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邦公众号二维码
创业邦
帮助创业者成功
快鲤鱼公众号二维码
快鲤鱼
发现最前沿的创新公司
毒舌科技公众号二维码
毒舌科技
「毒」立思考的科技媒体

上位60天,亚马逊新CEO在忙什么?

锌刻度 2021-09-06 17:30

图源:图虫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锌刻度(ID: znkedu),作者陈邓新 编辑高智,创业邦经授权转载。

亚马逊权力更替,已有两个月。

2021年7月6日,亚马逊创始人贝索斯卸任CEO,此后专注火箭上天,且与马斯克隔空互怼成为生活的日常,而缔造了亚马逊云计算成就的安迪·贾西正式接棒,毫无悬念地成为亚马逊的第二任CEO。

一时间,安迪·贾西成为外界的焦点。

上位60天,为何首先倒霉的是国内卖家?大肆招兵买马,意欲将亚马逊这艘科技巨轮带向何方?为何亚马逊上演了高管“离职潮”?

惩戒刷单,国内卖家遭殃

安迪·贾西上位之后,亚马逊针对国内卖家的封禁动作,有了加码的趋势。

据外媒报道,Safety Detectives安全团队于2021年3月宣称,发现一个存放13124962条针对亚马逊的刷单数据库,数据库牵扯的买卖双方人数或在20万之间。

消息一出,舆论一片哗然。

于是,亚马逊掀起了针对刷单的惩戒风暴,首当其冲的为国内卖家,不少遭遇了封店、产品下架、资金冻结的待遇。

据深圳市跨境电子商务协会统计,从2021年5月开始,亚马逊平台上被封店的中国卖家超过5万家,已造成行业损失金额预估超千亿元。

这其中,最具代表的当属跨境电商平台有棵树。

据公开数据显示,2021年上半年,有棵树被封的亚马逊账号高达340个,源自亚马逊的营收同比下降57.15%,涉嫌冻结资金高达1.3亿元,存货亏损额高达5亿元~6亿元,导致净亏损7.4亿元。

图片

有棵树的销售渠道

一名互联网观察人士告诉锌刻度:“历史上,亚马逊针对刷单年年都有动作,中国卖家对这一套早已习以为常,这次尤为不同,不再是‘杀鸡儆猴’,特别是7月6日之后,亚马逊封店从头部、颈部蔓延到腰部、尾部,可谓尸横遍野。”

上述观察人士进一步表示,亚马逊上的刷单屡禁不绝,根源在于卖家为了获得流量、人气与口碑而采取的生存策略,这个策略并不对,但仅仅依靠封杀只能治标而不能治本,亚马逊与之斗智斗勇这么多年,应该也心知肚明。

那么,安迪·贾西打破微妙的平衡,除了展示亚马逊对刷单的态度之外,更大的可能是制定新的游戏规则,打破旧的利益关系,从而树立管理威信,为亚马逊的未来定下基调。

从这个角度来看,亚马逊封禁部分国内卖家,只是一个小插曲,不会对中国商品走向全球的大趋势有任何影响。

对此,慕晨国际CEO花广宇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中国具有全球最完整的制造业产业链,工艺及技术不断提升,在应用技术已在国际市场处于领先地位。中国产品未来会有极强的国际竞争力。”

招聘5.5万人,渴望挽回业绩颓势

加码惩戒刷单之外,安迪·贾西也在谋划加大亚马逊对外扩张的力度。

据外媒报道,安迪·贾西宣布为企业岗位和技术岗位全球招聘5.5万人,这个规模接近Facebook员工总数,也相当于谷歌三分之一的员工总数。

显而易见,安迪·贾西摩拳擦掌,准备大干一场。

通俗易懂地说,安迪·贾西渴望向外界证明其可以领导亚马逊再上一个台阶,毕竟当下亚马逊的竞争势态并不乐观:2021年第二季度营业收入为1130.8亿美元,同比增长27%,创近5个季度的增速新低;净利润为78亿美元,而第一季度净利润为81亿美元。

GlobalX分析师Pedro Palandrani表示:“与苹果、微软等其他大型科技公司发布的积极财报相比,亚马逊这份低于预期的业绩显得特别‘突出’。”

这意味着,安迪·贾西肩上的担子更为沉重了。

一方面,云计算面临严峻挑战。

安迪·贾西之所以在一干候选者中胜出,皆因其带领亚马逊AWS成为全球最大的云计算公司,为亚马逊拉出了第二曲线。

眼下,虽然亚马逊AWS基本盘依旧,然而从2019年史上最大云计算订单(100亿美元)被微软横刀夺爱之后,弯道超车的声音渐起。

至少,从营业收入来看,亚马逊AWS已不如微软Azure。

据公开数据显示,2021年第二季度,亚马逊AWS的营业收入为148.09亿美元,同比增长37%;微软Azure的营业收为173.75亿美元,同比增长30%。

图片

亚马逊AWS的营收已不如微软Azure

CFRA分析师Tunc amobi表示:“AWS是亚马逊公司的‘金鹅部门’,其在任何一个季度,至少贡献了总利润的一半或者三分之二。”

那么,安迪·贾西坐不住了,试图加码与微软对垒,也在情理之中。

另外一方面,电商步伐放缓。

电商是亚马逊的核心业务,任何波动都牵动着资本市场的敏感神经:2021年第一季度,亚马逊电商营业收入为529.01亿美元,同比增长44%;到了第二季度,营业收入为531.57亿美元,同比增长16%;营收季度环比增速仅为0.48%。

这意味着,亚马逊电商业务陷入滞涨中。

对此,亚马逊CFO布莱恩·奥萨维斯基坦承:“随着疫苗注射率的提升,越来越多人开始恢复正常生活形态,增加的不光是线下购物,还有其他社会交往活动,当然这对于电商业务增长是有影响的。”

如何为亚马逊的电商业务注入更多动力,考验着安迪·贾西的智慧。

一名私募人士告诉锌刻度:“这么大的动作,可见安迪·贾西下了决心,试图通过为企业输入新鲜血液的方式,带领亚马逊重新回到正确的轨道上。”

权力更替,难免“流血”争斗

安迪·贾西大规模招兵买马的背后,则是一部分亚马逊人黯然离开,这其中最引人瞩目的当属高管的“离职潮”。

亚马逊全球消费者业务CEO杰夫·威尔克,1999年加入亚马逊,已为公司服务超过二十年,相当长一段时间之内被外界视为安迪·贾西的头号竞争对手。

可惜的是,在接班人之争中最终落败,在2021年2月末为自己的职业生涯画上了休止符,“我没有新的工作要做,会一直为亚马逊感到自豪”。

此外,查理·贝尔与高薇的离职,同样引起外界的关注。

亚马逊AWS高级副总裁查理·贝尔为亚马逊效力23年,在云计算领域声名显赫,入选了亚马逊的S团队,原本寄望接手安迪·贾西高升之后留下的空位,却不想被资历更低的亚当·塞利普斯基截胡了。

一气之下,查理·贝尔选择“叛变”,加盟老对手微软,一跃成为微软副总裁,肩负协助微软Azure夺取亚马逊AWS市场份额的重任。

而高薇为亚马逊华裔女高管,在亚马逊任职16年,2018年至2020年担任贝索斯的“影子”顾问,离职之前的职务为亚马逊杂货、产品和供应链副总裁。

高薇之后,华裔在亚马逊的声量进一步减弱。

一名市场人士告诉锌刻度,上述高管有一个共同的特征,那就是都为亚马逊的老兵,他们的离开,为安迪·贾西重塑公司管理层铺平了道路,“唯有打造自己的班底,才能摆脱贝索斯‘影子’的印象。”

毕竟,一朝天子一朝臣,在国外也是常见的。

而一位不愿意透露身份的亚马逊内部人士曾对媒体表示:“他会审查所有事情,不会放权给其他人,对于规模如此之大的一家企业来说,这种工作方式可能会成为一个问题。”

从这个角度来看,安迪·贾西重塑公司管理层的动作,短时间内或仍将持续。

不可否认,安迪·贾西新官上任三把火,惩戒刷单加码、大规模招兵买马、打造新班底,每把火都烧得很旺,的确给亚马逊注入新风,不过能否带领亚马逊重回高增长,仍有待观察。

毕竟,船大难掉头。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创业邦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热文榜 TOP

查看更多

客服微信: cyzone2019

上传项目 文章投递 寻求报道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