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邦公众号二维码
创业邦
帮助创业者成功
快鲤鱼公众号二维码
快鲤鱼
发现最前沿的创新公司
毒舌科技公众号二维码
毒舌科技
「毒」立思考的科技媒体
创业邦学园公众号二维码
创业邦学园
创业者一站式成长平台

领导力蜕变圆桌对话:从管理一个团队到管理一家公司

创业邦 2022-04-07 15:54

2022年4月7日,2022女性领导力峰会在北京正式开幕。

2022年4月7日,2022女性领导力峰会在北京正式开幕。

此次大会,邀请到多位知名投资人及女性创业者,共同探讨如何在疫情时代辨别机会,保持冷静与清醒,握紧时代的风向,保持在创业、团队管理、商业洞察力等多个维度上的思考和探索。

本次峰会现场,迈吉客科技创始人董事长伏英娜、易快报联合创始人方照雪、弓叶科技创始人兼CEO莫卓亚,华客科技创始人兼CEO孙茂华在“领导力蜕变”圆桌,围绕“从管理一个团队到管理一家公司”主题展开了对话,创业邦记者于玮琳担任主持,犀利观点如下:

image.png

1、所有之前的经历都是为创业做积累,任何领域的创业都是有窗口期的。如果你错过这个窗口期即便有再大的能量也未必有这样的机会。

2、信任和授权就像硬币的两面。用人不疑、疑人不用的同时,你要能客观、理性的评估一个你授权的人,在他的能力圈中给他授权。

3.女性创业者要既慈爱又残酷,要比以前更能克服自己内心的与人为善的冲动和本能。我相信通过这些挑战,在心理上、人格上都能够迈向成熟。

4.我在管理团队的时候,更多会考虑这个团队对于公司能够创造哪些价值,但是当我管理一家公司的时候,我更多的是考虑这家公司能够给社会创造什么价值。

以下为圆桌内容,由创业邦整理:

于玮琳:欢迎四位嘉宾,我们这次的圆桌叫做“领导力蜕变”,其实创业就是破茧成蝶的过程,这其中沉淀着非常有价值的思考。首先请四位嘉宾做一下简短的自我介绍。

伏英娜:大家好,我是迈吉客创始人伏英娜,我本身是程序员出身,很关注如何用数字来赋能产业。迈吉客科技专注的智能数字人方向就是如此,我们希望可以探索发现、挖掘智能科技赋能相关领域数智升级的蓝海市场,用技术来创造更多增量价值。

方照雪:大家好,我是易快报的联合创始人方照雪,易快报主要面向的是企业费用的支付管理,是做报销、差旅的管理平台。公司从2014年底创业至今有8年时间,也是从0到1,从最早的3个合伙团队到现在千人规模,从早期的几百万天使轮开始,一路到现在刚刚完成最新的D轮10亿人民币的融资。

莫卓亚:大家好,我是弓叶科技的创始人莫卓亚。弓叶科技是我2018年创办的一家聚焦于固废回收和分选的人工智能和大数据公司,主要是为全球的循环经济,特别是从废弃物再生资源的精细化回收、分类提供智能分选装备。公司在去年做完了天使轮和A轮的融资,目前是国内第一家,也是目前唯一的一家能够实现进口替换智能固废分选装备的企业。

孙茂华:大家好,我是孙茂华,我的企业叫华客科技,我们是协助企业进行客户体验管理的一家平台型公司。我之前在携程做了20年,当年是携程COO,在客户服务、客户体验管理当中积累了很多的经验,当然也有很多的教训。所以我想把自己的经验通过技术、人工智能分享出来,能够协助更多的企业为客户做好体验管理。

于玮琳:从团队领导到企业高管,再到自己创业,回过头看过往的职业经历,对你们而言最大的价值是什么?

伏英娜:我的职场生涯特别简单,就是外企和创业。外企我认为最大的价值一是专业技能的训练,二是视角转换带来的认知升级。从外企发现需求而创业再被外企并购,这个过程中切换视角是从作为程序员开发者转换成给程序员做开发工具,如何更高效进行研发的角度看问题。到后来加入微软,负责前沿技术和开发者生态,视角上又升了一个维度。伴随角色的变化,接触到市场、营销等方面,从业务不同领域不同维度扩充视角,而后在西雅图微软总部,我开始要从全球化的视角去看待问题,从纵向的垂直深度向横向的全局扩展。

这些经历不断扩充了我的专业技能和能力圈,养成了追求卓越,精益求精的习惯,沉淀了我再次创业的基础。在美国的工作经历让我越发认识到兴趣和热爱的重要,有了Magics的灵感:生命历程中充满奇迹,而技术也可以创造更多奇迹----不断去探索和理解我们存在的世界和人类的智能,再抽象为程序和代码来实现数字化的智能,是非常有趣且有意义的事儿。也就是Magics专注的智能数字人,减少人的重复劳动,降本提效增量创收,这是很有价值的事,也是我愿意投身其中去做一辈子的事业。

方照雪:所有之前的经历都是为创业做积累,任何领域的创业都是有窗口期的。如果你错过这个窗口期即便有再大的能量也未必有这样的机会。易快报是2014年底创业,2015年是SaaS元年,我们在这个时间点前夜就已经看到了这样的机会。能比别人更早预测、看到机会,是因为你在相关的行业里。我之前一直在从事软件行业,做To B的业务,上市的时候是叫猎豹移动,我经历了一家公司如何从PC互联网公司直接切换到移动互联网公司的转变,对我来说有非常大的触动。近距离看到技术的变化,让你有机会在这个赛道刚起步的时候就成为赛道的选手,这是非常重要的先决条件,也非常感谢之前的机遇。

莫卓亚:我是2006年跟随我的研究生导师一起创业,当时创办的是中国第一家全自动半导体设备公司,跟随教授创业的时候我属于学生创业,过程中踩了很多的坑,这段经历告诉我一家初创的公司有多少种死法。然后我去了全球机器人四大家族之一的安川,我的领导就是总经理,基本一年一半时间都是在一起出差,我觉得他教会了我怎么做生意。再后来我去了中国最大的自动化企业,我的老领导是董事长,他教我怎么样成为一个企业家。

一路走来的经历是非常的宝贵,让我见识到了很多光彩夺目的人,也帮助我在日后的过程中避免了平庸、追求卓越,因为我见识过优秀的、厉害的人都是怎么样工作,他们是我的榜样,也是我前进的动力。

孙茂华:我的职业经历也挺简单, 2000年的时候我加入了携程,那时携程也是个创业公司,三十几个人,当时我负责的客户服务团队是两个人,加我三个人。一直到了携程上市、国际化,我的岗位也从小朋友开始,到主管再做到客服的副总,再到管理一万多人。

在携程的20年对我是非常宝贵的经验,第一是培养了个人的能力,更重要的是找到了自己的领导风格。因为每个人的领导力是不一样的,怎么找到让自己觉得又舒服、又有效果又适合自己的呢?这是需要不断摸索的。第二是锻炼了自己的心力。作为创业者你不是为自己负责,而是要为团队负责。这次创业,我做的是酒店领域,创业两年半,疫情两年多,我的客户还是以旅游企业为主,如果没有之前锻炼出来的心力,就会天天焦虑。第三是经验,创业中不能做自己什么也不会的事,携程打造的很好的客户体验和服务体系,现在都是我创业的基本盘。第四是过去20年间,我积累了很多人脉和资源,包括认识的朋友、投资人都给了我非常多的支持和鼓励。我觉得这些资源也是能力的一部分。

于玮琳:请几位从切身经历聊一聊,管理一个团队和管理一个公司最大的不同是什么,这其中你们是如何快速适应角色的转变的?

伏英娜:其实我觉得最本质的是以前我们做事靠自己来做,自己来完成,再往上一层是带团队,带领团队去共同完成一个目标,再到管理公司其实是往上又多了一层,你需要考虑让目标的完成是透过一群人,其中包括管理者来共同去完成这件事。

我是程序员出身,视角比较独特,代码各方面我会比较追求极致。当别人达不到你完美的标准,你怎么办、怎么面对,这对我来说是个很挑战的过程。后来我慢慢在创业经历中理解了,其实这是知己知彼、信任和授权的问题,信任和授权就像硬币的两面,首先用人不疑、疑人不用。而授权我觉得是很有意思的事,你要能客观、理性的评估你想授权的人,在他的能力圈中给他授权。

怎么清晰的识别一个下属的能力圈是非常难的,如果你给他超越能力圈之外的授权,可想而知,这是不太可能成功的,即使你对他有信任和信心。只能透过实践不断找到Ta的边界,并且帮助Ta扩展边界,要考虑怎么样授人以渔,言传身教,我觉得最重要的是要把做事情的方法和决策的原则分享给他,要透过实践让他理解,你直接告诉Ta是没用的,智慧不能传授,你需要在指导和陪伴他实践和成长的过程中,让他自己领会get到。

方照雪:总的来说是小团队管事,大团队管人,团队小的时候是带着小伙伴一起干,团队大的时候是怎么选拔和培养优秀的小伙伴,发挥他们在平台的价值。

小团队精力是做具体的事务,大团队是注重整体运作体系,如何搭建架构,包括组织设置、分工等等,同时要用制度流程、考核激励,给大家的培训赋能等等一系列的手段保证整个团队的运作。

每年我们都会制定每年度的战略目标和业务目标,你的组织架构是根据你的战略和业务目标去做调整的,既要对战略和业务目标服务,同时也要把很多组织架构变成实现战略业务目标的支撑。从个人来说你也跟着业务和团队一起成长的。你个人管理的所有能力的提升,就像做产品一样,在这个过程中先去学习、试错、复盘、调整,再不断的进化,这是一个往复的过程。在实践中学习,在学习中成长。

莫卓亚:管理团队和管理公司最大的不同,就个人而言是对于价值的理解不同。我在管理团队的时候,更多会考虑这个团队对于公司能够创造哪些价值,但是当我管理一家公司的时候,我更多的是考虑这家公司能够给社会创造什么价值,特别是我们公司又是从事再生资源,还有循环经济相关的智能装备,所以会更多考虑社会责任。除此之外,还有很大的不同是面对外部冲击的时候感受是不同的,管理团队的时候很多来自外部的冲击是被公司遮挡住了一部分,但是当我管理一家公司的时候,很多外部的冲击是直面风雨,这种感受是完全不一样的。

孙茂华:大家都知道我之前是管综合性的大团队。跟自己做有几个特别大的区别,原来第一是我把现在管公司的叫定方向、决生死。原来公司的人很多,但是上面还有领导的,上面有什么事能挡一挡,有什么事能商量。

但是现在当你做了公司的老大,没有这样的人遮风挡雨,所有的负面焦虑和评价涌来,是非常大的挑战。

第二是补短板,以前哪怕是管一个综合的部门,还有财务、法务和其他的职能部门是在支撑的,现在都没有。但现在创业了,你做不好现金流管理,不懂财务都会很惨。没有任何理由说这个可以不懂、可以不知道。除了技术,你让我写代码真不行,你得找到一个非常信任的人帮你补这个短板。信任的短板也是这样,我很少去裁员工,在携程那么多年都是很nice的,现在自己做,作为女性,要既慈爱又残酷,要比以前更克服自己内心的与人为善的冲动和本能。我相信通过这些挑战在心理上、人格上都能够迈向更成熟。这两年我已经感觉到了变化,可以更加挑战到自己的弱点,能够成为比以前更好的人。

于玮琳:说到女性创业者有人会有刻板印象,比如男性适合开疆扩土,女性适合精耕细作,其实这是不对的。我们简单的说一说自己在面对这些刻板印象的时候,我们是怎样去面对、解决的?

伏英娜:首先我认为刻板印象本身就是一种偏见,是很过时了的思维模式,我觉得如果有这样的刻板印象的人,显然他是有认知遮蔽的,我会客观理性的评估这个人给的反馈,分辨哪些是有价值的,用理性思维去其糟粕,取其精华,剩下的就一笑而过。我是技术出身的,大家可想而知,在我身边都是男性,我从来没有考虑过性别这个局限,感性和理性同样重要,都有其价值。认知边界要伴随时代的发展不断打破的,如果还有性别歧视这样的人存在,我们可以试图影响他,帮助他打破边界,如果不行就选择远离他忽略他,道不同不相为谋。

方照雪:从统计的概率来说,我们说的男女性别上会有一定的优势,男的更适合做什么,或者女的更适合做什么,但这不是绝对性的。女性创业者在女性群体中就是少数的一部分,对于创业者来说更强调你的能力和个性的画像是否适合创业,其实是需要什么就顶上什么,需要什么就承担什么,迎难而上本身就是创业者基本素质。

莫卓亚:我觉得性别就是一个外在的表象、一个载体,但创业是做我内在想要完成的事,是精神层面想要完成的,我的载体可以支撑我快速达到自己的目标就好,至于表象是男性还是女性,不在考虑范围内。

孙茂华:我作为一个女企业家,首先要接纳自己,男女首先就是有差异的,女性也有女性的长处,如社交能力非常好,社会支持非常好,我们也更愿意表达感情,也更有同理心,不管外面的偏见怎么样,我觉得先努力做自己,坚定的相信我们的同理心、爱美,能够照顾好家庭,能够关心好同事,这都是长处。

偏见终将散去,大家看到了女性在社会当中、企业当中越来越强大的柔性领导力的时候,自然就不会再觉得女性不适合做企业家,我想创业邦就是来帮助大家发挥这个,把女性团结起来,所有的女性创业家,所有的女性投资人团结起来,发挥独特的连接社会的力量的时候,我觉得社会就会改变。

本文为创业邦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创业邦将保留向其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如需转载或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热文榜 TOP

查看更多

客服微信: cyzone2019

上传项目 文章投递 寻求报道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

产品服务升级,如需试用本功能,敬请移步至睿兽分析

跳转至睿兽分析打开 知道了,下次再去