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邦公众号二维码
创业邦
帮助创业者成功
快鲤鱼公众号二维码
快鲤鱼
发现最前沿的创新公司
毒舌科技公众号二维码
毒舌科技
「毒」立思考的科技媒体
创业邦学园公众号二维码
创业邦学园
创业者一站式成长平台

疫情下的长三角外贸工厂:诡异繁荣的“订单陷阱”

五环外 2022-03-23 07:57

又爱又恨的订单

image.png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五环外(ID:wuhuanoutside),作者:小志,编辑:张假假 ,创业邦经授权发布,头图来源图虫创意。

外贸工厂陷入两难

疫情不仅打破了人们平静的日常生活,也给许多行业带来了冲击:口罩、睡衣、海运......外贸更是首当其冲。

2020年,因疫情“黑天鹅”事件引发的全球需求井喷,带来了整个外贸产业链上下游的连锁反应,作为世界工厂的长三角和珠三角订单红红火火,却也有人力/原料/海运等极大的变数。

2021年,外贸行业又面临着全球大宗商品价格波动、亚马逊封店潮冲击波、国际海运供应链瓶颈难解、“双碳”目标、能耗双控等政策影响……旧问题还没解决,新的变量又相继入场。

2022年,俄乌冲突加剧外贸企业的经营压力、大宗商品价格居高不下、全球通胀水平抬升,俄罗斯对外收付大部分金融渠道被关闭,更是加大了汇率风险,外贸的发展不容乐观。

行业局势瞬息万变,从暴涨到暴跌,从天堂到地狱,后疫情时代抖擞的一缕灰尘,落到谁身上都可能是一座大山。

订单纵使有千般好,一个捉襟见肘的海运问题,都足以让人寸步难行。眼见风云千樯,从事外贸相关行业的国人们正在疫情下奋斗、挣扎········

“诡异”繁荣:捧得越高,可能就摔得越惨

“又爱又恨,这是几十年难遇的反常现象”

虽然已经有心理准备,但当小朱带我来到他们公司郊外的仓库时,我还是忍不住在心里惊叹了一番。宽敞明亮的大库房里,货物堆成了一座又一座的小山,与之对比则是库房空荡的外围,运货的卡车小半天才来一辆。

像是被遗忘的一座宝藏山,寂静,荒凉,偶尔还能听见风掠过的声音。

“去年生意是真的好,我手里家居类目的产品订单起码翻了四五倍。”直到九点才迟迟下班的小朱,和我感慨道。

偌大的库房,堆满了亟待出库的货物

小朱今年27岁,是一家大型跨境电商公司的运营,在这行工作已经三年了,工资有相当一部分的提成来自所运营的跨境店铺收入。他说,外贸订单大涨,全国都是这么个状况,但仓库出货困难让人很难受。

这种几十年难遇的反常现象,让他又爱又怕。

这轮订单上涨,主要是国外供需失衡所致,而供需失衡的最大原因,在于新冠肺炎疫情。国外工厂因为疫情而大规模停产或减产,订单就给到了国内。

但同时,大量货轮来往使得港口拥堵,部分外国港口还受疫情影响不定期封锁,这两者都导致海运运力降低,运费高涨,出货便成了问题。

2021年10月29日摄 拥挤的美国加利福尼亚州洛杉矶港

“这还是表面的。”小朱说道,从他的黄鹤楼里抽出一根烟,再抽出藏在里面的一只打火机,点着。

“海运出不去,老外收不到货,就在别处下订单,越收不到货越恐慌,越下单,其实很大部分是虚假需求啊。一但收到货,恐慌的虚假需求部分瞬间消失。我们被捧得越高,就有可能到时候摔的越惨。”

虚假需求这个话题,就像存在在外贸出口型企业心中的一个幽灵,如果翻开微博,会发现已经有不少类似的担忧声音出现。

这就是外贸人口中所谓的订单陷阱,这实际上是一个极特殊外界因素改变引起的产业异相,

“海外疫情让中国以外的很多国家产能断档→海外订单争先恐后涌入中国→原材料价格暴涨→工厂火力全开→出货量激增→刺激企业主扩大产能→机器设备涨价→疫情导致全球物流循环卡壳→一柜难求→货物出不去→企业收不回来货款……”

如果不能及时踩刹车,企业资金链断裂几乎会成为必然。

订单危机演化路径

“那能不能让客户先给钱?”我问。小朱一听这话,诧异地转过头看着我。

“一看你就没有做过跨境生意,全凭想象。就中国的工厂都海量去了,别说还有越南、土耳其、印度、巴基斯坦,你家要先款后货?那客户就找别人买去了,涨价两元都跑别家买。”

小朱还提到,线下经济的大幅萎缩,令线下门店从业者涌入线上,这件事让他这种小运营员很头疼,因为这加剧了亚马逊、速卖通等外贸平台的竞争压力,内卷得很厉害。

他指了指自己被迫“卷”出来的熊猫眼:“呐,你看,咱以前就没受过这种委屈~”

这种压力下催生了很多疯狂的操作。一些红海类目排名靠前的卖家,会在晚上12点后开始攻击竞争对手,刷差评,铺货摆同款,大打价格战,第二天早上又恢复正常,凶险程度堪比丛林游击战。

急剧扩张的跨境电商公司办公室

作为美国最大零售业电商的亚马逊,对于这种现象一向严惩不贷,于是就有了2021年亚马逊的大规模封店潮。据深圳市跨境电子商务协会2021年6月份统计,在短短两个多月时间,亚马逊平台上被封店的中国卖家就超过5万,造成行业损失金额估计超千亿元。

“那你怎么看现在的外贸局势?”我问。

小朱抽着烟顿了一阵,说:“现在订单确实在涨,但竞争很激烈,想进入市场一定得瞅准类目供需比,供过于求,卖家都捞不到好处。”

外贸繁荣,海运则更甚。在上海做国际货运代理的老何,今年赚得盆满钵满。

“欸~现在在货代里面,就看谁跟轮船公司关系好,拿到柜子就赚得了钱,拿不到柜子就赚不了钱。有了柜子,随便你开价。”老何靠在椅子上笑呵呵地说。

他透露,疫情前,从中国到越南最小的货柜要300美金一个,疫情后翻了两三倍,现在至少也要一千多美金/柜。

2021年6月份的外贸暂落箱价格

这样一种紧张氛围犹如兴奋剂,无可否认地浇铸着上海作为全球第一大港的自信。货代员们确信他们的港口正以惊人的速度蓬勃发展,睥睨欧洲的鹿特丹,盖过东南亚的新加坡,傲视日本的神户港,不断聚拢着这滚滚而来的海洋赐予的财富。

但危险,也在同一时刻孕育。

两难:一边产能不足,一边大量库存积压

供应链双向压力之下,岂有安卵?

“产能不足是真的”李小姐上来就先说了一句。

24岁的李小姐在一家生产贸易一体化的机器外贸公司工作,时不时的,她就需要带客户去往偌大的工厂验货,或是参观严谨精密的机器车间流水线。

李小姐接着补充,有些原材料是需要进口的,而外国出于国际贸易保护主义,将钢铁、有色金属等大宗商品价格不断上调;在国内,由于“双碳”目标、能耗双控等政策影响,能源和原料价格也在上升,说罢,她轻轻叹了一口气。

内外交困之下,包括李小姐公司在内的许多工厂都出现产能不足的现象。

据了解,锌的价格从2020年6月的每公吨2500美元涨至目前的3800美元。镀锌需要用到天然气,所以天然气价格也大涨。美国的汽油零售价在2021年9月也飙涨了24%。

“对了,汇率变动的影响也很大,之前美金有突破7,现在只有6.3几,国内原材料特别是铜上涨很快,所以价格调整了很多次,我们公司今年的销售额增长点很大一部分也和汇率和价格上涨有关。”李小姐突然想起来说。

但众所周知,人民币升值虽然有利于企业购入大宗商品,降低采购成本,但这对于出口企业来说,会影响国际市场竞争力,只有保持基本稳定,才能降低汇率风险。

新加坡国立大学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副教授顾清扬认为,2022年全球供应链不会有多大好转,地缘政治、疫情、能源问题、美元浮动等都在持续左右着供应链问题。

除了产能不足,另外一个大问题就是大量库存积压。这归因于海运价格暴涨,空派海派延误。

外贸公司仓库

李小姐的公司今年就新租了一个仓库用以放置库存。他们一般采用FOB的贸易方式(FOB,英文“Free On Board”的缩写,意为装运港船上交货,亦称为离岸价格),所以客户会自己出运费。一般运费只会占货值的千分之几,影响不大,虽然上涨后也明显开始翻倍。

在送到港口之前的所有运送货物的费用还是李小姐自己的公司承担,这部分也有涨价。

“听很多客户说,因为海运迟缓或者海运费用增加,他们不愿意定整柜导致仓库爆仓;还有的厂家租仓库,扩产能,就是在赌年后翻倍的海运费能降低,然后一举出击;但有些已经坚持不下去,积压了太多库存,已经开始处理比如枕头之类的货物。”李小姐继续说道。

为了减小供应链压力,饶是全球最大的零售商美国沃尔玛公司(Walmart)、亚马逊、家得宝(Home Depot),也已经陆续加入“天价”租船运输的行列。

毕竟为了保证货物准时交付,价格再高货主也愿意支付。

2021年10月22日拍摄的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洛杉矶附近海域等待卸货的集装箱货轮

“我有一个也在上海的闺蜜,他们公司出口货物也是FOB的,货出不去仓库挤爆。生产部放假已经两周,她说待了十年从来没经历过这种状况。”谈起闺蜜的工作,语气中可以明显感觉到李小姐的担忧。

仓库的爆棚,生产成本的上升,都指向减产,而生产部的减产,意味着裁员。

这就是她担心的原因,而且外贸行业在过去的两年间,离职的人数很多,失业率明显升高。

疫情给这些安稳扎根多年的外贸从业者们一种压抑的不安全感——订单、原材料、汇率、海运费,大起大落,无常而迅捷。看起来,一缕风,一次命运的转变,就会将他们掸进蚀本的角落。

百尺高楼,何以坚守?

警钟:口罩危机会卷土重来吗?

外贸行业的种种诡异表现,让不少人联想到了前两年的一个死亡案例——口罩行业。

2020年口罩行业从极度繁荣、到出现瞬间崩塌而导致全行业巨额亏损,和这其实是一个道理。因此,外贸公司应该注意订单陷阱,不能盲目扩大产能导致最后陷入危机。

入夜后,上海洋山港依旧灯火通明

面对疫情的冲击,也有受影响不多的外贸公司,杨妈妈所在的公司就是一个。

作为出口机械部件的外贸公司员工,杨妈妈负责的产品大部分都是铸造的。她的公司拥有健全的国内工业供应链,并不依赖进口材料。

“保险起见,我们没有扩大产能,因为知道一旦对手复产,订单可能又会回流。目前有些低端落后或可替代性强的产业我觉得岌岌可危。”杨妈妈说。

以越南为例,2021年有很长一段时间越南制造业被疫情影响停摆,但越南现在生产很正常,那么越南的订单势必会慢慢回到当地。

机械部件的需求基本上不会消失,但是有些行业例如服装的需求会消失。比如欧美澳一旦封城,居民不出门,也就不买冬天衣服,过段时间解封了,也只会买春天衣服。一个季度的需求消失,全年订单缩水1/4。

“所以说,实体生意一定要保守,稳住现金流,可以少赚,绝不能亏。”电话那头,杨妈妈沉静地说。

迷雾行船,长赢,才是真的赢

当下越来越多的国家,正在往供应链完整化多元化的方向改变。

据悉,新加坡科技研究局投入了大量资金制定致力自给自足的供应链4.0计划,日本政府拨款千亿日元资助日企生产线移回国内。2021年第九届世界和平论坛上,欧洲理事会主席范佩龙称,现在有一种朝向孤立主义的趋势,其目的是避免过度相互依赖。

外贸工厂在积极生产的同时,也应该注意国际政策的变化,识别阶段性需求,理性规划生产周期。

后疫情时代,我们有十足的理由相信,中国外贸作为一个整体在这诸多困难中所表现出的韧性、创造力和勇气。

但迷雾行船,每一个外贸人都需时刻警惕,审慎前进,毕竟在这一轮行业大变局中,订单陷阱也许比疫情要来得更隐蔽,更致命。唯有保持审慎警惕的态度,才能更长久地立于不败之地。

*本文人物均为化名。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创业邦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热文榜 TOP

查看更多

客服微信: cyzone2019

上传项目 文章投递 寻求报道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

产品服务升级,如需试用本功能,敬请移步至睿兽分析

跳转至睿兽分析打开 知道了,下次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