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邦公众号二维码
创业邦
帮助创业者成功
快鲤鱼公众号二维码
快鲤鱼
发现最前沿的创新公司
毒舌科技公众号二维码
毒舌科技
「毒」立思考的科技媒体
创业邦学园公众号二维码
创业邦学园
创业者一站式成长平台

挑战联想:司马南背后的流量和变现之谜

雪贝财经 2021-11-29 08:55

流量即金钱,金钱不眠,流量亦不眠。

编者按:本文来自雪贝财经(snowfinance666)作者:周闪闪,策划:老胡,创业邦经授权发布,封面图来自摄图网。

起底司马南背后的流量机器和变现之谜

仅一个多月,通过连番揭批联想系,策动国有资产流失、高管薪酬等极具煽动性的话题,司马南成为中国互联网上涨粉最快的意见领袖。他的抖音账号在此期间疯狂涨粉超过500万,微博涨粉超过150万,B站涨粉超过100万。

即便以数量规模对这些粉丝做出商业估价,全网拥有近亿粉丝的司马南估值已逾2亿元。

在流量即财富的今天,这是司马南的胜利,更是其背后中易网天、南京聆思,四月华文三家“饶谨系”公司和饶谨战略盟友李肃的“和君系”公关咨询公司的胜利。在流量即金钱的今天,司马南、饶谨、李肃携手建立的商业巨网正在快速膨胀。

但是,鲜有人知道,这一切都和曾经的P2P产业崩盘有关,包括此次对联想系等一些列事件的策划,不仅是一个MCN机构头号IP流失后的一场豪赌,更是将爱国与民粹作为议题实现商业公关目的的一次奇袭。

壹:逃离P2P

2017年8月24日,中国银监会发布《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信息披露指引》,正疯狂收割中国普通百姓毕生财富的P2P行业嗅到了将被整肃的气息。

4天后,“北京中投国融金融信息有限公司”的股东饶谨在南京成立了聆思科技有限公司,2017年9月,南京聆思科技旗下第一个账号“政委灿荣”已经正式注册。这意味着,这位曾经的四月网创始人告别金融板块,重新回到自己熟悉的爱国流量生意上。

2017年11月,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正式成立,整个P2P行业被清理的命运尘埃落地。此时,饶谨已经成功退出了中投国融股东名单。

图片

在长达数年的时间里,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院长金灿荣都是饶谨系核心团队在各大新媒体平台的头号运营对象,并成功打造出爱国IP“金灿荣”,成功取代了张召忠的公众位置,利用民间群众朴素的爱国情绪,收割了大批流量红利。

除去金灿荣之外,饶谨新成立的南京聆思科技同时运营“司马南””司马南音频""战忽局政委工作室"等账号,这些账号与饶谨控股的北京中易网天旗下的"司马南频道"“战忽局政委”“李毅看世界”“李肃论道”等数个账号组成了一个完整的新媒体矩阵。

图片

尽管从2020年开始,司马南就已正式成为饶谨系的一员,但是,直到2021年他才取代金灿荣成为最核心的IP资产。因为,饶谨和金灿荣亲密无间的合作关系在2021年7月发生了内讧。

2021年夏天,当河南水灾肆虐时,金灿荣在其微博上公开宣称河南水灾源自美国气象武器,这种突破常识的指控引发舆论反噬,随后金灿荣不得不通过朋友辟谣,称相关内容为饶谨团队操作,其微博和微信公众号等也由饶谨团队运营,并提出要求更换合作团队。

图片

随后,2021年10月,饶谨系的金灿荣IP账号“政委灿荣”全部更名为“战忽速递”,实现切割。

当一个MCN机构的头牌IP要离开,MCN机构只有两种手段可以操作:一种是司法手段或者媒体曝光;另一种手段则是力捧一个新的头牌出来。

第一种手段对饶谨来说并不划算。早在创立著名爱国网站“四月网”时,他就经历了一次痛苦的分手。在2013年南方周末的一篇报道中,撕破脸皮的四月网前员工公开披露饶谨曾表达对使用“新爱国主义文化产业”盈利的信心,却在之后挪用“四月网”公款,并在北京购买房产和新车。

显然,饶谨选择了第二种手段:将公司其他IP打造出来。相比旗下李毅、李肃等账号,曾经数次掀起互联网骂战,并且留下“骂美是工作,赴美是生活”金句的司马南显然是最好的选择。

于是,从2021年8月开始,当时已半年多未更新的司马南抖音账号突然开始频繁更新,司马南作为“过气网红”也重新密集出现在公众视野。

9月28日,司马南发布的一段视频获得了800万的播放,饶谨在其微博上欢欣鼓舞,并预测“司马南将出圈成为深度版的郭德纲”。

新的IP开始打造,一场豪赌也将开始。

贰:豪赌司马南

2021年10月,司马南对联想系的突袭开始了。他只是将一位名为“明德先生”的网友此前对联想的多条文字点评视频化。但是他成功得造出了轩然大波,将联想这家企业以及柳传志、杨元庆押上一场文革式的批判台。

有关这场尚未停止的舆论战,中国民间出现了前所未有的奇景:

一边是对企业经营常识有所了解的精英群体,他们不厌其烦地解释着司马南对国有资产流失等指控的不严谨,甚至不得不努力向公众解释“净资产”和“归母净资产”这类会计科目的区别;另一边则是对资本极其厌恶,正无处发泄的普通民众,他们坚决地站在司马南一边。

但遭人狐疑的是,每当舆论稍微冷却时,在各大视频平台,就会有大批量账号重新点燃情绪,比如将2018年柳传志和白岩松的视频剪辑为新闻发布,为这场烈焰火上浇油。

图片

注:左为司马南配图,右为互联网原图

而让此事真正出圈的则是司马南公开宣称柳传志姿色撩人的秘书对其“召见”,这将舆论关注推向了高潮。

可是,只需稍作公开信息的查询,就会发现他所谓的“姿色撩人的秘书”在多年里已更换过无数个工作岗位,且年过半百,而那张秘书照片则是有人通过P图软件精心炮制而成。

如果我们通过识图软件甄别就可以发现,互联网上最早的照片出处恰恰正是来自于司马南,而非外部引用。

尽管司马南常年在互联网上制造话题,挑动舆论情绪,但已65岁的他在过往历史中并没有类似的操作手法,而其背后的饶谨则是个中高手。

比如,2012年1月7日,饶谨在创业圈的QQ群里看到网友都在讨论百度年会上一位身材火爆、表演走秀的女孩。当时27岁的饶谨就安排编辑从人人网、博客上把那位女孩的照片制作出一连串组图。几个小时之后,这一物化女性的操作果然火了。“度娘”为四月网带了近80万的点击,创造历史流量记录。这也成为饶谨点拨编辑时频繁提起的教案。

在司马南撕咬联想期间,饶谨系控制的多个实名或未实名认证的账号也悉数参战,一场前台看似KOL单挑世界500强的大战,本质上是一个阵营对另一家公司的突袭。

叁:背后沉默的危机公关专家

饶谨旗下诸多账号都在这场司马南奇袭联想的战役中摇旗呐喊,仅有账号“李肃”没有参与进来。这位李肃先生并不是大众熟知的意见领袖,而是长期专注于企业咨询和危机公关业务的和君集团总裁。

图片

注:李肃、四月传媒和陈若剑律师(后文将有提到)探索新媒体公关

他在微博上公开解释与饶谨战略联盟的原因时曾经说过,要通过新媒体开拓公关服务的新天地。更有趣的是,他在一条夸赞饶谨的微博里承认,他的核心业务之一则是危机公关——“和君创业咨询公司有30多年的危机公关历史”“和四月传媒合作”正是因为“传统媒体的影响力全面枯竭”,并公开承认与四月传媒“探索了新时代传播与新媒体公关的各种创新模式”。

李肃与司马南的相交更是饶谨的功劳,二人在2020年因四月网相交,李肃曾经评价司马南是“一个媒体策划大师和新媒体的创新者”,李肃不仅与司马南长期制作对话节目,更曾盛赞“看看我们策划的大手笔怎样被司马南兄弟炒作运筹”。

图片

李肃在自己的视频节目中承认,没跟司马南的合作,不会这么快在新媒体里爆红起来,司马南和四月传媒的发展有巨大前景,“我们未来的事业会越来越宽广”。

事实上,李肃、司马南和饶谨的合作并不是仅仅是在节目里谈古论今,在公关工作中更是亲密无间,2020年的“中泰红牛大战”就是三者的第一次合作。

肆:爱国公关第一战

对联想一战并不是司马南、饶谨和李肃将爱国作为议题引爆,然后达成公关目的第一场硬仗,已知的案例就有对泰国天丝(红牛商标持有者)的“狙击”。

泰国天丝集团是国际知名品牌“红牛”的创始人和拥有者,1995年,泰国天丝创始人许书标与华彬集团创始人严彬相结识,双方一起在深圳设立红牛中国。泰国天丝集团为中国红牛提供品牌授权、技术和专家支持;华彬集团负责生产和销售。

2016年,红牛中国的第二个十年授权结束,华彬主张申请续期,而许氏家族则坚持不再给红牛中国商标授权。在过去数年,华彬与泰国天丝进行了无数次诉讼,至今互有输赢,但在2020年7月国家知识产权局于驳回了中国红牛对泰国天丝“红牛REDBULL”立体商标提出的无效宣告请求后,司马南下场参与了这场争端。

司马南在视频中表示,泰国天丝与中国专利保护协会就知产保护签署合作备忘录是拉偏架,”背后有没有人使脏钱,这是一个疑问。”“可能涉嫌腐败”“可能涉嫌不正当竞争”。

这种评论风格是对事情不做定性,避免被告诽谤,避免法律风险的专业舆论操作方式,类似的操作手段还有“有网友说”,“有网友质疑”。

图片

随后,司马南又发现了泰国天丝“支持港独”的证据:有网民称“天丝集团“facebook一条泰文文章写到“很多国家都把日本、香港、新加坡澳大利亚等国家放在了很重要的位置。”

司马南随后发布数条视频指责泰国天丝侵犯中国主权问题,并坚决表示国家主权不可侵犯,并指控泰国天丝挑战一国两制,建议列入不可靠实体清单。

网友义愤填膺的时候,并不知道这一切背后有着一连串的巧合:

图片

注:李肃承认7月30日就红牛问题与“新媒体技术公关团队”对接

在2020年7月,司马南的挚友,危机公关专家、和君集团总裁李肃在深圳面见了华彬集团董事长严彬,他公开承认与新媒体技术公关团队对接讨论红牛之战;李肃有一位自2002年开始合作多年的律师陈若剑恰巧是华彬红牛的代理律师;而司马南自己恰巧就和这位陈若剑多次在四月网录制对话节目。

图片

注:红牛代理律师陈若剑亦是司马南的朋友

当然,我们也希望李肃、饶谨还是司马南都是出于公益目的参与其中,无人牟利。

伍:爱国解释权的具体案例分析

如果细看这位李肃的微博,会看到更有意思的一个巧合:2021年9月,李肃和律师陈若飞在上海面见了起诉阿里巴巴CEO张勇的原告方,10月,司马南在其多个平台发布视频《司马南:阿里巴巴在欢呼什么?》,指责阿里影业因为发布多张《长津湖》电影票房动态海报,就像是吃饭是吃到苍蝇,变成了“资本主义的狂欢”,并指责阿里高调数着钞票的时候没有顾及群众的感受。

图片

注:又是李肃、陈若剑和司马南

和中泰红牛之战一样,司马南又替“群众”向资本家挥舞起了爱国大棒,用普通人的智慧很难想清楚为什么《红海行动》《湄公河行动》等无数影片发票房海报不是消费战士的鲜血,偏偏《长津湖》惹了“众怒”。

可奇怪的是,《长津湖》的出品方是博纳、八一电影制片厂、华夏影业、中影、上影和阿里影业6家,阿里顺位第六,票房海报也不仅仅只有阿里发布,第一出品方博纳影业也发布了相关海报,还被人民日报微博转载。

图片

注:仅有中间一张海报不爱国。

同样类型的正能量电影,同样发布票房海报,有人爱国,有人不爱国;同一部电影,不同的公司发票房海报居然也有人爱国,有人不爱国?

爱国的解释权或许真的就在李肃、饶谨和司马南手里吧。

最后:流量背后的财富永不眠

一位相信传统媒体影响力枯竭,致力于新媒体公关的危机公关大师李肃;

一位长期经营爱国流量、深谙青年喜好,在P2P领域铩羽而归,却拥有大量正能量IP的话题运作专家饶谨;

一位长期在互联网上掀起骂战声名鹊起,具备一定爱国解释权的KOL司马南;

他们今天共同编织了这场联想突袭战背后的巨网。

直到今天,有关司马南对联想的这场突袭战似乎依然没有平息的态势。

最新的节奏是:司马南用2013年的数据指责民营企业的税收不如一个中石化,而无数人在努力告诉他:2020年的最新数据显示“民企企业500强纳税1万3千多亿,中石油只有2千多亿。”

司马南并没有理会这些对他的质疑。显然,他和背后的团队知道自己的受众愿意相信什么。联想被祭旗后,而“饶谨系”的估值只会水涨船高,“和君系”的危机公关生意业有望蒸蒸日上。

在P2P行业已整体湮灭的今天,北京中投国融旗下“在理财”的受害者微信群已经多年没有声音,他们显然不知道在微博、抖音上刷到的司马南,背后站着的,就是那位曾经的饶姓股东,而他们和另一位李姓危机公关专家建立的商业王国,正在另外的赛道上冉冉升起。

流量即金钱,金钱不眠,流量亦不眠。他们今天欲把联想拉下马,明天又会是哪一家呢?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创业邦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热文榜 TOP

查看更多

客服微信: cyzone2019

上传项目 文章投递 寻求报道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