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邦公众号二维码
创业邦
帮助创业者成功
快鲤鱼公众号二维码
快鲤鱼
发现最前沿的创新公司
毒舌科技公众号二维码
毒舌科技
「毒」立思考的科技媒体

3.4亿用户,看不起百亿估值的快看漫画

新熵 2021-08-29 16:36

编者按:本文来自创业邦专栏新熵,作者:月见,编辑:伊页,图源:图虫。

“看了两百四十话的漫画,花了我300块钱,比买漫画书还贵。”

上初中的表妹是快看漫画的老用户,前段时间吐槽充了几个月的快看漫画VIP,本以为可以看漫画看到爽,谁知道平台里90%的漫画还得再买KK币才能看,好不容易做任务挣点KK币,结果等了几周一看,因期限到期又全被归零了,不开心。

不过用户们的牢骚,无法左右快看漫画在资本道路上的强劲势头。

上周,快看的2.4亿美元融资刚刚刷新了中国漫画行业融资额纪录。本轮融资投资方除了此前就传出绯闻的韩国资方One Store,还有美国投资基金Coatue、中国资本腾讯、天图资本以及新进入的国资背景的建银国际。

前不久的发布会和内部信中,官方公布了五个关键数据:总用户超过3.4亿;总月活超过5000万,超过市场第二名到第六名总和;市场占有率超过50%;Z世代用户占比90%-94%之间;快看漫画已实现盈利,总收入规模每年增长50%以上,但未公布具体数字。

引人关注的是,快看的月活数据变化有点“神奇”。根据比达(BigData-Research)数据中心监测数据显示:2021年2月快看漫画月活2895.5万,而8月5日发布会上公布的月活却猛增至5000万,如此快速的用户增长令人难以置信,要知道自从2019年月活4000万以后,快看的月活数据一路呈下降趋势,如今却出现这么大的反差,如果不是官方与第三方数据之间出现误差,那唯一可以解释的原因就是快看的新业务——漫剧在发力。

与商业和流量上的成功相对的是,快看在动漫核心用户群体中开始饱受争议,有人觉得快看被资本注资后就开始流量化,平台只推玛丽苏少女漫、耽美漫、霸总漫、注水漫,甚至有网友评论快看是造成国产动漫病态化的元凶,虽然在用户和流量上取得了成功,但仍不足以扛起国产漫画的大旗。

01 独角兽的野心

2014年12月,漫画家陈安妮发表了一篇名为《对不起,我只过1%的生活》的漫画文章,文末结尾的一句煽情话,告诉大家“快看漫画”诞生了。

早期快看漫画获取用户的手段很简单,即绑定微博红人,如漫画家夏达、郭斯特、使徒子、幽灵馒头等,并将这群漫画红人的流量导流到自家平台上,并首创把作者当做偶像培养的平台模式,通过留言、弹幕、贴纸等形式,形成一种集创作性、交互性、娱乐性为一体的新形式漫画社交平台。

创业初期,陈安妮说自己是“绕开巨头打”,瞄准的都是巨头不关心的边缘市场:只做移动端,不做PC端;只做彩色条漫,不做黑白页漫;瞄准女性漫画,不做男性漫画;推出社区平台,把背后的漫画家捧成网红。

2019年,快看漫画用户数达到新的巅峰,月活4000万,用户1.7亿,领先于腾讯漫画、哔哩哔哩、有妖气漫画等实力玩家,稳坐漫画平台头把交椅。也是在那一年,腾讯宣布1.25亿美金投资了快看漫画。

随后,不具备造血能力的快看开始逐渐探索商业化进程。而两年后的今天快看再次发起融资,显然需要拿出新故事和更大想象空间。

目前看来这个想象空间是“漫剧”和“国漫出海”。

最近的发布会上陈安妮花了20分钟讲“漫剧”,所谓漫剧,就是直接使用原漫画分镜,配上音效与简单的镜头移动。

其实很早就有创作者们用此种形式为动画片或电影做宣传和导流,例如《盗梦空间》的宣传片《The Cobol Job》就直接使用漫画片段,配上音效与简单的镜头移动。《通灵妃》《帝王侧》《斗罗大陆》等IP也都曾作为漫剧形式被搬到屏幕里过。

值得一提的是快看本次做漫剧的力度很大,不是为漫画引流,而是要造就史上最大的漫剧工厂,将3000部漫画转化为漫剧,目前150部漫剧已经上线,《蝉女》《二哈和他的白猫师尊》《哑奴》等近百部热门漫画被制作成漫剧陆续更新,据官方公布仅《养敌为患》一部剧,月拉新用户量就为185万,月收入增长324%。

也因为漫剧,“快看漫画”正式更名为“快看”,漫画两个字被去掉。正如美团外卖更名为美团,拿掉了外卖两个字一样,都在传递业务多元化的信号。

更有业内人士认为,这个发布会一定程度上代表着漫画这个行业的终结。对于漫画行业来说,快看在找到吸引流量的新方式,而影视无疑能提供更强的刺激,漫画和视频一静一动,在媒介特质上有着天生的冲突,“也许未来,漫画在资本和流量面前,也可能会成为漫剧制作的一个环节。”

在流媒体时代,快看漫画的“漫剧”形式,也许正是老人们在新时代迷茫和求变的缩影。漫画在继承过往遗产的基础上,要如何与新环境共存仍然是一个疑问,也会是今后漫画从业者不断探索的主题。

02 “无用”的会员

社交媒体上搜索“快看漫画”四个字,出现的最多的话题,是对会员制度和KK币的吐槽,诱导消费、会员权益不清晰等负面舆论似乎正在成为快看的软肋。

“快看漫画越来越看不起了,充了会员也没用,还要购买KK币才能看,一个章节68KK币(100KK币=1RMB),一部漫画几百章节,知识付费没有错,但是我已经承受不起了,追完一部剧难道要我花几百块钱?”

2019年以前,快看漫画几乎没有收入,日常开销基本靠融资。之后开始大力试水商业化,2020年-2021年,商业化开始被列为公司的重要战略,这家几百人的互联网公司开始看重效率和增长。

如今快看平台里90%的内容都需要付费,VIP用户18元/月,188元/年,会员收费本无可厚非,但比起爱奇艺和腾讯视频的会员,快看的会员则显得更加“傲娇”。

“在这个平台里不是VIP使得你们相遇,而是KK币。”就算是会员,也只能用KK币看漫画,而KK币需要额外领取或购买。VIP们,每日只能领20KK币,每周还能再领300KK币,辛苦领一周,才看了十分钟就又没币了。而且用户也不要想着攒很多币一起看,没用的,KK必须在有效期内用掉,否则系统清零。

“有次我攒了一千多KK币,过几天打开发现清零了,真是大无语事件,每次开开心心打开,看着看着就一肚子气。”快看用户李欣对「新熵」表示。

还有用户吐槽广告,“每次看漫画旁边都会有一个金币图标,真的很影响观漫效果,而且每次点击取消都会被迫进入一个观看广告的画面退不了,或者一不小心点到哪里又蹦出来个广告。”整个平台充斥着“恰饭”的气氛。

“如果看到我喜欢的漫画,我自己会去充值,真没必要搞这些。”快看用户王水水表示。

除了广告太多,收费太贵,用户真正看重的内容质量也开始遭受到了挑战。“大概2016年时快看上有许多优秀的作品,像《复仇高中》《噩梦碎片》《甜美的咬痕》《蝉女》《女巨人也要恋爱》等,几乎热门作品的点赞量可以达到一两百万,编辑社区里读者能直接与编辑互动,但现在快看充斥着三分之二的韩漫,而且是同质化非常严重的,优秀的国漫好像这几年渐渐从我的视野当中消失了。”

“作为第一批老用户,从以前的《蔷薇X》追到现在的《蝉女》,唯一感受是以前出过那么多画风精美、剧情引人入胜的好作品,如今就只剩下玛丽苏了,每天只能守着为数不多的好作品看。”王水说。

漫画作者小隐曾为多家漫画平台供过稿,如今因为身体吃不消已经在家休息了半年,他表示刷稿已经成为行业默认规则。“自己都不愿意花钱看自己的漫画,你甚至能看到主笔在教导别人在分镜中添加无关痛痒的格子以获得更多的稿费。”

他表示很多漫画平台更文节奏很快,从每周周更,节假日双更,变成日更,以前是黑白漫画现在要彩色条漫,要保证好的剧情输出很难,每个作者都要肝到秃头。“一旦作者习惯注水,只能做出质量差的漫画,或者抄袭小说故事情节才能勉强完工。”

03 国漫崛起任重道远

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漫剧的内容源头似乎跟漫画没有太大的关系。

公开数据显示,在快看即将推出的150部漫剧里,其中有80部是小说改编,原创漫画只占漫剧的三分之一左右,靠原创漫画起家的快看在后浪里摸爬滚打七年之久,但三分之二的内容却来自阅文与晋江的改编,自家的原创漫画却不见踪迹。

相较于腾讯动漫、有妖气平台对标日本集英社打造大众精品IP,快看真正出圈的头部IP仍有待积累。腾讯有《一人之下》《狐妖小红娘》,有妖气有《镇魂街》,但小妞漫画的泛滥,如今已成为制约快看后续IP商业化发力的短板。

一打开快看APP,就会被过度迎合腐女市场的耽美漫画霸屏。其中漫剧板块“精选区”六部在播漫剧全部都是耽美作品,“热播榜”耽美剧也占了一半,《哑奴》《二哈与他的白猫师尊》《撒野》《诟病》《明日星程》《一醉经年》《破云2:吞海》《零度触碰》等全是耽美剧。据调查,诸如水千丞、淮上、巫哲、绿野千鹤等累计18名晋江耽美作者现在都成了快看漫剧业务的“座上宾”。如此同质化的内容,实在有些审美疲劳。

众多机构投资不断押注快看,不仅仅是看中了它作为头部平台的潜力,更是押注整个国内二次元市场爆发的未来商业前景。成功的漫画作品不仅仅能够成长为IP,更有可能带来“漫威宇宙”式想象。

在漫画产业较为发达的日本韩国美国,漫改剧、漫改电影的爆发潜力已经多次被验证过。韩国爆款漫改剧如《金秘书为何那样》《我的ID是江南美人》《女神降临》形成了成熟的改编模式,《鬼灭之刃》实现了漫画、动画、电影、周边的联动开发,甚至形成“鬼灭经济”,拉动疫情下的日本国民消费。

相比目前国内市场,日本漫画行业有着一整套行业沉淀下来的传统而成熟的运营模式,能够帮助作者,综合个人风格和市场导向,甄别出富有竞争力的作品。让主流商业漫画的创作者接受两轮三轮甚至更多轮的残酷筛选和悉心培养,等到影像技术发展,动画行业再选取最优秀的做品进行跨媒介改编。

换而言之,是创作者、读者和编辑对优质内容的共同需求,缔造了强大的日本商业漫画,而国内漫画行业主要围绕着平台、资本和作者在运作,忽略了读者这个环节,最终的落脚点还是要在创作和作者本身。

只有在读者真正认可你的时候,才算是真正发展起来了。

另外,从外部竞争来看,快看作为独立的漫画平台与对手相比优势并不明显,基于整个腾讯-阅文体系的打通,腾讯动漫显现出了打通上下游,形成小说-漫画-影视全产业链闭环的生态优势,和影视动画制作能力优势。

哔哩哔哩动漫和腾讯动漫背后拥有更雄厚的资本,前者拥有庞大的泛二次元受众,加之哔哩哔哩的游戏业务、腾讯游戏带来了ACG联动开发的想象,这些都是快看漫画暂时无法比拟的。

国漫何时会崛起,谁又将会带领中国率先跑出一个“漫威”,真的是个令人好奇的问题。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创业邦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热文榜 TOP

查看更多

客服微信: cyzone2019

上传项目 文章投递 寻求报道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