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邦公众号二维码
创业邦
帮助创业者成功
快鲤鱼公众号二维码
快鲤鱼
发现最前沿的创新公司
毒舌科技公众号二维码
毒舌科技
「毒」立思考的科技媒体
创业邦学园公众号二维码
创业邦学园
创业者一站式成长平台

起底游戏托:靠演技套住「氪金大佬」只是开始

壹娱观察 2021-12-08 08:30

游戏托的生意链该怎么鉴定?

图源:摄图网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壹娱观察(ID:yiyuguancha),作者:邢书博,创业邦经授权转载

谁能想到,TapTap母公司心动网络也要靠发微博网络维权了。

12月3日,心动网络官方微博“心动XD”发布申明称“不法分子冒用心动名义实施网络诈骗”。

申明中称,不法分子盗用了心动网络的执照,设立非法网站,通过充值、账号买卖、付款解封等手段,诱导用户转款。

游戏行业中,诱导用户充值氪金的游戏托屡见不鲜,但是伪造营业执照、炮制假网站顺便当托儿的情况并不多见。

除了假网站、假客服当托儿骗钱,浙江网警近期还公布了一些游戏诈骗案件。在《哈利波特手游》《第五人格》中,他们发现不法分子通过游戏账号虚假充值、道具虚假交易、代练游戏账号等方式,欺骗消费者。

依靠假网站、假帐户当托骗钱是明确的诈骗行为,但如果在真游戏里诱导玩家充值、交易的游戏托,他们的生意链该怎么鉴定呢?

真游戏假托儿,灰色地带?

浙江海浩律师事务所律师大磊在自己的知乎专栏表示,游戏托问题目前尚未上升到刑事案件,“处于灰色地带”。

“网络游戏本身是符合国家规定可上网面向公众的正版游戏,推广员虚构信息引诱玩家至特定游戏内让其在游戏里消费,目前处于灰色地带。”

该律师解释说,关键在于其消费过程中,游戏厂商明码标价提供商品,玩家自愿给付合理的对价,应当判定是单纯的主导消费者的自主权。“其不正当竞争行为,侵犯的是消费者的自主选择商品权利,属于民事上的商业欺诈,不是刑事案件。”

以今年11月“天刀大R删号”事件为例。

起因是某玩家在《天涯明月刀》游戏中,遭遇了游戏托。某直播博主登陆了某天刀玩家账号,发现了一个当前版本不存在的道具。这个名叫“心智之启”的装备是还未发布的新版本道具,游戏属性极高。

《天涯明月刀》游戏界面

最后官方回应“员工操作不当,误发物品”草草了事,并未牵扯到相关法律问题。

但多数玩家认为该账号是游戏托或内部账号。

因为这在过去的传奇类和RPG类等需要数值PK的网游中很常见:数值类网游以靠装备道具属性增强角色战斗力。一般而言,获得装备有三种方式:升级打怪,抽卡中奖,或者直接花钱买。

游戏公司最乐见其成的玩家,不是那些受不了日复一日打怪升级且肝脑涂地的免费用户,而是花巨资一步到位获取装备的人民币玩家,俗称大R玩家或者重氪玩家。

据这次天刀事件的相关报道,某大R玩家在天刀游戏中花了3000多万用来购买装备。

这些大R玩家巨资氪金,无非是想获得更强有力的道具,在游戏PK中获得一骑当千的游戏快感。但在行业内,有些官方为了刺激大R玩家的胜负欲,总会放出一些更强大的内部账号或者道具把大R打趴下,以便让他持续购买更强的道具,以此获利。

《天涯明月刀》官方对“大R删号”事件回应

游戏托对于玩家的伤害在于,无论你是人民币玩家还是免费玩家,在PK中被游戏托打败,相当于否定了自己没日没夜在游戏中的耕耘,浪费了时间,也浪费了钱。

正是因为这个“当前版本不存在的道具”,让众多人民币玩家看透了天刀的游戏托套路,于是在网上集体丢弃装备,甚至直播删号。

玩家们能够反抗的也只能如此,因为目前尚无相关规范能够对游戏托行为进行处罚,这给了游戏托产业链上下游能够堂而皇之登堂入室的理由。

但事态正在慢慢改观。

“你嘴严一点”

套用罗翔老师的话,游戏托不算违法,“但是不道德”。因此,不少游戏公司在招聘游戏托的时候,纷纷改头换面以“游戏运营”、“游戏策划”、“游戏内部人员”的职位招聘。

壹娱观察在某招聘网站的应聘相关职位发现了一些蹊跷,其中最明显的一点是,公开招聘条件和实际要求有较大差别。

在招聘网站上,某公司对这一职位的要求是“熟悉游戏玩法”、“与玩家互动”、“维护良好游戏氛围”等要求,看起来是一个合理的游戏运营工作。

某招聘网站招聘内容截图

但是,壹娱观察(ID:yiyuguancha)加上招聘人员QQ,深入交谈之后,对方却发给了另一份招聘要求——要求演技好,嘴严(对不起辜负了您的期望),在游戏中可以追杀玩家,但不可以过度追杀,避免玩家流失,最重要一点,“要让玩家体验氪金带来的快感”。

招聘人员特别提到,游戏内道具、充值付费渠道都是真实的,不犯法,不违规。

事实上,在游戏行业有个不成文的规定,这类运营岗位有别于正常的游戏运营,被称作游戏GS——Game Sales(用户经营),GS主要工作是以玩家身份通过陪玩、陪聊等方式提升用户留存,刺激用户付费,催生了巨大的游戏后市场。

根据艾瑞咨询的数据显示,陪玩行业从2018年开始起步,到2021年市场规模超过140亿元,是电竞产业中除游戏、直播、赛事之外的第四赛道,但今年9月,七款游戏陪聊软件被下架,彻底宣告了这一市场的失败,但陪玩不依托于平台的陪聊,则通过社交软件私下交易。

总的来说,游戏外部陪聊、陪玩通常是娱乐性质的,不影响游戏公平性,主要赚取陪聊费用,通常一个小时20元左右。

但是,这些游戏内部陪聊、陪玩为主的托儿,通常带有明确的KPI指标,主要为了刺激大R消费,让大R在游戏中持续感受到竞争压力,让其为了保持服务器排名,大R不得不进行更多的充值消费。这就是游戏托的由来。

私聊对接人员招聘要求截图

当壹娱观察对上述招聘人员提出不想接普通玩家,能否接大R 玩家的游戏托任务时,该招聘人员表示公司有一个月实习期,实习期满合格之后会安排工作人员“服务”大R。

一位曾经服务过大R的网友小K(化名)对壹娱观察(ID:yiyuguancha)表示称,通常要服务一个大R玩家,会有一个小组来持续跟进。小组标配运营、客服甚至研发人员,从大R玩家玩家充值、交友PK、道具获取一条龙服务。

一般客服和运营服务玩家前期,让玩家形成氪金习惯;研发人员服务玩家后期,也就是通过后期开发道具、修改数值等,让玩家后期有升级压力,甚至在PK中找强力大号或装备让玩家打不过,最后引导其氪金消费更强大的装备。

小K通过兼职群找到游戏托职位的,但现在不怎么做了。小K说现在有些公司不讲武德,不仅坑玩家,连游戏托自己人都坑。

小K最初在某传奇类手游中当游戏托,当时每个月能有三四千块钱收益,其中大部分是大R玩家充值后的返点。做了几个月熟悉玩法之后,上线表示可以代理他们的游戏,让小K交一笔代理的保证金,就可以自己招募新玩家。后期操作还是游戏托的做法,即让普通玩家变成氪金玩家,让氪金玩家持续氪金变成大R玩家。上线表示自己代理的返点可以更高。

招聘游戏代理相关信息截图

小K没有选择交保证金,而是加入了一个手游代理加盟平台,因为对方承诺代理他们的游戏免保证金。但后来他发现,自己显然是被忽悠了。

“毕竟没有公司是以做慈善为目的来经营公司,像手游代理加盟平台这种合作型的公司,如果免费给你的话,肯定会在其它方面克扣回来,而且可能扣得要更多,前期不用你交一分钱,却在后期的时候,什么费用都需要你自己来出,美曰其名说是,这是你自己的游戏,不是你出,还是我们出啊,当你辛辛苦苦赚到流水想要提现的时候,免费的代理商会用各种说辞推拖,不给结算,最后你的努力全都白费了!”

游戏托主场主场在哪?未来会升级吗?

通过多番对话,壹娱观察(ID:yiyuguancha)大致得出了游戏托的基本结构,即游戏公司委托发行渠道发行游戏,发行渠道通过游戏代理招募玩家扩大用户群,游戏代理公司通过招聘网站和社区寻找游戏托,游戏托再引导玩家氪金。

其中不少游戏托还会成为新的代理商再去招募新的游戏托,但具备游戏发行权的渠道商们或者代理平台,很可能通过各项费用再坑代理商一笔。

也有一些掌握技术能力的游戏托和代理商山寨一款类似的游戏,再利用现有渠道自立门户,做假网站假游戏当假客服假游戏托,最后骗取玩家的真金白银。

从始至终,好像作为源头的游戏公司并没有参与到游戏托的运营当中,但他们其实难辞其咎。

传奇、仙侠、回合、策略等游戏产品作为游戏托乱象的重灾区,表面上看是其数值PK的游戏方式更容易让玩家为更好的装备去氪金。尤其是传奇类游戏进入中国近20年,游戏托问题一直如影随形。

某游戏pk数值表,不同数值代表不同的攻击、防御、回血属性

以传奇、仙侠为主的端游、页游市场连续下滑,市场份额被MOBA、大逃杀、开放世界等竞技类或ARPG类游戏所取代。这是一个产业升级的过程。如同以前只有汽车的时候会有偷油贼这种职业,但如果以后只有电车的话,偷油贼就会失业。

游戏托就是这个时代的偷油贼,但在下一个游戏时代可能就没有他们的用武之地了。

产业升级是一个缓慢的过程,过去几年,传奇类游戏虽然不再增长,但玩家数量却达到了历史的最高点。相对应的,为传奇类游戏量身打造的游戏托们自然水涨船高。反过来,随着游戏品类进一步融合,整个产业进一步升级,当游戏本体发生改变,不再靠数值PK获取快感的时候,游戏托的价值趋近于无,也就没有必要存在了。

比如最近火热的Roguelike、休闲游戏、解谜、跑图、像素射击甚至是即时战略,用不用游戏托都没有意义(这类游戏玩家更喜欢买外挂)

以网友WD录制的《爆裂魔女》实机演示视频为例,这是一款弹幕射击游戏,但玩家的乐趣不是PK数值,而是收集插图,那游戏托还有什么用?

“产业升级是一个缓慢且不可逆的过程。传奇游戏用户群还是很大的,但不会再增长了。十几年没有增长的游戏细分领域,就像一池早晚会干涸的湖水。”一位传奇类游戏策划对壹娱观察(ID:yiyuguancha)说道,他现在更担忧的是自己的工作。

“传奇不行了,又不会做别的游戏,上一家倒闭了,只能去更差的传奇类公司。恶性循环,公司赚不到钱,就会想出很多歪主意。”他认为,每个游戏从业者入行的时候肯定都是有梦想的,但现实是梦想不能当饭吃,“不少公司都是一个大R玩家养活一整个公司,他不充钱我们就倒闭了。”

可以看到,游戏托乱象不会持续太久,最终会随着相关游戏品类的式微淡出历史舞台。他们现在的状态就是趁没倒闭之前,最后狂欢一把。

没有什么是永垂不朽。

对于很多游戏大厂而言,盈利上比较克制,通过多做活动、多出装备就能覆盖赢利点。

但更多中小型游戏厂商,他们就没那么客气了。

他们没有那么多用户,只能通过一些擦边球推广游戏,主要方式就是人带人的游戏托方式,并产生了很多变种,如婚托、赌托、色播当托。而后者显然到了违法犯罪的悬崖边上。

游戏内虚拟结婚系统同样是仙侠类、传奇类游戏居多。

本意是伉俪情深,一起仗剑走天涯体验大侠人生,顺便结个婚,是一种丰富游戏玩法配合修仙剧情的玩法,在《诛仙》《天下》等仙侠类大作中为人津津乐道,但这些场景同样也是游戏托的重灾区。

游戏元宇宙时代,不仅有虚拟房地产,也有虚拟婚姻诈骗。

图源:红星新闻卧底虚拟结婚当游戏托

当然,如果一款游戏质量过硬,游戏托们或许会被反向安利。

一则公开报道称,一位《剑网3》玩家遇到游戏托,反向安利《剑网3》,还有“游戏制作人郭炜炜出道力压蔡徐坤事件”, 成功将这个托儿策反了。

最终,玩家下载了游戏托推荐的游戏,为这个托儿冲了业绩;游戏托也下载了玩家安利的《剑网3》,成了这名玩家的免费陪玩。

此情此景,制作人郭炜炜应该偷笑了吧:只要游戏品质过硬,就不怕游戏托钓鱼。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创业邦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热文榜 TOP

查看更多

客服微信: cyzone2019

上传项目 文章投递 寻求报道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

产品服务升级,如需试用本功能,敬请移步至睿兽分析

跳转至睿兽分析打开 知道了,下次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