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VC如何助力"专精特新"中小企业的高质量发展?

2021-12-13
财务价值和协同价值的共振,才是CVC的真正价值所在。

图片

12月8日,“2021 中国企业战略投资峰会暨金鸡湖聚合大会”聚能苏州,成功举办。

此次峰会由企业创投联盟、创业邦首次携手苏州工业园区投资促进委员会、苏州工业园区企业发展服务中心联合举办。以“产投聚能、共谋创新”为主题,创业邦与参会嘉宾深入探讨了“专精特新”中小企业高质量发展之路。

峰会现场,在巅峰对话环节,由SVB中国区高级主管陈青作为嘉宾主持,海尔资本创始合伙人、CEO蔡政元,诺基亚成长基金管理合伙人葛瑶,广汽资本董事长眭立,联想集团副总裁、联想创投合伙人王光熙,讯飞产投董事长徐景明等嘉宾围绕“CVC如何助力‘专精特新’中小企业高质量发展”展开了精彩讨论。

主要观点如下:

1、 “专精特新”企业往往是深扎在行业中的隐形冠军。这些企业很多会集中在二、三线城市,这就需要VC进行下沉式挖掘。

2、不要把“专精特新”和中小企业划等号。鼓励中小企业往“专精特新”的方向发展,不是说“专精特新”企业就是中小企业。这个平台搭建起来后,会给中小企业一个很好的起步台阶,之后不断迅速扩大发展。这个逻辑形成了,活水才能真正转起来。

3、财务价值和协同价值的共振,才是CVC的真正价值所在。

图片

以下为圆桌讨论内容,由创业邦整理:

陈青:硅谷银行是全球领先的科技银行。在中国的不同阶段,不同行业的发展速度是不同的。前几年消费很热,现在大家都在谈“专精特新”。投资人要为LP带来回报,我们硅谷银行也一直秉持着投资政策支持的方向。请各位嘉宾简单介绍下自己和所在机构。

蔡政元:海尔资本是海尔金控旗下的投资平台,专注于产业全生态投资,聚焦和产业密切协同的领域,包括医疗科技、医疗健康、智能健康、智能科技等。

截至目前为止,我们旗下管理基金共26只,规模逾300亿。在服务过程中,我们专注于对专精特新企业的挖掘,以及为它们提供培育生态优势的服务。不管是在集团生态体系内,还是体系外,我们对于“专精特新”企业的服务具备一定的产业特征。

葛瑶:大家好,我是葛瑶。我所在的机构是诺基亚成长基金。我们有两块业务:管理诺基亚母基金和直投。到现在为止,我们已经有15年左右的历史,投资地区主要在欧洲、美国硅谷和中国。我们主要关注成长期企业。在投资方向上,最近主要在看四大方向:云计算和大数据,特别是边缘计算;企业数字化转型;包括IOT在内的工业数字化;数字安全。

眭立:大家好,我叫眭立,来自广汽资本。广汽资本是广汽集团的全资子公司,成立于2013年。我们主要围绕着汽车行业上下游产业链,以及前沿科技技术相关来进行投资。目前管理基金超过24支,管理规模超过50亿元。我们的理念是,陪伴企业成长,相互成就。我们背靠广汽集团,有汽车上下游全产业链的应用场景,可以为被投企业提供广泛的资源对接和赋能。

王光熙:大家好,我是联想创投的王光熙。联想创投是联想集团的科技产业CVC,成立有5年时间,目前规模在200亿左右,投资了逾170家企业。在投资方向上,我们围绕联想集团的战略和生态,以前瞻性视角,广泛布局科技的未来。从物联网、边缘计算、云计算到大数据AI,包括一些终端型颠覆性技术,AR、VR、机器人、半导体等,我们都有布局。

我们一方面依托集团的产业资源形成上下游的联动,另一方面为集团探索科技的未来。除了对外投资外,我们也肩负了内部孵化的使命。通过内部孵化的创新方式培育了近20家子公司,这些子公司从联想拆分后,我们助其引入外部资本,使它成为市场化的科技公司。

徐景明:大家好,我叫徐景明,是讯飞的联创。前16年我一直在科大讯飞创业。在2016年时,我们开始做投资,希望通过技术、产业的协同,包括讯飞20年创业经验的输出,能够支持创新创业企业的发展。

我们的投资方向主要是两个:一个是早期硬科技,一个是“人工智能+”,即人工智能和各行业的深度结合。

图片

“专精特新”上市企业背后

为什么没有太多VC身影?

陈青:在今年第一批北交所上市企业中,有80多家“专精特新”企业,但在这些企业背后并没看到很多VC的身影。想听听大家怎么看这个事情?

蔡政元:第一,“专精特新”企业多深扎在各自的产业生态中,有些生态的整体容量规模并不是太大,这直接导致了企业产值或各方面的规模不大。第二,一些“专精特新”企业所在产业的生态演变或发展是有固有规律的,不是很快,也不具爆发性。以前一些VC专注于具有爆发性的企业,从而忽视了对“专精特新”企业的关注。

随着大家对“专精特新”企业的关注,在挖掘、培育、投资等方面会逐渐形成趋势。这在响应国家号召和政策的同时,也存在着非常多的机会。海尔资本会通过整个产业生态对“专精特新”企业进行链接和服务,我们已经做了很多案例,在协同方面也收到了非常好的效果。

相信未来在北交所的上市企业中,会发现有越来越多的VC和产业资本对这些企业进行了投资和发挥了协同作用。

葛瑶:我觉得有两方面原因。首先在第一批上北交所的81家企业中,只有10家是新股,另外70家都是从新三板精选层转板过来的。因为精选层企业有很多融资渠道,企业发展过程中可能没有经历过VC的支持。其次,往往“专精特新”企业是深扎在行业中的隐形冠军。这些企业很多会集中在二、三线城市,这就需要VC进行下沉式挖掘。

垂直性小企业和平台型大企业相比,市场空间会小一些,但北交所的推出,增加了退出渠道。相信未来会有越来越多的“专精特新”公司可以得到VC的支持。

王光熙:我补充两点。一是在过去VC进入中国的十几年中,随着中国大的社会变革、产业变革,出现了很多“低垂”的果实,比如互联网的流量经济等。从投资回报的角度看,VC会去寻找一些大平台、大流量的机会。但目前有了很大的不同,科技产业升级会成为影响未来变革的重要因素之一。

第二,在科创板、北交所出现前,一直缺乏科技公司在二级市场的出口,这使得一些在垂直细分领域做大的公司,需要比较长的周期才能登陆二级市场。未来有了这样的二级市场推手后,可以帮助“专精特新”企业更快地进入新的正循环。

我们有相当比例的投资落在了“专精特新”领域。以产业链投资的视角,我们会关注到产业链上或细分环节比较领先的企业。因为我们本身是做早期科技投资的,耐心会相对长一些,也比较早开始有关注和布局,相信未来进入正循环后会更有机会。

徐景明:放眼现在这些企业,“专”和“精”还是看得到的,但“特”和“新”不够。“特”指真正的差异化优势。“新”指足够的创新能力。我们现在处在一个补短板、解决刚需的阶段,这一阶段有独特需求,也有非常好的机会。但从前期来看,如果本身“特”和“新”不够,又处在一个相对细分、没有流动性的市场,那VC为什么会去投?现在有了国家政策的引导,把准入门槛降低,这确实带来了一汪活水,以后无论产业需求,还是退出通道,都是利好的。

另外,不要把“专精特新”和中小企业划成等号。鼓励中小企业往“专精特新”的方向发展,不是说“专精特新”企业就是中小企业。这个平台搭建起来后,会给中小企业一个很好的起步台阶,之后不断迅速扩大发展。这个逻辑形成了,活水才能真正转起来。

陈青:北交所并不限制更高规模的企业定义为“专精特新”,另外,“专”和“精”更适合产业投资人,因为跟产业的“专”和“精”是更相关的。

图片

北交所的创立对投资机构的影响?

陈青:北交所的“专精特新”并不仅仅指中小企业、小巨人,但北交所的创立实际上是为中小企业、小巨人提供一个融资渠道。其实也是为背后的投资人提供一个退出渠道。北交所的创立对于你们未来投资策略的制定有什么影响?

徐景明:每个企业或每个投资机构都有基于自身基础的战略,这一战略并不会随着资本市场新板块的推出而随意更改。未来所有的投资都是战略投资,财务价值和协同价值的共振,才是CVC的真正价值所在。

对于我们来说,在投资策略上不会有大的变化。早期硬科技本来就是我们坚持要去做的事情,北交所的推出加快了企业的上市进程,相当于给我们增加了助力。

眭立:首先对北交所的看法,第一,它为多层次资本市场提供了又一个出口。第二,它体现了国家对创新科技战略的引领。

从广汽资本来讲,是以PE为主的产业投资,VC投的比较少。战略和财务要共振,我们的投资方向围绕汽车领域的上下游、供应链。

我们有三个优势,第一,广汽集团是一个将近有着4000亿产值、囊括研发、零部件、制造、商贸、金融以及出行的全产业链大集团,有着广阔的上下游应用场景。

第二,因为有完备的研发体系,我们可以通过技术力量,更好地为资本找出比较适合的投资方向和产品。第三,产融结合是产业资本最大的优势。不仅为被投企业提供广阔的应用场景,进入供应链配套,而且助力被投企业的后续壮大发展。所以北交所的创立也为我们的被投企业增值提供多了一个实现出口。

葛瑶:我们主要是美元基金,人民币基金现在正在设立。从两方面来说。我们既做GP,也做LP。从LP的角度来看,之前我们非常倾向于投科技导向的GP,但会发现它的现金回报需要等很长时间。我们对诺基亚要有战略协同,也要有财务回报,所以很多时候一些特别专注于硬科技投资的GP,可能等不到它摘果子的时候,投资收益拿不到。未来的LP可能就不会愿意继续投它,所以它们其实也面临一个非常尴尬的处境。

在今天的国际政治格局中,我们看到美元在退出路径上会有一些变化。之前美国上市企业慢慢都在回归港股和A股,但A股和港股对企业收入规模和盈利规模有一定要求。特别是“专精特新”的早期企业,当它没有满足这些要求的时候,北交所实际上为它们创造了一个非常好的平台,这也能够让我们在投资时更踊跃的出手投资这样的企业。

不光是对投资策略的影响,对退出策略也有一定的促进作用。原先一些基金到期,我们只能去选择二手交易,那现在就可以等到企业有更好的上市退出的通道。

蔡政元:北交所的推出完善了资本成熟和退出的环节,但对我们来说,没有多大影响。因为从我们成立到现在,都是在挖掘生态当中的好企业。我们系统内的产业生态涉及22个行业,几百个子领域,诞生了非常多的“专精特新”企业。在系统外的产业投资中,我们也涉及的非常广阔。

作为CVC,我们始终秉持全生态投资理念,很早就认识到企业发展都有本身固有规律,北交所的推出可能会在某阶段上给它一定的助力,但并不能改变企业的发展规律。

王光熙:联想创投作为产业基金,战略定位比较清晰,坚定地做早期科技类的投资,进行生态布局。同时也有足够的耐心去陪伴被投企业成长,去为它们赋能,去做时间的朋友。

有不少已经上市的企业,我们在二级市场也没有立即去退出,因为我们觉得企业的发展潜力、价值远远没有全部实现,而且企业在登陆二级市场后,和我们的生态协同会发挥出越来越大的价值。

我们基金主要是集团和政府引导基金出资,会更具长期性和耐心,不会受到资本市场太大影响。但北交所的推出对于我们的被投企业是不是利好?当然是。但在北交所、科创板推出之前,我们就已经布局了,而且我们是多年来,比较坚定地在这类行业和企业中进行布局的。

本文为创业邦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创业邦将保留向其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如需转载或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反馈
联系我们
推荐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