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邦公众号二维码
创业邦
帮助创业者成功
快鲤鱼公众号二维码
快鲤鱼
发现最前沿的创新公司
毒舌科技公众号二维码
毒舌科技
「毒」立思考的科技媒体

李佳琦卖了100亿要交多少税?

iFeng科技 2021-10-25 18:22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iFeng科技(id:ifeng_tech),作者蒋澆,编辑赵泽,图源图虫,创业邦经授权转载。

核心提示:

1.带货主播们的收入主要分为三部分:一是坑位费;二是销售返点提成;三是直播平台受众的打赏收入。另一面,主播们还需与所在的机构进行分成,一般分成比例约为30%-50%。

2.一场销售额超100亿的直播,保守估计李佳琦的佣金能拿到20亿元,加上坑位费,李佳琦预售首日的收入可能约为20.2亿元。

3.有法律人士称,若是全额按照工资薪金所得征税,李佳琦、薇娅肯定会触发45%最高税率,可能要缴纳上亿税款。但这类网红主播通常会设立公司、合伙企业等形式来缴纳税款,税额会大幅降低。

4.今年以来,国家监管部门加强了关于文娱领域高收入人员的税收征收力度,或许直播行业将迎来一波补税潮。

超2亿人在线观看,累计销售额近两百亿.....尾款人原来这么生猛。

今年天猫双11预售才刚刚开始,直播间就已热火朝天,李佳琦、薇娅头部主播更是霸榜七八条微博热搜,热度丝毫不亚于明星。

淘宝主播销售榜显示,10月20日天猫双十一预售首日,李佳琦直播最终销售额达到了106.53亿元,薇娅销售额为82.52亿元。

图片

(图:李佳琦、薇娅双十一预售首日销售额)

两大头部主播共创的189亿销售额,跑赢了超4000家上市公司去年全年的营业收入。作为对比,拥有4000家门店的名创优品2021财年营收为90.7亿元;运动服饰品牌李宁去年营收为144.57亿元。

一众网友惊呼道,“没见过世面的我从个十百千万开始数,这到底是多少钱”,“以后说起来,咱也是参加百亿项目的人了。”

令人瞠目结舌的直播销售额背后,头部主播的纳税情况备受关注。

日前,一则“郑州追征一网红600万税款”的消息,将带货主播的税务问题推到了大众眼前。

同时,国家税务总局于9月曝光的一批高收入未如实申报纳税典型案例中,有两名网络主播偷逃税款,涉税金额较大。对此,税务总局表示将进一步加强对明星、网红的税务监管。

网红主播吸睛加之巨额税款,让普通人好奇李佳琦、薇娅他们是如何交税的?带货主播偷税漏税是个例,还是普遍现象?

李佳琦、薇娅一场直播要交多少税?

“李佳琦一晚上的销售额就超百亿,这得交多少税?”“别说销售额了,恐怕他们交的税款,都超过我这辈子的收入了。”

在李佳琦、薇娅百亿项目的热搜话题下,除了调侃外,网友们最好奇的就是头部主播能赚多少钱、要交多少税的问题。

有主播孵化机构从业人士向凤凰网科技表示,带货主播们的收入主要分为三部分:一是坑位费;二是销售返点提成;三是直播平台受众的打赏收入。另一面,主播们还需与所在的机构进行分成,一般分成比例约为30%-50%。

此前,有媒体曾披露过,薇娅和李佳琦的坑位费为5-8万元。按双十一预售首日李佳琦439件商品的数量计算,他一场直播收入坑位费约为2000万元。这些收入还不包括销售商品的提成费用。

据上述业内人士透露称,顶级带货主播的最高销售分成可以达到八成。即便是按最低的“二八开”,李佳琦方只拿20%,一场销售额超100亿的直播,他的佣金也能拿到20亿元。也就是说,加上坑位费,保守预计李佳琦预售首日收入约为20.2亿元。

单场直播收入千万甚至过亿,高收入的网络主播群体该如何缴税。其实,这取决于主播与平台之间的关系。目前,主播与平台之间有雇佣和运营两种模式,其缴税方式也相应分为两种。

一种是主播受雇于平台,通过签订聘用合作,约定固定或保底加提成的薪资,这些主播所得收入主要由平台负责预扣缴纳个人所得税。

另一种是网络主播独立运营,与平台建立劳务关系。若主播已工商登记为个体户,并与商家或平台进行合作,则自行缴纳经营所得税。

“李佳琦这类头部主播一般不太可能直接缴纳个税。”法律从业人士李明向凤凰网科技表示,若是全额按照工资薪金所得征税,李佳琦、薇娅肯定会触发45%最高税率,以他们的年收入计算,会缴纳上亿税款。

但李明还表示,这类网红主播通常会以设立个人独资公司、合伙企业等形式来缴纳税款,这样就得按照“经营所得”征收个人所得税,适用5%~35%超额累进税率,税额会大幅降低。

据天眼查App显示,目前李佳琦名下共有6家公司、5家工作室,注册资本金为30万元-100万元不等,多数处于存续状态。

工作室+公司,网红主播的避税手段?

目前,李佳琦、薇娅尚未涉及税收方面的问题,但网络主播的逃税漏税行为已引发舆论高度关注。

今年国庆假期后,郑州市金水区税务局运用大数据实现信息系统自动提取数据,追征一名网红662.44万元税款收入国库的消息,引起大众哗然。

不少网友表示,六百多万的款项,可能超过自己一辈子的收入。这起漏税事件无疑戳动了无数普通“打工人”。

但这只是冰山一角。根据国税局公告来看,不少网络主播有漏税逃税行为。

9月28日,国家税务曝光了两名直播带货主播的偷逃税款行为。经过调查发现,这两名主播均涉嫌违规将个人收入转变为企业经营收入,进行虚假申报少缴个人所得税,且涉税金额较大。

事实上,通过开公司及成立工作室来避税,早已成为高收入网络主播之间公开的秘密。

根据国家有关规定,个人工资、薪金、劳务报酬等所得款项,在年度汇算清缴时统一按综合所得申报,在5000元起征点上,依据收入逐级增加,最低税率为3%,最高至45%。这样的规定对于普通人影响并不大,但高收入的明星、网红们会被征缴大量税款。

MCN机构人士孟飞向凤凰网科技透露称,网红避税逃税的方式多种多样。一般而言,排名靠前的主播们采用开工作室、注册公司来避税,开的公司越多缴纳的税越少,把公司注册在特定的地区还能享有税收优惠;腰部主播们常常是与平台互通,以个体工商户名义注册店铺。

“像薇娅、李佳琦这类大主播,其实不太会冒风险,税务还较为透明。反而是收入几百万的腰部主播,常常与平台进行所谓的合作来逃税。直播数据容易造假,平台方会将网络主播收入故意降低,这样代扣少、缴纳税款低,主播能多拿,平台也能少缴税。”孟飞说道。

太琨律创始合伙人、太琨律(成都)所主任朱界平律师认为,网络直播行业十分复杂、多变,所以容易滋生主播们逃税的现象。近来发生的逃税漏税事件也说明,这一领域可能还存在一定的税收征管盲区,需要加大征管力度。

监管之下,补税潮到来?

今年以来,国家监管部门加强了关于文娱领域高收入人员的税收征收力度。

9月18日,国家税务总局发出通知,提出要对明星艺人、网络主播成立的个人工作室和企业,要辅导其依法依规建账建制,并采用查账征收方式申报纳税;要定期开展“双随机、一公开”税收检查。

“该通知释放出了对于网络主播严加监管的信号。”朱界平指出,网络主播等高收入群体相对工薪阶层更难受到监管,一旦被查到偷逃税行为,则涉嫌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税收征管法》。情节严重的,如逃避缴纳税款数额较大并且占应纳税额百分之十以上,构成犯罪,将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罚金。

凤凰网科技同时注意到,国税总局的通知还提到,明星、网红可通过主动补税减轻或免于处罚。通知指出,近期要结合2020年度个人所得税汇率清缴办理情况,对涉税风险的明星、网络主播进行一对一风险提升和督促整改,对2021年底主动报告并及时纠正涉税问题的,可依法从轻、减轻或免于处罚。

监管严令下,郑州追征的那名网红与当地文化路税务分局取得了联系,并表态服从税收管理,清缴税款。但由于他本人在北京,受银行限额的规定,不能一次性缴纳税款,需分批支付。

截至目前,这名网红分15笔结清了税款,共补交税款634.66万元,滞纳金27.78万元,合计662.44万元。

有了前车之鉴,或许直播行业将迎来一波补税潮。

(应采访者要求,文章中李明、孟飞为化名)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创业邦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客服微信: cyzone2019

上传项目 文章投递 寻求报道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