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邦公众号二维码
创业邦
帮助创业者成功
快鲤鱼公众号二维码
快鲤鱼
发现最前沿的创新公司
毒舌科技公众号二维码
毒舌科技
「毒」立思考的科技媒体

《鱿鱼游戏》:人性荒诞VS资本自由

零态LT 2021-10-08 20:31


图源:《鱿鱼游戏》剧照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零态 LT(ID:LingTai_LT),作者:韩灵,创业邦经授权转载。

所有爆火的影片都有出奇一致的规律:反映人性——哪怕是阴暗面,最近博得满屏尬吹或尬夸的《鱿鱼游戏》也不例外。这部9月17日于Netflix播出的剧集,拿下了包括美国在内90多个国家观看量排名第一的战绩,让Netflix高管们都有些吃惊。

之所以刷屏大概是完美诠释了韩国内卷和严重扭曲的社会现实以及在生存绝境下,人性的赤裸一面,所有参赛者都是美丽都市难容的世俗失败者,在一场生存游戏中,虽然口号和规则都相对公平,但是社会地位的低下、残酷的游戏规则在使他们相互协作的同时,又让其自相残杀。

据BBC报道,《鱿鱼游戏》导演黄东赫曾在采访中表示,正是那种看不到希望的成年人冒着生命危险参加一场儿童游戏的讽刺感吸引了人们的注意。

但在这场人性之争中,没有赢家。

资本的游戏

该片最为突出的,就是后期出现的几位兽面人身,站在顶端的有钱人。他们是欧美的金融大鳄,是操弄众生的“神”,站在金字塔的最顶端,无数底层人的生命,于他们而言都只是无聊时的兴奋点。穷人在他们眼里,不过是玩物。

同样还有韩国财阀,那位001号,没有人想到他就是幕后大Boss。自己患有脑癌,时间所剩无几,通过游戏让多一些人陪自己共赴黄泉路。看吧,这就是赤裸的现实,没有哪位财阀会把普通人的性命放在眼里。

这也是韩国的现实困境,在韩国,财阀掌控着国家的经济命脉。《华盛顿邮报》曾把韩国称为“三星共和国”,说韩国人一生无法避免三件事情“死亡、税收和三星。”贫富差距、阶级分明是韩国的显著特征。

▲ 图:《鱿鱼游戏》剧照

在这样一个国家里,大部分韩国民众,都被迫背负上了巨额贷款,他们成为了给财阀输血的最廉价奴隶。而那些财阀则摇身一遍,成为了金字塔顶端上的人物。负债的人越来越多,被迫参加“鱿鱼游戏”的人也越来越多。一来一往,循环往复。

因此在第二集里,所有人投票进行选择是否停止游戏时,游戏的开创者并不害怕参赛者的中途退出。因为他们已经看透了选择上岛参与游戏的每个人,在现实世界中都是失败者。就像股市中的操盘者深知内心深处的欲望会让局外人一步步进入精心设置的局中。

当影视作品的现象照进现实,《鱿鱼游戏》的面世也不失为一种成功。

或许《鱿鱼游戏》每个参赛者是自愿的,但深究其根源就会发现,参与者不得不参与背后,是财阀无形大手在操控着整个市场。底层人生如蝼蚁,如同草芥,一文不值。

但资本即自由。

荒诞的人性

影片第四集令我印象非常深刻。

该集的色彩配置,游戏规则出现的是弹珠,似乎是为了让所有人都找到童年的温馨和欢乐,氛围轻松愉悦。让人有很强的代入感,回想到小时候在放学路上,约上三两伙伴夕阳下打弹珠的场景。但这或许是整部剧最虐心的部分,布景的温馨感背面是社会生存法则的残酷。人性的弱点和丑恶展现得淋漓尽致。

当然,还有女性存在的设置。

▲ 图:《鱿鱼游戏》剧照

影片里女性下场几乎都是被侮辱和杀害,无论是参加游戏的韩美人,还是未参加游戏的母亲。他们必须都无条件服从自己的丈夫,并且支持自己的子女孙辈。甚至可以说在这部电影中,女性存在的意义只是充当男性的附属品,并没有生活的自由权。

后期出现的富豪们,他们所坐的也并非沙发,而是“彩绘女”,“彩绘女”全身上下涂满颜料,伪装成富豪的桌椅。全身没有一件衣物遮掩,一种压迫和无奈感被放肆展现出来。

是的,导演想传递的信息已经成功实现。在韩国,男性地位高于女性是不容置喙的事实。2019年10月,电影《82年生的金智英》在韩国一经上映,便遭到韩国部分男权人士抵制,影片女主角金智英代表着韩国普通女人一生的缩影。被陌生男子尾随,得到的却是父亲:“你穿这么短的裙子,被骚扰难道不是活该吗?”在职场中也不表现得过于优秀,让大部分女性直呼真实。

▲ 图:《82年生的金智英》剧照

在短短的剧集中,多重社会背景和复杂因素被导演娴熟运用。偷渡小哥阿里的存在,偷渡而来,因体格健壮,在一个发展较为良好的国家,应该能有自己的立足之地。但,事实却并非如此,因老板长期拖欠工资,已导致自己身无分文。这从侧面也就反映了掌权者,哪怕掌部分权的人,对于比自己低一等人的蹂躏。

为什么又是韩国

毫无疑问,这部“大逃杀”作品已经掀起了现象级热潮,这不禁又让联想到去年席卷奥斯卡的韩国电影《寄生虫》。还是那个已经被很多人问过的问题——为什么又是韩国?

有网友在社交平台发出感慨:等我回过神来时,才发现,韩国电影已经到了这份程度,人家早就不带中国电影玩了。已经远走高飞了,确实不仅仅是亚洲级别的翘楚,其制作质量和理念,足可在世界电影史占据重要位置了。

和《寄生虫》一样,《鱿鱼游戏》的制作班底力也不容小觑。导演黄东赫,你可能没有听说过,但是他的作品《熔炉》你或多或少是了解的,正是因为这部剧,在韩国甚至引发了相关法律条文的出台。再看看角色选角,孔刘、李政宰、李秉宪……且不说韩国的粉丝群体,作为普通受众群体的我,哪怕不懂电影,也知道他们的演技早已达到天花板。

图:《寄生虫》剧照

有网友在社交平台发出感慨:等我回过神来时,才发现,韩国电影已经到了这份程度,人家早就不带中国电影玩了。已经远走高飞了,确实不仅仅是亚洲级别的翘楚,其制作质量和理念,足可在世界电影史占据重要位置了。

除了这些,在影视制作上,从21世纪起,韩国当地的文化产业,包括电影、电视、流行音乐K-POP等就已经在全球范围内传播开来,并积攒了来自全球各地的重视拥趸。创作上的自由、人才的培养机制以及资金上的支持,使韩国电影自1900年代末开始就进入高速发展期。

有人认为,韩国更像是一个“迷你好莱坞”,学习了好莱坞的故事制作体系,融入本土化创作。好故事、好演员、好班底,想不成功都难。从目前来看,韩国也是为数不多能向西方世界出口完整文化产业链成品的非西方国家。

自2016年开始,Netflix开始从韩国引进影视作品,Netflix曾表示,从2015年到2020年,它为韩国电影和电视剧投资了约7亿美元。仅在今年,Netflix就计划投资5亿美元。当然,这也为其流媒体之争带来了助益,单就《鱿鱼游戏》就让其尝到了资本市场的甜头,股价已经持续上涨。

当然,整部影片看下来也有地方存在着bug。例如潜伏进岛屿的一名警察,用手机偷偷录了三四天的视频,一部手机再长的续航也达不到90多小时,还有剧中的一个细节,在鸡蛋里塞纸条是怎么做到的?包括在玻璃桥时,为什么不能借助巧妙的方法连接玻璃桥的杠过关呢?拔河时的那句“退三步”,男二几乎使出了自己的“洪荒之力”。但架不住对面的耳朵都不太好使,接收不到这面的“信号”,而导致全军覆没。这种刻意制造冲突的例子还有很多,但可以说瑕不掩瑜。

另一方面,反观《鱿鱼游戏》,值得庆幸的是,整部影片,导演自始至终对人性葆有希望,相信底层人总有一天会放弃鱿鱼游戏,放弃你死我活的疯狂竞争,团结在一起,互相帮助,改变这个不公的现实。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创业邦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客服微信: cyzone2019

上传项目 文章投递 寻求报道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