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邦公众号二维码
创业邦
帮助创业者成功
快鲤鱼公众号二维码
快鲤鱼
发现最前沿的创新公司
毒舌科技公众号二维码
毒舌科技
「毒」立思考的科技媒体

露营热,会凉吗?

惊蛰研究所 2021-10-19 21:15

编者按:本文来自惊蛰研究所,作者白露,创业邦经授权转载。

据说,今年的十一黄金周,有一半的年轻人都在沉迷剧本杀,而剩下的一半人则扎堆玩起了露营。

国庆期间,小红书上露营相关的笔记数量同比增长了1116%。而在马蜂窝平台,“露营”的搜索热度在国庆前一周就已经上涨了200%。今年天猫“6·18”的数据还显示,露营、垂钓和冲浪超越了“手办、盲盒和电竞”,成为了让年轻人“破产”的新三宠。

从2020年风靡的田园野餐到如今大热的露营,年轻人似乎真的爱上了这种亲近自然的户外休闲方式。而在沾上年轻人就大火的投资原则下,露营热又能坚持多久呢?

100多年历史的露营,被中国年轻人带火了

相关资料显示,露营文化早在19世纪末就已诞生,而在一直拥有度假习惯的欧美等国,带着一车的装备、远离城市喧嚣在山野林间享受幽静与自然的美好,也让露营成为了普通人日常生活中的一部分。而露营在中国的走红,则是从去年开始。

2020年疫情缓解后,人们迫不及待地走到户外,基于对疫情防控的考量,不少人都选择约上三两亲朋好友远离城市,来到野外放松身心,而露营就成为了首选的方式。

数据显示,2020年小红书上的露营相关笔记发布量同比增长271%。而从今年年初始,小红书上的露营相关笔记日发布量和日搜索量均呈现直线上升。仅1-5月,小红书上关于“露营”的搜索量同比增长了428%。

据东方网报道,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旅游科学学院副院长吕宁认为,除了疫情原因外,露营的走红和年轻用户不无关系。当露营这种新潮流在社交内容平台上流时,作为主要用户的年轻人群非常容易被种草,同时也会通过分享等行为进一步助推这一潮流的扩散。

据惊蛰研究所了解,目前在中国市场露营可以分为三种类型:自带拖挂房车的豪华派、精致露营的轻奢派以及“拎包入住”的体验派。

其中,豪华派和轻奢派更贴近原版的露营方式,即在自驾的基础上,携带帐篷、睡袋、便携式桌椅以及各种露营装备去到郊外或专门的露营营地。而“拎包入住”的体验派则是直接享受营地提供的酒店式露营服务。也由于投入成本的不同,精致露营的轻奢派和“拎包入住”的体验派成为了目前主流的两种露营方式。

有人卖装备大赚,有人发掘“小白”市场

在社交媒体上,露营常常会给人一种投入门槛比较高的印象。因为大多数在社交媒体上晒出来的露营体验内容,都展示了一大堆的露营装备。从基础的帐篷、睡袋、防潮垫到天幕、马灯、打火石,甚至还有咖啡机和投影仪……社交媒体上发布的精美图片背后,还有令人动魄惊心的价格。一把椅子三四百,一顶帐篷好几千,这还不算自驾必须用到的那台车。

社交媒体上的露营热对产业发展的带动作用,也直接体现在了相关产品的销量激增上。

在去年3-4月,露营相关产品在天猫上的销售增速就超过了200%,远超其他户外项目,而2020年的中国露营市场规模超过4300亿元。主营露营帐篷、户外服饰的A股上市公司牧高迪,2018—2019年其国内营收约为1.5亿元,增速为负。但在2020年,其国内营收增速由负转正,仅今年上半年的营收就达到1.23亿元,相当于2018、2019年两年之和。

除此之外,逐渐成长起来的小白市场也让“拎包入住”的酒店式露营服务迎来了发展机会。相比精致露营需要负担的昂贵装备成本,以及需要现场安装帐篷等技术门槛,“拎包入住”的露营体验就像入驻酒店一样方便,不但拥有媲美酒店的餐饮住宿服务,也能同时满足消费者亲近自然的需求。而在价格上也让小白用户更容易接受。

例如在上海海湾国家森林公园内的海湾房车露营地,可以透过头顶的全景天窗看到上海郊区星空的庭院星空房车,一晚的住宿费用只需要大约1000元,只相当于普通五星级酒店的标间价格。而在今年五一期间,营地里的31辆房车,几乎天天爆满。

露营是门好生意?

时至今日,“年轻用户喜欢”好像就是发展新业态的充分理由。而露营热也直接催生出了一大批相关企业。天眼查数据显示,目前全国一共有3.2万家露营相关企业。其中,2020年新增了超过8700家露营相关企业,增速高达79.6%。而今年则新增过1.4万家露营相关企业,同比增长171%。超6成露营相关企业成立于2020年之后。

在整个露营产业中,营地占据了整个产业的核心位置。但是和外国发达的露营产业相比,目前中国的营地数量远远不足。中商产业研究院发布《2018中国房车露营市场研究报告》显示,全国露营地只有1273个。而英国在2005年时就有3500个注册露营地,日本的营地数量也在2020年时达到了2107个。

显然,随着露营消费市场的不断普及和壮大,营地自然会成为整个产业中同时汇聚人流量与现金流量的重要环节。但是营地经营这门生意或许并非看上去的那么容易。已经研究露营产业2年的投资人骆勇告诉惊蛰研究所,目前投资营地的主要风险主要来自于行业门槛和持续增长的问题。

首先,仅仅是营地的建设就需要相当大的一笔投入。

在露营产业较为成熟的日本,营地是由中央、地方和企业共同经营的,经营费用也按照中央出资30%,地方抵扣40%,企业承担剩余的40%的方式来分担。而目前国内的营地经营者,往往只能从景区或者酒店度假区的手里租用土地。

据报道,在露营热门城市浙江安吉,一个面积在十来亩的营地年租金在10万元左右,加上帐篷等基础露营设备,年投入在5万元。而露营品牌大热荒野创始人朱显在接受《华尔街见闻》采访时曾表示,包括人力成本在内,一块营地一年的投入就要超过百万。

“投入只是一方面,要想实现持续的收入增长也有很大的挑战。”据骆勇介绍,露营是一种具有明显季节性的户外活动,市场需求主要集中在春季的4、5月以及秋季的10、11月。“在五一、十一这些旺季的确是能看到人山人海天天爆满,但是营地在淡季如何维持经营收入是个很大的问题。一个礼拜就来十几个人,撑死了收个大几千块钱,一个月才几万,这都不够人工成本的。”

骆勇特别提到,目前大多数的露营订单都是来自于小红书平台,如果想要把产业做得更大,不仅需要内容平台与营地商家密切合作,营地商家自身也需要拓展更多获客渠道。

据悉,小红书在去年专门成立了露营项目组与营地商家进行对接合作,今年8月,小红书又成立“露营公社”,趁中秋与国庆假期推出露营主题相关活动。相关报道显示,小红书占据露营营地主要客流量来源已成为行业普遍现象。除小红书以外,马蜂窝也在今年8月正式开放“M露营社”项目,加入到露营消费的流量争夺之中。

按照骆勇的分析,目前露营产业发展仍在早期阶段,各个环节不完善,普通投资者面临的风险也很多。单个露营项目也不可能为了获客,像消费品牌一样在市区、商场开设门店。除非是像网红景点一样做成人人都想来打卡的地方,但这样也只能实现短期效益,如何拉新和促活是营地需要长期认真思考的问题。“露营热之后,这个产业会不会突然就凉了也说不定。而且露营仍然算是小众市场,营地经营的门槛也更高,长期经营是一个大问题。所以搞不好也会和之前的民宿热一样,消费市场赚不到钱就包装成投资项目,割投资者的韭菜。”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创业邦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客服微信: cyzone2019

上传项目 文章投递 寻求报道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