小店的密度也很低。

一个数据可以佐证。在对太原市场渗透基本完成后,金虎下沉到30余个县域市场,目前每个市门店数量在30-50家左右,和太原上千家门店形成鲜明对比。

看到太原的品牌连锁便利店指数在全国领先,山西“动心”了。

2020年10月,山西省商务厅发布《关于促进品牌连锁便利店发展的实施意见》(下称《实施意见》),从网点布局、经营审批、品牌发展、技术赋能等方面都给出推进方向。

网点布局方面,全省定下“每社区配置不少于1个便利店,2021年底前实现城市社区全覆盖”“居住项目规划按10-20平方米/千人标准预留便利店业态空间”的整体目标。

经营审批方面,体制上做减法,给便利店提供“便利”,使其能够更加顺利地卖菜、卖早餐、卖出版物、卖药、卖烟、卖自有商品,以及鼓励其增加24小时营业、废旧回收、养老家政、医疗、教育、城市报警等更加多元化的功能。

技术赋能方面,包括自助结算、扫码支付、刷脸支付等移动支付技术,数字货架、电子价签、无线射频等商品管理技术,以及由消费大数据驱动的智慧供应链,都成为优化便利店的方向。

《实施意见》事无巨细地规划着,把小便利店当成了可以做道场的“大螺蛳壳”,希望在全省铺开。

今年7月20日,山西省委网信办、山西省商务厅举办了一场研讨会,给便利店冠以“山西现象”。会上,山西省商务厅相关负责人表示,未来要将数字便利店打造成山西的新标签。

下沉的“东风”

让一家家便利店的商品、服务做到极致,是一个优化的方向;让便利店在全省遍地开花,又是另一种做大做强的思路。

一开始,《实施意见》里只是简单提到“鼓励品牌连锁企业在农村区域建设乡(镇)、村两级连锁便民服务体系”。具体怎么“鼓励”?山西专门打了一次“政策补丁”。

今年7月,山西商务厅发布《关于征集2021年商贸流通发展项目的通知》,对2019、2020以直营或加盟方式在县域发展品牌便利店的总部企业,每拓展一家便利店,经认定,给予便利店设备采购金额不超过30%的补贴,单店补贴不超过3万元。

这个“县域”包括省内所有乡镇村、太原市主城区之外的区域、其他地级市政府所在主城区以外的区域。

往下走,往县域走,是山西最新的计划,但早就是全国便利店行业的套路打法。

高房租、高人力、高水电的一线城市被塞满后,便利店开始下沉,瞄准返乡创业的人群和小镇青年,希望把握新一轮内需的消费升级。

当外来便利店、区域性便利店以及电商巨头都虎视眈眈地瞄准二三四线城市,亏本与倒闭,扩张与联盟,就像硬币的两面,早就在诸多县域战场上演。

历经过一轮又一轮洗牌之后,行业目前对于下沉市场的认知是:做出区域的差异化,甚至做出“土气”。毕竟不同区域、不同商圈对不同商品的需求不同,迎合了本地口味,再形成一定的规模效应,连锁便利店才有存活下来的可能性。

当放眼全国,对于呈现诸侯割据之势的本土便利店,也就见怪不怪了:厦门被1455家见福占据,西安的每一天达到1219家,武汉则是418家Today占领街道,还有河北的“365”,以及近期在河南灾情中献力的“悦来悦喜”。

走向县域,有种行业观点是,每个区域特色各异,本土便利店品牌更能清楚其中差异。

所以,推动县域地区实体零售提档升级,不是政府的一厢情愿。简政放权,给便利店应有的“便利”,借对了势,就迎来“东风”。否则,就是“西北风”。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创业邦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热文榜 TOP

查看更多

客服微信: cyzone2019

上传项目 文章投递 寻求报道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