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邦公众号二维码
创业邦
帮助创业者成功
快鲤鱼公众号二维码
快鲤鱼
发现最前沿的创新公司
毒舌科技公众号二维码
毒舌科技
「毒」立思考的科技媒体

回归后的一加,“不将就”依旧?

新熵 2021-10-26 08:30

图源:图虫创意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新熵(ID:baoliaohui),创业邦经授权转载。

“Never Settle”(不将就)。这是一加手机品牌自推出之初便开始标榜的口号,中文为“不将就”。也正是基于这样的slogan,一加早期的几款产品在数码爱好者的心中,一度超过了最初的“极客爱好者之选”——小米。

而这种不将就的“设计理念”,则更多被加友(一加用户)归因于一加创始人刘作虎本人的“不将就”。

“依稀记得第一代一加手机发布时,刘作虎为了所谓的‘手感’,要求设计团队为了0.5mm的屏幕高度重开模具,导致产品发布推迟1个月。虽然有人认为事件真实性存疑。但不得不承认,刘作虎的确凭借诸如此类的方式为一加圈粉无数。”某一加一代手机用户如是说。

尤其是在那个各大手机厂商并不是很在意手机握持感的时代,一加使用了一种叫做“Baby Skin”的涂层,由于较好的手感在机圈引发了不小的热议,刘作虎甚至在发布会上直接“爆粗”——“这手感,真XX爽”。

不过如今的一加,却早已没有那种“不将就”,“Never Settle”似乎也逐渐演变成一纸空谈,转变为一些一加粉丝口中的“不讲究”。

最初的梦想——Never Settle

刚刚脱离OPPO成立的一加,那份最为纯粹的不将就,毫无疑问是刘作虎所带来的。

甚至有机圈爱好者表示,如果说雷军是米粉的偶像乃至整个小米公司的象征,那刘作虎毫无疑问便是一加的灵魂。

浙大98届的他,毕业于和手机产业关系密切的应用电子专业,和雷军一样,本科毕业便开启了打工人生涯,但与雷军早早拿下那傲人的“金山CEO”头衔相比,刘作虎则和许多普通打工人一样,稳步提升,加入步步高,一待就是15年。

期间,令刘作虎“声名远扬”的便是刘作虎在创立一加前所负责的蓝光机业务。

21世纪初,手机还没有成为大众消费品,反倒是许多00后可能都未曾使用过的MP3、MP4等产品更为流行。

同期,步步高也拆分成三家新公司,其中负责移动通信业务的便是如今的OPPO。

彼时的刘作虎彼时已是OPPO蓝光事业部的负责人,其所负责的蓝光机产品获得了欧洲影音协会 EISA 大奖,这也是中国品牌在影音领域首次获奖。而OPPO的蓝光机取得这样的成绩,作为负责人的刘作虎那份“不将就”的设计理念可以说是提供了不少的助推力。

此后,刘作虎在2014年脱离OPPO,创立一加。与当年做蓝光机产品相同,一加的产品定位和当年的蓝光机颇为相似,只做旗舰,甚至和苹果一样,一年只打磨一款产品。

诸多因素影响下,使得一加手机一度成为极客圈的最佳“刷机”神器,深受极客喜爱。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取代了“为发烧而生”的小米在极客爱好者心中的地位。至今,仍有许多数码爱好者的产品收藏柜中,存有一台一加手机。

但或许所有的小而美,都会因资本和市场影响被迫改变。

2016年,一加首次打破自己“一年一旗舰”的产品策略,推出了T后缀产品“一加3T”。不否认这是由于芯片供应商高通在骁龙820后又推出了微升级的骁龙821芯片,导致手机厂商在产品策略上的被迫改变产品策略,却也客观上破坏了此前一加“一年一旗舰”的产品策略。

自此,一加“一年一旗舰”的传统消失,产品线日趋臃肿。今年,一加不仅推出了一加9、一加9 Pro和一加9R三款不同档位的机型,最近又推出了一加9 RT手机。

或许,这样的产品策略是企业发展过程中为拓宽用户群导致的必然,但在迎接更为广阔市场的同时,“Never Settle”口碑的衰退或将随之到来。

回归后——薛定谔的“Never Settle”

正如上文所说,一加独立之初是其最“Never Settle”的时刻。但随着刘作虎回归OPPO,尤其是今年OPPO和一加正式合并后,这份“Never Settle”则彻底变成了一种薛定谔产物。

2020年,一加推出一加8系列手机,凭借“2K+AMOLED+120Hz高刷”的顶级屏幕在机圈彻底为一加的屏幕素质打出了口碑。甚至在DXOMARK网站上拿下了全球第二好屏幕的美誉。

令一众一加用户不满的是,在拥有顶级屏幕同时,一加8系列却在其他硬件层面显得力不从心。

需知悉,此前一加产品的充电速度常年处于安卓厂商第一梯队。在那个大家还在使用QC 3.0充电协议的时代(18W),一加便早早用上了OPPO VOOC闪充的套壳产品——Dash闪充(20w),远超当时几乎所有的安卓旗舰。

不过一加8 Pro作为一加8系列中绝对的旗舰产品——却只有所谓的30W的“有线快充”。随后推出的一加8T又在内存配置上有所缩水,使用了性能较差的LPDDR4X内存,虽然升级了65W充电弥补了一加8系列只有30W“快充”的遗憾,然而OPPO旗下售价近1399元的Q2 PRO早已配备65W充电这一特性。

一切的种种令一众加友难以理解,甚至有加友表示:“2020年的一加可曾有一丝一毫照顾极客群体的行为?”

更有媒体直言“‘不将就’了八年的一加,终于在残酷的竞争面前不再讲究,对着曾经的大哥纳头便拜”。最近刚发布的一加9RT,更进一步诠释了“寄人篱下”的无奈。

还能不将就吗?

B站up主“短的发布会”曾专门调侃过一加9RT这一产品,表示一加发布会曾有过“市面上有非常多的所谓性能旗舰”“要么就是一个凑数的摄像头”“要么没有调教”言论。

在此基础上,此次新推出的一加 9RT产品,却搭载了一套由“1600W超广角+5000W主摄+4cm微距”的摄像头组合。毫无疑问,这颗4cm微距镜头,便是一颗绝对的凑数镜头,在视频中,该up主频繁引用一加发布会中的一句“考虑成本”进行调侃。

“虽然挺好玩的,但是却也刚好戳到了我们这些加友最敏感的痛处”一位使用过5部一加手机的老加友说道,“现在的一加受制于OPPO给予的品牌定位限制真的太大了。”

此外,一加回归OPPO后,被诸多加友喜爱的氢OS也不复存在,此前令“加友”“喜忧参半”的“氢OS”,虽然由于系统过于简单,丧失了诸多本地化功能,被戏称为“最简洁(难用)”的系统,但也正是简洁、偏原生安卓的系统,才为一加吸引了不少的极客用户,这之中又以一加手机的老用户居多。

目前OPPO共有3个品牌,主打性价比的realme、定位高端的一加和OPPO自身。

三大品牌加持下的OPPO,各价位段均存在较为严重的产品定位重叠现象。OPPO也已重启旗下高端产品线Find系列,陈明永更是在年初表示要“破局高端”,这样的发展方向,毫无疑问将进一步加大OPPO内部产品的竞争。

机海战术下,不禁担忧,一加长此以往与母公司OPPO的高端产品撞车,是否会使得其像曾经的魅蓝一样被“大义灭亲”。

毕竟相较于陈明永的“破局高端”方针,一加的力争线上高端第一和大举发力线下,都是在向OPPO的主阵地开炮。

这样的产品战略冲突,将进一步放大一加的问题。

本是定位高端的一加,由于一加的供应链等全部为OPPO一手操办,一加的产品与OPPO的旗舰产品定位重合度越高,便对OPPO品牌产品越有威胁。

其次是产品差异性的缺失。

早年的一加、无论是Baby Skin的涂层还是“特立独行”的简洁系统氢OS,以及在一加七首发的90hz高刷屏,都在一段时间内有着独占优势,是其他安卓厂商短期内难以追赶的。

但随着华米OV和荣耀等国产厂商的发力,国内手机市场的竞争早已十分激烈。

并且,由于产业链趋同,未来的产品创新往往都是在供应链端的集成式深度革新,这样的革新,对于一加而言,无疑面临着极大困难。

在老生常谈的售后方面,一加也依然存在问题。无论在知乎、B站还是微博,都有一加用户吐槽过购买一加产品后的种种不满。

如系统升级缓慢、售后维修点少等。不过这样的问题,或许可以随着一加回归OPPO借助OPPO的线下渠道来弥补,但一加自身又开始加强线下渠道建设,似乎并不想让用户认为一加是OPPO的,仍在极力想维持一个相对独立的形象,这就使得售后难题短期内难以作出改变。

今年,一加团队和OPPO团队进行全面合并,一加成为OPPO旗下独立运营的品牌,刘作虎身份也新增了“OPPO高级副总裁”这一身份,将全面负责欧加(OPPO)旗下产品线的规划和体验。

如此这般的身份叠加,将会使刘作虎在未来的产品设计等层面将更多站在OPPO公司的角度去考虑,而非仅仅只是为一加公司负责。灵魂人物专注度较弱加之产品线繁杂,一加的产品还何谈“Never Settle”?

写在最后

自一加回归OPPO起,或许未来的结局便已注定。作为子品牌,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喧宾夺主”过于波及母公司旗舰产品的定位。曾经那个“Never Settle”的一加,或将再无“Never Settle”的可能。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创业邦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客服微信: cyzone2019

上传项目 文章投递 寻求报道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